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后宫

第六百二十四章 后宫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干爹。”一个清脆宛如铜铃般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转身望去,只见打扮的一身粉嫩,就像是个小公主一般的毛毛,拎着个平板电脑,从房间里一蹦一跳地跑了出来,准备一个猛扑到王庸身上。

    但是整个动作才做了一半,就不知怎么的忽然停住了。顿时退后两步,小手捏着鼻子一脸嫌弃地说:“干爹身上好臭臭,毛毛不要抱了。”

    王庸伸出的双手就这么的悬在了半空中,满脸堆积的笑容也瞬间僵硬在了当场。片刻,才下意识地把手慢慢缩了回来,握成拳头放在嘴边轻咳了两声,而后又尴尬地笑了起来。没办法,刚才这一路跑来,身上的汗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这样往复循环了好几次,不用想自然是充满了汗臭味。

    “你瞅瞅,连毛毛都嫌弃你了,还不快去洗个澡。”他刚刚的动作,也是惹得欧阳菲菲表情破冰,无奈地嗔怪道:“你是不是想把我们娘三儿都熏死了才开心。”

    “婉柔,面条帮我下久一些,多一些。”一句娘三儿,倒是熨的王庸心头暖洋洋的。朝着婉柔大声嘱咐了一句,便一刻也不敢多耽搁,就跑去冲了个澡。

    为了不让小宝贝嫌弃,还用香皂抹了好多遍,把胡子也刮得是干干净净的,甚至还特地喷了些古龙水。把自己好好整理了一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阵阵香气,这才满意地照了照镜子,不慌不乱地从浴室里慢慢踱步而出。

    出来后。看到半躺在沙发里玩着平板电脑的毛毛,王庸的心一阵柔软。突生出一股温暖的幸福感觉,几步走上前去。一下子就把毛毛抱在了怀里,笑呵呵地搂着她,宠溺说:“小宝贝啊,再闻闻干爹身上臭不臭了?”

    毛毛眨巴着清澈而水灵灵的大眼睛,将信将疑地挪开了捏着鼻子的小手,歪着脑袋缓缓凑近嗅了嗅,总算是露出了一派天真烂漫的笑容,忍不住拍掌大呼道:“嗯,干爹香喷喷的了。好好闻。妈妈你也来闻闻。”

    正端着面条从厨房走出来的秦婉柔,一听到毛毛大声的无心话语,顿时俏脸泛起红晕,低着头娇羞地把面轻放在了桌上。

    王庸也只当是童言无忌,丝毫没有放在心上。满脸含着笑意,抱着毛毛一起走到桌旁坐下,盯着热气腾腾的面条,顿时是食yù大增,毫不客气地动起筷子吃了起来。一边还不忘称赞道:“婉柔,多谢你帮忙煮面啊,唔,手艺真不错。实在是太香了,赞。”

    “你跑步消耗了这么多的体力,肯定是太饿了。慢慢吃,不够我再下一碗。”秦婉柔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红着脸低声温柔地回应起来。

    看这家伙,嘴巴都笑得有些合不拢了。欧阳菲菲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至于么?在秦婉柔面前,就能笑得那么自在和开心?自己是很多地方不如她吗?自己也不差,婉柔能做的,她只要用心,也能做的来啊。虽然这话没什么底气,但心里还是愿意为了王庸做一些改变的。不过话又说了回来,婉柔那么好,那么温柔体贴的女人,浑身上下挑不出半点毛病,就连自己都很喜欢她,愿意和她亲近。

    也不知道当初这两人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会舍得分手?婉柔还嫁给了别的男人?而且她不经意观察到过,婉柔每次看向王庸的眼神,凭女人独特的灵敏知觉,一眼就看出她对王庸还是有些余情未了的。

    欧阳菲菲心里徒然生出一份危机感,余光悄悄瞥向他们。

    仿佛天地只剩下了他们三个,几人坐在一起吃面,一派和谐美满的幸福场面,就像那才是真正的一家人一样。

    “婉柔,你这个暑假就不要再帮人补课了,多累得慌?还是多腾出点时间,陪陪毛毛。”王庸夹了两片婉柔刚炒出来的青椒肚片,吃得津津有味,还时不时挑一些面,大口地塞进嘴里,一边还郑重说道:“还有,毛毛现在才幼儿园,就不要给她太大的压力了,兴趣班什么的,挑两个她自己感兴趣的学一下就行。童年嘛,就应该好好开心地玩玩。不求她将来多出息,只求能一生平安幸福,安安稳稳的就好。”

    “嗯,我知道了。”秦婉柔小口地吃着面,眼神之中充满了柔顺:“现在就让她学画画和弹琴,都是她自己很感兴趣的。现在我也不收费补课了,就几个学习差的同学,我帮他们突击一下,明年很快就要高考了,别影响了那些孩子的前程。不过我会注意分寸的,多点时间陪毛毛。”

    “你呀,就是为别人想得太多。”王庸摇了摇头,埋汰了一句:“以后还是要多想想自己,能轻松一些就轻松一些。那些学生自己不努力考不好,关你什么事啊?”

