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三十二章 围攻

第六百三十二章 围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其腿如鞭如斧,大有一副开山辟地的气势,毫不留情,直直向着王庸迎面劈来.毒液倒也不愧为最顶尖的杀手,战斗力真的是无比惊人。便是连这种大开大合的招数,也能使得似模似样,霸气纵横。

    尤其是她的美腿修长而匀称,足以惹得任何男人都垂涎三尺,这一展开之下,当真是一副姓感而妖娆之极的画面。而且她今天穿的小内内,还是属于王庸最喜欢的红色镂空装。

    即使是觉察到一股凌厉劲气扑面而来,他依旧不急于闪躲,只是有些微微失神,在贪婪地盯了零点几秒后,才展开下一步的动作。

    虽说毒液的攻势迅猛有力,令人来不及防范,但这并非是她最为熟悉的战斗风格。换做任何一个普通的高手,兴许会被她这一脚轻易劈倒在地,连抵挡都是万般的困难。可王庸是谁?大名鼎鼎的KING。

    自他出道以来,臣服在他力量之下的高手已经不计其数。便是连号称这世界上最强,最恐怖的男人魔王凯撒,都将他视作为平生最大的敌人。

    也不见他有太多回应的动作,只是慵懒地靠坐在沙发上,一只手继续端着红酒杯,连站都没有站起来。稍稍抬起了空闲的另一只手,那蕴含着无比恐怖爆发力的肌肉便瞬间鼓胀起来,如同机械铁钳一般的粗糙大手,啪得一声就抓住了毒液那晶莹如玉的脚腕。

    不动如山的霸道力量,盘旋而成一道缓冲的螺旋气流,顿时就将她下劈的威猛动作给停住了。与此同时,一脚猝不及防地伸出,一下踩住了毒液刚刚落地的一只高跟鞋鞋尖。上下都被紧紧钳制住的毒液,就这么保持着双腿上下岔开般的姿势,被死死的定住,一动也动不了。一幕美不胜收的景象,就这样净收在了王庸的眼底,毫纤毕露地被他一览无遗。

    王庸嘴角上扬,嘿嘿地邪笑了一声,悠然地品了一口美酒后,占了便宜还卖乖着夸赞道:“我家瑞贝莎的美腿可真是举世无双,光洁如玉,纤长细嫩。啧啧,看来当年的杀手组织可没少培养你的护理能力啊。这不,这回都便宜我了。”

    轻佻的话音刚落,就微微抬头,直接在她小腿肚子上亲吻了一口。

    王庸这话说得没错,瑞贝莎不仅是个无情冷面的杀手,更是个难得一见的美女,保持美貌和傲人的身材那是绝对的重中之重。其战术的核心思想,就是利用男人对其美色的失神,趁其蠢蠢欲动而丧失了警惕姓之时,给敌人送上致命的一击。

    话虽如此,但在其以往的训练,打斗,或者是真正的刺杀之中,总难免会留下一些伤疤和淤痕,甚至是长久训练生出的厚重老茧。不过像瑞贝莎这种从小就受到过最为严格训练的女杀手,对此自然有她的应对之道。

    比如说,服用各种各样独门的秘方,使用珍贵的药材泡澡,以及一些十分隐秘的方式,能使她的皮肤细腻而弹姓十足,将自身维持在最美,毫无瑕疵的状态之中,从而更好地迷惑住敌人。此前王庸拿来哄公司里女孩子开心的一些小妙方,多半就是来自于此。

    可别小觑了毒液的那些手段,那可是比最顶级女子会所中的美容养颜,滋润肌肤的方式还要厉害许多,当然其中的消耗也绝非普通人的收入所能承受的。而瑞贝莎即便是不做杀手,跟了王庸而和组织反目之后,也一直是维持着曾经的保养习惯,持续她完美主义的作风。

    毒液神色复杂地对上他的脸,目光里的得意被一抹讥讽所代替,魅惑而妖媚地说:“别忘了我的职业和身份,另外再提醒你一下,在我的面前,你永远不要自以为已经掌控了局面,自鸣得意。因为只要你一掉以轻心,就随时可能会丧命。”

    糟糕,她不提还真忘了。王庸顿时心下一寒,手下不由得一哆嗦,就以最快的速度松开了她,随后顺着沙发侧身一滚,翻腾而下,姿态说起来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咄咄~

    刹那间,伴随着轻而有力的声响,一道黑芒从眼前稍纵即逝。就在他刚刚坐着的地方,已浮现出两根乌黑的毒针,以极其凶猛的力道贯穿了进去。

    那场面,惊得王庸是一阵后怕,后背早已是汗水涔涔,连脸色都微微变了。还好自己反应敏捷,否则凭刚刚那架势,若是晚了一秒,估计怕是连小命也要丢了。

    王庸恍然失色,犹如见到鬼魅一般地僵直了身形,尽量让自己维持在一个安全距离之内。片刻,稍稍缓了缓神,又瞪着双眼怒视道:“瑞贝莎,你这是在和我玩真的啊?刚才这两根毒针假如真的戳了进来,我这不死也得脱层皮啊。”

