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四个女人一台戏

第五百八十八章 四个女人一台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今天帮老妈过六十大寿,只有一更了,望见谅~)

    ……

    “对啊,想方设法把老公的魂给勾住了,不让他有机会出来觅食野味才是王道嘛。”戚蔓菁暗送秋波,对着欧阳菲菲邪魅挑了一眼,毫不示弱地调笑着说:“不过菲菲,似乎你在这方面还是嫩了一些。要不要姐姐亲自给你言传身教一番,传授你几招秘诀如何?保管他sè授魂与。”

    “需要吗?”欧阳菲菲怯生生地小声回应道。红云不禁飞上脸颊,俏眸却是颇具挑衅地回了过去,转而一脸威严地指向对面的美人:“哼,戚妖jīng,不要以为自己会两招狐媚本事就了不起了,我们走着瞧。”

    “那我就拭目以待。”戚蔓菁也是自信满满,乐呵呵地半掩着嘴不住直笑。

    两人之间的矛盾随着笑声朗朗算是无形化解了吗?见两个女人又杠上了,王庸忖度,她们不会是要公开竞争地抢男人吧。双方似敌似友的阵仗,何时才能尽快解决,拨云见rì。

    王庸不明所以然地瞅瞅身边的妙人儿,虚汗一把,疑惑如浓雾般深深笼罩在心头。很想在她们的脸上读出些相关信息。遗憾的是,一个不住地笑,笑里就像藏了把刀子。另一个则是咄咄逼人,盯得人心里发怵。夹在中间,王庸像是置身冰火两重天一般,自身都难保,哪里顾得上去揣摩别人心思啊?

    猜不透。王庸顿觉一阵头疼。早已经做好心里准备,板上钉钉的责罚应是逃不了的。

    门砰然关起,却是被欧阳菲菲半拉半推地进了里间。

    空间中的气氛异常诡谲,顿时只剩下他们俩人,相互凝神着对方良久,终于是欧阳菲菲打破了寂静,率先发问:“老王同志,我怎么还不知道你有这种本事呢?这不声不响的,倒是有胆量把戚妖jīng勾搭上了?你说,我这妻子是不是做的太失败?”

    王庸见着她绕来绕去这么久,竟然又绕回了原点?原本期待她不会再耍小xìng子了,没料到这一转眼又是摆出领导腔调了?干笑了两声,谦逊地重复之前的点,巧言令sè道:“那个,你也知道了,我和蔓菁是老同学。”

    欧阳菲菲闪动着那双亮丽的眸子,目光肆虐地在他浑身上下审视起来:“早前就听戚妖jīng说过,她暗恋的男神如何惊为天人的厉害,如何的出众,一派气宇轩昂。我真心猜不到,原来竟然是你啊?我怎么就看不出来,你身上到底有哪一点气质,让戚妖jīng这样的女人,都竟然拜倒在你的英姿之下?”

    “喂喂,你拉我进来是嘲讽的吗?”王庸满脸受伤,冲着欧阳菲菲干瞪着眼反驳道:“咱有话不能好好说吗?再说了,我这要是真没点能耐,你会肯嫁给我?“

    “哼,你就有点耍流氓的能耐。”欧阳菲菲俏生生地横了他一眼,一脸强调威胁着说:“反正我跟你说,以前你和戚妖jīng怎么回事,我也不计较了,从今以后,不准你和她偷偷摸摸地在一起。要是再被我逮到,我就到妈妈的坟前告状去。”

    王庸后背顿时一阵寒意,没想到她竟然还藏着这么一个杀手锏呢。这要真以儿媳妇的身份,跑到自家老妈的坟前哭哭啼啼地去告状,这种不可思议的场面,王庸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看来这件事是没法再谈下去了,王庸斜睨了一眼急切等待着答案的欧阳菲菲,暗中叫苦,不知接下来该如何应付下去了。只得心思一转,装可怜首先实行拖延的战术。本来被扯动后的伤口就已经疼痛无比,王庸之前也一直是在苦撑着,只是依照他的强健的体质,才尚可面不改sè。这会王庸只需微微弯动身躯,用力一憋,苦肉计立即就能完美演绎出来。

    不消一会儿,只见他已憋得脸sè有些惨白,额头渗起细密汗珠,虚弱无比地坐在了病**,似在强忍,又是不自觉地**了起来。

    “王庸,你怎么了?”欧阳菲菲很快注意到他眼前的身体状况,知道他此时应是伤口复发了。急忙一头凑了上去,扶着他的手臂,焦灼而关切地问道:“伤口又疼了吗?我去叫医生。”

    “没事没事。”王庸似是终于在这紧要关头想到了件正事,摆了摆手,孱弱地说:“刚才身体有些不舒服,休息一会儿就好好了。对了,我回来这两天,外界都有些什么变化?尤其是那个杨兵,如今是什么动作?”

