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女人是老虎

第六百二十六章 女人是老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喏,毛毛,这是你的圣代,干娘奖励你的。”

    中午时分,在一家大商场的肯德基里。欧阳菲菲笑眯眯地拿了个圣代递给毛毛,还摸着她的头赞扬着说:“今天你做得很好,以后你干爹要是再和什么漂亮阿姨啊,漂亮姐姐搭讪,你就立马向我举报,干娘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谢谢菲菲干娘。”毛毛美滋滋地舔着圣代,想着以后能获得更多的奖励,又很没节cāo地添油加醋了一句:“对了,干爹还说菲菲干娘你是个姑nǎinǎi,很难伺候。”

    欧阳菲菲那美丽的星眸都眯了起来,回头在王庸身上犀利地瞟了一眼,冷哼着说:“王庸,是我难伺候还是你难伺候?也不知道是谁,大半夜的被人一个电话就兴冲冲地跑出去跟人喝酒?我就纳闷了,什么时候你和迟jǐng官的关系变得这么铁了?人家心情不好就找你喝酒?”

    王庸的脸都黑成了一团乌云,恶狠狠地瞪了毫无义气的毛毛一眼,不悦地说:“小叛徒,小间谍。下次不带你玩碰碰车了。”

    在一旁喝着矿泉水的秦婉柔突然被呛到,红着脸擦了擦嘴角,再也掩饰不住强忍已久的笑意,展颜如花般轻轻笑起来。话说毛毛这淘气包关键时刻还真是挺机灵,还算是拎的清干爹家里倒底谁是老大的。

    “婉柔你还笑,你多温柔善良的一个女人啊,怎么着就能生出这么一个小恶魔来?”王庸低垂着脸,苦逼哀怨地对她继续说:“你看这么快就把我给卖了,我还得替她忙前忙后的,样样都顺着这位小霸王。小时候就这样,这长大了,可一定更了不得,我估计连戚蔓菁都不会是她的对手。”

    “我……”秦婉柔也是憋着笑,只字片语却卡在喉咙里,瞬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偷偷朝着他看了一眼。

    “王庸你少在那里给我扯别的话题,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和迟jǐng官关系那么深厚了?是不是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瞒着我?”欧阳菲菲索xìng开始找他算起了总账,眼神一冷,哼声说:“你这要交代不清楚,你这一个月就别想沾一口酒了。别想蒙混过关,公司里的那些狐朋狗友,我都会给你通知到位,谁敢和你喝酒,只要一经发现就立马开除。”

    嘶~这也忒狠了些吧?自己本来就这点点嗜好了,还要被残忍地扼杀,这么干也未免太**道了吧。

    当然面上绝不敢这么说,王庸挤出一抹苦笑,摇了摇手对欧阳菲菲从实招来:“菲菲,有话好好说,别牵连无辜呀。好吧,我说。我之前的确是让她帮忙办过事,一起喝过几次酒,大家还算是蛮投缘的朋友。而且,你以为我愿意半夜三更出去喝酒吗?迟jǐng官这次的行动失败了,心情非常的差。你说我要不从,回头她脾气一大拿枪崩了我怎么办?开玩笑啊,呵呵。其实迟jǐng官人真不错,那天被恐怖分子挟持,要不是她拼命救人,说不定我早就死了。咱这做人得讲义气,知恩图报不是?”

    “知恩图报没关系。”欧阳菲菲听了这番解释,心里的疑虑倒是消除了大半,只是得让他记住这次的教训,不然总是让人担惊受怕还死不悔改,她真的是难以再承受了。

    眉角一扬,欧阳菲菲眼神凌厉地jǐng告着说:“我也是觉得迟jǐng官的人不错,但是王庸我可jǐng告你,你这要报着报着恩报到人床上去,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王庸这心头一虚,嘴角抽搐着干笑了起来,向着欧阳菲菲反问道:“人家迟jǐng官是什么人啊?又漂亮职位又高,还能打能干。她要是想找男人的话,发个公告,应聘者可以从公安局门口排到火车站去,人家哪能看得上我这个拿三千来块月薪的破保安?对了,欧阳老总,什么时候给我涨涨薪水啊?口袋里都穷的响叮当了。”

    “你一个男人,抽的烟喝的酒都给你买了,口袋里留个千把块应急用就够了。”欧阳菲菲俏眸一横,接着说:“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眉姨和我说过,这男人啊,口袋里千万不能多装钱,钱能壮sè胆。我看你以前就是因为钱多,尽做一些乱七八糟的勾当。现在你给我好好地收收心,外面的那些女人,许你看,不许你碰。”

    这都是些什么杂七杂八的理论啊?王庸的脸都禁不住窘迫了起来,眉姨难道还嫌欧阳菲菲不够霸道吗?私下里竟然还帮着出这种馊主意,这可真是害苦了自己啊。万般无奈之下,王庸只得把手一摊,无辜地问起:“那我要用钱怎么办啊?”

