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一十七章 我是有老婆的人

第六百一十七章 我是有老婆的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什么,这,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原来还底气十足的周凯,一下子却是大难临头,仿佛天都即将崩塌下来。只见他胡乱扯着来人的衣服,惊慌失措地向他们辩解道:“你们绝对是搞错了,对,一定是搞错人了。”

    “你是不是区委办的周凯?”

    “是~”

    “那我们没有搞错,请你跟我们走一趟。”中年男子神色坚定地再次确认了一遍,的确是这个周凯无疑。心下只当他还想狡辩,便一脸嫌弃般地甩开了眼前这个不堪入目的人,对着身边的人使了个明显的眼色,两边立即有身形矫健的年轻小伙子走上前,不动声色地一下子把他给架了起来,直接往外拖去。

    此时的周凯,早已被吓得四肢瘫软无力,嘴里却还是不甘心呼喊着:放开我,我是被人诬陷的。可惜根本没人理会,只能任由别人架着自己,把像死狗一般的自己强硬拖走。哪里还有半分之前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姿态。

    中年男子倒是面无表情,仿佛已经习惯了这种违法乱纪被双规后的大小官员的种种反应。只是简单地从他被吓得这般惨样,面若死灰。基本上就能判定这个周凯,肯定有大问题在身。若真是个被冤枉了的官员,哪会被纪委吓得如此窝囊。定然只会是表现的一脸正义凛然,刚正不阿。只要是行的端坐的直,又有什么好畏惧的,

    “不可能,这绝对是不可能。”不肯接受事实的钱莉,嘴里不断念叨着这句话,脸色顿时一片煞白。不容半分思考,竟是跌跌撞撞地紧紧追了出去。

    王倩倩的目光紧随着钱莉的身影,嘴唇抿了抿,不禁哀叹一声,心中充满了对她的同情。说到底,她现在也和曾经的自己一样,只不过是在感情中上当受骗的傻女人,仅从现在她这副失魂落魄的表现来看,钱莉对他的感情倒是真的。瞳中蓦地闪过一丝不忍,一心担忧地对着王庸低声说:“莉莉只是被鬼迷心窍了,本质上还是个单纯的女人。我放心不下她,去看看。王庸,你不会瞧不起我吧?”

    “呵呵,怎么会呢。你能这么想,说明了你也是个心地善良的女人,去吧。”王庸鼓励着她,一脸无所谓地朝她微微一笑。

    得到王庸的肯定,顿时一阵暖意直涌上心头。话不多说,王倩倩也旋即朝着钱莉的方向走了出去。

    这一系列的变故,快的让人目不暇接,也不禁让许多人心生感慨。本来老同学们聚会的欢快气氛,竟是一下子被这几人搅得有些乱七八糟。

    这会儿还是戚蔓菁站出来主持大局着说:“同学们,不要被一些外人引发的小事而闹得大家心情很糟糕,今天晚上所有的消费都包在我的账上,大家只管吃好喝好,开开心心地聚会就行。大家先吃着,一会儿我来敬各位酒。”

    以戚蔓菁的身份地位,就好像就是根定海神针一样,顿时让有些躁动不安的气氛沉淀了下来。大多数老同学们一听戚蔓菁请客,客套两句后又开始兴奋地组成各自的小团队,继续喝酒,吃东西,畅快地聊起天。

    王庸也是被陈蕾等几个女同学单独拉到了一桌,这不,又是主动帮他倒酒,帮他夹菜,享受着皇帝般的星级待遇,什么都不用他动手。虽然王庸看上去现在混得不咋样,可是从刚才风靡群众的表现看来,这个性依旧那么的有血性,有男人味道。

    尤其是他刚才的那番话,就像是戳到了女同学们内心最深处的柔软之地,打动了她们的心扉。虽然以身相许什么的夸张了些,但王庸这个人从总体上来说,还是很令人感动和有安全感的。

    正在和戚蔓菁,还有艾达陈闲聊的欧阳菲菲,也时时刻刻关注着王庸那头的动静。看到了这一幕后,气得咬牙切齿,连小嘴都嘟了起来。这货简直没救了,看他那得瑟和享受的模样,都恨不得让女同学们亲自喂他吃了才开心。若非顾忌他的颜面,和两人未向外人言明的身份,说不得立刻就会大步走上前上去,一把拧住他耳朵直接拽回家里再说。

    趁着艾达陈上洗手间时,戚蔓菁却是早已看穿了她的心思,轻轻拉住了她的手,娇笑不已地好心安慰:“菲菲,你这醋坛子又打翻了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家伙的死德性,随他去吧,反正他和这些姿色一般的女同学也发生不了什么故事,况且有你在这盯着呢,他也不敢胡来的,放心吧。”

