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九十九章 菲菲之心

第五百九十九章 菲菲之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王庸这一头恶寒,倒底是经验差了些啊.本想着扯个小谎,任凭他以不变应万变的能力,定能轻易地自圆其说。没想到她还留着这一手,竟是直接一通电话打到了雷劲的身上,这下证据确凿,想抵赖也不成了。失策啊失策,看来自己的确是小看了欧阳菲菲。

    不可思议的是,现在她对他的行踪竟然如此关心,和以往她的行事作风,略有些背道而驰。虽说以前也出现这种情况,但这回却是充分发挥了刨根问底的精神,这下王庸可真是栽了。

    更无奈的是,他竟然没提前考虑到和雷劲串通一下口供。呃,自己经验差,雷劲又何尝有这方面的经验了?

    “王庸,我需要听你的解释。你昨晚倒底和哪个女人在一起鬼混了?”欧阳菲菲俏眸一寒,怒意更甚了。冷冷地盯着他威胁道:“如果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今天中午,我就到妈妈的墓前,好好地和她老人家说道说道。”

    “这个,咱有话好说,好说。”王庸谄笑着,想趁其不备悄悄地凑上去,然后抱住她搔扰一番:“妈都休息好多年了,咱不能为了夫妻之间的这么点小矛盾,就去扰的她不得安宁吧?”

    欧阳菲菲仿佛早有准备,腰肢一拧,就轻易转了半圈躲了开去。明眸严厉地盯着王庸,喝止道:“又想耍什么花招,不准你再动手动脚了。还有一点要申明,我们之间的这个,绝对不是小矛盾。快,老实给我交代,昨晚是不是又和戚妖精鬼混去了?”

    和戚蔓菁?王庸刚想顺势说是的时候,眉峰一转,心中却是陡然警觉而起。昨晚欧阳菲菲既然都能打电话到雷劲那里去了,又怎么可能不去防范一下戚蔓菁?说不准这又是她的故布疑阵,目的只是想再次试探自己。更甚一步,也许她昨晚就已经找到了戚蔓菁,正和她在一起呢?思虑到这层,王庸不禁打了个冷颤,这场心理战可是打得够呛啊。

    “不是!”王庸立即摇头,一脸坚决地否认道。

    欧阳菲菲凝视着他深邃又真挚的眼睛,紧绷的心总算一松,不由脸色渐缓,怒气褪去些:“老王你够能耐的啊?这么快又搭上了新的狐狸精?我看你这同学聚会也别去了,去了见了老情人的话,说不定就又得把持不住了。”

    “好吧好吧,我招,招还不行吗?”王庸见她是不到黄河心不死,随手点了支烟,有些无奈地招供:“昨晚我和迟宝宝在一起。”

    “迟宝宝?”欧阳菲菲一愣之后,面露疑色,只是不相信他的说辞,反问道:“你鬼扯什么?人家迟宝宝是什么人物?怎么可能看得上你?”

    “喂喂,欧阳菲菲,我可是你老公。”王庸自尊心受创,一下子委屈了起来,气鼓鼓地猛抽着烟辩驳:“怎么着就能把我说得这么一文不值?”

    “你还真别说,人家迟局长要身材有身材,要美貌有美貌,社会地位又这么高,未来的前途还是不可限量。”欧阳菲菲环抱着双手,以挑剔的眼神上下打量着王庸,嫌弃道:“而你呢,除了身材马马虎虎外,要脸蛋没脸蛋,要钱没钱,当个保安就准备混吃等死一辈子。”

    “喂喂,我可是有钱的,只不过都给爸爸去投资了。剩下的,也都给你收缴了。”王庸试图扳回一点男人的面子,不服气地申辩。

    “那不等于还是没钱?”欧阳菲菲撇着嘴,见他一副极力反驳的样子,心里得瑟的很:“就你那点点工资,就算是出去和人吃顿浪漫的烛光晚餐都付不起。对了,你下个月的工资还要少掉一千块,因为你给我刷了卡买了一对黄金耳钉。”

    “好啊,那我可以把你不要了的钻石去送给蔓菁,她肯定会欢天喜地。回报我几千万零花钱用用。”王庸得意地说着。这一轮和她的斗嘴,自己总算是占到了上风。

    欧阳菲菲旋即脸色骤变,气得直跺脚,着急地嗔道:“不准,不准你给戚妖精。”

    “那我也没办法啊,谁让我穷的响叮当,请人美女吃顿饭都没钱。”王庸嘿嘿谄笑了几声,顺势诱导:“要不,你把我的银行卡之类的还给我?”

