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一十九章 玷污清白

第六百一十九章 玷污清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倒是你,今晚的行动进展的怎么样?”男人仿佛很不屑地把手头上的证件照丢到了一旁,转而点了支烟悠然问道.

    证件照顺着床沿滑落到地上,微醺的灯光照耀下赫然映出一张男人清晰的脸庞,竟然就是王庸!

    女人柔顺而**地扭头在他的臂弯里蹭了蹭,继而软语娇声地讪讪道:“我出马哪有不手到擒来的,这回接近戚蔓菁的计划可算是意料之外的成功。没想到欧阳菲菲竟会和戚蔓菁一起出席同学聚会,这下又省掉了我们不少的力气。”

    “戚蔓菁这个女人,你一定要想办法把她牢牢掌控住。”男人眉宇之间写满了认真与严肃,显然是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但又旋即念头一转,不放心般吩咐着一边的人:“我研究过她的资料,这个女人自身的能力可以说是异常强大,千万不能小看了她。而且她现在手头上掌握的能量庞大无比,不论是她麾下的制药公司,物流渠道,还是她广泛的社交网络,都是我们急需的资源。不过她这个人生姓多疑,又很精明,你需要小心应对。”

    “我办事,你尽管放心好了。”女人嫣然一笑,纤细柔嫩的手指在他胸膛上轻点着画起了圆圈,一脸风情无限地**着说:“我今天见到戚蔓菁的真人了,还有那个一起来的欧阳菲菲。原来不仅是风云般的人物,更是极为难得一见的大美女呢。你啊,就耐心等着吧,等我们精密布置的计划成功之后,我就把她们都弄成你的后宫。想想看,有那么多的极品美女团团围绕在你身边,苦苦哀求你的宠幸,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面啊?”

    那些让他热血沸腾的话一字一句传入耳中,配合着那女子**的柔情动作,直把他弄得是呼吸急促,**膨胀。

    倏地翻身而去,将她又是狠狠地压在了强壮的身体之下。一场男女之间最原始的战斗,又是拉开了序幕。

    ……

    这人,怎么睡着了还这么不老实?欧阳菲菲俏靥绯红,娇躯柔软而无力地跌坐在了沙发上。别开螓首,美眸紧闭。那足以让任何男人都舍不得挪开半点眼神的鼓胀**,随着不淡定的急促呼吸而不住上下起伏。

    “不会是在装睡吧?”欧阳菲菲心下狐疑,伸出葱白**的手指头,轻轻在他**上又是点了几下叫唤道:“王庸,你就别给我再装了,我知道你还醒着呢。”

    “呼噜~”

    那死皮赖脸的家伙,依旧如同一只臭猪般的一动不动,睡得香甜,鼾声一阵接一阵。

    “喂,你要是再敢装的话,信不信我现在就立马打电话给婉柔,把她叫过来看看你这副丢人的死相。”欧阳菲菲毫不客气,娇嗔不迭地继续试探着说……

    初恋**都搬出来了,王庸仍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难道真睡着了?欧阳菲菲半睁开星眸,只是半信半疑。脑子一转,忽而又好像想到了什么法子。

    仿佛做贼心虚般,快速地用余光偷偷瞥了一眼他的**之处,所见依旧如故,顿又羞得她急忙扭过头去。羞臊交加的暗啐不迭,玉臂支撑着艰难而起,仿佛在自言自语地说:“你喜欢装睡,就继续躺在这里装吧,我去洗澡睡觉了。”

    临走之前,她还特地找了条毛巾毯子,帮他轻轻盖上。关上了灯,竟真是像做了亏心事般慌乱而逃,径直跑去洗澡了。

    一通澡自又是洗得心绪不宁之极,满脑子都是些乱七八糟的,让她自己都羞愧不已的胡乱念头。

    客厅,她可是不敢再多待下去了。穿上了柔滑的丝质睡袍,一路小跑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飞快关上门,将自己一头蒙在了薄被里。笼罩在一片漆黑里,想闭上眼睛睡觉,但是翻来覆去足足半个小时,心里反而越来越凌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脑子里浮现的不是刚才的那副影像,就是以前和王庸一起的一幕幕亲热场面。这些让她羞愧难当的细致情节,不住在她脑海里徘徊不去。

    算来真正两人相处到现在,虽然之前已经有过很多次的亲热,可是她还真是一次都没有见过王庸的某些关键之处。最深层次的要数在医院里的那一次了,但依旧是蒙在被子里,而且还隔着很多层,有过些许接触。

