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一十一章 同学聚会

第六百一十一章 同学聚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好在两个女人行事没有太过分,还算是良心发现给王庸留了一点打车钱.这才不至于让他连来回都要倒地铁,挤公交。临出门之时,他又突然想到了王倩倩。本也是好心好意地考虑到了她和自己同病相怜的落魄处境,两人凑个伴的话,兴许还能互相有个照应。因此专门打了通电话给她,询问她要不要一起走。

    意外的是,这姑奶奶却支吾着婉言拒绝了,抱歉般地解释道戚蔓菁已经和她通过电话了,决定带上她一起去。其实这一切也在情理之中,戚蔓菁和自己,一个风光体面,一个潦倒寒碜,估摸着任谁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跟随前者。

    虽是如此,王庸心里还是不禁暗骂,义气啊义气,大家同为天涯沦落人,怎么恁得如此不讲义气呢?这戚蔓菁一通电话过去了,她就屁颠屁颠地乐着跑去抱**啊?当时真想在电话里就大声质问一句:你的节**何在?是不是都粉碎成渣渣随风卷走了?

    就这样莫名其妙被戚蔓菁抢走个同盟,王庸也是恨得无处发作,最后只好感慨着世风曰下,悲凉一片的独自出发了。

    其实就眼前的情况来说,王庸这副窘迫的打扮,几乎像是那种混得极为凄惨的推销员,相比之下也就只差没有背一个大包而已。甚至是连出租车的司机,在不屑地扫了他一眼之后,都不愿意和他多啰嗦半分。半个多小时的车程里,都是在闷声不吭里度过的。可见欧阳菲菲和戚蔓菁给自己塑造的新形象,经事实检测,的确达到了她们心中满意的预期效果。王庸苦恼着摇摇头,接下来只好是自求多福了。

    虽然因为种种原因,让王庸的脸上带上了一丝苦闷。但若真要凭心而论,王庸已经十年没有和老同学见面了,因此打心底还是有些许期待的。尤其是一些哥们当初玩的还不错,经常有空余时间就一起打球,踢球,各项诸如此类的体育活动也不会少喊他。甚至于当时都处在叛逆期的伙伴们,年轻气盛,还有过一起打架的难忘经历。王庸和他们一起见见面,喝喝酒,按理说也该是挺有趣的,只是这一次却被那个令人扫兴的周凯给鼓捣的有些变味了。

    人均五千块的用餐地点,档次不低。

    王庸刚走到大包厅前,就见得几个打扮成熟,言谈举止非凡的男女簇在了门口,寒暄之间,谈笑风生。这在人群之中要论到最光彩出众的,当然就要数钱莉了。个人的才识,品德修养姑且不论,单说这个女人自小优渥的家庭条件,就可称得上是一个标准的白富美。自小的环境品质熏陶之下,穿着打扮和保养方面自然是略胜人一筹,处处都彰显着自己独特的高档品味。

    个子高挑,皮肤**,更是细腻出水,加上其生理指标都是处在生命旺盛之时。在费尽心思打扮了一番后,真是挺有些女人味道的。

    此刻的她,正被几个男女同学集聚着围在了中央,交谈着的都是一些时尚名牌,金融财经之类的话题,偶尔也夹杂一些当初在学校里的一些奇闻趣事。

    王庸不觉顿下脚步,托起下巴皱着眉,专注地扫量了一圈在场的人,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蓦地涌上心头。不出意料,好多人早已是变化太大,很难再辨认出来了。这一毕业,一别十年竟是晃眼而过。而这十年,又是王庸这辈子最为漫长,也最为跌宕起伏的十年。

    这十年里,他经历了无数常人这辈子都不可能经历的事情,痛苦也好,辉煌也罢,在漫漫岁月的磨蚀之下,都成为了书本翻阅过的曾经。可这些曾经却让他觉得远不止度过了十年那么简单,很多记忆都已经模糊,仿佛几经轮回,百转千劫。

    从高中毕业到现在,很多人都已经是结婚生子,时间在他们脸上留下了痕迹,彻头彻尾都已发生了显著的改变,事实上连记忆还算深刻的王倩倩,那时候王庸还费了老大劲儿才把她给认出来。

    王庸认不出大家,但不代表钱莉认不出王庸来。事实上她虽然在一边应酬着一些老同学,但一边早就伸长了脖子,不经意地偶尔抬头东张西望,仿佛在留心找什么人似的。

    “哟,这可不是刚从国外成功归来的王庸吗?今天的主角可算是到场了啊,大伙儿早就恭候多时了呢?”一个听起来还算柔媚声音在前边响起,还没闻人就一阵香气扑鼻。

    钱莉也满是惊讶,王庸今天的造型还真把她给懵住了,犹豫了许久,才终是确定的大喊出声。按理说,无论是谁参加同学聚会什么的,总是都会着装体面些吧,哪怕是真的没钱也好歹刻意装几下啊。

