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战友拜访

第六百二十七章 战友拜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下午时分,王庸陪着两大一小三个美女,足足逛了一个下午的商场。饶是以王庸非凡的耐心,以及全副武装都能跑完马拉松的恐怖体能,也是大感吃不消。

    逛完下来,一脸崩溃的王庸早已是双眼无神,面sè发白,小腿肚子直打颤。

    可令人吃惊的是,这一个个特殊生物女人,却是从头到尾一点儿也不喊累,反而是益发的jīng神抖擞,容光焕发了起来。就连这位小不点儿毛毛,都是万分的不容小觑,她激动地跟在大家后面,一路这样逛来竟也是玩得不亦乐乎。

    至于背后的原因吗,当然是女人普遍爱美的天xìng。在童装专卖店,给她买了好几套就像是小公主一样漂亮而可爱的衣服后,这本来就可爱伶俐的毛毛一打扮起来,乍一看就像是一个白白嫩嫩的jīng致洋娃娃。看着镜子中的清纯亮丽的自己,毛毛高兴的是乐弯了腰。

    只是,唯一的负面效应是,这丫头这会儿竟吵闹着要去幼儿园上学,恨不得马上把自己的新衣服炫耀给朋友们看。呵呵,看来这锦衣不夜行的人xìng,连几岁大的小女孩都不能免俗啊。

    秦婉柔也是在欧阳菲菲的坚持下,添置了些漂亮的衣物。她本身就属于温柔婉约型的女人,这次又顺着她的风格挑了几件款式简约的淑女装。穿上显得是落落大方,颇有江南女子特有的传统古典韵味,素雅柔美。又如一朵盛开的荷花,清妍大方,柔顺之中,还饱含着她独有的一份坚韧。

    总之,大家都是各有收获,只是苦了王庸,手上拎满了大大小小的袋子,跟着她们来回乱转。还千万不能甩出不耐烦的脸sè,有时还要参与些意见,品评一下衣服的优劣美丑。

    虽然陪她们逛街,把王庸累得是够呛,然而还是有一点最大的好处。有欧阳菲菲和秦婉柔两大不同风格的美女左右相伴,而自己肩膀上还扛着个漂亮的小公主,光是走在路上就惹来无数男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这可足够让他颇为得瑟了一下午。

    熬过了艰难的下午,总算迎来了傍晚时刻。在陪她们小喝了一会咖啡后,这时何冲却突然赶了过来和王庸会和。其实真实的目的,是为了这几天已经约好的事情,今晚要去李逸风家喝酒。只不过,对于此事王庸却是瞒着欧阳菲菲,不愿意她也掺和进来,因此就表面上声称是去个老战友家吃晚饭。

    对此欧阳菲菲倒是展现了大气的一面,说是绝对不会让他在这种事情上丢了面子。早早的就给何冲和王庸都准备了上门拎的烟酒,在问清楚了战友家还有女眷后,还特地花费不菲,买了些昂贵的首饰和给孩子的学习用品等等。

    关于这点,欧阳菲菲考虑的如此细心到位,倒是让王庸心里一暖。只是他一直没提是什么战友,好在她也识大体,没有多加盘问。

    这回的事情,又是让何冲忍不住把嫂子多夸耀了一番,送上了更多的祝愿,王庸也是一路微笑着,听得很是受用。

    大概五六点钟的时候,王庸和何冲依约到了公安局的家属大楼里。

    摁下门铃后,开门的是一个三十出头,身材容貌姣好的温婉成熟女子。一见到王庸和何冲两兄弟时,便立即笑容满面地招呼着说:“王庸,小何。你们可总算来了,我们家老李念叨半天了。快进来进来,别脱鞋了,家里本来就没打扫。”

    “嫂子好~”

    两人客气而礼貌地喊着,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走了进去。

    一走进来,只见李逸风穿着围裙,拎着锅铲从厨房里探出了半个脑袋,正冲着他们高兴地喊:“王庸何冲你们先坐会儿,我这炒好两个菜就出来。淑芬,你招待好我兄弟们啊,反正你都认识的。”

    “嗯,知道了,老李。”姜淑芬一边笑着答应,一边接过了他们带来的礼物:“都是你的老战友了,以前可没给他们少开小灶过。王庸,你们两个来就来呗,还拎那么多礼物,真是的,太见外了。”

    “呵呵,好久没见嫂子了,总得客气客气,这样以后才好常来叨唠喝酒。再说了,现在老李可是市局领导,我们得把他马屁给拍好了。”王庸说笑了几句后,又是目光扫了一眼眼前的人,赞声说:“嫂子,五年多没见,你这可是越长越年轻漂亮了。老李娶了你做媳妇,不知道积了多少辈子德,才有这福分。”