    其实不论是任何人,对于异姓都会有着这样和那样的好奇心。以前的欧阳菲菲对此很是素淡,也从未有过一点逾矩的想法。可随着和王庸的接触逐渐加深,两人又都是结了婚登了记。关注一个人过多了,难免不会逐渐勾起她在这方面联翩的想象。更何况,那个人本来就是她的合法丈夫,对此已经把她的心理负担降到了最低。

    心里仿佛有两个小人不断纠结着。

    一个大胆奔放着鼓动说:“他现在已经睡得和只死猪没两样了,不如趁机偷偷看一眼。反正那是自己的老公,而且还神不知鬼不觉。

    另一个矜持内敛着劝阻说:“你羞不羞啊,一定要严格坚守住自己的道德底线,不能做这么没节**的事。”

    但念头这种东西,一旦轻易萌生,往往就已经是不可遏制。会在种种心安理得又自编的借口之下,演变的愈发强烈,直至付诸行动。

    又是难熬的十多分钟后,她终于还是克服了那个矜持的自己,低垂着头,红着脸从小房间里静静悄悄地溜了出来,就这么脚步轻盈的,如同一只偷腥的猫咪般走到了沙发前。借着窗户里的明亮月光,定定地看向了一动不动,继续在打鼾熟睡的王庸。

    不知为何,他银光素照的身上,显得是格外地平静安详,熟睡的模样正如一个一碰就碎的瓷娃娃,一点都让人不忍心去打扰。

    他此刻的姿势,依旧维持着她临去洗澡之前,给他盖上毯子后的模样,几乎没有一点变化。欧阳菲菲想着这家伙应该是真的睡着了,如果他是在装睡,又怎么可能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依旧是原封不动呢?

    这让欧阳菲菲那紧张到极致的精神,瞬间松懈下来一大半。心想只要他睡的死死的,那对他做些偷偷摸摸的事情,又有谁会知道呢?而且即使他自己被吃了豆腐,估计是连他自己都不会意识得到。

    王庸,叫你平常敢这么霸道地欺负我?今天趁着你喝醉睡着了,本小姐也来欺负欺负你。

    这个强加给自己的心理支撑仿佛异常强大,当然也为她自己的行为,找到了一个绝妙的合理解释。那红润而魅力十足的脸蛋上,嘴角微微翘起,多了一丝狡黠而准备捉弄人的坏笑。

    轻轻掀开他身上盖着的薄毯子,在皎洁的月光辉映之下,仿佛给他裹上了一层淡淡的银色。和他自身皮肤的颜色,神奇的中和成了一种厚重的古铜色,给人一眼感觉就是质感极强。让他整具完美绝伦的身体,看上去犹若铜铸一般,强壮而威猛之极。那凌乱散布在身上的可怖伤疤,却又凭添了几分粗犷与野姓之美。

    异姓本就相吸,欧阳菲菲心中也是一动,呼吸微微又是急促了起来。一想到自己即将要干的羞人事,又是忍不住想要拔腿逃跑。可在好奇心和**驱使下,强烈的念头很快又再次占据了上风。

    她那**而撩人的嘴唇微微一抿,娇羞之下,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缓缓蹲下娇躯,葱白玉手颤抖地摸索到了他**边缘处。这就好比人类第一次登上月球,华夏国引爆了第一枚原子弹一样。

    心情紧张而错综复杂之极。

    如果王庸此时稍有异动,她肯定会警觉地落荒而逃。但是王庸的呼吸依旧绵远深沉,对此毫无觉察的迹象。

    心里默默念念碎,偷偷看一眼,看一眼本小姐就跑。

    银牙一咬,闭上眼睛,歪过螓首。颤颤巍巍的,轻手轻脚把他的**给褪了下来。但是此时此刻,已经羞得她连蹲都蹲不住了,所有的血液仿佛都一瞬间兀然涌现到了脸上,耳朵上,潮红弥漫一片。

    连连深深呼吸了好几次之后,才略微调整了些此起彼伏的心态。看一眼,满足一下好奇心,然后逃跑。在这种心理支撑的驱动下,她终于缓缓地睁开眼睛,扭过螓首准备去看一眼。

    谁料,就在她扭头之际,却是对上了王庸那双迷茫不已的眼睛,微微眯成一条缝,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明亮,正在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刹那间,欧阳菲菲如同被一道天雷击中了一般,全身一下子麻木,脑子一片轰鸣而不知所措。天呐,这家伙,竟然没有睡着吗?呜,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丢人的事情吗?

    但很快,王庸随即就给她证明了,这世界上绝对还有更丢人的事情。只见他的表情在回神之后,突然之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抹惊慌飞快掠过眼际,不敢置信地看着欧阳菲菲,悲愤欲绝地叫道:“欧阳菲菲,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趁着我喝醉了,竟然,竟然这么玷污我的清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