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三十三章 KING的凶残

第六百三十三章 KING的凶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原本指望着迟宝宝能伸出援手,解救自己于水火之中,这下可好,自己的求救不但没起丝毫作用,反倒还引火上身了.在没有迟宝宝加进来之前,自己就已经有些够呛了,开玩笑,这两个女人是什么样的恐怖人物,个个都像带着毒刺的红玫瑰,扎手狠毒,绝不手下留情。个人的战斗力更是不容小觑,甚至已经达到了怪物级别的存在。王庸随便对付任意一个,自是能游刃有余,甚至还能闲下来吃吃豆腐。

    但是两人齐攻时,仿如鸟之双翼,形成了一道巨大屏风,向着王庸呼卷而来。仅凭她们中的一人,也许未必是他的对手,但两人合击,从另一方面来说,反而互相弥补了对方的不足之处,虽然因为各人习惯,默契等等亟待磨合而暂时达不到一加一大于二的团队境界。但至少也是战斗力倍增,二人夹击之下,让王庸疲于应付,打得十分吃力。

    这样下去,除非他能拼着受伤,先下狠手干掉其中一个,才能赢得这场战斗。否则,结局最好也是两败俱伤,更何况他现下已有些体力不支。

    但王庸自认男子汉大丈夫,切不能跟女人一般见识,可不认为这种玩玩闹闹的事情,得认真地去下死手。他可不是这帮胡搅蛮缠的女人,说打就打,一点情面也不留。反正眼下自己还能勉强招架,也就由得她们去了。可一旦迟宝宝加进来,局面就紧张起来了。

    于是当前三人分成三个方向,齐齐围攻,手下招式凌厉,毫不留情。王庸应付本已吃力,眼下更是左支右绌,恨不得手脚并用,简直像是被推入了火坑一般,备受煎熬。

    他本就不是什么金刚不坏之身,更不是什么三头六臂的怪物。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乱拳都能打死老师傅就是这个道理。而且如此密集的围攻,更是彻底断绝了他原本意欲靠着腾挪折闪避开匕首的战术再侥幸多扛片刻的心思。

    这样一来,所有的攻击,都只能硬去招架,王庸很快感觉自己的体力正渐渐损耗。更可怕的是,那两个女人都不是什么善类,手中的匕首一看就是淬了毒液的杀人匕首。就算王庸的体质强大,不至于会因为那一点点毒液而丧命,但也会让他战斗力大打折扣。

    这就使得他不得不将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毒液和裁决长身上。如此一来,后背空门大开,倒是被迟宝宝报复心姓地狠踹了两脚,还用甩棍狠狠打了两下。那种甩棍可不是市面上买得到的玩具,而是真正的武警防爆甩棍,质量极好,打在身上发出极疼,再加上她恐怖的力量,饶是王庸如此的皮厚肉糙,也是大感吃不消。几次三番的示弱求饶不成,也把他的一股子邪姓给激了出来。又硬挨了伊莉贝纱的一脚后,他脸上忽作一派轻松之色,呵呵地笑了起来:“你们三个,老子这老虎不发威,你们都当老子是病猫了不成。吼~”

    蓦然间,他如鹰般锋利的眸子仿佛蒙上了一层血色,愈发显得深沉而沧桑,脸上的肌肉,在微微抽搐之后,变得坚硬如铁,连身躯,也变得仿佛比平常格外庞大了几分。

    一阵衣帛撕裂般的声音响起。

    之前还显得有些温和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而狂暴起来,犹似一头被鲜血激怒,变得狂暴起来的远古猛兽。任何人和他直勾勾的眼神一接触,都会忍不住打个寒颤。

    几乎是在同时,他的气场也瞬间突变。周身上下,仿佛笼罩着一股看不见,摸不着,却能感受得到的强大气势,丝丝流转间迸发出一种前所未见的卓然风姿。

    丝毫不顾瑞贝莎径直刺来的匕首,果断一拳狠狠地回应着轰了回去。那鼓胀而充满了爆发力的手臂,出拳如风间爆发出一连串如同鞭炮般的炸响,那是空气受到强大的挤压和极速摩擦,爆出的微小冲击波炸裂声。

    只有瞬间的力量和速度达到人类真正的极限和巅峰,才能达到如此震撼人心的境界。这种情形下,仿佛全身所有的力量,都完全集中在了那一拳上,摧枯拉朽般酣畅淋漓的全力一击,披荆斩棘,所向披靡。王庸有着足够的自信,那一拳即使打在马的脑袋上,也能一下子把它给打死。

    本身就是巅峰高手的瑞贝莎,自是知晓这一拳的厉害。无与伦比的战斗天赋和以往无数次作战积累下来的经验,让她在瞬间就判断出这样的结果——手中的匕首顶多就是刺进他体内一寸,自己就会被他一拳击中胸膛飞出去。

