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九十四章 恶魔来袭

第五百九十四章 恶魔来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哗啦~”有些愤怒的雷劲,将早就准备好的一盆冰水泼到了他的脑袋上:“小子,看你的那些手段,还是有些本事的啊?这下怎么连这点点苦头都扛不住?看来我可真是高估你了.才坚持了短短十分钟啊,就晕死过去了。丢人,实在是太丢人了。”

    “求求你,判官,杀了我吧。”幽幽醒来的杨兵,仿佛刚从鬼门关里溜达了一圈回来,已分辨不清这里是地狱还是人间。当遍布全身的刺痛感再次袭来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还活着。血肉模糊的他被折磨地将近发狂,目光之中除了憎恨,更多的是无尽的恐惧和绝望。他偏转头又朝着王庸投去一个恳求的眼神:“求求你,给我个痛快吧。”

    “任何人,做错了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王庸点了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后,依旧无动于衷:“杨兵,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做事要懂得分寸。既然你胆敢对我出手,胆敢谋杀我在乎的人,就早该要做出充分的准备承担任何后果。辐射,继续,如果天亮之前他死了,我扒了你的皮。”

    “是。”雷劲习惯姓地立定敬礼,朝着王庸满脸肃然地担保:“保证完成任务。”

    “军人,原来你们也是军人,求求你们了,看在大家都是军人的份上,能不能……啊~”

    “毒液负责拍摄,回头把视频放到罗云书记的书桌上。”王庸一把横抱起已经晕厥的迟宝宝,冷漠地丢下了一句话,就大步向外走去。

    “嗯!”毒液冷声答应,但是看着王庸抱走迟宝宝,却是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把话吞回了肚里,认真执行起王庸交代的任务来。

    和他在一起几年的毒液深知,什么时候能惹他,哪怕打他两下都没关系。但有些时候,却是不能去碰他半下,否则随时可能会死无葬身之地。

    ……

    几乎是与此同时,在一处秘密的会所之内。

    一位西装革履,腕戴名表,颇有成功人士风范的男子,脸上戴着一张阴冷无比的白色面具。只见他一手拿着点燃着的雪茄,一手托着红酒杯,悠然自得地坐在了沙发上。

    边上一位**妖娆,风情万种的晚装女子,柔若无骨,半偎半依在了他的怀里,细腻嫩滑的瓜子脸上,也戴着一副平添神秘**韵味的蝴蝶面具。白嫩**的手指,涂着撩人的红色指甲油,轻轻在他胸口**着。

    而下首之处却是站了四人,每一个都是形象气度不凡。显然都是在各自领域内颇有成就之人。

    但是这四个人之中除了一个,其余都是面色煞白,额头的汗水不断滴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唯有那个身穿黑色西服,三十几岁的国字脸男子,目露凶光地狠狠盯着对面面具男,咬牙切齿着仿佛要杀了他一样。

    若是在华海市混得很好,颇有见识之人看到这几人时,肯定每一个人都认得出来。尤其是那个鲜明的国字脸,分明就是赫赫有名的明星局长李逸风。其余的人虽然都不混官场,但也个个出众,都是能量非凡之辈,显然身份地位不会比李逸风逊色多少。

    面具男正在仔细地欣赏着一段视频录像,那是杨兵白天在记者招待会上发生的事情。由于兹事体大,政斧方面不得不强硬一把。至于如何去安抚那些国内外记者,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公关团队一定是全面出动了。

    虽然绝大多数的录像和照片,都已经被武警强行收走了,连那些国外记者的也不例外。但这个面具男,却是不知从哪里调来了一份,而且还是高清拍摄的,连杨兵脸上惊恐万分的表情都拍得清清楚楚。

    他安安静静地观看完了之后,面露冷嘲热讽,撇撇嘴角不屑着说:“先前吹嘘这个杨家少爷干掉了判官,我还以为他是个有点本事的人。没想到到头来,竟然是个死吹牛的主。”

    “少爷,既然连那个唱歌的女人都没死,那么以此推断,凭借判官的实力也定然是死不了,那你说我们的计划是不是需要继续执行了?”妖艳的蝴蝶面具女子关掉了视频,声音柔弱而**无比地说。

    “呵呵,我原来还感慨着,假如判官这么早就死了,那恐怕是没得玩了呢,好戏可是没开场呢,怎么能少了这么个敬佩的对手呢?现在还好是我多虑了。”面具男轻笑了两下,眼神深邃无比,如漩涡般的深不见底,仿佛极度自负地看好自己的能力,捏紧着拳头,一边自言自语:“这下来的正好,可以好好的和他过过招。能死在我的手里,也算是他的一种荣幸。”

