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二十章 大灰狼和小白兔

第六百二十章 大灰狼和小白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尤其是他的表情,当真是堪比奥斯卡影帝的水平。将那分震惊,愤怒,哀怨展现的是淋漓尽致。而看向欧阳菲菲的眼神,也像是在看一个趁人之危,魔爪森森的邪恶妖女。

    时间仿佛刹那凝滞了,空气中悬浮着一阵暧昧不明的气息,深深沉淀在这尘埃里。

    此刻的欧阳菲菲,仍僵持着原有的姿势,葱白玉指捏着王庸的裤头,整个人早已是呆若木鸡地怔在了当场。一脸的尴尬之色慢慢爬上脸颊,像个半红半青的柿子。双唇张成了椭圆的形状,惊讶地还来不及吐出只字片语。那双明亮动人的星眸,也是一眨不眨,愣愣地盯着王庸。什么思维,什么反应,都竟然是统统不见了。

    就这样被王庸抓了个现成?他以后会如何鄙视自己?一连串的问题,掺杂着凌乱的思绪泛滥成灾。强烈的羞耻感,已经彻彻底底地占据了她的脑海,如云雾缭绕般漫上了她的心头。俏脸满是红晕,脑袋里轰隆隆的雷鸣声更是不断,恨不能此刻自己能变身成一个魔法师,立即抹除掉他的记忆。她真的做梦都没有料到,王庸竟然没有睡着,而自己就像一个跳梁小丑,所做的一切羞耻的事情,通通都被他看在了眼里。

    如果能立马选择死掉,欧阳菲菲倒真是宁愿自己已经死了。这样就不必再受到从未有过的羞耻之心的折磨。丢人,她这辈子从未感受过如此强烈的丢人感觉。

    渐渐地,在窗外月光的浅浅照耀下,依稀可见她的脸色从红润,一点一滴逐渐转到煞白。那包裹在真丝睡袍中的娇躯,忍不住瑟瑟发抖了起来。捏着他裤衩边的纤纤玉手,也是掐的越来越用力,指关节甚至已经有些泛白。

    不过归根到底,还都是因为这家伙装睡的缘故。若非如此,自己又怎么会上当?从而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来?玷污他清白?就他这种人。还有什么清白可以玷污?想到了这层,她的嘴角不禁渐渐翘起,眼神之中凝聚着的寒意若隐若现,宛如深冬晨时的寒露,冷若冰霜般渗入骨髓。

    “欧阳菲菲,你这是什么表情?”王庸将她的冰冷神情尽收眼底,由不得打了一个寒颤,心里的底气顿时减弱了三分。这不该是这样啊,形势怎么逆转过来了,现在明明是自己有理。难道还怕她不成。意识到占据先机的王庸即刻回了回神。转而一脸震惊而义愤填膺地质问道:“你对我做出了这种丢人而无耻的勾当。难不成还想杀人灭口?”

    欧阳菲菲的一口血几乎喷出,越想越羞愧,更是越想越窝火。这下好了,被这家伙明面上占了理去。他是准备羞辱自己到什么时候?

    偏生她自己也是有苦说不出,这种事的确是自己的好奇心作祟,让她该怎么明面上摊开来解释啊。一时间,积郁心头,如同堵在心口的梗,难受却宣泄不出。

    恼羞成怒的欧阳菲菲实在是没辙了,言语不行就直接转化成行动吧。忽而只见她恶向胆边生,娇怒斥道:“姓王的,本小姐和你拼了。”

    说罢。就啊呜一口迅疾地朝他肩膀狠狠咬去。

    王庸哈哈一笑,哪里又会轻易被她咬到?身手敏捷地向上一窜,就轻松躲开了她的袭击。

    欧阳菲菲牙齿一痛,见咬了一个空,身子却早已收不住。随着惯性一个踉跄险些往前扑倒,却在紧要关头被王庸一把接住。

    王庸半抱着她慢慢直起身,悠悠坐了起来,伸手揽住了她的香肩慰问说:“好了好了,看你今天这么尽心尽力地伺候喝醉酒的我,我心里面真的感动,这不,只是和你开开玩笑呢。”话说论到这装睡比耐心,王庸在这方面的潜力可不是欧阳菲菲所能想象的。

    况且任何一个特种兵,都必须具备如此沉着的耐心。例如在执行某个狙杀任务时,往往需要在一些人类难以忍受的环境里,潜伏数日。亦或者是和强大的敌人对狙时,更是需要无可匹敌的耐心,直到敌人先忍耐不住,露出了破绽。

