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心疼

第五百八十六章 心疼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我勒个去,还真是事无巨细都交代清楚了啊?连两人之间是老同学也知道了?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难道两人刚才在里面就已经翻脸了吗?还是提前商量好套词,在这儿一唱一和,专门演戏给自己看的?

    一连串的问题萦绕在心头,绕成了一个死结,情况越发是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离就离。”戚蔓菁也是忍气吞声了很久,见欧阳菲菲始终是一副蛮横的姿态,不顾任何情面,把话说得是越来越难听。不由怒意横生,发起火来:“我跟你说啊,欧阳菲菲,你少在那里拿离婚去压王庸。他要是和你离了婚,和我一起过rì子,我肯定比你疼他一百倍,到时他的rì子过得不要太滋润潇洒。哪像你,把自己老公安排在了公司里当个保安,整天还要在他面前颐指气使地装女王。哼,你这样践踏一个男人的尊严,自私地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很了不起,很得意是吗?”。

    欧阳菲菲脸sè惨白惨白的,听着种种对自己的指责,心底怒意更是油然而生,气得浑身都发抖起来:“我对自己老公,心里面怎么样我自己清楚。倒是你,偷偷摸摸地勾引自己闺蜜的老公,竟然还能这么的理直气壮,你害臊不害臊?这世界上没有其他男人了吗?你就这么心甘情愿当个小三?”

    “是,我是害臊,我是小三。”戚蔓菁痛心承认道,她的底线最终还是彻底崩裂了。闪动着的晶莹珠子在双眸中不住盘旋起来。却是又极力憋了回去,眼眶也早已泛起阵阵通红。

    “欧阳菲菲。你以为我愿意当这个小三吗?你说得对,这世界上男人很多。但是王庸却只有一个。我这辈子从十几岁开始,就只喜欢一个人,只爱一个人,那就是他。只是yīn差阳错地发生了些事情,这才让王庸和你结了婚。可是,我也并没有什么其他想法,从来就没用想过要把他从你身边抢过来。这也因为我们是朋友,是姐妹,我更不想伤害到我们姐妹的情谊。”

    很少见戚蔓菁竟会失态至此。只是这回总算把堆积在心里的怨气,一口气地全数倾吐了出来。

    爱上一个人有错吗?为什么非要把她逼到如此地步?为何命运如此不公平?明明是她先认识王庸这个人的,却不得不顾虑到欧阳菲菲的情感,被牢牢束缚住脚步,眼睁睁地看着,也痛苦矛盾着。委屈,愤恨,不甘,难堪通通交织成一张无形的巨网。把她包裹地都快窒息了。

    欧阳菲菲听罢又是一滞。面上一片愁云惨淡,心中更是百转千回。事实上在认识王庸之前,她就已经听闻戚蔓菁又哭又笑地提起过她的初恋,那个让她骨子里爱到死去活来的人。

    虽然那只是一份从未说出口的暗恋。只是她纯粹的苦苦单相思,而这一切只缘于那一天的惊鸿一瞥,传说中的一见钟情。但从她整晚拉着自己哭哭啼啼。笑笑闹闹的时候,欧阳菲菲就知道。自家这个闺蜜,恐怕这辈子都得吊死在这棵树上。非他不嫁了。

    其实她也是支持闺蜜去追求她心目中的那个男神的,哪怕是恬不知耻地主动去勾引,或者是动用一些她戚蔓菁特有的手段,制造些浪漫邂逅什么的都无所谓。可欧阳菲菲就算是做梦,也没想到戚蔓菁心目之中的男神,竟然是自己的老公王庸。而且她在正式见到王庸的时候,自己和王庸还没走到一起呢。

    单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两个似乎也都没错。

    可欧阳菲菲,却心痛如刀绞,夹在中间不住地左右为难。一边是自己的忘年之交,无话不说,情同姐妹的好闺蜜。另外一边,却是自己的老公。他们两人走在一起,就像一道晴天霹雳,一下劈中她滴血的心。说来这个消息实在是让她无法接受,既震惊不已,又火冒三丈,还有更多的是无可奈何。是该成全?还是该果断割舍?