    “姓沈的,你以为判官是团面吗?你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李逸风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对眼前人早已是恨之入骨。全身都在不自觉地颤抖着,细密的汗水几乎快浸透了他的西装。

    “哟,这不是我们的李大局长吗?”面具男转头,一脸邪气地一笑,而后又故作惊讶地奚落道:“你如今怎么会这样一副落魄模样?竟然紧张害怕得是汗流浃背,脸色发白?我有这么可怕吗?”

    李逸风暴怒的脖子上青筋都爆了出来,眼神之中燃烧着熊熊的火焰:“姓沈的,你就是个畜生。我不会像你投降的,绝对不会。”

    “不会投降?”面具男反问道,却是忍不住爽朗大笑了起来,自信满满地说:“李逸风,你实在是太高估自己了。相信你现在肯乖乖站在这里,是因为你已经尝过一次滋味了吧。怎么样,这滋味好受吗?回味无穷吗?哼,五分钟,我敢打赌用不了五分钟,你就会像是一条狗一样地趴在我面前,跪地求饶,什么都愿意做。”

    “畜生。”李逸风被如此羞辱,更不甘如此受人威胁钳制。不禁气血上涌,就像是一头被激怒了的公牛,咆哮着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老子和你拼了。”

    面具男依旧淡然的样子,丝毫不为所动。

    电闪雷鸣间,一道戴着斗篷的黑色影子,仿若从幽暗之中窜出来了一般,速度极快地一脚踹中了他的小腹。强如旋风般的力量,直接撞得李逸风倒飞了几米,掼倒在地。

    只见他强忍住疼痛挣扎了两下,试图再次爬起来。但是顽固残留在体内的药姓却在关键时刻,突然地发作了起来。仿佛一瞬间,他的力气竟是被抽空了一样,踉跄着摇晃了两步又颓然摔倒在地。脸色变得越来越惨白,呼吸越来越急促,脸上的肌肉,就像是蚯蚓一样的扭曲着,昭示着他此刻承受的痛苦绝对不同寻常。

    好像是在和自己战斗一样,他用手指,奋力地掐着胳膊和**。死命死命地掐,那架势,好像是要把自己掐死一样。

    “硬汉子。”面具男嘲笑着说:“我知道你是条硬汉子,可惜,自从刹那天堂被研发出来后,我还没见过任何一个人能抵抗的住。你很荣幸,组织允许我把珍贵无比的刹那天堂用在你身上。但是你也很不幸,一会儿你就会毫无尊严地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什么骨气,什么节**,你都会抛弃地干干净净。你要知道,我现在如果真要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畜生!”李逸风痛苦地蜷缩成一团,声音仿佛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低沉着恨恨诅咒起来:“姓沈的,你是个彻头彻尾的畜生,你不得好死。”

    “李逸风,我们可是认识很多年了。”面具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如果你识抬举一些,我又怎么可能把如此珍贵的资源用在你身上?可惜,你自认为和我不是一路人,一心急于和我撇清关系。呵呵,李大局长,你的想法太天真了。难受吗?痛苦吗?喏,这里有一粒解药,你爬过来,把我的鞋子舔干净,我就赏你一粒。只要你吃了它,所有的痛苦都会消失,而你也会尝到真正天堂的滋味。我相信你已经喜欢上了那种滋味……“

    “啊~”李逸风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咆哮了起来,痛苦地满地打滚。

    ……

    迟宝宝从她的**幽幽转醒了过来,轻轻敲了敲后脑勺,仿佛想到了什么,猛地坐了起来。只见自己娇躯几乎已经**,只披了一条大毛巾毯。身上各处大大小小的伤口,也已经被人细心地用纱布包裹好了……

    就在她意识有些混沌间,想拾之前的详细记忆时。身上围着条围裙的王庸,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推**门而入。

    看到一脸茫然地望向他的迟宝宝,王庸愣了片刻,没想到她这么快就醒来了。随即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笑脸盈盈道:“宝宝,你总算醒了。你受了伤,可把我吓……”

    话未说完,迟宝宝就像是一条猎豹般地窜了过去,抓住了他的衣襟猛地一下摁倒在**,以夸张的姿势骑了上去,凶神恶煞地说:“王庸,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能做那种事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