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三十章 群女乱舞

第六百三十章 群女乱舞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王庸,你不是说要把她吊起来抽到服气为止吗?”毒液瑞贝莎优雅而迷人地翘起了xìng感美腿,将杯中红酒晃悠了一圈,妖娆红唇轻轻品茗了一口,饶有意味地说:“我的男人是个王者,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哦。身为小女人的我,可以在旁边为你加油鼓劲。”

    迟宝宝杏眸一瞪,凌厉地看了一眼王庸。

    王庸被两边一冷一热的锋芒shè的发虚,止不住抖了一下。干咳了两声好言劝解道:“莎莎,刚才是我酒喝多了,说的不过是气话。大家都是自己人,斤斤计较那么多干什么呢?你说对?”

    “自己人?谁和她是自己人?”迟宝宝不屑地反驳着,斜睨了毒液一眼,又娇哼了一声说:“她就是传说中的毒液,而我向国际刑jǐng申请调用过详细的资料,毒液可是世界级的通缉犯,全世界最顶级的杀手之一,杀人不眨眼的侩子手。我是个jǐng察,凭什么和她是自己人?这可于情于理都说不通啊。”

    “宝宝……”

    王庸刚想开口之际,却被瑞贝莎无情地打断了。只见她鹰隼般锐利的眼神直勾勾shè向迟宝宝,一脸骄傲狂妄的样子,得意忘形地说:“迟jǐng官,既然你知道我是个杀人如麻的侩子手,那么自然也不用我提醒,你身为一个jǐng察必须要履行的职责?今天呢,我就坐在这里等着你来抓。也正好可以试试,在king的心目中,到底是你重要。还是我重要。”

    “king?”迟宝宝一滞,再次听到这个称呼。眼神如湖水般冰凉透彻,淡淡地瞥向了王庸。

    心里紧绷的弦轰然断裂。似乎一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王庸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判官。而她又知道,判官其实就是传说中的king。一时间,迟宝宝再次陷入恍惚的场景,想到了当初和自己在教师新村门口抢枣泥糕的那个无赖流氓。

    那个时候,就算是赋予了迟宝宝最惊人的想象力。也绝对想象不出,那个会喊jǐng察打人了的家伙,竟然是在高端世界之中,声名赫赫的佣兵之王king。

    蓦然,迟宝宝的眼神之中放出了一阵狠厉的光芒。猛地站起身来,目光如电般盯住了瑞贝莎,威风凛凛地寻衅着说:“毒液,我早就查阅过你的资料。据说,你现在在佣兵界的个人战力排行榜中,也能排进前十?今天我还想再次领教领教你的真本事,和你正正经经地打一场。你接不接受挑战。”

    “宝宝,别乱来。”趁着毒液还没发话,王庸立马抢在她的前头厉声大喝。急忙起身挡住了她,由衷地劝告说:“我承认,你是个很有胆量,有战斗天赋的女人。但是很遗憾。你现在还不是瑞贝莎的对手。她从小就接受着最为严格,也最为残酷的杀人训练。是在生死存亡的压迫中,在百不存一的情况之下。一步步挣扎着坚忍活下来的。你这样的一时冲动和她决斗,只会是白白送死。上次的教训你难道还不记得吗?”

    “王庸,我知道我和她实力存在着悬殊。但你能明确告诉我。我和她之间究竟有多少差距吗?”迟宝宝在听到毒液的经历之时,眼神之中掠过一丝不明显的同情,但转而却又立刻暗淡下来,黯然着问。

    “你很有天赋,身体素质也是我见过的女人之中达到极致的。”王庸垂下眼帘仔细地琢磨了一下,继续正儿八经道来:“以我对你们两个人的实力来判断,如果是生死之战,不出现奇迹的话,你应该是活不过一分钟的。当然了,不是你不厉害,而是她的杀人手法很多,很多时候连我都穷于应付。”

    王庸这话是实话。的确,迟宝宝的天赋好,是众人有目共睹的,在格斗方面她也下了无数的苦功夫。但是,饶是如此,她依旧远不会是毒液的对手。因为毒液这辈子吃过的苦头,和经历过的曲折残酷命运,是迟宝宝永远无法想象的。

    迟宝宝眼眸中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忧郁,迷茫地洒落在王庸的身上,止不住苦笑了起来:“王庸,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一直以来,我都自大的认为自己是最厉害的女人。哪怕是比那些男人,那些特战队的男人都丝毫不会逊sè。可是,遇到了更强劲的对手,我却发现自己竟然那么的不堪一击,打不过你倒也算了,可是现在我连伊莉贝纱,瑞贝莎都打不过。”

