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一十八章 这个男人似乎有些不寻常

第六百一十八章 这个男人似乎有些不寻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嘤咛~”欧阳菲菲突然脸红耳赤地娇吟了一声,娇躯直是一软,竟猝不及防地被王庸一下子扑倒在沙发上.整个人全部的重量压在她身上,一时又窘迫不堪地难以起身。只因王庸那坏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竟然顺势不自觉地用嘴含住了她那无比敏感之地。

    顿时一股如同触电般的奇妙感觉,一触即发,瞬间蔓延遍了她的全身。一抹羞红,让她那晶莹如玉的细嫩耳垂,都涨得是血红玉润。被他这么一闹,四肢百骸,竟是再也提不起半分力气来。

    “这坏蛋。”欧阳菲菲脸颊腾得红的似番茄,暗自低语娇嗔了一声。杏眸没好气地向下瞟去,气得想一把耳朵把他揪起,然而素手抬到半空中,便是一下子呆怔住了。只见他稳稳地埋首在自己怀中,眼睛已经紧紧闭上。那如刀削斧凿一般阳刚的脸庞,此刻看起来似乎很是安逸祥和。

    和平常的那个他完全不一样,仅仅少了分或吊儿郎当,或咄咄逼人的韵味。但眼前的这个他,却是显得那么的恬静而自然。仿佛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孩一般,那么的纯净无暇,天真烂漫。这一切的一切,都一下勾起了欧阳菲菲的母姓情怀,难得看到他这副可爱的模样,真想抚着他的脸好好疼爱一番。

    只不过唯一让她又羞,又恼,又带给她一些妙不可言的感觉的是,他的嘴,竟然隔着宝蓝色的薄薄的一层晚礼服,叼着了一些东西,本能般地吸吮着。

    天呐,这家伙是真的喝醉了?还是在那里装模作样地故意吃自己豆腐?要知道,今天的欧阳菲菲可不像平常上班时候那样,把自己里里外外全副武装起来。就连参加这回的晚宴,她还是难得的接受了戚蔓菁的怂恿,打扮的是既姓感又脱俗。

    众所周知,晚礼服本身就是雍容和姓感的结合体。不得已之下,她只好卸下了平常严密的防护装备,而仅仅是用了一对乳贴。如此一来,妖娆的身材配合玲珑的曲线,自是妩媚而自然之极。这些在外人看来,其实是并无任何大惊小怪的,但欧阳菲菲却实在不习惯,经过强烈的心里挣扎才克服了这份害羞。

    原本她虽有些不好意思,但一来怕被戚蔓菁嘲笑,二来天真地以为,不过是王庸的一场同学聚会而已,不会耽搁太久的,也估计出现不了任何纰漏。

    的确也是如此,所有的过程都是一直小心翼翼,一路非常的安全。但没想到的是,竟然回家后栽在了王庸的手里,临时出现了这么一个紧急突发状况。这都要怪戚蔓菁,才害得自己陷入这般窘境。

    随着他不知道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吸吮。一阵阵的颤栗,不住向着欧阳菲菲全身各处扩散开来,让她不自觉的有些害怕。意识涣散着,想伸手把王庸的脸颊拍开,但是看到他极为难得的美好安详的睡容,一时之间,她又有些不忍心。

    但正是这种些微的不忍心,很快又让她陷入到了进退维谷之间。这种强烈的感觉再次来袭,让她越来越觉得美妙,仿佛身姿轻盈,即将是羽化而登仙。然而,成熟娇躯之中蕴藏着的深层欲望,也是一点一滴地被他如此挑逗了出来。

    此刻再想推开他,似乎连自己都有些舍不得了。她的如水秋波里染上了抹红晕,渐渐弥漫开来,一片模糊不清,变得越来越迷离。而那几近完美的俏脸上,却又娇红欲滴,媚眼如丝的暗自惶惶。希望这家伙是真喝多了,睡着了,在凭着本能做着这些勾当。

    错非如此,那她欧阳菲菲的脸可就丢光了。以后还怎么能在这家伙面前抬得起头来?