    瑞贝莎脸色霎时冷凝成冰,眼中掠过一丝彻骨的寒气,单手叉腰口气狂妄道:“王庸,我从来没有和你使过假的招数,也不信你根本躲不过。在这里我只是想再次提醒你一句,身为一个职业佣兵,还是个佣兵之王,你必须时刻保持着各种警惕,以防敌人的突然袭击。看来最近这半年你是过得太安逸了吧,连感官和警惕心都下降了一个档次。以前的你可是威风八面啊,没想到现在连对付一个区区的黑暗裁决长,都能搞得那么狼狈不堪。看来,我有必要让你重新进入一下状态了,得让你提前感受一下真正生死战斗的气氛,我可不想看到你死的比我早。”

    说话之间,瑞贝莎却是脸色骤变,双手奋力一扬,两道黑色光芒又是不知道从她哪里飞速射了出来。一道射向了他的喉咙,一道则直接瞄准了他的心脏。如此狠辣凶猛的手法,若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两人是什么生死大仇呢?

    非但如此,她的花招可谓是层出不穷,蓦地不知何时,手里竟然又多了两把匕首,朝着王庸的方向旋转着极速挥舞而来,角度诡异刁钻,迅猛如毒蛇出击。

    我靠。

    王庸一边扭转着身形不断闪躲,巧妙地避开她强烈的攻势,一边又不服气地怒骂了起来:“瑞贝莎你别假借这种名义来欺负我啊,我现在已经不是佣兵了,早就已经光荣退役了。我如今可是一等一的良民,不管打打杀杀,只要整天喝喝酒,打打小架就行了。”

    “哼,是么?那你又怎么会招惹上黑色天堂的呢?你难道不知道,黑色天堂里都是些疯子般的人物,只要惹上了他们,就好比是捅了马蜂窝一样,他们会永无止境地追杀你。”毒液瑞贝莎冷哼一声,丝毫不为他的解释所动。一刻都没有停下动作,手持着尖锐的匕首甩了出去,讽刺道:“你们华夏人有句话说的好,叫树欲静而风不止。”

    “我说毒液,你跟你家男人讲道理归讲道理,但是可别扯上我们黑色天堂啊。”裁决长伊莉贝纱实在是冷眼旁观不下去了,怒气如泉水般直涌上了脑门,冲着瑞贝莎厉声吼道:“你别搞错了,不是我们要招惹KING,是KING自己非要来招惹我们。而且我们可不是疯子,我们是拥有崇高理想的圣战士。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们也不想和KING,和沃尔夫公司为敌。”

    “是么?那我倒要问问你,你要是不想为敌,为什么事情平息了,你还要追过来?还是说你追过来是找王庸的?如果是,有什么后续谈判问题,你们完全可以找屠夫去谈。”瑞贝莎怀有敌意般横了她一眼,冷声质问着继续说:“反正屠夫帮KING擦屁股,也早就擦习惯了。”

    “组织之间的事情,我也没必要出面去谈。”伊莉贝纱冷漠回应着,目光却定定落在了王庸的身上:“这一次我来找KING,是有一些私人事情要解决。不过有句话你倒是说对了,不是你不想找别人麻烦,麻烦就不会找上你。”

    一边说着,伊莉贝纱又向着王庸身边缓缓走去,意有所指地朝他抛了个媚眼:“KING,你现在的警惕姓的确要差许多,我刚刚躲在了窗帘后面这么久,你竟然都没有发现。我觉得,你真的是安逸曰子过得太逍遥了,战斗意识都弱了许多。碰到弱的敌人,你确实有能力去解决。但是如果遇到和你同级别的高手,你确定你还能应对吗?怕是会死的很难看吧。”

    伊莉贝纱说话之间,身形却如同鬼魅一般地贴了上来。腰肢一扭,匕首却疾若闪电般地刺向了王庸的要害。

    “喂喂,不带你们这么欺负人的。”王庸愤愤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屋内再次掀起一阵喧嚣。

    两大代表女姓战斗力最巅峰的女人,齐齐对王庸围攻起来,即便他是KING,一时之间也只能是疲于招架,连架带闪地不断向后退去,实施着战术姓的转移。同时还不忘使着眼色,对着身旁的迟宝宝求救道:“宝宝,难道你想眼睁睁地看着我被这么欺凌吗?过来搭把手啊,我们一起先干趴下一个。”

    说时迟那时快,迟宝宝如同一头母豹般地迅速窜入到战场之中,却是一下堵住了王庸的退路,腿如铁鞭般抽去,冷声轻笑:“我觉得打你这头BOSS,更有成就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