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反目

第六百三十五章 反目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但是很明显,失去了瑞贝莎制肘的王庸,就如同一条重新翻腾跃入大海的巨龙。积蓄了已久的磅礴力量,在瞬间一下子就爆发了起来。同时,又似云雷般将两女一同都震飞了出去。粗厚的手上,不知何时也是如同变戏法般地掏出了小巧的匕首,俯身刷的一划,迅捷地削开了脚上的皮带扣。

    而后只见他蓦地闪身,鲤鱼打挺一般地跃了起来,很潇洒地将匕首在掌心之中旋转了几圈,竟是玩出了一连串的匕首花,露出一脸笑意,洋洋得意地冲着对方甩起了脸sè:“哈哈,任你们几个小妞儿jiān计百出,也终究是敌不过我一招挑拨离间术。说来你们女人的结盟很简单,不过要想反目也是挺简单的。”

    伊莉贝纱身手敏捷地翻滚了一下,但很快又立马站定了身姿,朝着毒液的方向瞟了一眼,愤怒地嗔怪道:“瑞贝莎,亏你还是号称世界头号女杀手,跻身十大佣兵之列,怎么能这么轻易就中了他的计?”

    毒液瑞贝莎一听,玉颊也升起了一片红云,蛾眉一挑,羞恼成怒地质问道:“伊莉贝纱,你身处一个历史悠久的传统组织之中,有着好端端的伟大恐怖主义事业不去做,倒是跑来华夏抢男人,算不算是不务正业?”

    “你们两个够了没有?”迟宝宝实在是到了忍无可忍的境地,双手叉腰一脸无奈地指责道:“你们两个一个是杀手,一个是恐怖分子。能不能不要在我这个jǐng察面前瞎得瑟?”

    不过迟宝宝好歹也算是个聪明人,先不说现在这两个女人和王庸之间的关系,只说一个是毒液,一个是黑暗裁决长。以她们的真实实力,迟宝宝也是亲眼目睹过的。尤其是在这片广袤的城市森林之中,除非是有相应级别的高手去对付,否则一旦不慎把她们两个都给惹毛了,那绝对是两颗不亚于原子弹的大杀器。

    这也是为什么她压根就不准备召集人马来围剿她们的原因。虽然说jǐng察抓贼是天经地义的事,但也要看看是什么贼吧?面对如此实力强劲的贼,无疑就是去白白送死。迟宝宝目前也只求这两人能速速离开华海市,不要在这里兴风作浪就是了。

    迟宝宝时值此刻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一个像黑sè天堂这样的恐怖组织,还能一直好端端地存活着。一来是因为他们的杀伤力实在太大,大到一个致力于经济建设和和平的国家根本承受不住。二来是因为社会还存在着诸多动荡的因素,给了它存在的充足理由,才导致它的久盛不衰。

    就拿华夏国来说,虽说国家和军队的总战斗力,是黑sè天堂的十倍都远远不止,但是如果想要彻底剿灭这盘根纠错,隐藏在世界各个角落的黑sè天堂,那么所要付出的代价绝对是无比昂贵的,也是一个国家不愿付出的,而且最终的结果,也不一定能真的把黑sè天堂连根拔起。

    更何况,双方又没有什么不可调和的血海深仇,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又有谁会有这个胆量?谁会愿意去招惹他们?连财大气粗,军事实力世界第一,号称为世界jǐng察的米国,对黑sè天堂的行事,只要不太过格,也是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甚至私下里还会有一些接触,达成了一些互利的协议。

    这道理用于伊莉贝纱和瑞贝莎也是如此,抓了她们根本没啥好处。但惹怒了她们,绝对会带来不少麻烦,甚至还会带来更大的灾难。

    “宝宝,这个世界虽然是复杂的,却也是处在微妙的平衡之中。”王庸哀叹一声,一抹愁sè爬上脸颊,继续耐心地解释着:“像伊莉贝纱这样的人,只要她不和某些国家死磕,别人躲她还来不及,更别说是去招惹她了。老实说,如果不是因为黑sè天堂要对付依莉雅,我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觉得了无生趣了,才会去招惹黑sè天堂这个马蜂窝。”

    “王庸,请你注意一下措辞。”伊莉贝纱心中顿时升起一丝不悦,眼眸里的漩涡越来越深,为自己的组织辩解道:“我们黑sè天堂从来不做无意义的事情,依莉雅是自己跳出来和我们为敌的。就这一次的事情来说,你给我们黑sè天堂带来了巨大的耻辱。所以我这次来,也是希望提前和你商量一下,怎么解决当下这个问题?要知道,现在我们内部的高层之中早已经炸开了锅。而且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已经有超过一半的人支持和沃尔夫公司开战,扬言要把你们从地球上抹去。”

    听到这话,王庸的眼神蓦然一凛,深邃不可测地望向伊莉贝纱,还来不及开口,瑞贝莎就冷入骨髓的声音就先一步响起:“黑暗裁决长,原来你是来找KING宣战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替KING应战了。别以为你们黑sè天堂牌子老,就自以为天下无敌了,我们沃尔夫安全公司难道还怕了你们黑sè天堂不成?”

