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零一章 你想要什么特`殊服务?

第六百零一章 你想要什么特`殊服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见得她如此一副细细思索的模样,要真是让她上网一搜,不知又会采纳哪种不可想象的变态方案,光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当下王庸哪能拎不清楚这状况?不容置疑,立即搓着手笑脸盈盈地凑了上去说:“老总,网上的东西瞎说的占多数,就别去污您的眼睛了。看看您,黑眼圈又重了一点,是昨晚没休息好吗?好像有些疲惫啊。这样吧,就让我用祖传的王氏按摩法来帮您消解一下疲劳。”

    “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不是我给出的条件。”欧阳菲菲朝着他丢去了一个白眼。

    “是是,是我自己要求的。”王庸沾沾自喜着,亏得自己想到了这个一举两得的好法子。一来轻松地化解了眼前即将遭受的惩处,二来还能乘机吃豆腐。不一会儿,将双手搓热乎后,大掌一覆,就摁到了她舒展的肩头上,使用独特的手法仔细揉捏起来。力道可谓是恰到好处,轻重适宜。

    嗯~

    欧阳菲菲享受地半眯着眼睛,本能般的,微微娇吟了一声,一股酸痛之后的淋漓畅快感,随之油然而生。这也是欧阳菲菲对他很惊叹的地方之一,他的手指仿佛附庸着一股强大的魔力,只要指尖一触及,好像就能够穿透她柔软的肩,直抵穴位的深处。让她的穴位,如同被一股暖暖的力量刺激到了一般。

    随着他指力间歇来回的揉按,一**或强或弱的电流,就这样顺着她的肩膀之处向全身扩散开来。酥酥麻麻的感觉之后,带来的是无尽的惬意和舒适。此时的她,好像灵魂和身体,已经完全脱离了开来,犹如是置身在天堂,如梦似幻。

    这家伙和几个兄弟一起做船运之前,不会就是凭此谋生的吧?每每此刻,欧阳菲菲都会对此腹诽不已。不过他这手技术还真是绝了,让人实在是没得挑。

    虽说以前工作劳累之余,她也会在女子会所里,偶尔让技师帮忙按摩一下。可一来是她不太习惯别人触碰自己身体,哪怕是女技师都会万分的不习惯。二来,她们的按摩效果也是见效甚微,完全就不见得有一丝一毫的神奇。但王庸这绝技却是让她彻底改变了之前的想法,不仅让她重拾了精神,减轻了疲惫,更是让她彻底刮目相看,由衷地被自家万能的老公深深折服,说什么,他可要比外面那些专业按摩的女技师强太多了。

    不过,若是让王庸把她这些心里话听了去,怕是会气得直接吐血。说起王庸自己的按摩技法,可是脱胎自极其专业的军用按摩,有活血化瘀,消除疲劳的功效,这在国内绝对称得上是一流的水准了。

    况且,他王庸也曾经研习过这方面的知识,对于人体穴位的理解,怎么说也至少达到了中医专家的级别。甚至完全就可以放出大话说,对于力量的熟练掌控和运用,全世界都没有几个人能和他相提并论。至于帮人按摩这活,那纯粹就是拿火箭筒轰麻雀,大材小用。

    当然,连保安都当的这般逍遥自在,哪里还在乎帮老婆按按摩这种小事了?何况,欧阳菲菲还是个极为难得的大美人,帮她按摩的同时,能看着她脸颊潮红的沉醉状,听着她满足地在自己面前微微娇吟,也是一件极其赏心悦目的事情。

    片刻之后,欧阳菲菲全身的气血已经全部被活络了开来,连带着她娇嫩的肌肤都已微微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一时间,只见眼前的人儿玉颜一片潮红,几缕乌黑有光泽的长发黏在了耳鬓间,目色迷离,香唇微启,隐隐喘气不休,性感而慵魅,看的王庸是一阵心潮澎湃,口干舌燥。

    “欧阳老总,对我的服务可还算满意?”王庸故意凑在她耳边,深深吐了一口气,邪魅地低声问了一句。

    “哼。”欧阳菲菲早已是娇躯无力,神色恍惚。听到突如其来的询问,媚眼如丝地横了他一眼,羞涩无比地说:“流氓,便宜尽给你占去了。”

    “夫妻之间,哪有谁占谁便宜的?”王庸奸邪着呵呵一笑,不以为意地提议说:“实在不行的话,你要是觉得吃了亏,尽管也可以让我躺下。到时候你再好好地帮我做个保健按摩,想怎么揩油,就怎么揩油。”

    “谁,谁会有兴趣揩你油啊?”欧阳菲菲支支吾吾地嗔道,被他一提更是羞得玉颊滚烫,娇赧不已。为了不再让王庸继续看自己的笑话,才软弱无力地从老板椅上起身,慌忙地跑向了就近休息间的淋浴室里。

