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二十三章 管杀不管埋

第六百二十三章 管杀不管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喂喂,迟姑奶奶,你知不知道现在已经凌晨两点了,大半夜的你发什么疯啊?你不想休息别人可还要休息!”王庸半清醒半迷糊地眯着双眼,抬头一看指针才指向两点,忍不住发起了一阵牢搔.刚准备继续躺下不去睬她的时候,转念又忽然浮现出迟宝宝横眉瞪眼的愤怒形象,心下不禁打了个寒颤,才妥协地加了一句敷衍道:“得了得了,要喝酒的话,六七点钟陪你去喝早酒,行吧。”

    迟宝宝拧着眉头,很不满意王庸的答复。

    要说她此时的心情,真是烦躁的很,整个人都处在了一个火药桶即将爆炸的状态之中,哪里还等得到明天啊。

    这也难怪,精心策划了数天,还自信满满地带着几十个同事辛苦忙活了一整晚,结果最后竟然扑了个空。多天的劳心劳力不说,更让她痛恨不已的是,这次的计划,很明显是有内部人员通风报信了。

    思前想后,武警们都是在行动之前,被没收了联络工具后才告知的具体任务。而且仔细算来,真正参与策划和执行的人员,也仅仅就七八个人而已。但就是如此,才让迟宝宝更觉得揪心万分。因为这里所有涉及到的,每一个都算得上是迟宝宝非常信任的人。

    因此,无论是哪一个和毒贩子串通一气,都让她觉得很痛心。

    身为一个人民警察,竟然和那些该杀千刀万剐的毒贩子狼狈为歼,而且还极有可能是她十分看重的属下,这也是她无论如何都难以接受的事情。

    “不要,我就要现在喝,我已经喝了半箱啤酒了。你要是不来,我就扛着酒去你家喝。”迟宝宝不悦地打着酒嗝,声音起初还带着一些任姓的成分。只是等了片刻,察觉对方电话那头还在迟疑,转而就火冒三丈地大喊一声:“我现在已经在你家楼下了,赶紧自觉点,不要等到我亲自动手揪你下来。”

    嘶~王庸倒吸了一口冷气,被惊吓了一跳之后,睡意顿时全醒了。掀起薄毯有些心虚地看了看隔壁房间,发出这么大的动静,不会把菲菲吵醒吧。心下斟酌一番,这个点儿陪她出去喝酒,着实有些夸张了,估计是想不让人误会都难。可是凭着王庸对她的了解,这迟宝宝平常虽是很好说话,但她这脾气一旦发作起来,威力可抵得上瞬间劈下的天雷。她要真说上来,就绝对不可能是开玩笑。

    王庸蹑手蹑脚地下床走到窗户边上,拉开窗帘一角向下探头探脑看了看,果不其然,迟宝宝身着一如既往的黑色警服,坐在了一辆造型酷毙了的摩托车上,一副拉风的狂妄姿态,桀骜不驯地拎着瓶啤酒正在边喝边打电话。

    王庸嘴角一抽:“好吧好吧,迟姑奶奶你先消消气,等我五分钟。”无奈地挂断了电话后,只好不情不愿地草草穿上了一件T恤和沙滩裤。也不走正门,直接打开窗,一下迅捷翻了下去,一路顺着落水管,各种窗台,身手敏捷地迂回跳到了楼下。

    迟宝宝望着越来越近的身影,那野姓而又有些妩媚的俏脸上,已经染上了一抹微红。眼神凌厉地在他身上一扫,哼声说:“瞧你这身手,飞贼都远比不上你吧?以后这一片要是出现了江洋大盗,我就为你是问。上车。”霸气地朝他挥了挥手,把手中的头盔递过去。嘴角轻微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显然是多了一丝满意的微笑,至少这家伙还是听她的话乖乖下楼了。

    “呵呵,一般毛贼我也管不了那么多。”王庸戴上头盔,笑着接过话,一脚却是自然地跨上了摩托车,调侃道:“不过真要有江洋大盗敢在这一块作案,那还真是死到临头而不自知了。对了,我们去哪里喝?事先声明啊,我今,不,昨晚同学聚会,可是喝了不少酒,现在脑袋还迷迷糊糊着呢。”

    “少废话,就你这么一个大男人,还怕我卖了你不成?”迟宝宝反唇相讥,随即快速地发动了摩托车,空挡轰了几下油门。转速表嗖得一下飙了上去。猛地一拉车龙头,如同表演杂技一般的,仅以后轮胎着地,轰鸣声中,驰骋而去。

    王庸毫不在意,双臂自然而然地箍在了她的腰上,任由她惊险刺激般极速开着车。由于是凌晨之故,风吹在身上有些凉飕飕的,昏暗的路灯映照下,延伸出不断变换着的绵长,浅短影子。宽阔的大马路上空旷一片,倒是给她营造了一个非常好的飙车环境。

    当然,她也不会是完全在瞎来。首先由于她酷爱摩托车,再加上她天生的反应非常灵敏,车技本就是一流,令人赞不绝口。其次,有王庸的保驾护航,也是很难会出任何的闪失。所以,看在她心情糟糕的份上,王庸也不阻止,不声不响地昂首坐着,就由着她去发泄吧。

    一路都是以一百几十码的速度疾驰着,足足半个多小时后,起码驶出了六七十公里。行至一处荒芜的湖畔,她总算是停下了车,卸下装备,随手拿了瓶携带的啤酒,扔给王庸一罐,也不说一句话,就靠在了摩托车上独自喝了起来。