    王庸被噎的哑口无言,一脸无奈地凑身靠上前去,一把搂住了她肩膀连连轻笑着安慰说:“你一个女人家,要这么能打干什么?打仗啊什么负担太重的大事情,一切交给我们男人不就好了?不需要对自己要求太苛刻,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这样活得多累啊。我心目中最好的女人呢,就应该有一份稳稳定定,简简单单的工作。其余时间,可以去练练瑜伽,做做美容,购购物,插插花,相夫教子什么的。”

    “王庸,没想到你还是个挺大男子主义的家伙啊?”迟宝宝侧目瞥了他一眼,二话不说从他怀里挣扎了开来,略微不满地嘟着小嘴嗔道:“你说的那些,我可是一样都不感兴趣,我就喜欢抓贼,我就喜欢格斗,shè击,驾驶,还有喝酒。”

    “不错,王庸我也觉得你骨子里似乎有些看不起女人啊?”刚刚还是面有怒sè的瑞贝莎,此刻也是难得在这点上和迟宝宝达成了共识,朝着王庸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地继续说:“我就是听说rì本男人和韩国男人有这毛病,没想到你也有。难道你真的像传说中说的,是个不折不扣的韩国人?”

    “胡扯,我王某人可是有族谱可查的,祖宗上溯八十代都是华夏人。”王庸微微愠怒,指着对面的人严重抗议着说:“瑞贝莎你要是再敢污蔑我的名誉,别怪我揍你啊。”

    “揍我?”瑞贝莎环抱着双手,双目朝天斜视着,仿佛是一点也没有把他放在眼里。随后嘴角又露出了浅笑,娇哼了一声说:“行啊,反正我们两个也好久没有认真较量较量了,你想单挑的话,我随时奉陪到底。对了,听说你上次和那个黑暗裁决长打得很是火热,从剧场打到天上,再从天上打到海里。你这是实力退步了?不科学呀,这么久还没把她打败。还是说?你是觉得那个女人长得太漂亮,才会怜香惜玉,舍不得对她下死手?关于这件事情,我还没有和你仔细……”

    瑞贝莎正说话间,忽的却戛然止住。目露阵阵寒光,玉臂一扬,迅如闪电般的shè向窗口。不,确切的说是shè向了窗帘。

    蓦然之间,看上去平淡无奇的窗帘一阵涌动,撕拉一声,窗帘被生生扯开。旋转之中,形成了一道高大严密的幕墙。骤然卷住了那道黑芒,将其打得斜斜飞了出去。一闪而逝之间,只听得叮地一声锋利声响,伴随着什么东西深深刺入了墙体之内。

    似乎这个时候才足够让人看得清楚,这道黑芒竟然是一柄薄如蝉翼的小巧飞刀。而飞刀之上,乌黑一片,隐隐散发着一股深蓝sè的弱芒。以毒液的xìng格来说,不用猜这肯定是一柄染了剧毒的致命飞刀。

    如果在黑暗之中用此飞刀袭杀目标的话,恐怕目标到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而且即使是迟宝宝,到现在也没有看出她的飞刀藏在了身上哪个地方。在见证到了毒液名副其实的强悍实力后,迟宝宝更是目瞪口呆地愣在当场。只是一秒就完全足以让人毙命,王庸的话果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掺假。

    “毒液你不愧为全世界最顶尖的女杀手,感知果然够敏锐。”窗边一阵窸窣零落声传来,旋转的窗帘之后,猝然一个yīn戾而冷到冰点的声音响起:“但是在背后说人的坏话,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五星级酒店那厚重的窗帘,如同一道瀑布一般的向瑞贝莎袭面而来。自上而下飞泻一出,犹如一张交织的巨网,势如破竹般锁定了目标,似乎只想把她一人笼罩在内。

    虽然从未见过面,但是一听这口气,瑞贝莎就知道了来人究竟是谁?她那纤细柳腰一拧,踩着高跟鞋就一个灵敏的侧空翻朝客厅空旷处落去,漂亮地躲开了突如其来的袭击,神奇的是还能稳稳站在地上。

    那姿势之标准和优美,比之女子体cāo世界冠军也不遑多让。两把薄如蝉翼,连柄带刃也不过尺许长的特殊匕首悄然出现在了她的掌心之中,身形晃动之中,刀锋飞舞之间攻向了来人,还有余力讥讽着说:“堂堂黑暗裁决长,什么时候也学会了鬼鬼祟祟地躲在旁边听人闲话?你们黑sè天堂什么时候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了?”

    嘶啦嘶啦,一连串布帛被撕裂的声音不绝于耳。与此同时窜出了一个穿着紫sè紧身裙的女子,身姿妙曼却周身围绕着一股浓烈的冰寒煞气,同样挥舞着两把特质的锐利匕首,声音之中似是带着几分冷笑:“要轮到鬼鬼祟祟,暗影潜踪,谁又能比得上你毒液?哼,你那所谓十大佣兵的名头,也不过是靠着一些鬼蜮伎俩,邪门歪道得来的,又有什么好洋洋自得?”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