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零六章 娇妻之心

第六百零六章 娇妻之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王庸挑了挑粗眉,心里不由得苦笑了起来.要说自家这媳妇,有时候的表现还真是挺可爱的。在有人的公众场合里,通常都会幻化作一副贤良淑德的温婉形象。哪怕是心中对自己再如何的不满意,也会平息怒气忍着强压下来,继续装的恭谦又有礼,堪称现代妇女同志的标榜楷模。

    而在工作之中,却又是另一面样子。雷厉风行,霸气纵横,就像一个战场上奋勇杀敌的将军一般,引领指挥着千军万马,把对方厮杀的是片甲不留。而且,对外的这番狠劲依然是发扬光大,延伸到了对内的管理上。要说整治起公司的内部风气来,也是杀伐果断,铁面无情。

    可一旦是她心中有气,和自己私下相处时,却又立马换做了一副**而顾盼生姿的小女王范儿。

    要说女人啊,果然是女人。似水般没有固定的形状,却可以任意改变出各种的形状。不用和自己一样,戴着面具才能变为其他人,她们仿佛与生俱来就拥有着无数张的面具,转念之间就能变身成另外一个陌生的人。

    然而,看遍了这么多种不同类型的欧阳菲菲,从惊诧到无奈,再到如今的习以为常,仿佛她有时只需一张口,王庸就隐隐会产生不安的前兆。她的各种生活姿态是如此的真实,跌宕起伏地呈现在眼前,这又让在战场上习惯了杀戮的王庸,回归了一番平实而温馨的感觉。

    “呵呵,我们家菲菲还真是越看越顺眼了。”王庸吹捧过后,嘴角勾起了一抹浅浅的微笑,伸出手去,在她乌黑秀发上揉了几下哄着说:“好了好了,今天是我不好,给叔叔笑一个。”

    欧阳菲菲撅起了嘴,别过头去哼声赌气说:“老王同志,别以为你卖两下老就能糊弄过去,话说你还欠着我一个非分的条件没有还呢。”

    “好吧,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了。”王庸伸出手臂,将傲娇着的她一下抱了起来。一**坐在了沙发上,将挣扎不已的她安坐在了自己**上:“欧阳菲菲,你这小**别扭了,再扭你就不怕我**大发,当场把你给吃了。我想你也不会愿意,自己的洞房花烛夜,会是在办公室里吧?”

    这话显然对她的杀伤力极大,欧阳菲菲那有些劲道的小蛮腰顿时僵硬在了当场,脸颊发烫,俏眸回首,半羞半恼地嗔道:“你这是在耍流氓。”

    “我就算是对你耍流氓,也是有证件的。”王庸灿烂地笑个不停,紧紧箍住了她的腰有理有据道:“你这话说出来也不怕被人笑话。”

    欧阳菲菲顿时一阵无语,之前光想着自己占据了大义名分,可以行妻子的责任依法管束他。可没想到,自己简直就是在一头狼的嘴边生活。事实上能把贞~**保持到今时今曰,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见她似有气馁的模样,王庸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说:“你放心,我王庸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还不至于会强迫女人和自己**,哪怕她是自己的合法妻子。”

    这话虽然听得动人,可欧阳菲菲怎么突然觉得有些别扭的感觉在里面?他不强迫,也不主动?难不成,还想让自己强迫他不成?在欧阳菲菲看来,要是他再流氓一些,再强硬一些,哪怕是直接对自己来点硬的,说不得,自己就真会半推半就的从了他。

    “不过那档子事情可以随你不做,但是夫妻之间的一些小利息我还是要收的。”王庸一脸的意气风发。伸手托起了她的下巴,将她有些滚烫的螓首掰了过来。看着她那**丰腴的嘴唇,王庸也是食指大动,低下头就直接重重吻了下去。

    “呜~”这坏人偷袭。欧阳菲菲俏眸圆睁,略微挣扎了两下,却被他牢牢的控制住。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两人该有的亲密,也都该有过了。

    按照那些可恶的说法,自己已经被他上了二垒,被他亲亲就亲亲吧。何况在内心的最深处,她自己也是隐隐有些喜欢。

    桃腮酡红,美眸紧闭,天然的长长睫毛弯弯而抖动着。一副绝美的娇弱仙子,任君采撷的动人妩媚模样。

    她的**,任由王庸品尝,挑,吸,吮,逗,卷,一一在她身上施展了出来。不多片刻,欧阳菲菲妙波迷离,已是**浅吟了起来。意识飘忽,仿若沉浸在云端,欲醉欲仙。

    不知不觉间,她化被动为了主动,渐渐地不甘于任由他欺凌了。竟学起了王庸的样子,主动将她丁香软舌奉上,欺负起他来了。就在她神情恍惚,洋洋得意的时候,王庸猛地抬起头来,准备将自己的手指头递了过去。

    独留下俏脸妩媚至极的欧阳菲菲,丁香轻吐的动人模样。

    当她错愕地睁开美眸,眼神妙波迷离地看着王庸时,却见到他嘴角挂着一抹笑意,一脸似笑非笑地盯着她。她的反应也是极快,知道王庸是在故意调戏欺负自己。顿时让她是又羞又恼,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不过欧阳菲菲也不是那种任人欺凌的柔弱女子,羞愤交加之下,立马啊呜一口,朝他的手指头咬去。

    千钧一发之际,王庸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指头,灿然一笑:“菲菲,莫非你是属老虎的?亲嘴的时候,还带咬人的啊?”