    “这不要紧,只要你是正当开销,甭管你花多少钱我都会给你。对了,我刚给你买了几条烟,一箱白酒,以后不准你再抽戚妖jīng送给你的烟酒,听到没?哼,绝对不能让她总是借着这种机会来刻意讨好你。”兴许是经历了昨晚的故事,欧阳菲菲打心底愈发认同了自己和王庸之间的夫妻关系,现在行使起老婆的权力来,还当真是不遗余力。看她这架势,是准备雷厉风行地斩断老王同学的那些莺莺燕燕了。至少,得大幅度的减少不是?

    “呵呵,菲菲你还真是霸气。”王庸反抗无效,只好竖起了大拇指暗讽道:“要不你索xìng把我给剪了,一了百了得了。”

    “哼,少在那里用夸张语调反驳我,以前的那些破事,我也懒得和你多做计较。”欧阳菲菲优雅地瞟了他一眼,语气淡淡说:“只要我是你老婆的一天,我就得在这方面管着你,这是我的权力,也是你的义务。你别看戚妖jīng平时好像一副通情达理的模样,如果她是你的老婆,肯定比我管的还厉害。算了,现在有毛毛和婉柔在,就给你留点面子,昨晚大半夜出去喝酒的事情我也不和你计较了。刚才和婉柔逛商场的时候,看到范思哲专卖店里有几件衬衣和裤子不错,一会儿等毛毛吃完肯德基,我再带你去试试,合身的话就给你添置几件。”

    “你也不怕我穿的这么帅,出去又招惹来无数花花草草?”王庸笑眯眯地喝着果汁,仍是不忘朝着她调侃道。

    “我当然会有我的办法。”欧阳菲菲也是露出了狡黠的微笑,意味不明地瞥了他一眼,悠悠然道来:“这点你放心好了。”

    王庸被她瞅的是一阵毛骨悚然,不祥的预感再次涌上心头,她又有什么鬼花招了?

    放心,我放心个屁?

    ……

    几乎是与此同时,在公安局的会议室里,迟宝宝正在和几个干练的属下开着会。只见她神sè凌厉的目光,在他们身上如电般来回地扫来扫去,最后迟疑着点头说来:“好,我这次就暂且相信你们几个一回,但是也希望你们千万别辜负了我的信任。今天晚上?对,就定在今天晚上吧。我们会对另外一个目标,展开再一次突击的行动,打那些犯罪分子一个措手不及,今天绝不能让他们有机会再次逃脱。”

    “迟局,您放心,我们几个敢赌咒发誓,绝对不是内jiān,你绝对可以毫无保留地相信我们。”她那几个信任的属下,有些也是壮志凌云地拍着胸脯保证道。

    甚至还有的一脸神sè肃然,更夸张地发誓说:“如果是我们的话,我们这辈子都找不到老婆,没有小**。”

    话一说完,其中一位小陈脸红地道来:“你们发这种毒誓能不能别捎上我?好吧好吧,迟局,我真的是清白的。”

    “那你也得发个毒誓吧?”小李在一旁嘿嘿直笑,更火上浇油般开玩笑道:“要让我们都相信你,这也可以。你就发毒誓说,如果是我干的,我这辈子高~cháo就只能用一只手抓床单。”

    “去死,你这个臭流氓,这毒誓也忒狠了。”小陈拿了盒烟,受不了这帮无节cāo的人再拿自己起哄,红着脸气势汹汹地朝他猛砸了过去。不过为了证明自己的无辜,还是狠狠地咬了咬牙道:“好吧,如果是我干的,我这辈子高~cháo的时候就只能用一只手抓床单。迟局,你这下子该相信我了吧?”

    迟宝宝一阵错愕,这个誓言有什么好毒的?

    见她一脸疑惑之sè,小李一脸猥琐地凑她耳边低声解释了起来。

    迟宝宝顿时白眼一瞪,脸颊发烫地一拍桌子道:“你们这帮人身为jǐng察,没事就一天到晚研究这些东西啊?好了,下午所有人都好好休息,今天晚上,我们一定要打得毒贩子一个措手不及。要让他们清楚地知道邪不胜正的道理。我迟宝宝,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击垮的。”语毕,迟宝宝攥紧了拳头,下定了决心般地瞧向了众人。

    与此同时,心中也是暗自祈祷,希望不是这几个她最信任的人。这是她在湖畔喝酒的时候琢磨出来的一个计划,一个把内jiān引诱出来的计划。也正是如此,她才心不在焉地直接把王庸丢在了湖畔。(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