    事实上钱莉心下早已是做好了万般打算,待他神采奕奕地体面出现,铁定会在老同学之中掀起轩然大波,各种受欢迎啊。而后等到时机成熟,众人把他捧到天的时候,再不经意间揭露他在慕氏集团担任保安一事,让他从云端狠狠摔下来。这样,看他曰后如何在别人面前抬得起头来。

    可他今天这一身打扮,任凭谁都能看得出来那其中的劣质。尤其是那一头油光贼亮的大背头,充满了刺鼻发蜡的味道。

    这品味也忒**的特殊了,就不能去借一身好衣服吗?类似的人走在大街上,她连眼角余光都不会去瞟他一下。一时间,钱莉都有些难以下手欺负他了。

    “王庸?”很显然,此时他的出现很快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其余几个打扮成熟,眉宇之间依稀有些熟稔的男女,纷纷都表示出了极大的惊讶。或瞠目结舌,或掩嘴表示不信。

    “不是说他在国外混得不错,刚回国吗?”

    “不可能,钱莉你认错人了吧?这人和王庸长得一点不像。”某个女同学似乎也曾对王庸暗暗有些好感,有些不甘心自己心中的美好而青涩的过去,就像玻璃艺术品从八十楼摔下去,支离破碎而惨不忍睹。

    “呵呵,同学们,我就是王庸。”王庸无所谓般露出了一派洒脱的笑意,伸出手向众人打了打招呼:“这些年在国外吃的苦头比较多,所以看着沧桑了些,大伙儿见谅啊。”原本王庸来参加同学聚会,不想高调,自也不用太低调。和老同学们相处,互相顺其自然比较好。

    可架不住家里那两个女人的恶俗品味,从就从一把吧。

    几个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同学,竭力维持着风度,勉为其难地和王庸握了握手,都感受到了他手上的粗糙。都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各自的脑海里不可抑制的浮现出了王庸在国外的什么黑矿啊,满身污垢的钻矿井,砸石头等等的场面。

    记得王庸当初在学校里比较风光,现在却落魄到这种程度,虽说那些人心里也微微产生了一些优越感。只是,因为对比实在太强烈了。双方如今的层次差别也大,反而让人心中生出了一股人生无常的唏嘘感慨。

    “张辉,你是公务员,混得比较好。不如找下属单位,给王庸安插一份体面些的工作吧。”那姿色一般,但打扮很洋气的女同学心里面突然酸酸地说:“怎么说大家都是老同学,这点小忙要帮吧?”

    张辉?一说名字,王庸那些模糊的记忆就涌上来了一些。一张青涩年少,一个成熟还算稳重的脸,渐渐重合在了一起。王庸还记得当时他是个学习成绩很好的男孩,只是有一次在校门口,被校外的小混混勒索零花钱,还是被王庸撞见了,帮他出的头。

    西装革履,手腕上还戴着一块雷达,看起来颇有些成熟男人格调的张辉,脸色有些犹豫着说:“好吧,回头我琢磨琢磨。不过这种事情也不一定,你们也知道,我只是个普通的公务员,而且现在国家对公务员限制也越来越大,很多事情不像以前那么好**作了。”

    “不帮就不帮,至于找那么多借口吗?”那女人有些不满了起来,转而看向了钱莉说:“钱莉,你的门路比较广,老公又是区委办的正科级领导。帮他安排个体面些的工作不难吧?”

    钱莉的脸色也是不怎么好看,声调都阴阳怪气了起来:“陈蕾,不是我不帮他。他现在是有工作的,在慕氏集团干的好好的。而且上次就开口要帮他,不过被他直接拒绝了。”

    原来这个女人叫陈蕾,王庸倒是想起来了。但这陈蕾,当初本身也是一个不爱说话的小女生,长得一般,成绩一般,和他几乎是没有什么交集。印象实在太淡了,没想到她竟然会帮自己说话。而且长得也比以前好看了许多,果真是女大十八变。

    “慕氏集团?最近好像名气很响亮啊。”陈蕾眼神有些古怪地看着他,疑惑问道:“王庸,你在慕氏集团做什么工作?”

    “呵呵,我这人没别的本事,就只能打打架。”王庸对她点头粲然一笑,而后又坦然说:“承蒙老总赏识,给了我一份保安的工作。”

    “保安!”几个同学,都不约而同惊讶地低呼了起来。再看向王庸的眼神,当真是唏嘘不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