    纤手轻轻搭扶着门把,已是满脸的气喘吁吁,双腿也不自觉地隐隐颤抖起来,此时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刚才那一幕幕发生的羞人之事。暗自气愤地跺了跺脚,心里不禁嗔怪起那狡诈的王庸来。他大而厚实的双手仿佛拥有着难以言喻的诡异力量,竟然能通过看似正常的按摩,让自己都为之颤悸,鬼迷心窍地竟任由他为所欲为。

    芳心深处那一缕若有若无的本能**,被他就这么赤~裸~裸地轻易撩拨了出来。好似顺着自己流动着的血液,燃烧遍了周身每一处细小的角落。

    玉手轻拍胸膛之时,触碰到了那藏在衣衫下的鼓胀欲裂之处,又是传来弥留的一阵颤悸和酥麻感。让她的思想瞬间抽空,双腿也瘫软无力,几欲跌倒。

    这是她从未体验过的奇妙感觉。

    “王庸那坏人。”欧阳菲菲低垂着脸,一边羞赧之际,一边又娇嗔怨怪不已,要不是他刚才借着按摩这个冠冕堂皇的名义,有意无意地,无数次从那周边轻轻撩过,勾起了她心底里羞羞的渴望。偏生他还循规蹈矩地不去触碰半下,美名其曰正规按摩。

    首先甭管她当时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是自己提出也好,默默忍受也罢。但是以她的矜持和羞涩之心,又怎么可能主动要求他干点什么?甚至,她几次三番都悄悄然的装作姿势不舒服,无意间扭动挺起娇躯,主动去触碰他的魔爪了。

    可那家伙着实是可恶的紧,竟然谨守防线,一点也不见进一步动作。每每即将触碰到时,他却又灵敏地躲开绕去。直把她贝齿恨得是好痒痒,真想咬他几口才痛快。

    平常吧,见他就是一副贼眉鼠眼的流氓样,这关键时刻给他机会了,却又故弄玄虚的假正经了起来?也不知道他是存心这样的?还是真的只是在正正经经做保健按摩。

    欧阳菲菲浅嗔又腹诽之余,终于有了一丝力气,颤巍巍地开始褪起了身上的衣服。这也是无奈,经过刚刚一番艰难的折腾,一身薄薄香汗,早就已经打湿了衬衫和内衣。万分感慨着,以她的娇矜,又怎堪忍耐到如此境地?

    炎炎夏日,衣衫本来就单薄的很。不多会儿,一具足以让任何男人都瞠目结舌,自惭形秽的赤~裸娇躯,就这样缓缓地跨入到了淋浴区。

    那仿若不是来自于人间的景象。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无暇,肤若凝脂,冰肌玉骨。再有那桃红的俏颜,一汪剪水般的迷人眼眸,显得都如此的美轮美奂。

    莲蓬头中喷洒出来的细微水滴,犹如天降甘霖般地洒落到了她身上,雾气蒸腾缭绕之间,让她犹似来自于如梦似幻的仙境之中,好一位绝美出尘的仙子!

    纤细指尖轻轻在锁骨,香肩处滑过,每一处皮肤都玉莹光洁,致若绸缎,不染任何纤尘,仿若一尊完美而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艺术品。

    “老总,要不要再尝试一下我的搓背技术?保证服务比刚才更加周到,包你满意。”

    就在此时此刻,王庸那谑笑的声音,打破了那份如同艺术境界一般的气氛。

    “啊?”欧阳菲菲闻声不由一阵惊吓,浮想联翩般,好像被他代入到了设想的虚拟场景之中。那个坏人,他的模糊身影就仿佛突然之间出现在眼前,用他那粗糙,却极有魅惑力的魔爪,在自己片缕不挂的婀娜娇躯上,恣意地轻薄。

    她可不是戚蔓菁那种对王庸妖媚而脸皮极厚,甚至能在这方面压过他一头的女人。欧阳菲菲一想到如此场景,就一阵心跳加速,晃悠着几乎站不稳。

    感受到自己脸颊上燃烧发烫的温度,欧阳菲菲羞得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对着王庸就颤声制止道:“王庸你能不能躲远一些?你害臊不害臊啊?”

    “欧阳菲菲,我们可是老夫老妻了,有什么好害羞的?你有什么需求,尽管可以和我说嘛。”王庸眼角眯成了一条缝,奸诈地对着她一笑:“甭管是按摩还是搓背,我都能满足你。哪怕你再有些更加深入的非分之想,我也能咬咬牙答应。”

    王庸的话,惹得欧阳菲菲自是遐想连篇,羞得无地自容。若非自己赤~裸~裸地在洗澡,说不得就要冲了出去,一记飞腿把他踹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坏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