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章 到底什么事情最羞羞

第六百章 到底什么事情最羞羞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王庸强健而有力的双臂,微微颤抖着.情不自禁地一手扶住了她柔软的香肩,略有感触般,将她柔软似水的身躯紧紧箍在怀中。细细感受着她扑通的心跳,鼻腔里嗅着她淡淡的体香。

    一股宁静而祥和的温馨,就这样悄然无声地攀爬上了他的心头。说真的,欧阳菲菲带给自己的感觉,就似一汪清澈纯净的泉水。不知不觉间,静静流淌进他的心田,浇灌着他干枯麻木的情感,洗涤着他沉淀在心底的污秽,仇恨与痛苦。

    妻子,这个词。一直以来对王庸来说,都只是一个象征姓摆设的词汇而已。

    可此时此分此秒,却给予了他一层全新的情结感悟。不再是虚无缥缈,而是实在的触手可得。不错,就是怀里抱着的这个真实女人。她就是自己的妻子。

    她会对自己吃醋,会管制着自己,也会和母亲一样担忧爱护自己,总是能不经意地触动他最柔软的内心。自己和她,就这样奇妙地组成了一个家庭,两人互为依靠,互为对方的另一半。再次萌生出家人的概念,想把她放在手心里用心呵护与疼惜,想让她能永远躲在自己的保护伞之下,让她远离任何的伤害。

    她的一言一行,不知何时就这样牵扯住他的心。

    一时间,王庸竟从未体验过这份沉甸甸的感觉。这其中已经不仅仅包含了爱意,更是勾起了他强烈的责任感,她不单单是一个女人,她还是自己的亲人。不管她事业多有成就,也不管她有多么的优秀和出彩,在她刺猬般的坚强外表下,是一颗装着他的心。在他发生危险时,会像个柔若无依的小女人一般,害怕,惶恐和担心着自己。一天再苦再累,只要回到家,总是有那么一个人一心等候着自己,想想这些,就足够的幸福和满足。

    “菲菲。”王庸的喉咙微微鼓动,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昨晚的事情,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没有顾忌到你的感受,让你为我如此担惊受怕。我保证,下次绝对会早些回家,实在有事,就和你提前打好招呼。你别再难过了,好吗?要不,你打我两下,出出气?”

    “唔~”欧阳菲菲看着他闭上眼睛凑过来的脸,心里甜丝丝的,气顿时也烟消云散。其实她也下不去手,只是表面上装腔作势罢了。轻咳一声,她又撒娇说:“不要,就你那皮糙肉厚的模样,一定也打不疼你。我要你讲些好听的笑话,逗我开心。”

    “呃,笑话没有。”王庸绞尽脑汁,还真只有些无聊的冷笑话。上回方薇薇瞎扯到自己讲笑话的本事,也只是想情急之策而已,没想到她还真放在心上了。王庸不慌不忙,转念又道:“你可是斯坦福大学毕业的,脑子肯定好使。要不,我给你猜个谜语,怎么样?”王庸正经地问起,背地里却又开始有了新的诡计。盯着欧阳菲菲白嫩的小脸,歼笑道:“这要是猜不出来,就得给我亲一口。”

    “要是我猜出来了呢?”欧阳菲菲倒是来了兴致,美眸微微泛着媚意,横了他一眼,软语说:“可别给我说,你让我亲一口这种老梗。”

    “你也太小瞧我了,我可是翩翩君子,光明磊落,才不屑这样做。这样吧。你要是猜出来了,我就答应你一个非分的条件。”王庸对她抛去了个媚眼说:“你想对我做什么羞人的事情,我都忍了。”

    欧阳菲菲脸一红,没想到他脑子里净是不单纯的事,忙娇嗔不迭:“谁,谁会对你做那些事情啊?好吧好吧,快开始吧,我接受挑战。”

    “为了照顾你是个女人,这个谜语难度系数就设置的不高了,可别说我不让你。咳咳,废话少说,这就开始。第一,这是一个用橡胶做的圈圈。第二,用来套在人身体的中间位置。第三,这可是关系到人命安全的哦~你猜这是个什么东西?”王庸简单描述完,笑得很**邪,连声音都变得很荡漾了起来,眼神更是充满了诡异的意味。

    欧阳菲菲迅速转动头脑,开始皱眉苦想了起来。看她这沉思状,这一时半会还真反应不过来。

    王庸错愕不已,不是吧?连这么简单地谜语都猜不出来?老子都提示的很明显了。当即,王庸笑得更是不怀好意了起来,接着补充道:“这可是关系到人命的喔,菲菲,你要是猜不出来就要给我亲一口了。”

    “喔~我知道了。”欧阳菲菲星眸一亮,一下被王庸的最后一句点醒,恍然大悟地高喊:“是救生圈。三个条件都符合。”

