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三十四章 俘虏

第六百三十四章 俘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两人此时的动作,都是各自夹住了对方的脖子,呈紧密无间的姿态,互相制约着。看似平淡无奇的这一幕,实则却是暗藏着无以言明的凶险。

    其实不管是王庸还是伊莉贝纱,都称得上是极负战斗经验的强者,因此,双方之间的暗自涌动的这股子较劲,自然也是空前霸道的。

    就拿伊莉贝纱个人来说,她双腿的绞杀之力一旦形成,肌肉自会竭力向内收缩,到时散发出来力量可谓是堪比巨蟒,惊为天人。体格稍差些的人,若是想要勉力招架,只怕是连骨头都会被其绞的粉碎。

    饶是如此,但相比较而言,王庸的力量却是更胜一筹,只要双臂一使劲催动,恐怕是连镀锌钢管都能被立刻拧成麻花。而此时的他,如果想要置伊莉贝纱于死地,那也绝对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估摸着只消几秒就能彻底把她降服。但反言之,伊莉贝纱若是想绞的他断气,没有几分钟那根本是不行的,毕竟光是在力道上,王庸就占足了与生俱来的优势,只不过此时看在她是女人的份上,让着她一点而已。

    这么苦苦纠缠着消耗着彼此的体能,这对双方来说都没有半分好处。因此王庸这才揣摩着准备率先打破平局,给点伊莉贝纱一点儿苦头吃吃。

    可是始料未及的事发生了。

    还不待他有所行动,迟宝宝凌厉之极的一脚飞踢,却是一下子狠狠地踹击在了他挺拔的后背上。饶是以王庸再如何强大的抗击打能力,也是被这横空出世的突袭击中,踹得身躯向前猛地一个趔趄,不自觉地松开了伊莉贝纱。

    但同样徘徊在生与死之间,从中脱颖而出,并以女子之身成为黑暗裁决长的她,又岂是等闲之辈?见他一有松懈,立马就看准了时机抓住这个空档,以王庸的脖子为轴中心,凭着她极其有力的腰腹和大腿力量,如狂蟒般侧身旋转,将他百几十斤的身躯凌空翻起,狠狠地摔在了地毯上。

    尽管一下得空占据了先机,但伊莉贝纱仍然不折不挠,更是以不可思议般的古怪姿势,继续将身下的他固定住,四肢还紧紧缠在了他的手上,以及大腿上,试图让他半点不得动弹。

    此时的她,完全就像是个霸王硬上弓的女大王,把他严实压在了娇躯之下,两人虽说都是朝天的方向,但是姿态却是暧昧到了极点。尤其是她叉开的修长双腿,缠绕着控制住了王庸结识的双臂,而她的两条胳膊却是向后撑去,顺势死死勾住了他的大腿,翘臀一压骑在了他的小腹上。如此一来,所有的chūn光就这么毫纤毕露地展现在了王庸的眼门前。

    也亏的是王庸,才能到现在都保持的毫发无伤。否则之前那一连串的猛烈攻击,哪怕只是个普通的高手,估计都已经摔得是七荤八素,口喷鲜血,定然是倒地不起了。可他,直至现在这个份上,眼神却依旧是如此的坚定不移,对,坚定不移地盯住了伊莉贝纱的小内内。

    这可是黑暗裁决长啊,举世罕见的场面啊。世上又有哪个男人会有自己这等艳福?被黑暗裁决长伊莉贝纱强行摁住不说,还被逼着看她的裙底无限风光?这回自己可真算是大饱眼福了!

    画面仿佛霎时定格在这一刻,犹如过去了好久好久。

    但实际上,几乎所有的过程都是在数秒钟之内完成的。毒液和迟宝宝见得伊莉贝纱立了大功,各自眼睛一亮,放出了奇异的狡黠光芒。是的,因为这对于她们来说,可称得上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难得见到王庸束手就擒,众人纷纷就像是恶狼扑食般地猛冲了过来,贯注了自身全部的力量和体重,协力死死地压住了王庸。

    毒液瑞贝莎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也是动用了四肢的力量,帮着伊莉贝纱缠住了他双臂。而迟宝宝表现的更为夸张,干脆直接就一屁股坐在了他的双腿上,拼命地交缠住了他的关节。

    瞧着她们如此激动亢奋的神情,就好像是几个原始人在狩猎一头食物链顶端的剑齿虎,得逞之后,就立马一拥而上地分割起猎物,这想象中的场面简直就和自己的境况像极了。

    开玩笑,他可是佣兵之王KING啊?能把他强行压制住,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事情。