    “我可没吃醋,只是在想这人怎么能这么能耐?”欧阳菲菲咬着樱红的唇瓣,又好笑又好气地斜眼怒视着他:“明明都已经把他打扮成这幅狗不理的模样了,竟然还能勾搭上那么多的女同学对他大献殷勤。”

    “有些男人啊,就算给他穿上了龙袍,也难以掩盖住他骨子里的自卑。”戚蔓菁远远的瞅着王庸,仿佛在呢喃着说:“而又有些男人,哪怕是给他穿上乞丐装,也根本遮不住他无比耀目的光芒。虽然他从来不说这些年在国外做了些什么,但是我相信他的能耐,远超过你我想象的范围,也肯定能把他要做的事情,做到最好。”

    “戚妖精,你中他的毒还真是中的不浅。”欧阳菲菲扫了她一眼,小声嘀咕了一句。表面虽这么说,只不过她的这一些话,还是能引起她心里共鸣的。和他相处这半年来,虽然王庸那家伙一直表面上都很低调,看着也是庸庸碌碌,无所作为。可是欧阳菲菲总能在不经意间,蓦然感受到他身上一些与众不同的宝贵东西。

    而看似平淡无奇的他,仿佛隐藏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秘密。

    “是啊,我就是中了他的毒,这辈子已经无药可救了。”戚蔓菁非但无所谓,还一脸陶醉般沉浸在幸福的海洋里:“我这有朝一日还能再见到他,已经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了。”

    欧阳菲菲总算是彻底无语,一言一语地回着戚蔓菁,却是心不在焉,环抱着双手,时不时地瞟他一眼。看那些莺莺燕燕围绕在他身边的感觉,又是让她禁不住气得七窍生烟。亏得自己以戚蔓菁的朋友身份跟来了,不然估摸着他到天亮也是回不了家,定会把自己淹死在这风流阵仗之中。

    酒越喝越甜,过得半小时后。早已经不是青涩年代的男男女女们,在酒精的作用下,各种思想包袱已经被丢掉。各种的打情骂俏也是逐渐多了起来。王庸这一桌,也是引的不少人来敬酒。

    看着那些熟悉而陌生的人,王庸这心底下也是有些感慨不已的。那颗早已经以为尘封的心,也随着那些青春岁月的点滴记忆,变得蠢蠢欲动,好像有些复苏的迹象。

    这一通酒,足足就不知不觉喝到了十点多。在不忍分离的强烈愿望下,大伙们又跑到了楼下的豪华KTV,一个大包间里。三十多个成年男女一通嘶吼,各种觥筹交错下,倒是气氛火热。

    王庸也是心有感慨,喝得有点多。不到十二点,就被欧阳菲菲使了些手段,揪着回了家。

    这回心里一开心他还真是喝了不少,不管是谁来敬酒,都是豪爽地一口闷掉。到了这会儿,也不知道灌了多少酒下肚。直至被欧阳菲菲拖回到了家里,已经连走道都走不动了,赖在门口还嚷嚷着要喝。

    “喝你个大头鬼。”王庸这边倒是喝的痛快,这下可把欧阳菲菲给折腾惨了。好不容易把他搬回家,已是累得气喘吁吁,忍不住没好气地埋汰了一句。不过总不能让他就这么靠着门不回家吧?只得勉力把他扶起,用肩膀扛着他半个身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弄到沙发上。

    摸了摸他的脸,滚烫不已。尤其是身上这套衣服,还沾了不少酒渍,臭烘烘的。

    从未伺候过男人的欧阳菲菲,心里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自己动手,开始脱起了他的破西服,然后准备拧些热毛巾帮他擦擦脸。

    谁料,王庸却突然一巴掌拍开了她的嫩手,醉气熏熏着说:“滚开,我是有老婆的人,不准碰我。”

    欧阳菲菲一愕,直接没好气地一把拧住了他的耳朵说:“姓王的,少来和本小姐玩这一套老梗。看你这样子应该还挺清醒的是吧?去,自己滚洗手间里去冲个澡。还是个有老婆的人,哼,你在KTV里被那些女同学又搂又抱,乱吃豆腐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有老婆了?这时候你还跟我装?”

    “哎哟,菲菲,轻点,轻点。”王庸龇牙咧嘴着,蓦然清醒,睁开眼望着怒容满面的欧阳菲菲,惊喜地大叫了一声,猛地一把把她拦腰抱住说:“天呐,菲菲,我总算见到你了。我这可是想死你了,我刚才做梦被很多妖精抓住了说要把我吃掉。”

    欧阳菲菲白眼一翻,差点没晕过去,真是又好笑又好气。这分明是做了亏心事,这会儿来借着酒劲装疯卖傻了。刚想把他拽开的时候,王庸却是脑袋一歪,直接埋在了那又有弹性而柔软的温柔之乡里了。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