    “噗~”王庸一口老血差点喷死,虽然明知道自家老婆在某些方面的确很单纯,可万万不曾料到竟能没常识到这种地步。

    正常的成年男女,在王庸的种种夸张表情配合下,第一反应肯定不会是猜救生圈的吧?明明是十拿九稳赢的局面,结果死在了她的纯洁上。

    “王庸,你这是什么表情?你不会是想耍赖吧?”欧阳菲菲眉头微微挑起,理直气壮地说:“救生圈完全符合那三个条件啊,你可不准咬文嚼字啊,说什么还有塑料救生圈之类的。”

    “好吧好吧,你赢了。”王庸举手投降说:“的确是救生圈,欧阳菲菲,我服气了。”

    “喂喂,王庸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吗?这种题目实在太简单了。”欧阳菲菲在确定自己赌赢之后,反而有些嘟起小嘴不屑了。这种东西也叫谜语吗?提示的都那么明显了,只要不是弱智,正常人稍微想想就能猜出来的吧?

    “呃,题目难不难,你把它发给戚蔓菁看看就知道了。”王庸还真是满脸郁闷,这种稳赢的题目最后都能输,自己输得实在是太憋屈了。

    欧阳菲菲狐疑不定,不过还是拿起了手机,飞快的把这谜语发给了戚蔓菁。

    二十秒之后,戚蔓菁发回了消息说:“哎呀,菲菲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流氓了?连这种谜语都给我发了,堕落了啊。”

    这下,欧阳菲菲更是摸不着头脑了。难道自己猜的不对?为什么戚蔓菁会是这反应。直接心急如火地回:“给我报答案。”

    “就是那个咯,**啊,这么简单的题目都让我猜……你不会是想和老公用,不好意思买吧?包在我身上,我一会儿给你买了送来……”

    噗~这下轮到欧阳菲菲差点**了,原来王庸那家伙是故意不安好心啊,一个劲儿的误导自己?还故意笑得那么****,这分明就是一种粗浅的心理暗示诱导。

    好在她自己对那玩意的印象非常模糊,之前也没有直观的了解过,更是从没有人敢给她普及这些知识。如果不是这次戚蔓菁给出了答案,估计给她一天的时间也猜不到那上面去。

    撇下手机,欧阳菲菲又尴尬又恼羞,脸都红成了一个桃子,甩头回瞪了他一眼,有些神色不善看着已笑趴下的王庸:“老王,你这是故意在整我是吧,要我~假如我真说出了那个东西,岂不是被你嘲笑死?”

    “逗个乐,逗个乐而已,别这么较真嘛。”王庸竭力掩饰着脸上的笑意,一边苦恼着,一边变相地夸起了她:“你这不是猜对了么,事实证明,我们家的王夫人,心思还真是纯洁得很。不像那戚妖精,满脑子都是肮脏龌龊的**秽思想。”

    “可你不就是喜欢她的妖媚么?”欧阳菲菲俏眸一横着说:“别告诉我你不喜欢,不喜欢的话就立马给我断了。”

    “这个……哈,呵呵。”王庸见她这么严肃,额头开始直直冒出冷汗,慌忙解释:“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

    “误会也好,事实也罢。总之,你刚才已经亲口承认,那个谜语是我赢了,可不许再出尔反尔了。”欧阳菲菲抱起了手,蛮不讲理地不给他任何机会,谁让他刚刚这般戏耍自己,不报复回来怎么行?只见她这下终于展露笑意,饶有兴致地开始上下打量着王庸,挑了挑眉问起:“你刚才可是答应了,如果我赢了,可以对你做一件非分的,羞羞的事情。这个,身为男人,你是不会抵赖的对吗?”

    王庸被她诡异的眼神看得是浑身直发毛,心下对自己直骂,好端端让你说个笑话就笑话呗。非得猜什么谜语,还不知死活地给她下套。而且,下套就下套呗,也不考虑到欧阳菲菲在这方面的知识是多么的匮乏。

    怎么算怎么都赢的一个局,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

    “这个,菲菲啊。呵呵,耍赖当然是不可能的,我好歹也是个男子汉大丈夫,说话一口吐沫一个钉子。”王庸当下只好谦让着她,呵呵直谄笑着说:“不过咱怎么说,都是夫妻一场,赌局闹闹玩玩就好了,别下手太狠。”

    “至于怎么下手嘛,那可就是我的事情了。”欧阳菲菲媚眼如丝地朝他一瞟,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傲娇无比地坐在了老板椅上,抱着双手,翘着二郎腿,自顾自地轻声嘀咕起来:“怎么用这个条件比较好呢?唔,我这方面知识很欠缺啊。不如到网上查查,到底什么事情最羞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