    这三个女人,每一个都拥有着无比丰厚的个人搏杀经验,对于人体的结构,神经系统,关节软肋等等也都必然是了如指掌。因此,她们对于王庸的控制,可不是普通妇女同志那种没头没脑的胡搅蛮缠,而都是极具专业xìng的关节技。尤其是一些穴位上的麻经,一旦被强硬摁住,会觉得阵阵酸麻疼痛,让对方使不出一点儿劲来。

    王庸暗道一声糟糕,自己这算不算是中了伊莉贝纱的chūn光诱惑计?如果刚才不是被她勾得一下扰乱了心神,而在第一时间奋力反抗的话,那么以伊莉贝纱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是不可能凭着地面技压制住自己的。但现在意识过来却是已经晚了一步,三女齐上,合力控制住自己各关节处后,再想反抗,已经是来不及了。

    但王庸又岂是轻易坐以待毙之人?仅凭借着自己强大的腰腹力量,就猛地向上腾空一顶,这突如其来的强大爆发力,差点把伊莉贝纱都一下颠飞了出去。

    迟宝宝见状,却是眼疾手快地急忙把皮带给抽离了下来,趁着他还没能完全挣脱束缚的时候,快速抽起手中的皮带,缠上了王庸的脚腕,三两下就把他的双脚给绑在了一起。皮带扣扣得严严实实的,这下可难再挣开了。

    对于jǐng察出身的她,最擅长擒敌,因此本身的反应度配合上灵活的擒拿身手,可谓是天衣无缝。迟宝宝得意地拍了拍掌,难掩住自己眸中的兴奋之sè,转身就冲着另外两人大喊:“瑞贝莎,伊莉贝纱,把他的手腕铐起来。”说着,就从口袋里扔出了一副明晃晃的手铐,示意她们趁势把他拷上。

    “这东西对他没用,他的力量绷得断。”毒液瑞贝莎显然更加了解王庸的力量,出起了馊主意,继而建议说:“你用窗帘撕成粗布条,多捆几圈。缠紧一些。”

    迟宝宝二话不说,依言去干起了活。

    这下,可是轮到王庸叫苦了。只见他嘴角略微抽搐起来,恼怒地抗议道:“喂喂,你们几个女人想干啥?大家都是切磋切磋的,哪里还带这样凶残的?瑞贝莎,你松手,不准掐住我关节。”

    “王庸,你现在是俘虏,给我老老实实闭嘴,不然有的给你苦头吃。”瑞贝莎的眸子也是灿若星辰,无处不在彰显着自己的成就感。虽然和王庸纠缠这么多年,打斗的时候因为他故意相让,也经常会让自己占到便宜。但这还似乎是第一次,真正的把他击倒生擒。

    虽然是合三人之力,或者是趁着他大意,带上了一丝的侥幸。但总之,能够真正的生擒KING一次,就足以震慑人心了。

    “刚才是伊莉贝纱耍赖,放开我,我们再打一次。伊莉贝纱,刚才可是我手下留情了,要不我早就弄断你脖子了。”王庸猛地盯着腰腹,想把伊莉贝纱颠出去。但是早有防备的伊莉贝纱,就像是西班牙斗牛士一样,不管他使多大劲,都是牢牢地依附在他身上。

    “你怎么说都是佣兵之王KING,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幼稚?”伊莉贝纱撇着嘴,微微得意着轻蔑说:“现在你的身份就是我们的俘虏,我们想对你怎么样就怎么样?”

    “好吧好吧,你们赢了。不过,在临死之前,我有些话想和你们说。”王庸的眼咕噜一转,突然一阵唉声叹息了起来:“我这人,这辈子凄苦了一世,经历了许许多多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有过的经历。我以为,我的心早就死了,这辈子不可能再会有心动的女人了。但是,直到遇到了你。”

    王庸能很明显的感受到骑在自己身上的两个女人都是一滞,非但如此,正在撕扯窗帘制作布条的迟宝宝,也是呼吸急促了起来,心神蓦地慌乱。王庸所谓的那个你字,不知道究竟是指的谁?

    每一个人都期望着,他说的那个你,是自己。

    “伊莉贝纱,那一次我在舞台上见到你,你是多么的霸气纵横,我的心,一下子被你折服了,打动了。”王庸深情无限地低沉说道:“尤其是我们在飞机上,在海里,还有在岛上发生的那一切,都让我对你深深的迷恋。如果上帝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你说三个字,我……”

    “王庸你闭嘴。”瑞贝莎就像是一只被激怒了的雌xìng暴龙,满心以为他肯定是说的自己。但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说的伊莉贝纱。这让她又惊又怒,心中对伊莉贝纱产生了强烈的杀机。伸出手去,要去捂住王庸的嘴,不让他说出了后面两字。

    “瑞贝莎,别中……”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