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堕落

第五百九十五章 堕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王庸瞪大双眼,大惊失色地望着她说:“宝宝,你干什么这么暴力?你还受着伤呢。”言语中虽有斥责,却带着一丝关心在里头。

    说来,迟宝宝刚才的一系列动作,简直是迅猛而霸道。可王庸手上的一碗热粥,仍旧是轻而易举地稳住了,端得平平整整,没有半点粥液溅出来。如若不是刚刚一门心思放在了这碗粥上,王庸也不会猝不及防中了她的招。

    “装,你还敢跟我装?我说的当然是杨兵的事情。我承认,虽然那个家伙是个十足的人渣,但是国家法律最终会重重惩罚他的。你怎么能这么偏执,做出如此惨无人道的事情来?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触犯国家法律的,还涉嫌了反人类。”迟宝宝大发雷霆地冲着王庸怒吼着,恨不能把这个家伙一把掐死了算。好说歹说,拳打脚踢都用上了,软的硬的他都不吃,这下都撕破脸皮了,他怎么还是理解不了自己的一番苦心。

    “喂喂,迟大警官,饭可以乱吃,但是话可不能乱说啊。”王庸一脸被吓坏了的可怜模样,狡猾地举手投降说:“我王某人可是一等良民,遵纪守法,恪守社会准则,顶多就是打打小牌,喝喝小酒,怎么会触犯国家法律?还反人类,吓,你这帽子是不是扣得太凶残了些?”

    “你敢说你没触犯法律?”迟宝宝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神,凶恶地怒盯着他:“有种你就看着我的眼睛说。”

    “我真的……”王庸瞥见她一脸严肃样。知她怒气还没消。话说了一半,只好无奈地败下阵来,坦然招供说:“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是触犯了国家法律。我不应该把这么一个漂亮的女警察哄骗上手,还让她很冤屈地当了小三。我是千古罪人,我罪该万死,好了吧。”

    迟宝宝没预料到他竟会这么答,脸颊一红。滚滚发烫了起来。双手却同时松了力道,没好气地放开了他,娇嗔道:“流氓,无赖,做了坏事却不肯认。你说,你是不是怕我把你抓回去?”

    “我没做坏事,怎么认啊?”王庸满脸无辜,委屈地自怨自艾:“像我这么一个穷**丝男,破保安。想做坏事都没资本啊?”

    迟宝宝神色一滞,总算一下了然他为什么如此说了。好像不久之前自己才刚刚对判官说过,王庸是王庸。判官是判官。显然。这家伙是狡诈地抓住了自己话里的把柄,死不肯承认自己是判官了。

    不得不承认,从自己的私心来说,这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事实上,王庸就是判官这件事情,对迟宝宝的打击也是相当大的。她身为一个警察。抓住恣意妄为的判官是自己不容推却的职责。可是,先不管打得过打不过。就算真打得过,她又怎么能忍心把王庸抓去坐牢?甚至是枪毙?

    哪怕是自欺欺人,哪怕是心照不宣。迟宝宝倒也默默认可了他的说法。

    眉眼一瞟,她一把抢过了他仍旧端着的香喷喷的粥。就这么理所当然地继续骑跨在他身上,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边吃还边恶狠狠地诅咒:“那个死判官,臭判官。躲在厕所里暗暗祈祷吧,别有一天落在老娘手里,保证满清十大酷刑都一一给你用上。老娘敢打赌,判官的小**只有小手指一样长,蚯蚓一样粗,脸上都是不能见人的大麻子。所以只好整天戴着面具,不敢见人。”

    “咳咳~”王庸憋屈着任由她畅快地骂着,还不能还嘴,因为人家骂的可是判官。自己刚刚才和判官撇清了关系,再反驳岂不是打自己的脸。见不得她这番得意样,继而又咳嗽连连着说:“迟大警官,麻烦你喝粥的时候,能不能先把该遮的地方遮一下?这两只大白兔,不停地在老子面前蹦蹦跳跳的,也不寒碜?”

    迟宝宝低头一瞅,果然见自己春光全泄在了王庸面前,这让她那小麦色的肌肤的脸蛋有些发烧了起来。但是心中恨这家伙装蒜,不想在他面前示弱。索性心一横,微微俯身而下,让他看得见,却又碰不到,哼声说:“你刚才都说我是你的小三了,又不是没被你看到过,在这里装什么大胡葱?想看就正大光明地看,别偷偷摸摸。畏畏缩缩地一点都不像是个男人。”

    “是是,您是警官,您说了算。”王庸还真是有些垂涎三尺地咽了一下口水,不怕死地伸出了手去:“老实说,第一次在老张枣泥糕店门口碰到你时。我就知道,你有料,非常有料。对我这种男人来说,能够拥有一对如此极品尤物,就算是死了也值了。”