    “咛~”欧阳菲菲只觉得面红耳赤,自己的娇躯急速升温变得越来越灼热,仿佛在她全身那凝脂般玉润的肌肤上,蒙上了一层羞红。维持着这样的姿态不动弹,只消片刻,也开始觉得不自然了,娇躯本能地微微扭动了起来。

    这也因为那是王庸的缘故,那是她的老公,两人也是好多次如此亲热了。她在心里的抵抗力上,几乎已经被减到最弱。何况乎,最近她也是一直在犹豫和考虑着,与王庸洞房花烛夜的事情。

    罢了罢了,就让他继续占会儿便宜吧。反正这是自己的老公,哪怕是两人真的发生了些故事,也是理所当然的。这一次就听从天的指示,让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抱着这种豁达的心态,欧阳菲菲倒是不再和他计较了,而是略微调整了些姿态,让他抱得更加舒服些。而她的美眸也是轻阖微闭,不由自主地偷偷享受了起来。

    十多分钟后,王庸的鼻酣气息越来越重。仿佛他真的是酣睡了过去,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躺在了欧阳菲菲的怀抱里,想来都是快三十岁的大男人了,还总是这样的让人毫不省心。

    这人,真是的。欧阳菲菲被他压得已经有些浑身酸痛了,但是用力想掰开他,他又是抱得极紧。绯红着熟透的脸,费劲了百般周折,才终于娇喘吁吁地脱身而出。这一下又是惹得她娇嗔不迭,王庸这家伙还真的没治了,连睡着了的时候都那么地不安分守己。

    不过这一身酒气熏天的,就这样不管他,把他丢在这里睡了,欧阳菲菲也是觉得于心不忍。竟然难得的爱心大发,端了些热水来,搅干了热毛巾,沿着他的脸颊有模有样地用心擦拭着。还学着电视里的妻子照顾老公的那一套,帮忙把他的外套,衬衣什么的都脱掉了。

    好在这家伙睡得和只猪没啥区别,鼾声如雷震天,倒是一时减轻了她许多的尴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脱得只剩下了一条内裤,他充满雄姓气息的身体在她面前即刻展露无遗。

    呜~这家伙。平常穿着衣服的时候,倒是不太容易看出他的彪悍了。可是每次看到他的裸~体,欧阳菲菲就是本能地发出一阵感慨。这家伙的身材,也实在忒好了些,这浑身上下几乎是没有半丝的赘肉。

    就算是睡着了,随着深沉不均的气息,那些肌肉也是一股一胀,如同在呼吸一样。更让她觉得神秘又心疼的是,他的身上那些狰狞而可怕的伤疤。最早据他自己所说,那是在工地上打工时不小心出了事故,才被钢筋狠狠地扎成这样的。

    那时候的欧阳菲菲,倒是也没有细想,只本能地就轻易相信了他那套说辞。可现在推敲下来,他的说法之中存在着很大的漏洞。第一,他出去是做船运的。曾经也听小雷子提起过最早他就开始外面跑船。哪里又有什么工地不工地的事情?

    二来,欧阳菲菲也见识到了一些枪伤。在他身上,还有着枪伤和刀伤未曾痊愈,那一阵的血肉模糊,让人看得都觉胆战心惊。而其余的那些已经愈合的伤疤,让她不得不往那上面去联想。

    天呐,如果这些真的是枪伤,刀伤。那这家伙这些年都是在外面做了些什么?混黑社会吗?还是在打仗?一时间,欧阳菲菲仿佛重新认识到了自己的这个老公,似乎并不像他表面上说的那么简单。

    怀着忐忑之心,她又用热毛巾开始轻轻帮他身上也擦了起来,不敢用力下手,怕触碰到他的伤口,擦得是分外仔细。尤其是那些未曾痊愈的伤口处,用嘴一边吹着,一边拿起棉签凑近抹起来。脸都快贴到他的身上,越擦,她也是觉得越发的羞赧,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帮一个男人如此清洗身体。

    蓦然之间,一个抢眼的细节,却是让她情不自禁捂嘴娇吟了一声,脚下不由一软,几乎都要扑到了他的身上。

    ……

    几乎是与此同时,在一处奢华的会所之中。一男一女,正在床上激烈地酣战着。不多会儿,男子低声咆哮了一声,最后匍匐在了女人身上。

    一阵清洗之后,他不紧不慢地踱步到床边,翻身坐下,半靠着床头悠闲地抽起了烟。一手拿出了一叠经人整理好的资料,这才托着下巴细细地看了起来。

    只见资料上除了大量的文字描述之外,还俨然附有几张照片。那照片之上,竟是个长得十分水灵而清纯的白领女子。

    “这就是方薇薇?”女子长发遮住了脸,脸颊依偎在了男人的怀里,一边柔声评价说:“长得还挺漂亮的。”

    但是那男人此刻的注意力,却并不在这女人的照片之上。而是翻身找出了一张免冠一寸证件照。剑眉轻扬,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邪魅的微笑:“桀桀,没想到你和那个方薇薇好像走得挺近?这一下,两件事情可以一起解决了?”

    “这个男人是……”女人愣愣地看着证件照:“似乎有些眼熟,怎么,他和你有仇?”

    “一些小小的私人恩怨而已,他不过是一个被我踩在脚下过的失败者,这辈子他都别想着翻身。”男人自信满满地冷声说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