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八十七章 抢老公游戏

第五百八十七章 抢老公游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王庸~”戚蔓菁情不自禁,不由从沙发上倏的起身,眼睛红彤彤地想走上前去拥住他,却又不得不顾及到欧阳菲菲的切身感受,只得像个小媳妇般呆愣地驻足在原地,柔声抚慰道:“你千万别自责,一切的付出我都不会后悔,你也并没有伤害到我。我这辈子,只要还有机会能和你相守在一起,哪怕是一天,我死都瞑目了。”

    听到戚蔓菁的深情流露,欧阳菲菲心下一疼,也是缓缓站了起来,径直走到王庸的身边。眼神定定落在了他那张年纪不大,却仿佛阅历无数,饱经沧桑的脸上,低声细语说:“王庸,我不知道你伤害过谁。但是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并没有被你伤害到。和你结婚,完全是出于我自己的意愿。正如戚妖精之前所说,如果我不愿意和你结婚,就算是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是绝对不会就范的。无论你最后做出哪种选择,我都会尊重你的决定。就算你抛弃我,选择和戚妖精一起过日子,我,我也……”

    一提到这个,欧阳菲菲那张宛若天仙般唯美的脸蛋上,有了些许犹豫之色。眼神频频躲闪着,似乎不敢去想象这万一成真的现实。和王庸在一起点点滴滴的回忆,仿若昨日重现一般,在她眼前一一掠过。

    那些早已被她忽略掉的细节,竟像是一场高清电影倒带回放般的清晰。一幕幕的,剪不断,理还乱。最后定格成他的狡黠,他的温柔,他的呵护。他的担忧,他的逗乐,甚至于他的发怒。

    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早已经像是水入海绵一般,久而久之,已经侵入到了她生活的每一处,被他的喜怒哀乐牵动了所有神经。他春风得意,她的心也随之欢呼雀跃,他遭遇危难。她也是比谁都心急如焚。王庸早已在她心灵的最深之处刻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也夺走了她无数的第一次。

    这个男人,已经是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在潜移默化中成为了自己的一种习惯。

    “我,我也不会在乎。”欧阳菲菲面色已然是煞白煞白,紧咬着下唇,终似下定决心般颤声补充完。眼角荡漾起阵阵涟漪。慌忙扭头避开了王庸灼热滚烫的视线。因为实在不愿被他看到,自己如此脆弱不堪的一面。也不敢直直望向那深深的漩涡,怕是只一眼,自己好不容易坚定下来的信念就会轰然倒塌。

    王庸眯起深邃的眼眸,健壮的身躯微微颤了颤,仿佛感受到了来自欧阳菲菲心中的酸痛和不舍。踟蹰良久,还是伸出双手去,搭在了她的细柔的香肩上,将她整个人轻轻掰转过来。面朝自己。抬手挑起她的下巴,终于看清了她此刻黯然伤神的表情,又是一阵心疼不已。

    王庸俯下身随手抽了两张放在茶几上的纸巾,而后轻轻擦拭起仍然残留在她眼角的泪滴,表情肃然而慎重地柔声说:“菲菲,都是我不好,在还没有准备好做一个丈夫的状况下。就这么仓促地和你结了婚,害得你总是为我掉泪,我心中真的万分过意不去。我对你,之前始终不敢有别的保证。但是,现在我承诺,第一,只要你不想离婚,我就绝对不会放开你。第二,只要你不想和我洞房,我就绝对不会强迫你。总之。一切都还是依着你,我会永远做你最坚强的后盾,是你最温暖的港湾。”

    “王庸~”欧阳菲菲听到王庸如此感人肺腑的深情表白,眼眶已是一片湿润。他就像那不可缺少的阳光,有他的地方总是洋溢着光明与希望。可惜这普照天下的阳光,却又是不单单属于自己一个人。

    想到这里。欧阳菲菲璀璨如星的眸子里,又卒然变得暗淡起来。“我知道,你对我其实只是一种责任。那一次,我们误会了一些事情,我爸爸又逼着你结婚。你也只是出于负责,才同意和我去领结婚证的吧。我现在总算想明白了,就算你不想放弃,我也早想和你离婚了。我能容忍自己丈夫的诸多缺点,但我万分不能容忍他根本不爱我,不能接受他的心里没有我,只是凭着责任,凭着丈夫的义务,来勉强和我在一起。维持一份爱情缺失的婚姻,心真的累了。” 菲菲怅然若失地说完,心已是痛得快要撕裂。

    王庸凝视着她红润润的眼睛,不禁暗叹一口气。两人在一起已经那么久了,王庸还是首次见到她如此伤心绝望的时候。这时候,哪里还有半点叱咤风云的女强人气场?

