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二十八章 警察临检

第六百二十八章 警察临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李逸风脸sè骤然巨变,一下子就惨白如纸起来。瞳孔中带着分恍惚和犹豫,闷着头在一边不断地抽烟,仿佛是在极力掩饰着自己不安的情绪。

    过了好久之后,他的眼神之中才露出了一丝释然之sè。掐断了烟头,郑重无比地看向王庸和何冲,又下定决心般道:“一人做事一人当,只要是我做的事情,就绝不会推卸到别人头上。王庸,你要是想为母亲报仇,为兄弟们报仇,我的命现在就可以给你。但是只求你帮我一个忙,以后能照顾一下我的妻女。”

    王庸本就冷漠如水的脸sè,一听这话更是霎时凝结成了冰,硬是压抑着自己的怒气,继续好言劝说道:“老李,你觉得帮人顶罪有意思吗?那人究竟和你是什么关系,你竟然连妻女都舍得撇下?想想看,嫂子还那么的年轻,璐璐又那么乖巧可爱,她们都需要你来疼你来爱,你倒好,铁了心的一心求死。你又仔细为她们着想过没有,你要是死了,她们没了依靠,还得吃多少苦?受多少罪?你~”

    “够了,不要再说了。”李逸风情绪激动地打断了他接下去要说的话,此刻面对王庸的强烈谴责,更是脸sè煞白地抬不起头来。不一会儿,只见他艰难无比地咽了下口水,慌张恳求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想之前已经强调地够清楚的了,这件事情是我做的,就是我做的。王庸,算我求求你了,不要再抓着这件事情不放了好吗?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你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安定,不要再起波折了好吗?为了这件事情,死的人已经够多了。不要再牵扯更多了,踏踏实实地过rì子难道不好吗?”

    王庸眯起了眼睛望向他,一手镇定地给自己点了支烟。呵呵冷笑了两声之后,只得凛冽地沉声说道:“老李啊,有些事情我是能忘记的。但有些事情,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说着,王庸眼神一片悲怆,卒然一把拉开了衬衣,直指着自己的心口,声音颤抖着愤愤说:“你看看,这是我的心脏。虽然现在还在跳动,但实际上,它早就死了,五年前就死了。但是你呢,现在还在不断折磨着我,明明知道你救过我的命,我不会因为你的过失而杀了你。但是你知不知道,如果我不能为兄弟们彻底把仇报了,我的心这辈子都会不得安宁。”

    “王庸,我知道伯母和兄弟们的死,让你的心很痛……”李逸风面露不忍之sè,哀叹着默默垂下头,声音里充满了对王庸的愧疚。

    “不,我不痛,我早已经忘记痛是什么感觉了。”王庸声嘶力竭地说道,忍不住激动地直起身,拎起他的领角,下了最后的通牒:“我再问你一次,告诉我,究竟是谁开的枪。只要我报了仇后,大家以后还能做回最好的兄弟,还能痛痛快快地畅饮聊天。否则,你就别怪我对你不念兄弟之情。”

    “王庸,如果你能做到对我不念兄弟之情,五年前你就这么做了。”李逸风很了解他的人品,心下既是感激又是痛苦,神sè凄凉悲悯,却又清明无比地对上他的眼睛缓缓道:“还有,你今天带来的不会是小何,而是雷劲了。”

    王庸沉默了片刻,对他实在是失望透顶了。突然轻轻松开了双手,回头一转身,冷声道:“既然你死都不松口,那我也不勉强你。何冲,我们走。今天,是我最后一次问你了。”

    “王庸,我们要不……”何冲为难地问了一半,想征求王庸的同意才敢出手。

    “不,我们走。”王庸语气坚定决绝,头也不回地毅然往门口走去。

    “王庸!”李逸风突然喊住了他,仍不放弃请求,朝着他的背影继续劝道:“你不要再惹事生非了行不行?你知不知道,你的冲动已经害死过很多人了?难道你还想乱来,准备害死更多其他的兄弟吗?我求求你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说完这些,见王庸还是不做任何反应,又转头期待着看向何冲,轻声问道:“小何,我知道你和王庸是生死兄弟。你也想他安稳地过一辈子的不是?帮我劝劝他好吗?”