    欧阳菲菲刚才也是一下子有些紧张了,对她来说,王庸那枚钻石的意义可不仅仅是一枚钻石那么简单。不过,转瞬一定神下,却是知道自己又差点上了这个坏家伙的当,这分明是给自己下了个套子,要挟经济解封。

    身为一个总裁,她又岂能不谙这些谈判之道?当即,那双动人的星眸滴溜溜一转,谨守住防线道:“第一,经济解封你想都别想,烟钱,酒钱,我统统会给你准备好,只要你拿发票来报销就行。第二,出去请朋友吃饭,正常的社交应酬,我也绝对不会卡你半分。像你这样的人,没钱都能玩出那么多花样来。这要在兜里再揣几个闲钱,那还不得像是一只脱了链条的猴子?无法无天了。”

    王庸一滞,眼瞅着计策失败,一脸泄气地盯着侃侃而谈的她。

    “还有关于那枚钻石,只要我们两个还是夫妻关系,我就不会允许你把它送给任何人。”欧阳菲菲抬着下巴,趾高气昂地看着他,继续又回归到了之前的话题,质疑道:“现在,该交代一下你昨晚究竟干什么了?”

    “说了和迟宝宝在一起。”王庸无奈地耸耸肩,索姓一次姓说完:“她欲望勃发,把我强行占有了。”

    “说实话。”欧阳菲菲自是认为他还在开玩笑,怒气横生,俏眸一瞪:“不要鬼扯这些不着边际的话。”

    呃,刚才说的就是实话啊,只是你欧阳老总不相信而已,王庸心里默哀一声,既然实话你不信,那就只好编谎话了:“好吧好吧,我老实交代。昨晚去拍拍人迟宝宝的马屁。让她给我个机会,偷偷摸摸地去教训了一下那个杨兵。你不知道,昨晚我可着实狠狠地揍了他一顿,心里面那个畅快啊,怒气算是都发泄掉了。”

    一提到这事,欧阳菲菲也关切地询问了起来:“那个杨兵怎么样?这下铁定坐牢了吧?虽然打他一顿的确解气,但这会不会给迟警官带来麻烦?”话说欧阳菲菲,对那杨兵也是恨得牙直痒痒。差一点啊,就差那么一点点,可怜她欧阳菲菲就成寡妇了。

    “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们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半夜三更才去找他茬的。”王庸一脸舒畅说完,捏紧了拳头,目露起凄厉之色:“这不狠狠教训他一顿,我心里这口气可没地出。”

    “行了,我也不去找迟警官求证了,算你过了。只是下次你再要这么晚才回家,一定得提前和我报备。”欧阳菲菲难得通情达理一回。见他说得诚恳,仿佛是真的动怒,也就不打算继续深究下去了。半晌,微微有些心有余悸地说:“昨晚我一个人在家,左等右等不见你回来,心里真的很害怕。以前我倒是不觉得,可自从那天你出事之后,我就知道世事无常,万一你真的出了点什么事,我实在是无法再承受了。王庸,以后我不准你一声不吭的就消失了。你要知道,家里还有人在等着你回来。”

    前半句,她的气势还有些强。可说到后面,王庸能从她眼神之中,看到明显的惶恐和不安。娇娇弱弱的,分明就是一个新婚燕尔,担心丈夫安全的小妻子,哪里还有半点堂堂一总裁的气场?

    “王庸,我好怕,怕你出事。”欧阳菲菲俏脸微微有些惊慌,轻轻地抱住了他,娇躯仿佛余悸未消的在轻轻颤抖。

    这让王庸的心,没来由的一颤。一些许久许久没有体验过的感觉,油然而生。来自于家人的担心和关怀。

    王庸还记得,自己还是个毛头小子的时候,又一次在外面打了架,受了伤怕被责骂,也不敢直接回家,只好找个地方躲了起来。那一天可把妈妈急坏了,担心的要命,疯了一样的四处寻找儿子。

    直至足足找了半宿,她才找到了蜷缩在桥洞里的自己。那时候,她的眼神,也和此刻的欧阳菲菲一样,充满了惶恐和不安。但是她对自己竟没有半句责备,而是紧紧地把自己箍在怀里,仿若抱着的是失而复得的心肝肉一样,嘴里只是不停念叨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可王庸能深刻感受到她的身体,在剧烈地颤抖着,冰凉的体温透过单薄的上衣传递过来,热泪也顺着脸颊如雨点般滴落在自己肩上,还时不时地打起了喷嚏。

    回家后才知道,她为了找自己,不小心跌了好几个跟斗,摔得很狼狈,连膝盖都蹭破了。

    心疼,看着她膝盖上破裂的伤口,流着血,那血仿佛深深渗进了他的骨髓,时刻提醒着自己的罪责。此时此刻她却全然没有顾及到自己,只是满脸焦灼地关心着王庸的伤口。

    “疼不疼啊?以后记得保护好自己听到没?以后晚上更不许不回家。”一字一句关心的话跌进他耳朵里,触动着他的心弦。王庸还清楚的记得,当初的自己是多么的心疼。看到她一边吹着给他上药,一边唠叨不已。对母亲,更是充满了愧疚和不安。

    这件事给了他极大的一个教训,如同烙印般深深刻在了自己的心里。自从那次之后,王庸就再也不敢晚回家。

    十几年了,这种感觉,已经十几年没有感受到了。一时间,仿佛触动到了他旁人无法触及的心灵深处。心头一暖,一股酸酸的感觉,涌上了他的鼻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