    其实要说到在生活之中,王庸点点滴滴地改变着欧阳菲菲。而欧阳菲菲,又何尝不是同时润雨细无声地改变着王庸?

    任何夫妻也好,情侣也罢,在一起生活,都是一个互相磨合,互相适应的过程。然后在那看似平平淡淡的生活之中,互相侵入到对方的心扉之中。

    “也许,在一开始结婚登记的时候,我纵然是心存着半分的不甘不愿。”王庸静静地望进她明亮的眼睛,与她深深对视:“的确,刚开始我是凭着一份责任心,努力地对你好,对你负责。可是,当你真正成为我的妻子之后,慢慢的,日积月累,我已经逐渐把你当做了自己的一部分。不仅仅是责任,在你身上,除了美貌和工作能力之外,有着很多吸引着我的地方。例如你的传统,你偶尔的小调皮,你坚强的自尊心,再例如你的一些小傲娇。我习惯了身边有你的陪伴。每天和你一起斗斗嘴,和你一起上下班。晚上回来,我也养成习惯,有你在一边,看看电视,喝两口小酒。我喜欢这种平静而惬意的生活。”

    “唔~”欧阳菲菲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真实感受,捂起了嘴。泪似清泉,止不住地顺着脸颊涓涓流淌:“王庸,我也不想离婚,一想到这个,我就好难受好难受。”

    “不离,不离婚。”王庸温柔地将她一把抱入了怀中,看着菲菲都快哭成了个泪人,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细声许诺:“只要你不想离,我也不会和你离婚。”

    戚蔓菁面无血色地看着这一幕,心下已是一片凄凉。起身轻轻地向外走去,不是她不想道别离,只是不愿让王庸难做。

    “蔓菁。”王庸及时出言叫住了她,放开平静下来的欧阳菲菲,快步流星地朝她走去,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轻笑着问道:“你准备去哪里?”

    “王庸~”戚蔓菁轻轻咬着嘴唇,低着头不肯去看他,颤抖而有些小委屈地说:“以后你和菲菲一定要好好地过日子,而我,你就别管了。世界之大,总有我的容身之处。我的生存能力很强,你别为我担心。”说罢,强自挤出一抹笑容,摆了摆手,欲轻轻地挣脱王庸而去。

    “你个傻瓜。”王庸冲着她的额头飞快一弹,暗自好笑地说:“你以为我是个没心肝的男人吗?为了讨好菲菲,然后把你给抛弃掉?”

    戚蔓菁那晦暗的俏眸一亮,却又别过头去,嘟着嘴嗲声说道:“难道不是么?反正只是我喜欢你,而你却是被动的,倒贴上来的女人总是不值钱的。”

    “胡说什么呢?”王庸见她有些小妩媚姿态,是故意在撒娇着呢。便伸手托住了她的下巴,往自己这边掰了些过来,低声说:“蔓菁,也许我们之间,一开始是你主动。但你对我的感情,对我的好,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我又岂是个无动于衷的木头人?总之,你已经上了我这条贼船,想跑也是跑不掉了的。”

    “你可真是个贪心鬼。”戚蔓菁多情而妩媚的眼,仿若生出了一汪春水般的明媚:“你又舍不得菲菲,又不准我跑,难不成你还想通吃?”话虽如此,可眼由心生,她那动人的眸子也反映着,她心中就像是吃了蜜糖一般甜滋滋的。

    “王庸,你怎么能这样?”欧阳菲菲俏脸绯红地顿足不已,微微嗔道:“现代社会,又不是在古代?还能让你三妻四妾的,不行不行,我不和你计较戚妖精的事情,已经是忍耐的极限了。”

    “欧阳菲菲,王庸也是舍不得我的。”戚蔓菁就像是打了场小胜仗一般,开始朝欧阳菲菲挤眉弄眼地炫耀起来:“你要不愿意接受也行,把名分让给我,我会很乖巧地支持王庸弄两房小妾。”

    “凭什么呀?”欧阳菲菲环抱着双手,抬头望向她,之前的不快渐渐消散开来:“哪有你这样做我闺蜜的,抢人老公也抢的那么理直气壮。”

    “逗你玩呢,看你着急的样子。”戚蔓菁掩嘴娇笑了起来:“我已经说过,如果王庸舍不得我走,我是坚决不会走,死赖也要赖到底。有本事,你就说服王庸,把我给抛弃了。那我也无话可说~”

    “哼。”欧阳菲菲明眸一动,又是神情妩媚地拉住了王庸的胳膊,拖着他往房间里走去,一边还嗲嗲糯糯地说:“老公,你进来,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她平常说话不嗲,可这一旦嗲起来,仿若俏媚的能把人骨头都酥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