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三十一章群战

第六百三十一章群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一时间,两个袅娜多姿,身形灵敏之极的女人在客厅里上下翻飞着,跳跃着,旋转着,动作快如旋风,直是让人目不暇接。交手之际,手中的匕首隐隐闪现,你来我往,舞在空气之中,如同毒蛇吐蕊般嘶嘶作响。时不时的,两人匕首相撞,擦出一道火花交织在一起,发出了一声悦耳的金铁交鸣之声。

    表面上看她们两个打得是花团锦簇,犹似两只舞动的jīng灵,时而上下纷飞,时而错身而过。但是只有真正火眼金睛的高手才知道,两人之间的战斗过程是何等的凶险。不管是身为黑暗裁决长的伊莉贝纱,还是曾经身为最顶尖的女杀手毒液,两者都绝非是等闲之辈。

    她们两个都是身经百战,从生死之间蜕变出来的蝴蝶,都是手中留下无数条人命的杀人机器。即便是强大的佣兵之王KING,对上她们其中的任意一个,都不敢妄言能一举获胜。

    一招一式看似不经意间的对决之下,都是暗藏了致命的杀机。稍有不慎,就会有人横尸当场。

    站在一边默默观战的王庸,虽是一脸的平静如水,内心却早已是风起云涌。都说喝酒误事吧,这话可真是一点儿都没错。自从自己回来之后,对酒这东西也没什么太大的节制。看看今晚就知道,人裁决长都已不知不觉隐匿到了身边,就近在咫尺的距离而已,自己却压根没发现。

    当然,这固然有自己喝酒麻痹了感知的缘故,一定是因为喝酒太多,导致了自己的jǐng觉xìng大大降低,这才差点让对方有机可乘了。但也不排除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裁决长伊莉贝纱本身就是一个极为难缠的顶尖高手。

    不过,王庸没察觉出伊莉贝纱的存在,这仅仅只是次要的,因为他从心底里料定了伊莉贝纱就算是再如何的心狠手辣,也定然不会暗里偷袭自己,更不会伤害到自己,对于这点他倒是一直都很放心。

    但此时此刻,王庸内心却是万分的焦躁不安。因为令他最为心惊肉跳的一幕场景,正真真实实地在自己的眼前上演。

    其实他之前不是没有想过,毒液和裁决长碰到之后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很明显,答案呼之yù出,就是打架,这肯定会是个必然的选择。不过万万没料到的是,两人之间的碰面和战斗会来的这么快,在毫无一点防备和征兆的情况下,就这么不由分说地动起手来了。

    虽说王庸对裁决长的了解还不够细致深刻,但以普遍的规律总结来说,能走到她今时今rì地位的一个顶尖强者,必然是有其心高气傲,绝不服输的骄傲个xìng在内。

    而裁决长难得遇到了和她坐拥同等实力的瑞贝莎,就像百年棋逢对手般,早已按捺不住那颗蠢蠢yù动的心,摩拳擦掌地想要和她一决高下。不管她是来自于不同的领域,也不管她与王庸之间的关系,面对同样优秀的毒液时,她只是一个自己值得尊敬的对手。只有想方设法把对方打倒,才能更进一步证明自己的实力。

    同样,王庸对毒液瑞贝莎更是了解,这个女人在骨子里,有着异于常人般的偏执和疯狂。绝不肯轻言认输,更不会向敌方低头,总之不达目的是誓不罢休。

    事实上不单单是她们两个,任何一个在不同领域,能够傲人立于巅峰层次的人物,都有一定程度的狂妄心理。他们必然经得起各种凶险的挑战和磨砺,也必然忍受不了自己败在他人的手下。王庸如此,屠夫如此,便是连和王庸从未交过手的魔王凯撒,定然也是如此吧。

    但这种层次之间的交手,可不是普通的玩游戏,过家家。动辄之间,就有可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看的出来,她们显然都已经竭尽全力,各自出手都非常的狠辣,招招凶险,大有一副置对方于死地的架势。

    依照两人的强势xìng子,非要分个你死我活,这也是让王庸最担忧的地方。

    “呃……我说两位,能不能先停下来?咱们有话好好说。”王庸尴尬地笑了两声,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想尝试着劝架。这一见面就动狠手,还是在自己的面前,这万一伤了哪一方都不好啊。

    但是这两个女人,却是依旧毫不分心,对他的话充耳不闻。继续挥舞着手中的匕首,招招向着对方的要害攻去,躲闪之际,犹如行云流水穿梭在风里,又似灵巧的飞燕般迅捷划破天际。非但如此,连一直置身于事外的迟宝宝,眼睛都放shè出耀眼炫目的jīng光,跃跃yù试着想加入她们之间的战局。