    “老李,当年你没有和我们一起走,你不懂。”何冲淡然地唏嘘道,眉峰一挑,jǐng告说:“今天来的目的,我们已经达到了。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和你无关,希望你不要再瞎掺和在里面。要知道其他的几个兄弟,可不像王庸那样念旧情,更不像我这样好脾气。”

    ……

    两个多小时之后,某家热闹的酒吧里。卡座里,王庸正在和何冲你一杯我一杯地喝着酒。一个身材高窕而火辣的金发碧眼美女,柔顺地偎依在了王庸的怀里,时不时地就帮他倒一杯酒。

    看那娇艳的模样,真的像是一只迷人而乖巧无害的波斯猫。但是和王庸喝酒的何冲,却是小心翼翼地不敢把视线往她身上落去。因为对于这个可怕的女人,他还是怵着几分的。

    抛开王庸这种非人类不提。整个沃尔夫公司,毒液瑞贝莎向来被誉为最锋利的矛。而他神盾何冲,却是被誉为最坚固的盾。这矛和盾在一起,又岂能合得来?

    若非王庸严令禁止,毒液瑞贝莎早就使出一切手段,来证明一下倒底是她的矛锋利,还是他何冲的盾坚固。而依照毒液的一贯作风,要么你把她弄服了,要么她把你给弄服了,非要斗个你死我活,分出个胜负来。否则,就必然是个不死不休的局面。

    开玩笑,谁都以为自己是KING啊?连毒液这样举世罕见的可怕女人都能搞的定?总之,何冲一旦对上毒液,向来是本着能避则避的原则,坚决不能给她任何发飙找茬的理由。就算他是神盾,也不想整天担惊受怕的过rì子啊。

    想到这里,又不禁感慨万千,朝着王庸投去了敬佩的目光。老大也不愧是老大,连这样凶狠的女人都能降服,而且还对他这般死心塌地,百依百顺,估摸着天底之下也就他有这么大能耐了。

    “这件事情你清楚了?我需要你帮我处理一下。”王庸一脸严肃地凝视着她,淡然地吩咐着说:“不要惊动他,更不要伤害他,毕竟他曾经救过我的命。而且我也不相信他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来。”

    瑞贝莎美眸温顺着说:“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放心,我绝对会尽快处理好的。”但是说话间,那涂了妖娆指甲油的玉指,却是一下挑起了他的下巴,抿着嘴唇轻佻地说:“但是我有个问题,也得让你帮我解决一下。”

    一直在旁默不作声的何冲终于忍不下去了,一下子涨红了脸,抚手轻咳了两声,干笑着起身问道:“兄弟,要不我先撤?”

    是不是兄弟?还讲不讲义气了?王庸挤眉弄眼地朝他暗使着脸sè,一边故作开心地大声笑道:“酒还没喝完呢,撤什么撤?咱们兄弟有rì子没有好好喝酒了,今天晚上喝个通宵。”开玩笑,最近这段时间被她们几个轮番折腾到了现在。如果今晚再被瑞贝莎抓了壮丁的话,天知道会不会死在她肚皮上?

    前两天还在一起喝的,何冲心里委屈了,老大这是死也不用拉上自己这个垫背的吧。面对王庸凶悍的眼神,何冲还是只能认命般缩了缩脑袋,张口刚想答应之时,却听得瑞贝莎冷冷地响起:“何冲,我刚合成了一种新型的基因毒素。听说你对毒素的抗体非常强,回头能帮忙做个人体试验吗?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兄弟我突然想起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我先闪了。”涉及到人命关天的大事,何冲即使是想帮也帮不了啊。只见他立刻二话不说,头也不回地就一溜烟先跑路了,跑到门口还不忘回头大喊了一句:“嫂子那边,我这块挡箭牌想怎么用都别客气。”

    太**道了,就这样把自己抛下了。王庸心头一寒,突然脸sè大变着说:“糟糕,我忘记我也有重要的事……好吧好吧,瑞贝莎,其实我也很想你。今晚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王庸一脸深情款款地望着她说:“能得到你的青睐,拥有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不过,能不能把你的刀从我下半身挪开了?这要一不小心,你下半辈子的xìng福就没了。”后背一阵虚汗直冒,毒液这姑nǎinǎi,变脸简直就跟翻书一样快。

    “王庸,我是个嫉妒心很重的女人。”瑞贝莎温柔而妩媚地偎依在他怀中,柔情似水地说:“我能学会和忍受你娶老婆,也能忍受你拥有其他女人。但是再一次,再一次让我感觉到被嫌弃的滋味。我就把它给切下来,制成标本,让它天天陪着我。”

    “怎么可能嫌弃你?”王庸虚汗莹莹,眼神之中却饱含着浓情,深意抚慰着说:“你可是我心头最疼爱的宝贝,少了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活。”

    “jǐng察临检~”突然一声霸气纵横的娇斥之声传来,通过麦克风响彻地穿透到了每一个角落:“所有人都给我乖乖地坐在原地别动。”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