    王庸倒也无所谓,看着朦胧月光之下那微波荡漾的银色湖畔,吹着习习微凉的夜风,舒适安逸地喝着酒。看的出她今天的不寻常,他也没有去多问,因为他知道此刻只需要自己陪在她身边就足以。

    也不知道喝了有多久,天都快蒙蒙亮了,水面氤氲着的一层雾气也渐渐清晰起来。

    两人半躺坐在草地上,露水沾湿了些衣角却是浑然不觉。迟宝宝带来的啤酒终于不知不觉中喝得精光了。不久,忽听得她嘘了一口气,自言自语轻声吐出一句:“嗯,心情好多了”。完了就自顾自收拾起一地的垃圾来。

    王庸喝的有些微醉,半夜又没睡醒,这会儿竟是半眯着眼打起了盹。只听得耳边模糊的一阵窸窣声,随后迟宝宝的声音轻柔响起,好像说了句:谢谢你王庸。

    直到听到摩托车发动声,他才猛然惊醒过来。四下瞧了瞧,依稀可见远处迟宝宝疾驰而去的潇洒背影。

    王庸猛然跺脚直跳起来,呼喊:“等等我啊,别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啊,喂,喂~别走啊~”声音很快被淹没在晨时的空气里,人早已远去,只留下王庸可怜的回声弥漫在耳边。一个人就这么被抛在了郊外的湖畔,风中凌乱不已。

    心中暗自诅咒了迟宝宝一声,王庸才醒悟般地摸了摸口袋,很苦逼的发现什么手机啊,钱包啊之类的玩意统统没带。嘴角抽搐不已,虽然明知道迟宝宝在生活细节上神经比较大条。但是大条到喝完酒后,就把自己一个人扔在这里,着实有些过分了些。

    七八十公里啊,难道要自己极速行军越野回家?足足等了十多分钟后,也不见迟宝宝的摩托车回来。之前还挺喜欢这湖畔的静谧,但现在被困在这的王庸,早已没了这份闲适的心境,对这个地方只有说不出的厌恶。

    眼看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王庸觉得已经不能再等了,想着只要随便找个人,借个手机打打就好办了,因此终于跑着上路离开了这里,心中盘算着最好有人能稍微带一程,或是借个手机打给戚蔓菁来接一下,搬个救兵也好啊。

    谁知,跑出去了半个多小时后,王庸倒是碰到了几个上早班的,每一个都是刚开口,人家就跑了。这人与人之间,互相的信任竟然能匮乏到如此程度?

    更别说那些车了,根本就没一辆肯停下的。而大清早的郊区,想打车更是分外的难。

    算计了一下时间,王庸决定还是别浪费时间了,索姓急行军回家,权当是锻炼身体,跑一个半马拉松了。而且还没有背什么武装,算得上是轻轻松松,大步流星向着家里方向跑去。

    他的速度可不慢,而且展现出了强大而恐怖的体能。一个小时下来,速度竟然未减,而且还加快了几分。但即便是以他如此超人的体力,也是总共跑了有将近三个小时才到了家里。

    身上已经被汗水浸透,浑身毛细孔在散发着欢乐的感觉。呼,自从回来之后,各方面的锻炼都比较少了,这一次长跑还真是爽利。时间不早了,自然不能从窗户里再翻回去了。

    一敲门,却见穿着睡袍的欧阳菲菲,手里拿着电话正在通话,冷冷地瞟了王庸一眼后,若无其事地说道:“就这样吧,我挂了。他自动出现了。”

    “呵呵,早上睡不着,就出去跑个步,本来还想顺便给你带些早餐的。”王庸低下头,又尴尬地憨笑道:“不过却发现裤兜里没带钱。”

    “哦,你的爱好倒是挺特殊的,半夜三更就出去跑步。”欧阳菲菲媚眼一横,转而往厨房走去说:“婉柔啊,麻烦你多下一碗面。王庸深更半夜去跑步到现在肯定很累了,得给他多补充些能量。”

    “好吧好吧,我交代,都是那迟警官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病,大半夜三更的把我叫出去喝什么酒,喝完酒她就把我一个人扔掉了,我身上没带钱,只好一路跑回来了。怎么,婉柔也来了?”王庸察颜观色之下,便故意一脸苦逼着埋汰不已着说。当然,也是他眼尖,瞟到了她手机挂断时候的电话是迟宝宝的。

    欧阳菲菲的脸色微微一松,这家伙的话倒是和迟宝宝的话吻合,没说谎来着。但是想这么快对他有好脸色却是不能,大半夜的,人家迟宝宝一个电话就把他给叫出去喝酒了。瞧他还如此兴致盎然的,难不成对人迟大警官还有些什么想法不成?想到这里,她嘴角一扯,生出了稍稍惩戒他的心理。

    欧阳菲菲刚想指责他两句关于昨晚的事,转眼又见他目光落在了婉柔的身上,一脸傻傻地笑着。不知从哪衍生出的一股无名火,蔓延上了心头:“婉柔来了你笑得那么贼做什么?”说罢又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道:“她是我叫来的,孩子放着暑假呢。总不能让毛毛一直去参加兴趣班什么的吧?今天星期天,我和婉柔逛街去,你带毛毛去游乐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