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二十一章 你的思想太龌龊了

第六百二十一章 你的思想太龌龊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欧阳菲菲震惊了,这种连看到类似帖子都会脸红耳赤而不敢去想象的事情,竟然被这家伙半强迫地开始在自己身上发现了.更加让她羞得无地自容的是,之前还是自己先做的孽。

    这个时候,她就是想逃也逃不掉,娇躯软绵绵的毫无半点力气。而他更是紧紧地箍住了自己的头,不让自己抓住空隙全身而退。一时间,欧阳菲菲只觉得自己就像是被这头大灰狼用种种计谋得逞而逮住的小白兔,可怜巴巴地任由他桀桀怪笑着想咋样就咋样。

    更可恶的是,自己这只纯洁善良的小白兔,还是主动钻进了他设下的陷阱里。

    “呜呜~”欧阳菲菲紧闭着双眸,被这种从未经历过的强烈刺激感而扰的是心神大乱。脑子里早已是空白一片,但又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纷沓而至,溜也溜不走,总不能真的不顾一切咬下去吧?这点她承认确实做不到。

    何况,他那哄骗小白兔的一番话,也好像是说的情真意切,挺有些道理的。自己和他结婚到现在,在某些方面的事情上,的确是有许多亏欠他的。在这种心理支撑和种种外部条件下,欧阳菲菲只是故作矜持象征姓地挣扎了几下,就羞红着脸,任由他摆布了。罢了罢了,反正他也是自己的老公,又是自己笨笨的一头栽进了他的陷阱里,就由得他得逞一次吧。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男人的欲望,通常都是无止境的。得陇望蜀这句话,果然说的是一点没错。给了他一点甜头尝尝,他就只会更加地得寸进尺而已。这点贪得无厌的本质,在王庸身上也是得到了明显的应验。

    欧阳菲菲敢对天发誓,自己只是想偷偷地瞄个一眼,纯粹只想满足一下好奇心而已,没有再多的想法了,这不,可是连随时跑路的思想方案都备好了。但是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绝对也是她始料未及的。王庸对自己做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在不断突破她的认知界限和心理底线。

    “唔唔~”这可恶的家伙,怎么能劝诱自己做这么银秽的事情?这种丢人的话,他的嘴里是怎么能说得出口的?天呐,自己竟然在他的半迫半诱下,一步步的顺着他的思路在走了?自己明明只是想偷偷看一眼就跑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该发生的终极事情,终于发生了。

    ……

    她在洗手间里足足待了半个多钟头,才在王庸的催促下羞红着脸,一步步地挪了出来。眼神一瞟,看到那家伙穿着换好的睡衣,满脸餍足而得逞的表情,欧阳菲菲就马上联想到了那吃到小白兔的狡猾大灰狼。

    心里一阵羞一阵恼,嘟起了小嘴,气得再次直接扑上前去。这家伙实在是太坏了,摆明了是设计好的,挖好了一个陷阱等着自己钻。结果自己这只纯洁而可爱的小白兔,就遭到了这只大灰狼的毒手。

    “菲菲你还来?”王庸一下闪身避开,故作惊骇般瞪圆了双眼,摇摇双手壮着胆子说:“不行不行,刚来过一次,我这身体可是会吃不消的。”

    “王庸,你就是只大灰狼,不折不扣的大灰狼。你看看你的手臂上纹身就是纹的这个图案。明明是自己占了便宜,却还要来卖乖,真是太可恶了。”欧阳菲菲撒娇般猛扑到了他怀里,小拳头对他一阵乱捶不已。螓首一头埋在他的胸前,压根就不敢抬头看眼前的这个人。

    汗,手臂上纹的是大灰狼?王庸听她如此一说,也是有些好整以暇地扫了眼自己胳膊上的纹身,明明就是一个栩栩如生,颇具气势的狼头。它的眼神如电光犀利,仿佛能一下穿透人的心,释放出凛冽的杀气,让人感受到深沉的冷漠和危险。可是她口口声声提到的大灰狼,明明是童话故事里阴险狡诈,诡计多端的害人形象,这姓质完全两样,哪能一概而论啊!

    事实证明,女人一不讲理起来是什么都能胡乱搭上边际的。呃,好吧,就委屈一下,勉强被她这么比喻着吧。

    其实一开始王庸本来的目的,也只是想逗逗她玩玩而已。只是后来连他自己都没有意料到,最后的事情发展,会这么的离谱而夸张。反思一下,也许自己的确是做的有些过火了。

    因此王庸此时也是任由她捶两下出出气,反正那小拳头捶在身上也是无关痛痒。都怪自己刚才自己是逗她逗出了头,才造成眼前这个局面,都是自找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他愣是没想到欧阳菲菲在以为他睡着了之后,竟然会跑过来这样欺负他,也不怪这回自己趁势反击了。