    在那种情况下,往往是谁先沉不住气,谁就要死掉的局面。

    由此,欧阳菲菲那几次三番的试探,王庸又怎么可能会暴露自己装睡?的确,王庸今天看她毫不嫌弃地帮自己擦身体,尽心尽力地悉心照料自己,心里面还真是有些欣慰而感动,所以才故意逗逗她玩玩而已。她这脸皮子薄,逗起来自觉特好玩。没想到,她还真的是上当了,竟然还做出了让他都有些意外的事情来。

    “王庸,你太欺负人了,我不想活了,我,我和你拼了。”欧阳菲菲都已经是羞愤欲绝地语无伦次了,红着脸又哪里肯让他抱,张牙舞爪地又是冲着他咬去。

    “瞧你,呵呵,有必要这样夸张吗?不就是想吃吃老公的豆腐么,你想吃的话,我还能不给你啊?”王庸边是抵挡,边是呵呵直调笑道:“只要你开口,你让我摆什么姿势给你看都行。别说看了,想摸……喂喂,不带你这样的,欧阳菲菲……呃,停,咱们先暂停,有话好商量,投降~我投降了还不行么?千万别咬下去。”

    王庸一脸苦笑,后背却是瞬间惊得一身冷汗都冒了出来。举着双手,满脸苦逼地坐在了沙发上。投降的原因很简单,欧阳菲菲实在气不过他,满脑子都是被羞怒之气占领,又拿他无可奈何,想咬他肩膀又咬不到。

    这不,索性心一横,突然就这么跪倒在沙发前。娇躯向下沉去,螓首狠狠地埋了下去。啊呜一口,张嘴就这么咬住了。

    时间,仿佛就这么定格了。

    王庸这边是担心自己那单纯的老婆不懂这事,真要是这么一口死命咬下去,那自己后半辈子的幸福就全完了。由此这迫不得已下,也只能一动也不敢动,举手嚷嚷着投降。

    而欧阳菲菲在干出了这种事情后,头脑也是懵了,如遭雷击般地怔在了当场。也亏得她最近几个月,也偶尔会上上网,浏览一些关于这方面的资料。虽然从未曾实战过,但是一些基础理论知识,也不再像一开始和王庸住在一起时那般的匮乏,什么都不懂了。

    多少也知道,这个当真不能用牙齿狠咬下去的。这可不是他的肩膀,多咬两口也没事。这也要是咬瓷实了,可是要出大问题的。

    但现在的问题在于,她现在已经把事情干了一半了,如果是立马就松开,非但丢的是自己的脸面,还是没有让他吃到半点苦头。但要真咬下去,又是绝对不行?一时间,头脑当机,变得左右为难起来。而且此时的她,也是一片混乱,羞愧,愤怒,又更加不敢相信自己竟然……

    见得她没有真咬下去,王庸也是一下松了一口气,心头直抹了一把冷汗。自家老婆虽然单纯,但在关键时刻,还是有些头脑和理智的。为了避免再刺激到她,让她悲愤之下干出点不理智的事情来,王庸只得干笑了两声说:“菲菲啊,我刚才只是和你开开玩笑而已,那东西可咬不得啊。咱们夫妻两个下半辈子的幸福,可都系在这上面呢。有话好好说,先松嘴,我给你好好消消气。”

    应激之后,欧阳菲菲的脑子倒也清醒了些。之前的那一幕幕,在她脑海里如倒带般显现出来。现在回想起来,很明显王庸那家伙是故意的,先挑逗自己,然后故意装睡,结果引诱自己干出了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

    这简直就是在下了个套让自己钻啊?

    越想越生气,越想越窝火。虽然强烈的想松开他,可是,这么一松开后。他岂不是又没有了忌惮?既然他这么害怕,投鼠忌器,那还不如趁机捞点本回来。

    “呜呜~”欧阳菲菲想说话,却又说不出来。瞪大了杏眸,刚想在他肚皮上写字的时候。王庸却是突然诡异地吸了口气,呻吟了一下。让她瞠目结舌,目瞪口呆,傻眼般的事情发生了。

    只在传说之中听到过,却从未亲眼见过的事情,就在她的眼前,不,确切的说是在她的嘴里发生了。一时间,就像是一道闪电狠狠地击中了她一般,把她雷得是风中凌乱不已。天呐,亏得自己还想以此威胁他……却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惊羞交加下的她,涨红着脸顿时想起身逃跑时。王庸却是不干了,很邪恶地用双手摁住了她脑袋,不准她逃。还狡猾的用像只大灰狼哄小兔儿乖乖开门的腔调,无害地引诱说:“菲菲啊,咱们是夫妻。结婚登记都那么久了,到现在洞房还没有过,其实我也没怪你。不过,你总得稍微表示一下吧?都老夫老妻了,干点羞羞的事情也是正常的,没啥大不了。”

    补偿?欧阳菲菲羞得浑身没力,想逃又逃不掉?就在她压根不懂怎么补偿的时候?王庸却是很邪恶的用实际行动,教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