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二十二章 毒雾阴霾

第六百二十二章 毒雾阴霾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时值深夜,在一家着名的夜场之内,本是玩得最嗨的时间点上,此刻却是一阵纷乱。由数十个武警组成的队伍,已经将此处密不透风地一圈围困了起来。那一个个打扮时髦,喝得醉气熏熏的男男女女们,正在被迫接受着各种各样的检查,身份证,以及血液检测等等。

    但因为这一家夜场来头挺大,档次也颇高,来这里消费的顾客怎么算也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今被困在这里,苦不堪言的同时,还是气势磅礴地摆出了一副桀骜的架子。一时间,各种令人不悦的喝骂和反抗声是此起彼伏,络绎不绝。尤其是一个把头发染成了红色的古里古怪的年轻人,行为最是嚣张,又打又摔地直直怒骂着叫带队的警察过来,还大肆叫嚣着自己是某某某的儿子,一些威胁性又难听的话是频频不断。

    说到那个某某某,自然是华海市颇有头面的人物。武警一时也不敢多加造次,就把带队的迟宝宝叫了过来,应付这种实在胡搅蛮缠,难以解决的狠角色。

    此刻的迟宝宝一脸肃然地走了过来,依旧是一身威严的黑色警服,但正因为她身材非常高窕火爆,却是透着一股别样的英姿飒爽。而且她的五官非常的立体,皮肤微微有些象牙色,这让她看起来又带有了几分野性的妩媚。

    几个看起来来头不小的年轻男女们,都已经喝得烂醉,走路都摇摇晃晃了。尤其是还有几个不正经的男的。一见到迟宝宝顿时就两眼放光,开始无赖地大吹起口哨。

    很快走到那个嚣张的小子面前。两人互相打量了下对方,迟宝宝一脸厌恶地面露出不屑之色。那个红发小伙却眯着眼,狡黠着轻佻调戏说:“你就是带队的警察头头?不是吧?我看你怎么像是我前几天玩过的一个极品车模啊?这样吧,你也别干警察了。这一行又辛苦又危险,还赚不了几个钱。我一年给你两百万,你只要把我……哎哟,你放开我,你是个警察,怎么能随便就动手打人?来人啊,警察打人啦。你妈了个。知道我爸是谁吗?”

    “啪~”

    迟宝宝二话不说一巴掌拍在了他脑袋上,力道狠厉,加上他也是毫无防备,竟是直接一下子把他抽得是趴在了地上。拍了拍手掌,仿佛是对付这种人渣都嫌脏了自己的手。傲然抬头都不望他一眼。眸子里的温度,简直是冷到了冰点,一脸神色鄙夷着说:“连老娘都敢调戏,也不好好地打听打听老娘到底是谁?自己都这副样子了,还敢在这里给我耀武扬威。你当警察都是吃素的?”霸气地放出话后,又对着一边的人淡淡吩咐下来:“叫技术科的同志过来,给这些人先抽血化验。记着,只要有一星半点阳性。就给我直接统统送到拘留所去。就算没有阳性,也给我在羁留室里关上二十四小时再说。管你们是谁?就算是市长的儿子都给我安安分分点儿。”

    说实在的,迟宝宝近来的心情很是不好。从一直阴沉着的脸上就可以明显看出。一定是哪位不识好歹的家伙得罪她了。

    论起缘由,说来也是一阵郁结。前些日子。她可是亲眼看到了自己的男人竟然做出了如此恐怖而残忍的事情。虽然说的确是事出有因,让她也是有些解恨的快慰。但是他那毕竟是公然藐视。违反了国家的法律。

    她无力去阻止倒不算,万万没料到的是后来军区竟然来了特殊部门的人,直接把这件事情潦草处理了。

    那个十恶不赦的杨兵,自己明明看在眼里,事实上应该是被那个恐怖的雷劲凌迟处死了,还据说是整整哀嚎了一夜。然而,在把他带回去以后,公安高层竟然一致对外宣布杨兵是畏罪自杀了。

    一直以来,迟宝宝都认为这世界上虽然有些地方不太好,但是大抵上还是存在着公正的。而她,也是一直都在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做一个好警察,一个真正的为人民服务的好警察。只要有任何人犯了法,落在了自己的手里,她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但王庸的所作所为,他那拳头大就是真理的逻辑思维,却仿佛是直接撕毁了她的所有坚持和理念。不抓他吧,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世界观就会毁掉。抓他吧,那又是自己喜欢着的男人,也是她唯一的男人,怎么着也终究是下不去手。