    李逸风在众战友之中,属于年纪较大的,因为是军官干部,老婆也是上级领导给介绍安排的,当初直接就安家落户在了部队家属大院里。王庸和一干光棍战友们,可没少去蹭饭喝酒,大家本是熟稔的。

    “王庸我这几年没见你,倒是油嘴滑舌了不少啊?我听老李说,你不但回了华海市,还结了婚?”姜淑芬便是笑着招呼两兄弟,斟着茶,递着烟埋汰说:“这种大事情,也不知道要通知一下嫂子。”

    “这不只是刚结婚登记嘛,还没摆桌办酒席呢。放心好了,到时候我肯定会提前来发请帖,邀嫂子您来当贵宾。”王庸一脸和善地笑着,说罢又习惯xìng抽起了烟,四周环视了下,疑惑道:“对了,你们家小璐璐呢?五年多没见了,现在应该有十岁了吧?”

    “好,那我就等着你通知了。”姜淑芬也多少知道些王庸当年出了事,而且和老李有些矛盾。现在他能来,姜淑芬也是十分开心了。这些年来,她可没少听老公唉声叹气当年的事情。听到王庸提到璐璐,转而又风风火火地朝里间喊道:“李璐璐,别窝在房间里玩电脑了,你家王庸叔叔和何冲叔叔来了,还不快出来喊人。他们可是给你带了很多礼物。”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亭亭玉立的漂亮小姑娘慢慢打开了房门,羞羞答答地低着头走了出来,一开始还有些陌生,不太愿意叫人。毕竟王庸当年经常去她家时,她比毛毛还要小些。不过随着王庸拿出了一大堆给她的礼物后,李璐璐顿时又欢呼雀跃,对王庸叔叔叔叔满口叫个不停了起来。

    按照惯例,王庸以叔叔辈的身份夸赞了她一番,然后循例关心了一下学习后,就怂恿她去房间看礼物了。谁都是过来人,自然都理解孩子的心思,肯定不愿意和大人们浪费时间寒暄。

    和姜淑芬边喝茶边闲聊着,李逸风不多会儿摆出来了满满当当一桌子菜,又搬出来了足足一箱子白酒。

    大家伙儿围在一起吃饭喝酒,不出半个多小时,姜淑芬就带着女儿出去散步逛街了,特意留了点空间给几个喝酒都拘谨的大老爷们。这下没了李逸风的家人在场,三个男人喝酒倒是一个个都没了拘束,变得豪迈奔放了起来。

    尤其是说起当初一些部队里的趣事,一人一瓶酒更是很快都见了底。即使以三人都非常强壮的体格,这一斤酒下肚,酒意也是很快涌了上来。这酒劲一上头,说话就有些肆无忌惮了起来。

    何冲是兄弟们之中,xìng格最好的一个。但此时此刻,也是把酒杯一放,突然很严肃正经地问道:“老李,有两个事情我得问清楚。不然今天这酒,有些喝不下去。”

    李逸风原本笑脸盈盈的脸,听到这话时,顿时僵了一僵,随后又若无其事般勉强地笑着说:“小何,我们多少年的战友了,兄弟,有什么话尽管问。”

    “你还记得鬼狼高海吧?我们边陲之狼的老教官,他也是个老兵,比你的年龄还大些。”何冲也不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地冷然质问道:“当年的恩恩怨怨,事事非非咱们暂且不提。高海那些年,可曾亏待过你?相反,他对我们每一个人也照顾的非常多。”

    李逸风面有愧sè,将半杯白酒一饮而尽,猛抽着烟沉闷着说:“小何,当年的事情出的很大,又有小人在背后作梗。高大哥被迫转业的事情,我也是无可奈何。”

    “很好,那我再问问你,当初究竟是谁开的枪?”何冲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之极,死死地盯着继续说:“别告诉我是你,你向来是以冷静保守而著称。说穿了,就是一个顾忌太多的人。我们兄弟几个后来讨论过,这开枪的绝对不是你。要不然是你对王庸有恩,他对你实在下不了手,我们其他几个兄弟早就回来把你废了。”

    “小何,你这是什么意思?”李逸风脸sè怒变,却是打死也不肯说出事实,一副不怕死的样子愤然回道:“我说过,当初这件事情是我判断失误。枪是我开的,你要是想为伯母和死掉的兄弟们报仇,就尽管冲着我来。”

    “既然你承认,想帮别人顶罪,那我就成全你。你知不知道,你那一枪不但害死了伯母?还害死了多少兄弟?”何冲情绪越来越激动,眼里已经不知不觉带上了血丝,仍不死心地翻脸道:“李逸风,你给我想清楚。你要是死了,你老婆孩子可没人照顾。别以为你现在是公安局局长,我何冲就不敢动你。”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