    “啪~”迟宝宝脸颊发烫地慌忙拍开了他的魔爪,霸气地说:“麻烦你有点点节操好不好?还真摸啊,去,再盛一碗粥来,老娘的肚子都饿瘪了。不然就铐你回局子,让你知道知道性骚扰一个警察是什么后果。”

    说完,从他身上迅速翻身而下,把手头的碗和筷子都递了过去。

    见她总算恢复了些正常,王庸的心下也是大松了一口气,但却依旧一副嬉皮笑脸模样,不动声色地爬下了床,屁颠屁颠就跑过去盛粥了,临出房门前还很关心地嘱咐说:“你现在可是个伤员,别乱蹦跶了,把伤口崩裂了就不好玩了。”

    “要你多管啊?”迟宝宝再次羞红了脸,拿起身边的枕头就冲着他砸了过去。

    这头等着王庸前脚刚走,她却是缓了口气,急忙抓了条床上的毛巾毯,把几近**的娇躯都严严实实地包了起来。虽然说两人之间,早就没有了所谓的清白。但她毕竟还是个青涩的女人,哪里能真的如此厚着脸皮,无动于衷?

    等到王庸迫不及待地端着新盛好的粥回来后,见得裹得密不透风的她,直直呆愣在了原地。随后又懊恼地拍起了脑袋,后悔不迭,大叫中了迟宝宝的调虎离山之计。

    迟宝宝难得洋洋得意地瞟了他一眼,招手示意他过来,接过了刚端来的粥,又津津有味地喝了起来。

    要说这家伙在厨艺上还真是有那么三两分本事的。即便是熬个粥,也比旁人熬得入味得多,粘稠又细腻爽口,小菜也弄得不错。

    迟宝宝倒是满不在乎受不受伤,当下却是肚饿难忍。其实这段时间她忙前忙后,很多时候甚至连饭都顾不上吃。现在不管怎么说,既然大势已定,倒是能放开胃口大吃大喝一顿了。

    如此一来,王庸眼巴巴地看着她一碗接着一碗,不候多时,竟把他熬得大半锅粥都给喝了个精光,直把他惹得额头冷汗直冒。心下暗自庆幸,亏得不是每个女人都像她这么能吃的,不然自己那点点存款还真不够养几个女人的,还得再出去混点老婆的吃饭钱。

    好不容易等她吃饱喝足了,王庸又恢复了本性,开始搓着贼手笑道:“宝宝啊,刚才我看你蹦跶的厉害。估计伤口处又有些不自在了。这样吧,我帮你重新检查检查……”

    咔嚓~

    迟宝宝掏出了手铐,瞬间功夫,却是挥手一下子把他铐在了床头上,冷笑连连着说:“王庸啊王庸,你刚才趁着我昏迷的时候,估计没少吃豆腐吧?你也知道,我是个报复心理很强的人。既然你把我浑身上下都看了个精光,那怎么着我也得看回来啊。还有,警告你哦,可别想着反抗,王庸可只是个实力平平的小保安,没有判官那种身手的。等着吧,你是逃不过我的魔爪的。”

    “我勒个去,迟宝宝你这是饱暖思淫欲啊~”可怜的王庸,在她上下其手之中,哀嚎了起来。

    ……

    在会所之中,衣服皱巴巴,有些狼狈的李逸风已是整个身子像团子一般蜷缩在了沙发里。此刻他的表情,痛苦之色已全然消失。而是洋溢着满足的幸福感,闭着眼睛,身躯也像是在天堂里飘啊飘地游荡,犹如置身云端。

    如此甜美而酣畅淋漓的奇妙感觉,是他这辈子都从未体验过的。在药物的进一步催动下,他粗眉渐渐舒展,甚至忍不住地呻吟了起来。

    “来人,把他送到房间里去。”妖娆的女人目光轻蔑地望着李逸风,一声令下,眼前就并列地走上前来几个身形矫健的男人。

    只见她横眉轻挑,露出了一丝狡黠算计的笑容。而后继续一脸媚态地对着他们吩咐:“再给他安排几个漂亮的女人。”

    等解决完李逸风的事情后,面具男才淡淡地转身看向了屋里的其他几个人。虽然面具遮盖住了脸上的表情,但四周散发出的冰冻气场却显然昭示了他愤懑的情绪。乍然间,只见他手一甩,凌厉地朝着这些人呵斥道:“你们几个废物,为什么到现在,我让你们调查的事情还没有半点进展?”

    “沈少爷。”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哆哆嗦嗦地差点站不稳,膝盖一软险些跪拜了下来。不一会儿接着壮起胆子禀告:“我们的调查已经有了些眉目了,戴英明的失败,极有可能和一个叫方薇薇的女人有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