    以王庸这拼尽全力突破自己的瞬间爆发力,若是被他这达到人类极限的一拳打中正着的话,瑞贝莎也知道自己绝对是一命呜呼的下场。她甚至连和王庸同归于尽的可能都微乎其微。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毒液瑞贝莎也反应迅速地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她低叱一声,果断舍弃的匕首落地发出“叮”的一声脆响,与此同时身体敏捷地向后跃去。空无匕首的双掌,交叠在一起,形成凌厉之势,极为迅速的抬起来挡在了他的拳头上。

    当然,硬碰硬能挡住自是绝无可能,瑞贝莎倾注其中的是如同弹簧一般的柔劲。

    说是迟那时短,几乎就在一眨眼间。王庸的拳头就气势汹汹地轰到了她的双掌上,毫无悬念的,将她所有的防御都一股脑地摧毁掉。最后连带着她的双掌一起,打在了她的胸膛上。

    然而瑞贝莎早就有防备,后退之时便暗暗积蓄的向后之力抵消掉了他大部分的冲击力。但即便如此,她还是向后飞出了两三米后,才拧腰一个后空翻,踉跄的落在了红木茶几上,身形凝滞。原本就玉白通透的脸色,此时更显煞白。嘴角缓缓溢出一缕鲜血,顺着光洁玲珑的下巴蔓延而下,她有些惊骇的望着王庸,眼中写满了不可置信,他这一拳的威力竟然凶猛到这般程度,幸亏自己反应快,不然今曰也许便要命丧于此了。

    这拼尽全力的一击若是放在往曰一对一对决,弱势一方或许可以凭此绝地反击,一击扭转乾坤,而放在这里,却必然会顾此而失彼。于是紧接着,裁决长伊莉贝纱的匕首,还是毫不留情地刺入了他的肋下。但王庸亦不是泛泛之辈,匕首仅仅进去一寸来许,他的左手就呈掌刀状,气势凶猛的斩向她的手腕。

    此时如果伊莉贝纱继续刺下去,也许能重创王庸,但绝对会付出失去一只手的代价。

    别看她打得凶,然而她内心深处绝对不会想着要和王庸真正拼命,毕竟两人目前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用一只手换取他重创,她可不是疯子。面对王庸那霸气纵横,两败俱伤的战斗方式,她终究和毒液一样,选择了退却,猛地缩回手来,躲开了王庸那一斩。

    可是此刻,她却依稀从王庸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他疯狂而恐怖的战意,甚至还有他嘴角泛起的的一丝狞笑。

    带血匕首落地的同时,他如同一只巨熊一般,朝裁决长大人猛抱而来。

    伊莉贝纱心下一寒,这家伙是真的还是假的?以他现在猛然爆发起来的非人力量,被他这样熊抱一下,估计骨骼立刻会被挤碎,刺入气管,窒息而亡。念及此,伊莉贝纱哪里还敢有半点大意,柔韧的腰部一个用力顺势向后倒去,双手在地上一撑,试图一个后撑翻逃脱禁锢,脱离战线再说。现在可不是和他拼命的时候。

    但她忽略了一点,王庸可不是她这辈子遇到过的任何一个对手。全世界像他这般恐怖而厉害的高手,已知的也只有魔王凯撒和他KING两人而已。而他们可不仅仅是凭着男人的力量而成为战斗机器。

    见她妄图逃脱,王庸迅速出手,一下子就抱住了她倒立向后翻去的双腿。旱地拔葱般地把她拎起来,随后又凶猛的抱着腿将她整个身子都向地上掼去,这种情况下她的脑袋势必先往地上撞去。这种野蛮到近乎于原始而残酷的打法,看得一旁的迟宝宝是瞠目结舌惊诧不已。

    好在伊莉贝纱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见此情形急忙用双臂一撑,还用上了柔劲。在双臂被震得几欲断裂的同时,她猛地一咬牙,顾不得疼痛,趁着王庸想要再次将她倒竖着拎起,再来一下的时候,急忙伸出双手抱住了他的腰部。还能运动的双腿,如同蟒蛇一般的缠到了他的脖子上,以娴熟的瑜伽技巧,用如同杂技般的方式,将他脖子掐住。

    场面是原始而凶残之极,可是两人此刻的姿势,却是像极了站立的六九式。伊莉贝纱的螓首,随姿势很自然地埋在了王庸的胯下。如果是真实战斗的话,王庸这下恐怕是必输无疑了。因为她这要是抬头一口咬下去,就是件大麻烦事。

    但是他又岂会轻易吃亏,当下双腿稍微撑开一下,猛地一下也夹住了她的脑袋。这下二人首尾相缠,二字钳羊马,倒正是华夏女子传统马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