    迟宝宝近半年来,也是遭遇过很多次的恶战,而每次和如此层次高端的人物战斗,都会让她获益颇丰,通过和强手过招,可以更快地吸收对方的优势,融会贯通地让自己的实战能力暴增一大截。

    在王庸看来,迟宝宝还真是个奇葩,极其热衷于各种男人的运动,尤其是格斗术。她对各种各样流派的格斗术都有所涉猎,而且身体素质是极为惊人。唯一所欠缺的,便是真正的生死之战之中的经验提炼。她和毒液以及裁决长都不同,那两个都是从小被收入了组织之中,不战斗就会死,只是被迫无奈地走上了这条道路。而迟宝宝却是天生喜欢,而且对此极其的热衷。

    “啪~”迟宝宝的袖口里掉出来一根甩棍,被她用力甩开之后,在掌心里旋转着舞动了起来。只见她眉角一扬,突然一副义正词严地大喝一声:“你们两个都给我住手,快快束手就擒。”

    刚说完这句话,就直接风风火火地冲进了战场。凌空一脚猛地向裁决长抽去,而甩棍,则是虎虎生风的朝毒液脖子上招呼而去。她这心也够狠的,一下子就招惹了两个。

    “我了个去。”王庸见状没好气地怒骂了一句,貌似迟宝宝的伤势还没完全愈合呢,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冲上去了?

    之前他已经喊过停止了,很明显这招对所有人都不管用,头脑发热中的女人哪里还残存半点理智啊?这会儿他也懒得再和这几个交战正酣的女人啰嗦了。

    这样任由她们打下去可不行,怎样才能阻止这场恶战呢?

    眉梢一转,王庸倒是霎时有了灵感。只见他索xìng给自己倒了杯红酒,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边喝红酒边叫好鼓掌道:“毒液你这一招反手刺真是用的炉火纯青,够狠,够毒。”

    “好~裁决长大人你这一招双匕绞杀耍得是登峰造极,yīn险凶猛不说,还给自己留了几分余力。比我还厉害三分,值得干一杯。”

    “迟jǐng官你的鞭腿太高了,容易露出破绽,啧啧,进步不小嘛,招数简练而霸气十足。不过你的力量是能压制她们的,这么打倒也对的。以后要是碰上了熊一样强壮的男人,最好能再灵动些。”

    王庸左一句,有一句的开始点评起各人的优缺点了。但是以王庸那全世界最顶尖的眼光看来,两个女人的战斗技巧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顶尖高手地步。便是连自己,都对她们的战斗经验和招数挑不出多少毛病来,甚至还能从中学到些更多东西,领悟一些经验。

    而迟宝宝要逊sè一筹,很多战斗经验还有些稚嫩。但是随着她参与的越多,而王庸在不断地指点她,倒是让她很快适应了两大顶尖女高手的战斗节奏,掺和其中,获益匪浅。

    这就好比人家在打BOSS,她这属于是上去蹭经验的,其实她这所缺的也就是这些东西。能和毒液,裁决长这种顶尖高手对阵,恐怕是她成长最快的方式了。

    随着王庸在一旁喝酒看热闹开始,三个女人打起来,各自都稍微有些收敛了。不再是彼此之间你死我活般的招招致命的攻击了,更多的却是在展现自身的恐怖实力。

    “毒液,腿再抬高一些,刚才那一下我没看清楚。”

    “裁决长,你这底裤的颜sè和裙子不搭啊,要不换一条。”

    “迟宝宝,jǐng服外套脱了吧,多涨得慌啊。你这样绷着,美感少了许多啊。”

    王庸无论是点评了一下谁,谁的动作都会一滞,差点就会吃了亏。很明显,王庸的心里sāo扰战术成功了。看那三个女人越打越乱,相信只要再接再厉,很快她们就会罢战不打了。

    “迟jǐng官,没想到你进步这么快。”裁决长伊莉贝纱率先一个后空翻退出战斗,微微有些赞赏地看着迟宝宝:“你现在的真正实力,即便是在黑暗裁决之中,也能排进前十了。”

    迟宝宝虽然对伊莉贝纱充满了敌意,而且双方的立场也是截然相反。但是此时此刻,也是甩棍飞舞间,挡下了毒液的一刀。侧身跃开后,又jǐng惕又疑惑地看着伊莉贝纱问道:“伊莉贝纱,你这一次回来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想在华海市搞恐怖袭击不成?”

    “这种事情你要问王庸。”毒液瑞贝莎双手一扬,两把薄匕首又是如同变戏法一般地消失了,注意力蓦地转向了王庸,眼神冷冷地盯着他凛冽道:“你刚才看好戏看的似乎很爽是吧?嫌我腿抬得不够高,激发不了你的yù望?你想看是吧?喏,我给你好好看一下。”说话间,瑞贝莎一个凌空翻向王庸跃去,张开双腿,一记劈腿狠狠朝他脑袋上砍去。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