    在强烈的纠结之下,最后她只得硬生生的把王庸和判官分开,让自己的潜意识里认为那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评价判官,也不能说全然是心狠手辣。只能说他是个充满正义,却罔顾法律的危险分子。思想里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想的,迟早有一天,自己要把判官绳之于法,让他好好地知道知道,绝对不是拳头大就是真理。而王庸在她心目中可不一样了,他是一个平常吊儿郎当,生活平平庸庸,却偶尔能让人能产生安全感的踏实保安。

    一个是虚无缥缈的,触手是那么遥不可及。一个却又是真实存在的,让她觉得既温暖又舒心。

    也许只有把两者分裂,这能才让她觉得心安理得。虽然这有些自欺欺人的嫌疑,但这却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总不能真的动手,去把王庸抓起来吧?更何况,她迟宝宝也不是什么傻瓜。从这次的事件中就能很明显地看出来,判官似乎已经和公安,或者是军队达成了什么秘密协议。否则的话,杨兵被凌迟处死这么重大的事情,又岂能这么被捂盖子捂住,风平浪静地过去?而她同时也被市局的安局长请了去,好好地上了一堂保密政策的课。

    每每想到这个问题就是一阵头疼,因此近来迟宝宝决定暂时不去理王庸,而是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打击罪犯身上,尤其是华海市的毒品市场,似乎又有抬头的迹象,一些娱乐场所甚至开始出现了大量高质量的冰~毒。

    在通过各方面的情报搜集,布控,布网之后,迟宝宝向市局的相关领导申请了一次针对猖獗场所的打击活动。希望清剿掉对方的一个窝点,抓住些重要的相关人员,然后再顺藤摸瓜,把最近冒出来的毒枭和货源一网打尽。

    表面上看起来,这一次的行动似乎是一帆风顺。然而,迟宝宝总觉得似乎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在里面。低头细细思索着,对,镇静,刚才抓获的那个娱乐场所的总经理,表现的实在是太过镇静,好像是早知道有这么一次清剿行动一样。

    这让她心头一突,暗道不妙。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她麾下的几个得力干将,纷纷都是黑着脸走了回来。凑到她耳边低声报告:“迟局,我们都搜遍了,没有发现任何上数量的毒~品。只有少数几个顾客身上,携带了数量很少的摇~头丸。”

    “这不可能。”迟宝宝的脸色也是一下子变得难以置信起来,怒声命令下去:“我们的线人很可靠,而且我之前还亲自来侦查过,绝对不会出任何差错才是。这个夜场在毒~品交易上可谓是非常的明目张胆,而且数量也是大的惊人。给我再找,仔细点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肯定是藏起来了。”

    “呃,迟局。我们真的有认真找过了,还动用了十几条缉毒犬。如果有问题的话,肯定一早就发现了啊。”小李尴尬不已地继续说:“我怀疑……”

    话没说完,那个之前被擒获的经理,就拿着电话走到了迟宝宝身边,一脸恭敬地插话道:“迟局长,有领导想和您说话。”

    迟宝宝心中涌起不祥的预感,不安地缓缓接起了电话,只听得对面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说:“小迟吗?你是在搞什么鬼名堂?有群众跟我举报说你借缉毒之名,行打击报复之事。”

    “呃,我是收到了线报……”迟宝宝听出了对面是谁的声音,立即解释道。

    “什么线报不线报的?分明是你的情报不准确,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那个声音有些恼怒了起来:“如果你真的是缉毒,那我一万个支持你。可是你要打着缉毒旗号,帮别的娱乐公司去打击竞争对手,这就是在犯错误。现在你被人举报了,这下可让我很难做啊。还不快点收队,让人家恢复正常营业。”

    “是~”迟宝宝一脸委屈地挂断了电话,随即只好咬咬牙,遵从上级的指示,满脸不甘心地挥手说:“收队。”

    那个被揍了的红发青年,见势一阵得意,又是嘴痒着叫嚣说:“哎哟,我说美女队长,你不会是打了人后就想一走了之了吧?我告诉你,你今晚必须把我给摆平咯。要不然本少爷就告死你,告到你连警察都做不了,回家卖红薯。”

    “摆平你是吧?”迟宝宝本身肚皮里窝着一团火呢,冷笑着走了过去,对着他就猛地一脚踹了过去:“好哇,老娘就来摆平你。”

    “哎哟,哎哟。警察打人啦,警察打死人啦。”

    “迟局,别冲动,千万别冲动,您要有火,朝我发。”

    ……

    半个多钟头后,睡梦之中的王庸突然被一阵烦扰的电话声吵醒。困意正浓,半是打着呵欠不耐烦地接起一听,震耳欲聋的声音仿佛快穿透鼓膜,直直从电话另外一头传了过来,浑身一哆嗦,竟是一下把他惊吓到了三分。

    一个怒气冲冲的女人的声音响起:“姓王的,滚出来陪我喝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