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零八章 老马哥

第六百零八章 老马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其实欧阳菲菲和戚蔓菁已是好几年的老朋友,早在她当年在米国帮她处理一些海外分公司时,两人就初次结识了。而且交情还谈得上是非常好,更是达到了羡煞旁人的地步。而在她们自己的眼中,也基本上成为了对方无话不说的好闺蜜。

    对于戚蔓菁这个女人,欧阳菲菲也向来是打心眼儿里佩服之至。记得当初为了母亲的巨额医药费,把她实在是逼得走投无路了。为了救治自己的母亲,她才不得不痛下决心,毅然选择牺牲自己的幸福,心不甘情不愿地嫁给了一个资产丰厚的老头子。她能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到今天,饱受着内心痛彻心扉的煎熬,作为一个女人来说,真的是需要无比强大的内心才足以坚持到现在。表面看着是风光无限,但这份风光是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的。有时候她宁可什么都不要,也好过到头来孑然一身,失去自由,失去自我。这些内里的辛酸和苦楚,又岂能对外人道来?

    也只有欧阳菲菲,才能深深体会到她那看似坚固的一颗心中的脆弱和柔软。戚蔓菁和她有相似之处,即使是遍体鳞伤也会勇敢撑下去。就像温岚的那首歌《刺猬》中的歌词一样:刺猬的坚强,全都是假象。她的坚强也一样,都是华丽的伪装。

    其实这也是在无意中的某一个夜晚,她喝醉了酒,疯疯癫癫地一边流泪,一边才向她吐露出了从未对别人讲过的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秘密。

    听她断断续续地说着,欧阳菲菲这才从她的只言片语中恍然大悟,原来她之所以能在母亲手术不成功,不幸逝世之后还一直苦苦撑下去。那是因为她尘封的心底里,还有一个飘渺而强烈的动力支撑点,就像是一座灯塔一样,照亮了她的希望。那就是她从小到大,一直暗恋着,深深喜欢着的男人。

    她朦朦胧胧地一心盼望着,有朝一日能够再次见到他。哪怕两人之间没有任何发展的机会,哪怕她只能默默地和以前自己一样。远远的躲在他的背后,私底下偷偷关注着他,看他叱咤球场,或看他风光无限,如此就心满意足了。

    戚蔓菁对王庸如此夸张炽烈的情怀,欧阳菲菲又怎么不会不知道?如今千辛万苦让她找到了人。想让她直接放弃对王庸的感情,怎么说也是绝无可能的事。如今,她摆明了车马炮说决不放弃。要当个小三之类的。如此当面明着公平竞争,没暗地里出损招,已经算是够对得起她欧阳菲菲的了。

    “戚妖精,如果不是我和王庸结了婚,你是不是早就准备用些乱七八糟的手段,从我这儿把他抢过去了吧?”欧阳菲菲峨眉一皱,叹了一口气淡淡地说。

    “菲菲,亏得我们还是这么多年的闺蜜。”戚蔓菁的那张嫣然的俏脸,也是渐渐地凝上了一层薄霜:“看来,你还是不太了解我啊。假如换做是其他我想要的重要东西。我的确会不惜一切代价,处心积虑地把它得到手。但王庸不同。他可不是东西,能任意受人摆弄。”

    “什么?”正抽着烟的王庸一滞,重重一咳,竟是头一次丢脸般地被烟气呛到了。一口老血差点就地喷涌而出,扭转着头,竟是一脸小委屈地看着戚蔓菁。自己真道是躺着也中枪。

    “呃,千万别误会,我可不是这个意思,纠正过来,你是个东西。”戚蔓菁本是严肃的表情也被逗乐了,看他越来越囧的眉头越拧越紧,直是捧腹大笑:“要不你自己说吧,你自己是不是个东西?你说是就是,你说不是就不是。”

    “你到底想表达什么?”无论回答哪个答案,都是绕进了她的圈套里,王庸的生动表情像是吃了老鳖一样的极为难看,狠狠抽着烟厉色说:“高端黑,拐着弯儿骂我?好吧好吧,就算我不是东西好了。反正我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

    “嗯,王庸你不是个东西。”戚蔓菁娇媚的眼神儿,在他身上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后,渐而柔情款款地正色道:“你是一个人,是我戚蔓菁这辈子唯一深爱着的一个男人。如果你愿意接受我,那我也一定会成为那个最疼爱你,最体贴你的女人。如果你不愿意接受我,我自然也不会用任何手段去伤害你,甚至是破坏你的婚姻和幸福。我只会默不作声地悄悄躲在你背后,尽可能不让你察觉地关注着你,不去影响你美满的生活。我会由衷地为你祈祷,只要你能开心,幸福就行。”

    王庸的呼吸一滞,长叹了一口气,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去,轻轻摸了摸她的柔软细发感慨说:“戚蔓菁,你还真是个傻女人,我不值得你这样子对我的。”

    “其实我不傻。”戚蔓菁那双清澈水润而动人的迷眸里,深深烙上了王庸的影子,张口就柔柔痴痴地说来:“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只对你才会笨笨的,像陷入泥潭般无法自拔。看到你开心,我就更开心。看到你难过,我就更难过。”