    欧阳菲菲实在听不下去了,一开始默不作声地吃着面,倒是不觉得什么。只是瞅着他们的对话,怎么听怎么觉得就像是小两口在讨论孩子的教育方针问题?虽然婉柔的确讨人喜欢,她也很想尽力帮助她,让她能更开心幸福些。

    可是女人在某些方面,都是自私的,谁也不想自己的老公对其他女人那么多的关怀备至,更不可能把自己的老公拱手相让。撅起嘴,心中微微有些醋意着试探说:“王庸,要不咱们买个别墅,回头把婉柔接在一起住。这样你就能多照应一下婉柔和毛毛了。”

    这话本来就是提醒一下这家伙,咱们和婉柔再好,那也只是基于朋友的层面,别把人家的私事插手那么深,还管起人家孩子的教育问题来了。难不成,你还把婉柔当做是自己的女朋友吗?

    谁料,王庸还当真是托起下巴,认真地思索片刻,不一会儿竟皱着眉头说:“这十九中附近,有别墅的小区不多,一时半会儿想买也困难。如果买的远的话,婉柔上下班也不是太方便。要不,去找找有没有大户型的连套可以打通了。”

    欧阳菲菲好悬没有被一口面条呛死,自己的善意提醒他都听不出来吗?还真的是当回事情了?难不成,这家伙还真想把婉柔接来一起住啊?这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啊?

    面条也不吃了,满肚子给他气出一包火来。心下虽是火大,但是她那俏脸,却是益发的柔媚了起来:“王庸,你难道不觉得大户型连套太小了吗?我们得未雨绸缪一些,要买索xìng就买个一栋楼,全部打通了改造成宫殿。那个风水最好的房间呢,一定要装修的金碧辉煌,上面挂个乾清宫的牌匾。然后其余套间呢,都挂上诸如坤宁宫啊,储秀宫之类的名字给我们这些女人住。最好还招个管家,每天晚上端着一大盘牌子找你翻。翻了哪个晚上就让她侍寝。王庸,你说这个主意好不好?”

    欧阳菲菲越说到后面,笑得越是温柔妩媚了起来,眼神意味深长地定在了他的脸上,等待着他的答复。

    到了此时此刻,王庸哪里还听不出来她话里话外弥漫的杀机。不过,现在有毛毛和婉柔在场,他倒是也不能弱了气场。定了定神把身子坐正,摆出一副威严的气势来,沉吟着说:“这个主意好是好,不过菲菲你身为正宫娘娘,一定得好好地协调好后宫的诸多矛盾,朕可不想后宫整rì不得安宁,斗来斗去的。”

    欧阳菲菲都恨不得一脚把他从这楼上踹下去了,但眼神儿,却柔媚而温顺之极地继续说道:“皇上您放心,臣妾好歹也是工商管理专业出身,有管辖上千人公司的经验,区区后宫不在话下。皇上您只顾去做你的大事业去好了。”

    见得这对夫妻越斗嘴越离谱,秦婉柔都忍不住红着脸偷笑了起来。毛毛更是眨巴着单纯的大眼睛,吃惊地看着王庸问道:“干爹,你要当皇帝了啊?”

    “是啊,你家菲菲阿姨以后就是皇后娘娘了。”王庸笑着捏了捏她的下巴逗她说:“毛毛,开不开心?”说完,又继续扒拉着面条,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那毛毛要当贵妃娘娘。”毛毛顿时来劲了,挥舞着裙子兴奋地说着,小脸蛋都红扑扑了起来。

    噗。王庸一口面条差点喷出来,这小家伙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瞄了她一眼,回头又一把拎住了她的小耳朵教育道:“老子真要是当上了皇帝,也轮不到你来当贵妃娘娘,你就是一个格格,毛格格,听到没?”

    毛格格?这下连欧阳菲菲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那我以后不是不能叫干爹了?要叫皇阿玛了?”毛毛小脸蛋微微有些委屈着说:“还有,毛格格太不好听了,我要叫珺格格。妈妈额娘,菲菲额娘,你们说好不好?”

    在场的三个大人,全都傻眼了。现在的小女孩啊,真是不得了了。

    王庸的嘴角直抽搐,回头又对秦婉柔指责起来:“叫你少给学生们补课,你看看平常孩子都看些啥电视剧啊?那些是小孩子看的吗?”。

    “来来,珺格格,给菲菲额娘抱抱。”欧阳菲菲也是笑得肚子都发痛,一下把毛毛抢了过去,唧一声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说:“说皇阿玛是大坏蛋,一会儿中午菲菲额娘请你吃肯德基。”

    “不行不行,皇阿玛会砍我脑袋的。”

    “咚~”王庸脑门子直接撞在了餐桌上。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