    果不其然,一扯到那个杨兵,欧阳菲菲的仇恨瞬间被一下撩起,俏脸布满了忿忿不平之sè:“那个姓杨的还真不要脸,你不知道,现在新闻铺天盖地都是在报导他,说什么是反恐怖分子的英雄,把他直直吹捧上了天。神乎其神,就像超级英雄一样。哼,明明和恐怖分子纠缠,救了依莉雅的是你,他怎么有脸把这些功劳全部揽在自己身上?”

    完全站在王庸立场上的欧阳菲菲,早已被那杨兵是恶心的不行了,而且更是对其恨之入骨。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自家老公可能就死无全尸了,而这厮却是坐享其成,举杯庆祝。

    一念及此,她心中就一阵后怕,恨意更浓。

    “嗯,我倒是听说他还带着海军,把恐怖分子的一处临时接应据点给剿灭了。呵呵,还准备召开记者招待会,大肆宣扬他的功绩。”王庸微微嘲讽着说,心下却是抹了一把冷汗,至少暂时把她迅速急聚的仇恨分散掉了。

    “嗯,我也听说了。现在各路媒体都集中在了华海市,等他召开新闻发布会呢。”欧阳菲菲愤愤然地说道:“这架势看起来,是他的家族为他在造势,为他铺平将星之路了。如果真的让这种人当上了实权派将军,老天爷就太不长眼睛了。”

    “菲菲你放心,像他这种人,长不了的。”王庸嘴角微微上扬,无所谓地笑了笑说:“你以为黑sè天堂恐怖组织是吃素的吗?过几天新闻发布会,你尽管去看好戏好了。”

    “咚咚~”

    戚蔓菁眼瞅着他们这么久都还没出来,开始担忧起里面的情况了,心里是既伤感又苦涩。正在门外踌躇着,来回徘徊之际,正值有来人探视,她趁势逮着这个机会,在外面敲起了门喊道:“王庸,你又有老相好来看你了。都给你熬汤啊?婉柔,你这熬得是什么汤?”

    秦婉柔拎着保温盒,闻言瞬间柔颜都通红了起来,娇羞地辩解道:“蔓菁,你不要胡说,我只是来探望一下他。给菲菲听了去,她会误会的。”

    “婉柔来了?”欧阳菲菲听到外头动静,连忙推**门,撇下了王庸,笑迎了上去,白了挑拨离间的戚蔓菁一眼,莞尔一笑温柔道:“婉柔,你放心好了。先不说我完全相信你和王庸之间,是清清白白的。就算你想和王庸有点什么,我也认了。总比便宜了某些狐狸jīng好。”

    不过秦婉柔心下也是有些纳闷不已了,明明自己来之前,向各位都问清楚了,大家下午都有事情的。

    自己这才跑过来探望一下王庸的,着实没料到,一个个的竟然都会出现在这里?这是哪门子情况?

    “咯咯。”戚蔓菁含眸瞥了一眼恬静娴雅,神sè紧张的秦婉柔,娇笑不已地两头调解道:“这就是多年的好姐妹啊?多么心有灵犀啊!诶?对了,大家下午都没有什么事情了吧?正好四个人,不如凑一桌打麻将吧。这几次玩得都挺有趣的,倒是有些上瘾了。”

    “我这下午还要开会呢。”欧阳菲菲犹豫着想要拒绝,不过戚蔓菁的话说的挺对,这打麻将还真是挺上瘾的。两天没摸牌,还真有些手痒痒了。

    “开什么会啊?你堂堂董事长,有什么事情吩咐下面的人去做就行了。要不咱花钱雇他们干嘛?”戚蔓菁倒是一副甩手掌柜的模样,又故意神秘兮兮地说:“不过菲菲你事业刚起步,的确要多关注下公司的。这样吧,你回去开会,我再找个牌搭子来陪我玩。你放心,你家老公我会照顾好的。”

    这话一出,顿时让欧阳菲菲白眼丢了过去,把王庸丢给他照顾,岂不是送羊入虎口?欧阳菲菲这会儿也算是看穿了,这劝猫不偷腥,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

    要想杜绝他们之间的私情,唯有不给他们任何私下相处的机会。

    王庸一脸目瞪口呆地看着戚蔓菁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副麻将牌,还一通电话打给了蔡慕云。一说起打麻将,连秦婉柔都没有拒绝。

    这倒底是个什么节奏啊?难不成在不久的未来,自己需要和麻将牌去抢老婆吗?还有,这蔡慕云不是说还有常委会要开吗?怎么一接电话,就二话不说兴冲冲地一定要过来。还有没有点党员干部的骨气了?

    王庸只是作为配角,替了还没到的蔡慕云打了半圈牌,很快却被驱逐下了牌桌。用戚蔓菁的话来说,麻将是属于女人之间的战斗,男人只能在边上观战。

    “菲菲,要不今天我们玩点厉害的赌注?”戚蔓菁才打了几把,就开始出幺蛾子了。神sè诡异地媚笑了起来:“我们不准出铳,只准自摸。谁要胡牌了,就能指使王庸做一件事情。”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