    若非顾及到欧阳菲菲现下在场,说不得她就要情难自抑一头扑到王庸怀里,好好地享受一番小女人撒娇的乐趣了。

    欧阳菲菲把这些话也听在心里,虽说也止不住为她的痴情而触动,可那撒娇和表白的对象可是自己的老公啊。相信换做是哪个人也都会无法忍受吧。这就像一根无形的刺,扎进欧阳菲菲的心里,用再多的醋也难轻易软化掉。但又确实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妻子做的不够尽职,最明显的光从对老公的态度上,就比起戚蔓菁来要差了一大截。

    “老公,今天何冲兄弟晚上要在家里吃晚饭吧?”欧阳菲菲丝毫不气馁,即刻展开攻势半依半靠在了王庸身边,变脸成温柔娴媚的模样:“一会儿我早些回去买点菜,做几个小菜给你们兄弟下酒。好好和他叙叙旧。”

    王庸心头一阵狂跳,汗毛都快要跟着一块抖动起来,这又是个什么节奏?莫非欧阳菲菲是看自己极其不顺眼,准备做一顿晚饭,毒死了自己拉倒?买不到毒药没关系,她要是整出几道小菜来,可也绝对称得上是天下至毒。天知道毒性免疫力还算不错的自己,能不能抗得过去?

    见得王庸一脸心惊胆颤。仿佛即将大难临头的可恶模样。欧阳菲菲一猜就知道他的心思,不由一阵火气直冲上了心头,怒声责怪道:“王庸,你这是什么赴死的表情?怕我谋杀亲夫吗?这边戚妖精随便哄你两句,你就感动地眼睛都湿润了。我难得好端端地准备回家做饭给你吃,你至于要摆出一副世界末日来临的样子吗?”

    “菲菲。误会,一场误会,我这是激动地流汗啊。”王庸摇摇双手。赶忙敏捷般地调解起她的怒意:“受宠若惊你明白不?不过,菲菲你是做大事情的人,堂堂大集团公司的总裁,怎么能用下厨这种小事情来耽搁你赚钱呢?同样的时间浪费在这上面,多不划算啊。没事,我那兄弟没太多要求,都是自己人,压根不用那么铺张,回头你得空去超市买几斤牛肉下酒就行。兄弟战友在一起,关键是酒。不是菜。”

    欧阳菲菲释然,其实她也心里也清楚自己的厨艺有几斤几两。只是一时情急脱口而出,说完立马就后悔了,本来还需绞尽脑汁想个法子,好解决晚上饭菜的问题。既然眼前有了个台阶,她就顺着下吧。况且听得王庸如此安慰自己,她的眼神又是温柔了起来:“那一会儿我去酒庄转转。弄几瓶好年份的酒来。”

    “菲菲,你就算是要学着讨老公欢心,也得多琢磨琢磨男人的心思吧?”戚蔓菁一看就是更懂男人之间的事,得意地顺势抢过话来:“王庸都说了那是战友,大老爷们在一起喝酒哪有喝红酒的?都是灌白的。要不这样,我那里有些陈酿茅台,下午给你送过来,让菲菲去在战友面前挣点面子?”

    “不用,爸爸那里也有些珍藏的白酒。”欧阳菲菲岂甘示弱,横眉一扫,继续争道:“下午我回去一趟,搬几箱到家里,多余的让王庸慢慢喝。”

    王庸汗然。

    “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戚蔓菁微微一笑,变着法子调侃:“俗话说的好,强盗女儿贼外甥。回去搬酒孝敬老公,菲菲你现在开始悟了喔。”

    “我爸他不是身体不好么,我搬了他的酒,可以让他少喝点。”欧阳菲菲听罢,脸颊也是微红着赧然说。

    “得了,戚蔓菁你也少欺负菲菲,她脸皮薄。”王庸实在受不了她们继续拐弯抹角抢着送酒了,直截了当道:“我们兄弟之间没那么讲究,菲菲你一会儿去超市买个几瓶普通茅台就行。然后买点花生米啊,各类熟食就行。”

    三人说话间,王庸电话又突然响了。拿起一接,却听到对面一个沙哑而爽朗的声音传来:“兄弟,刚才听小何说,弟妹很漂亮啊?恭喜恭喜,你总算是尘埃落定了。”

    “老马。”王庸微微惊喜着说:“你不要告诉我你也到华海市了?准备晚上一起喝酒?”

    “都走了,公司怎么办?”老马在电话那头笑得很开心:“能看到你有朝一日稳定了下来,我真的很欣慰。公司的事情比较多,我暂时就不回来了。再说我这也不方便回来,这整个一未来机械战士,怕吓着弟妹。”

    “自家兄弟,有什么吓不吓的?”王庸笑得一脸粲然,勾起两尾鱼,匍在眼角:“喏,你弟妹刚好在旁边,我让她和你打个招呼。菲菲,叫老马哥。”

    欧阳菲菲乖巧地接过电话,甜甜地叫了一声老马哥好。可她万万都是料不到的,那个声音很和蔼的中年男子,是个什么样的空不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