    “瑞贝莎,第一,我不是来宣战的。第二,毒液你也未免太自大了吧,以你的地位,在沃尔夫公司里,可没有资格接受我们的宣战。”伊莉贝纱冷笑着横目以对,转而又把视线投向了王庸,刻意问道:“KING,毒液的话,没资格代表沃尔夫公司吧?”

    “不错,她没有资格代表沃尔夫公司。”王庸实话实说道,声音淡的不带任何一丝感情。

    正敛神倾听的瑞贝莎一闻这话,期待的眼神逐渐转为黯淡,垂头又是兀自伤心起来。

    他却是嘴角弯起了一个大大的弧度,不紧不慢地朝着瑞贝莎走去,随意揽住了她的肩膀,轻轻拍着说:“但是她完全有资格代表我,她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KING!”瑞贝莎惊讶地忽的抬头,心情就像是刚坐了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不已。但是随着王庸刚才的那句话一说出口,她的眸子之中,仿佛又再次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早已顾及不上旁人,如同一只最温顺的小鸟儿般,偎依到了他的胸膛上。眼神柔软如一汪chūn水,深情地凝望着他的脸,发自肺腑道:“有你这句话,我这辈子就死而无憾了。不过你放心,我就算是再任xìng,也不会拿你和兄弟们的心血与xìng命开玩笑的。我以后一切都听从你的,你要和黑sè天堂开战就开战,要讲和就讲和。”

    “傻瓜,你这辈子无依无靠,唯一的亲人就是我和玛丽小姐。”王庸如风般浅浅一笑,那笑仿佛染上了温度,如和煦的暖阳照shè进心间,融化了所有的积雪,带来了chūn的迷人气息。手一抬起,又轻轻托起了她的下巴,柔声说:“还有,以后不要动不动就说死不死的,绝对不要如此轻贱自己的生命。”

    “你和以前不一样了,KING。”瑞贝莎还陷在王庸那温暖的微笑里,瞳孔里满满都是他的影子,不自觉地张口道:“没有以前冷酷了,但是,我却更爱你了。”

    眼见着王庸和毒液,竟然开始旁若无人地谈起恋爱来了,非但迟宝宝的俏脸浮现出愠怒之sè,便是连伊莉贝纱,都是眼眸之中露出了些许不爽,哼声打断他们的对话,用冷淡似冰的语气对着王庸说:“KING,你的意思是准备和我们黑sè天堂开战啰?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清楚,不要为了一个女人,一时的意气用事。因为这场战争,定会给沃尔夫带来毁灭xìng的灾害。”

    “黑暗裁决长大人,我和我的兄弟们自从出去建立沃尔夫安全公司之后,就一直致力于和平,维护伸张着正义。但是我们,从来不会惧怕来自任何恶势力的挑衅。”王庸正直地挺起胸膛,脸sè也是一派坦然自若,豪气干云地说:“你们要战,我就陪你们战。只是鹿死谁手,可别言之过早。”

    “你……”伊莉贝纱愈发的羞恼成怒起来,不甘地盯着王庸。原本她是指望着王庸对自己说说好话,然后自己回去再尽力周旋一番,通过一些谈判等等的手段,把这一场冲突化解掉。但是没想到的是,KING竟然会为了毒液,不惜和黑sè天堂奋力一战。同时,竟是一点也不肯向自己讨好示弱一番。

    这让她心中的气,简直不打一处来。

    此时此刻,伊莉贝纱还真是有些下不来台的感觉,咬着嘴唇,神sè复杂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平常虽然总是有些嬉皮笑脸,仿佛一切都无所谓的样子,然而一旦涉及到正事,却会展露出别样的魅力,哪怕是面对黑sè天堂的沉重压力,也是依旧无动于衷。

    “KING,反正咱们要和黑sè天堂交战了。不如我们先趁机干掉一个黑暗裁决长吧,直接断他们一条手臂再说。”瑞贝莎神sè不善地盯着伊莉贝纱,眼神丝毫不掩饰流转着的杀机。也不知道她是真的想除掉人一条手臂,还是想趁势报复一番,弄掉一个情敌再说。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