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一十章 极品出门装

第六百一十章 极品出门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时光荏苒,日子在平静之中悄然溜走。

    何冲凭着自己绝对毋庸置疑的能力,不多久便迅速在慕氏集团里站稳了脚跟,一批经由他亲自培训的专业保安人员,从训练基地特地赶来加入了公司。并通过外贸部,成功地订购了一批世界上最先进的安保器材。

    与此同时,他也积极采用了最先进的方式,对全公司的保安进行了全方位的培训,以便能更好地适应公司未来的保安策略。当然,王庸是个特殊的例外,这早就可以预料的到。必然的,给何冲几个胆子,他都不敢去训练王庸啊?

    由此,老王同志依旧是全公司最清闲的人。

    至于方薇薇那边,如今既然已经知道了欧阳菲菲是王庸的老婆。心下无奈之余,倒也不敢再以此事和老总公然闹矛盾了。便只好将战线从明面上,暗自转移到了地下,并在公开场合之下,和王庸发生了一次近距离的矛盾冲突。

    自此之后,还制造了几次偶遇。两人擦肩而过时,她都是看都不看一眼王庸,视若无睹地摆高姿态从他一边走过。

    要知道,公司里的男男女女之间,关于你分我合的各种八卦,向来是以瘟疫般的速度蔓延的。眼尖的人自是敏感地注意到了两人之间暗藏的端倪,再是一传十十传百地迅速散播开来。因此如今全公司上下,都流传出了流言蜚语,说是保安部的老王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很快却被方薇薇看穿了他的本质。结果一场还没开始的恋爱,就此宣告结束了。

    这个八卦竟然连欧阳菲菲都听说了,在昨晚回家之后,还心情很好的特地给王庸买了些好菜,整了瓶好酒,好好把他招待了一番。瞧她那架势,倒是有些想要从刁蛮小姐,进化成贤惠妻子的地步。

    不过。伴随与此的,却是她对王庸行踪更为严格的控制。总之,欧阳菲菲现在的安全策略是,防火防盗防妖精。尤其是对戚蔓菁这个一直觊觎王庸的女人,最为严加防范。当然她也不会残酷地禁止他们连面都不准见,来家里作客当然没问题,只要保证充分的前提是:绝对不能让她离开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让她和王庸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可欧阳菲菲不知道的是,防了这位却又漏了那位,自家麾下爱将方薇薇,对她来了一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好不容易迎来了周末,终于让王庸有种逃离了地狱,重获天日般的感觉。他承认。方薇薇是个美丽大方的气质女人,而且还挺有女人味道。可这女人一旦食髓知味了起来,可比男人都要厉害得多了。而且她这忙里偷闲,对时间统筹规划的本事比王庸强得太多。再凭着她如今分公司总经理的职位,找个空挡,找个无人之地还是很轻而易举的。

    这下惹得王庸都快恨不能拉她进黑名单,宣布进入休整状态了。

    但是这个独特的周末,想象着估计也不是那么好过的。

    因为这夜幕降临之际,便是有预定好的同学聚会了。

    说来,欧阳菲菲向来对王庸的那些老同学没甚好感。尤其是上次羞辱过王庸的钱莉和周凯两人,一副狗眼看人低的姿态,就让人颇为不爽。无论如何,她就是看不惯这些仗势欺人的家伙,竟敢不识好歹地踩到自家老公的头上。

    不过,对于这次同学聚会,欧阳菲菲和戚蔓菁已经基本达成了战术一致,让王庸单独参加。而她则是作为戚蔓菁的闺蜜。夫妻两个分头去参加这次同学聚会。

    但是这对王庸来说,无疑是个惊天的噩耗,因为她们即将采取的战术万分的诡异。

    这不,两人正在帮他悉心打扮着今晚同学聚会的行头。一套价值两百多,用料低档,做工粗糙,极其不合身的地摊牌灰西服。一块劳力士表,但稍有见识的人一眼就能瞅出是做工非常粗糙的假货。

    弄成这样,好歹也得给双皮鞋吧?可这对百亿俱乐部好姐妹竟然不知道从哪里捣腾来一双劣质的杂色运动鞋,而且还故意开了线,咧了嘴,涂了些泥巴后又擦得不干不净欲盖弥彰。

    这还不算,她们还精心给他捯饬了一下发型,油光贼亮的大背头,外加一副颇有民国风的眼镜框。

    王庸的皮肤本来就有些粗糙,尤其是一双手,刚健有力之余,关节粗大,有着各种老茧。若是打扮清爽干练帅气了,那自然是成熟男人阳光的韵味。可被这对暂时站在同一阵线上的姐妹精心一“打扮”,倒让他看起来饱经沧桑,一副吃了很多苦的落魄老男人模样。