    嘴上虽是说得凶,离婚成全他们什么的。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实她心底里早已逐渐真正接受了王庸,那就是她的老公,丈夫。

    那是唯一一个和自己有过亲密接触的男人。她也是已经下定决心,毫无保留地把自己都交给他。这辈子,就好好地和他过rì子。

    但偏生就是在这种时候,出现了这等意料不及的棘手问题。

    “蔓菁。”欧阳菲菲的火气渐渐消散,情绪是来得快去的也快。恍惚间,又重新定了定神,让自己冷静下来后,沉着地看向她悲戚的脸,缓缓道来:“其实在一开始听你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我的确有考虑过,是不是自己退出,成全你们。但是,直到那一刹那,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好痛,就像是要在我身体里割掉什么东西一样,舍不得,好害怕。”

    “菲菲,对不起。刚才我说话口气也不好。”戚蔓菁语气也是应声放缓下来,对欧阳菲菲表达起歉意,坦露起真心:“只是我真的很爱他,如果让我放弃他,我宁愿去死。但是,我也不想失去你这个姐妹。”说到此处,戚蔓菁那张成熟而妩媚的俏脸上,溢出了些许苦涩,水汪汪的星眸直视着她,诚恳道:“现在,能真心待我的朋友已经没有了,我很珍惜你。”

    “我知道。”欧阳菲菲也是同样神sè复杂地看着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说:“排除了自己愤怒的情绪因素,我知道你的确很在乎我的感受。我很了解你的xìng格,如果换做情敌不是我,我想你早就动用一切能用的手段,把他从我身边抢走了,也不可能一直瞒着我。”

    “菲菲,我们不要再逗他了,你看看他都心虚成什么样了?”戚蔓菁心下释然,轻笑了一下,却是笑得很勉强。

    “嗯,难怪他那么喜欢你,你还真是比我懂得心疼人。”欧阳菲菲叹着气感慨道:“算了算了,事已至此。争辩和斗嘴也只是徒惹笑柄而已。王庸,你在我们两个之间选一个。”

    眼看着难题再次抛给了自己,王庸这下可是无法置身事外了。摸着鼻子,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一时没有说话。

    刚刚一场惊心动魄的较劲终于过去。整个过程中,王庸是旁观着也不敢吱声,因为他充分意识到,自己的发言只会更加火上浇油。只有等双方的怒火都平息下来,才有思考的回旋余地。

    “王庸,其实我知道的,你对我也仅局限于喜欢而已。”戚蔓菁眼睛微微泛红,不自信地低下了头。“我充分尊重你的决定。还有,我希望你能考虑清楚,如果和我在一起,可能要背负许多骂名。算了算了,别选了,我退出好了。”

    “不,还是我退出好了。”欧阳菲菲心怀愧疚,争相抢道。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丝疼痛感,摇头黯然道:“我也想通了,强扭的瓜不甜。我和王庸结婚,本就是yīn差阳错下发生的事情。蔓菁,你那么喜欢王庸,肯定会让他过得很开心。我个xìng比较强势,又不懂得体贴和忍让,有时候还会无理取闹。其实他过得并不开心,只是因为责任心让他一直对我照顾着,忍让着。与其这样,还不如成全你们两个。”

    “菲菲,我知道你是个单纯的女孩,却又是很有主见的女孩。”戚蔓菁又急忙说:“也许你和他结婚,是别有隐情。可我非常了解你,如果你内心深处对他真的不喜欢,就算把刀架在你脖子上,你也不可能和他结婚的。该放弃的是我,我是个寡妇,还是个很有钱的寡妇,我完全可以不在乎我的名声。如果王庸和我在一起,我只会连累他,丢他的人。”

    “蔓菁,你的个xìng我也非常清楚,我知道你……”

    “够了。”王庸皱了皱眉头,低斥了一声,脸sè也是变得异常凌厉严肃。瞟了一眼戚蔓菁,又瞧了瞧欧阳菲菲,沉声怒道:“你们两个把我让来让去,当我是什么?货物吗?你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说话能不能理智一些?尤其是你,欧阳菲菲,我就算是一个人渣,但首先却是你老公,丈夫。你为了体现你的姐妹情谊,感人肺腑,却要把自己老公让出去?成何体统。”

    欧阳菲菲涨红了脸,微启了启桃红般地双唇,想说些什么却又一口咽了回去,有些委屈恼怒地别过了头去,不再肯理他。

    “还有你,戚蔓菁。什么叫丢我的人?我知道你以前为了上位,也许耍了过多的心机,也许留下了一地不好的名声。但是,既然我选择接受了你,就自然代表接受了你的一切。如果我嫌弃你,任凭你对我怎么样,我都不会理睬你半下。”王庸冷峻着脸,神sè不安地猛吸起了烟。

    “王庸!”戚蔓菁鼻子酸酸的,被他一番话感动得眼圈一红,眼泪都快奔涌而出。

    “其实这件事情,错不在你们身上,而在于我。”王庸重重地抽了一口烟,反思道:“我没有准备好,就已经回来了。我也没有调整好心态,就已经和菲菲结了婚。结果,伤害了菲菲,也伤害了蔓菁。我这辈子,一直在不断的伤害着那些亲近我的人,爱我的人,信任我的人。像我这样的人,就应该让我死在外面,死在一个没有任何人知道的角落里。”说到此处,王庸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涩的自嘲。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