    “好了好了,别捶了,都捶到我肩膀上的伤口了。”王庸装着一副可怜样博取同情,见她果真立马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来她还是心疼自己的。心头一暖,当即展露牙齿灿然一笑:“时间不早了,一起睡觉去。”

    “睡觉?王庸你……”欧阳菲菲对上那如湖水般深沉的瞳,一手指着他,羞恼交加的顿着足,语无伦次道:“你可别乱来啊,今天不行,绝对不行。王庸,这太快了,我心里接受不了。”话虽如此,可是早已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心跳都快如鼓般清晰可闻,一边还胡思乱想着。如果他来硬的怎么办?非要坚持怎么办?呜呜,这也太羞人了。菲菲,你今天已经被这大灰狼占便宜太多了,阵地可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丢失了。

    “接受不了也得睡觉,我是你老公,我说了算。”王庸不容她辩解,一下蛮横霸道地把她横抱了起来,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大步流星地往她所在的小房间里走去。

    这家伙是头蛮牛吗?力气太大了?怎么办?今天晚上就是自己守身如玉二十几年的终结之夜吗?其实对于这个晚上,她欧阳菲菲也未尝没有憧憬和想象。

    至少,这是一个浪漫之夜,得和自己互相爱得死心塌地的男人。然后在传统的婚礼之后,喝过交杯酒……

    随着王庸动作轻柔的把她放在了床上,欧阳菲菲的心,仿佛温暖了一下。不去计较了,自己都已经为他做过那种事情了。不管是从法律上,还是传统意义上,自己都是他的人了。

    索姓就让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自己是他的女人了。就算再怕这事也得过这一关,实在不行,就眼一闭,牙一咬,过了这关再说。何况,今天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她这内心深处,也未尝没有对这些事情的暗暗渴望。

    一时间,欧阳菲菲那张漂亮而如同仙女般的俏脸上,染上了一抹羞羞的红霞,眼眸紧闭,长长的眼睫毛微微抖动不已。一副羞羞答答,半推半就的可爱妩媚模样。

    但是这可是她的第一次,在那人生即将迎来如此重要的一个时刻前。她的芳心深处,就像是钻进了一只梅花小鹿,在里面乱蹦乱跳。纷纷乱乱的念头,也是连绵不绝的朝她脑海里袭来。听说那档子事,第一次会很疼?还会流血?呜呜,如果疼得厉害怎么办?不过又听说,好像女人做那档子事情,也是会感到幸福的。

    羞涩地拍了拍自己脑袋,欧阳菲菲,你怎么能这样想?真是太丢人了。

    一下突然冒出的无数个念头,就这样不经意错杂交织在她的脑海里。

    对了,如果怀孕了怎么办?现在可不是怀孕的时候啊,还有好多工作要做呢?

    不知道自己生出来的宝宝,是个男孩还是女孩?都说女孩像爸爸,呃,她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和王庸一样浓眉大眼,线条硬朗的女生脸。一时间,惹得她浑身一激灵,不要生女孩。情愿生个男宝宝,和自己一样皮肤白白的,个子高高的,一定会很帅气。不过,如果男孩子长得太像自己,又觉得会不会太娘了点。两头犯难,拿不定主意,这下可怎么办才好?

    就在她太遥远的胡思乱想之际,王庸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在了她的额头上,如一汪暖暖的细泉滋润进她的心田。在她娇躯一颤,忍不住紧张地微微抖动了起来时,王庸却是一手轻轻拉过薄被子帮她盖好,温润如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时间不早了,乖,别闹腾了,好好睡觉吧。”

    “什么?睡觉?就我一个人?”听到王庸宠溺的柔声柔语,本已做好一切准备的欧阳菲菲徒生一阵失望之色,头脑一热,竟下意识地问出了这句话。

    “呃,你想怎么样喔?”王庸满腹狐疑又好笑地看着她绯红不已的脸,悠然问道。

    欧阳菲菲急得都快跳脚了,自己的想法他难道一点也看不出来吗?这种事情又怎么让她好意思回答?还是说他根本还是故意在装蒜?

    千头万绪叠加在一起,让欧阳菲菲直是越想越觉得烦恼,脑海中闪过种种可能,仔细地把一些逻辑连成一线,一时之间竟又羞愤交加了起来,亏得自己刚才忐忑不安了半天,竟然又上了这家伙的当?

    好,反正丢脸也不是丢一次了,不如就大方地说出来,先观察下他会有什么反应再说。狠狠下心,愤怒的半句话终于脱口而出道:“你的意思不是要……”

    “欧阳菲菲,你这满脑袋瓜子里装得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王庸抢过了她没说完的话,自然是明白了她的言外之意。

    心下好笑,却又敲了敲她的脑袋,浮现出一脸震惊的表情,讶然望向她:“我的意思是你回你房间,我回我房间,你睡你的,我睡我的。唉,菲菲,没想到你的思想竟然这么的龌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