    看到自己镜子里的形象,王庸有一种想要流眼泪的感觉,自己的一世英名,怕是要亲手被这两个女人弄的毁于一旦啊。这两人平日里要么是互相斗嘴,要么是腻的和糖一样亲近,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只要她俩一联手,这绝对是天下无敌的。王庸垂头丧气地暗自咒怨道,实在是忒狠了,简直就是活脱脱地把自己从死里整。想当初,自己躺在死人堆里,被玛丽小姐捡回去的时候,也没有现在这么狼狈啊。

    “赞一个。”戚蔓菁噗嗤一笑,很是欣赏王庸此刻的这副形象,忍不住意味深长地夸赞一句,随后又扭头对着欧阳菲菲提议道:“菲菲,要不以后就让王庸用这副行头作为出门装吧,保证是既安全又可靠,绿色环保又无公害,还不添加任何防腐剂哦。相信别说是漂亮小妞了,就连五六十岁的大妈都会见了就落荒而逃。”

    “戚蔓菁,欧阳菲菲把我当贼一样的防着倒也罢了。”王庸咬咬牙实在是气不过,嘴里叼着根烟,带了点颤音地对着戚蔓菁质问道:“你好歹也是我六年的同窗同学,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和班里的女同学纠缠不清啊?”

    “以前是没有,你那时候又帅又酷,对任何女生都是爱答不理的,这种性格还能产生些许距离感。而且你当初的心思似乎也一心都在秦婉柔的身上,就算是对你有些非分之想,又有哪个女生敢这般自讨没趣啊。”戚蔓菁一边正经地回答着,一边把他全身上下又细细打量了一遍。皱了皱眉,终是警觉般发现了哪里的不对劲,立马一把抢过了他的烟,又转身塞给了他两包廉价的烟,这才悠然解释道:“凭你这身行头,抽这种好烟实在不搭调。”

    “蔓菁,这不太好吧?这种烟我怕抽坏了他身体。”欧阳菲菲这下倒是心里有些不忍了,柔声地劝阻道:“要不给他装两包十块钱的烟吧?”

    “你这小妮子,越来越懂得疼老公了啊?是不是打算收了他的心,然后把我一脚踹到九霄云外去啊?”戚蔓菁娇笑着调侃道,回头又瞟了她一眼,给她吃颗定心丸:“你放心,我还不至于这么没人性地欺负自己的男人。这烟我是找人特制的,别看烟盒外表和烟的标志低档,可里面装的烟丝却是好货色,保管让他抽得美滋滋的。”

    “这个,咱能不能别炫富,但也别这么装穷好伐啦?大家都是同学,有必要搞的这样子吗?”王庸一听那烟不错,倒是拿了支出来抽,嗯,的确是极品的好烟丝。就是这两个女人的所谓安全策略,实在让人头大。

    “不行。”两女齐齐地否决了。

    “王庸,我们这不是故意刁难你。”戚蔓菁帮他整理着衣领子,耐心地细细说:“一来是那个姓周的我们帮你收拾了,不劳你操心。二来,现在大家都是小三十岁的人了,和当初学生时代的纯正是不同的了。不少人已经在社会的磨砺下,变得越发势利了。你可能是不知道,你当初那又冷又酷的模样,很是吸引了许多少女情怀。如果你混得很寒碜,那自是一切休提。如果你表现出来混得不错,又挺有成熟男人范的。说不得那些女人就会发花痴,像苍蝇们一样的黏在你身边。我和菲菲共同的意思是,一定要防范于未然。现在的女人一旦被勾起了少女情怀,可了不得。现在年纪稍大了,又会打扮,思想还放得开。我们要尽量减少你受到的诱惑。我也知道的,一些女人一旦发起花痴来,挺难缠的。”

    “蔓菁你这是在说自己吗?”欧阳菲菲挑出了鸡蛋里的骨头,讽刺般地横了她一眼说:“你喜欢王庸,不也是少女情怀发作?”

    “那可不一样,我对王庸,怎么能和那些女人相提并论呢?我可不是看中他的身份名利或地位,那可是百分百真心的。哪怕他真的落魄到了要讨饭的地步,或是个犯罪分子,我也爱他爱得无怨无悔。”戚蔓菁含情脉脉地望进他眼中的深邃漩涡:“就算你是个江洋大盗,我也会陪着你一起浪迹天涯。”

    “少恶心了。”欧阳菲菲白了她一眼,恼怒般地娇嗔着说:“这些听着就让人肉麻的情话,也只有你这种花痴才说得出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