    “王庸,你欺负我。”欧阳菲菲脸皮薄嫩,哪里受得住这羞臊?嘟着嘴,把脸埋在了他胸膛上,小拳头猛地一通乱捶,呜呜咽咽地说:“不带你这样欺负人的,以后我,我不和你……”

    “好了好了,逗你玩的呢。”王庸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满足地将她一对藕臂都抱在了怀里:“不准再打了,我这把老骨头都要被你捶碎了,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啊。你看你这脸皮薄的,随便逗两下都快能煮鸡蛋了。”

    “就你那皮厚肉糙,我拿锤子都砸不破你。”欧阳菲菲脸颊烫的都快沸腾了。又捶了他几下,哼声不快道:“我又不是戚妖精那种寡妇,脸皮厚到没边没际,还和闺**抢老公。”

    就在此时,办公室门被有节奏地敲了几下。欧阳菲菲神色一慌,急忙趁机从王庸身上窜了下来,一溜烟地跑到了办公桌前,刚准备戴防辐射眼镜,佯装是在工作的时候。办公室门却直接被打开了。

    还没来得及装装样子对王庸展开训斥,就听得戚蔓菁娇笑不已地走了进来,随手把身后的门带上后,意味深长地调侃道:“你们一对恩爱的小夫妻,还真把这办公室当成了闺房啊?光天化曰之下就玩起了办公室激~情。”

    她是何等眼光,这狐媚眸子一扫之下,见得欧阳菲菲一脸紧张掩饰的不安样子,玉颜一片潮红,唇瓣上沾染着可疑的湿润痕迹,又斜睨了王庸一眼,一脸的窘迫和笑意,唇上也同样如此,心下了然,便把之前的场景猜得七七八八了,看来自己是刚好打扰了他们的好事。

    “戚妖精,你还有没有点礼貌啊?”欧阳菲菲一下就被眼尖的戚蔓菁戳穿了,心虚的同时,又是一阵恼羞成怒。强装镇定后,颇有威严地摆起了一副总裁的架子,桀骜不驯道:“我还没说请进呢,你怎么能擅自闯进来?”心下直叫晦气,叫自己多嘴,没事说什么戚妖精。这简直就是邪门了,一说曹**,曹**就到。不过还是略是松了口气,看她的那副样子,自己刚才背后抱怨她的那些话,好在是没听到,不然可又要纠缠不清了。

    “哎哟,我的菲菲。你这没老公之前呢,和我之间可是什么都不多计较,就算是三更半夜来拜访也没关系吧。”戚蔓菁妖娆之极地看了看王庸,又意味不明地朝着欧阳菲菲挤了挤眼睛,捂嘴憋住笑意,垂头暗自伤怀:“现在有男人了,倒底是不一样了,这不,连我这好姐妹进门都设置权限了。真让人伤心哪。”

    “说罢,找我什么事?”欧阳菲菲瞧着她这一副我见犹怜的伤感样子,心里一颤抖,直接切入正题问道。

    “噗~好了,不调戏你们小夫妻了。我可是专门来传达个好消息的,据说那个厚颜无耻的大坏蛋杨兵,今天早上在拘留室的单间里畏罪自杀了。菲菲,听了解气不?”

    畏罪自杀?欧阳菲菲一愕之后,心头顿时真是畅快淋漓了不少,正如戚蔓菁所说的那样,解恨,当真是太解恨了。就是那个罪恶滔天的坏人,不单单害死了许多无辜者,还差些害得自己当了寡妇。

    但既然这个好消息是戚妖精带来的,欧阳菲菲就不买这份账了,眉角上扬,露出一脸傲然的神色。抱着双手顶牛说:“杨兵自杀不自杀,这和你有关系吗?王庸又不是你什么人?”

    “瞅你说的,这醋味百里之外都能闻到了。”戚蔓菁邪魅**的一记媚眼抛去,饶有意味地乐呵呵直笑:“谁说我和王庸没关系?我们可是亲密无间的老同学,足足同床,呃,同窗了六年。王庸,这一次的同学聚会你是听说了吧?据说为了迎接你的归来,大家伙儿热情都很高涨啊。尤其是一些女同学,啧啧,可都络绎不绝地打电话给我,要你的联系方式呢。”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