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八十五章 如坐刑场

第五百八十五章 如坐刑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王庸一个人待在客厅里,猛抽着手头的烟,心神不定地来回踱着步,又时不时地瞅了瞅关的严严实实的病房门。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也不知道这两个女人,会在里面说些什么?

    倒不是怕她们会无理取闹地厮打起来,怎么说也是两个有身份,有地位的知xìng文明女xìng。可做不出来那种为了一个男人拔刀相见,如此不理智的行径来。

    但至于她们能谈成怎么样,王庸却是一点也猜不透这似海底针的女人心思。她们虽然不可能和泼妇那般撕破脸面地打起架来,但同样,却都是拥有着dú lì思想,世界观的女人。而这种女人,一旦确立了自己的固定立场,就越难以改变。

    嘴角不由挂起了一抹苦笑,暗自摇头不已。这感觉,还真像是一个等待法官判刑的重犯,结果既有可能是无罪释放,也有可能是立马被处死。

    不过,以欧阳菲菲那骨子里骄傲不屈的执拗个xìng,恐怕后者的可能xìng要更高一些。不敢再胡思乱想,只求万事大吉。

    短短半个多小时。王庸如坐针毡,足足抽了三四支烟。整个客厅里,也是烟雾弥漫。王庸实在有些熬不住了,哪怕就是现在立刻一枪直接崩了他,也比饱受内心痛苦煎熬来的好。可这软刀子磨来锯去的,就好像是在分分秒秒地凌迟着他的心。

    抬头一眼不经意间瞟到病房门上的玻璃,咦,好像是单面的。不知这隔音效果如何?心下一喜,王庸立马打定主意。蹑手蹑脚地走上前,侧身将耳朵直直贴了上去。站稳脚跟。准备蹲下身子在门房前窃听一番,以缓解心里面的那些焦躁不安。

    但是这刚蹲下去,还没等听到任何动静,却是一不小心牵扯到了后背的伤口,丝丝生疼。眉头忍不住紧皱了起来,终是死死咬住了牙没发出半点声音。而与此同时,里面窸窣的脚步声也一并响了起来。

    情况不妙!王庸听着越来越近的声响,做贼心虚般慌了心神,亟待站起身来。实施战术xìng转移。不料扭身直立而起的关键时刻,后背伤口又挑动着痛觉神经撕裂了开来。

    “嘶”猝不及防被痛意袭来,不料身体重心偏离,一踉跄下,差点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这一狼狈之际,再想逃跑时,已然是慢了一拍。

    门突的被一下子拉开,只见两个风格韵味各有不同,却同样令男人心驰神往的女人。一前一后地站在了门口。

    空气瞬间凝固。触目可见,跟前的王庸半蹲着身子,背稍稍弯曲,一手托着后腰。像个身形佝偻的老者般,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还摸不透此刻究竟状况如何,他只得神sè迥异地冲着她们憨笑起来。暗忖着这回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王庸抬头朝眼前两人偷偷观测起来,想看清她们脸上究竟写了什么。粗略地一番审视下来。只见她们的漂亮脸庞上,除了冰冷之外。没有半丝半毫多余的表情。面对王庸的听墙根,也没有任何表态,而只是淡淡地瞥了瞥蹲在门口的他一眼。

    三人各怀着心思,一时相顾无言。

    片刻欧阳菲菲终于率先打破了这份沉寂,檀唇轻吐,蹦出了几个冷冰冰的字:“王庸,你跟我来,我有话要问你。”即便她没有刻意去营造氛围,四周却早已被她的强劲气场层层笼罩起来。

    心中蓦地升起了一缕不详的预感。如果王庸没有行事不端,问心无愧,那么凭着他强大的心理,倒是能够做到轻松抵御。可现在,他却像是个即将待审的犯人,没有一丝一毫的底气和申辩的余地,只得胆战心惊地起身乖乖跟着她走去。

    不知道是出自什么心理,戚蔓菁也是满脸的心平气和,没有像往常一样,媚眼如丝如钩般的挂在他身上。抬头趾高气昂地从他边上擦身而过的时候,甚至连瞅都没有多瞅他一眼。完全就像是把他当做了空气,透明人。

    客厅zhōng yāng摆放了一套高端上档次的简约真皮沙发,茶几的烟灰缸里还留有被王庸扔掉的废弃烟头,空气中残留着的烟味呛得人直咳嗽。

    欧阳菲菲蹙了蹙眉,不满地走到窗前拉开了一道缝隙,新鲜的空气立刻窜入室内,缓解了些难闻的气味。心下突然觉得万分好笑,这么浓烈的烟味,可见王庸刚才在外头是有多急躁焦虑。哼,活该让他多受点罪。

    不消片刻,分列在沙发的两侧,两女一边一个悠闲地坐了下来。各自环抱着双手,翘着美人腿,动作惬意自然之中,却又透着一股子凝重萧条气氛。

    按理说,王庸这种强者,什么大场面没有经历过?枪林弹雨都挺了过来。面对这种小场面,自然料定能做到坦然自若了。

    可与事实相反,现在这种境况,却让他再次浑身毛骨悚然起来。穿着病号服的他,不安地对立在两人之间,就像是个准备挨老师训的小学生,咧着嘴,对欧阳菲菲讨好般地笑了一笑。

    但是欧阳菲菲却是半阖着眼,连多余的眼神都不愿意给他。而就这么淡漠的坐在那里,宛若冷傲的女神一样。和之前娇媚羞涩的她,简直是判若两人。倒是有些回归于她平常在公司里,举起屠刀,大肆裁人时候的女强人腔调。

    “菲菲,口渴了?喝茶喝茶。”这个节骨眼上,王庸却想起了大管家老唐。记得每每见到老唐他都像是个狗腿子一般,小心翼翼地伺候着欧阳菲菲,当时有些不屑,现下却多了一份惺惺相惜之感。

    但话又说了回来,唐永年现在在公司里的位置,还真是越来越巩固,深受欧阳菲菲的器重。把全公司上上下下的琐碎事情,都打理的是井井有条。

    由此可见,欧阳菲菲还是个肯吃马屁的人。

    王庸一板一眼地学着老唐,屁颠屁颠地跑去茶。当然,也不能忘了蔓菁的那一份。虽然现在情况尴尬,但如此和她划清界限,泾渭分明的事情王庸还做不出来。

    完茶后,王庸垂首立在了茶几前,偷窥了一眼欧阳菲菲。再对着戚蔓菁挤眉弄眼起来,希望能从她那里得到些信息提示。

    可任凭他如何地猛使眼sè,戚蔓菁就像是视若无睹,眼皮子都不抬一下,继续冷冷艳艳地喝着茶,完全无视了王庸的求救。

    欧阳菲菲端着手中的热茶,低头抿了一口,而后玉容冷冷着说:“别杵着了,坐。”

    坐?王庸这下心肝又是一颤,这两个女人如此分列两座,这算不算代表着两个阵营?如果自己能坐,那是早就坐了。是靠着欧阳菲菲坐,还是靠着戚蔓菁坐,亦或是坐在中间?

    每一种坐法,都是非常讲究的。一个行差踏错,怕是会狼烟四起,波澜阵阵,杀气弥漫。

    王庸心头抹了一把冷汗,干笑了两声说:“两位美女坐着,哪里有我的位置?我站着,站着就行。这几天躺的实在太累了,站着休息休息。”

    欧阳菲菲看到他一副yù盖弥彰,两头逢迎的样子,心头更是怒从中来,却还是慢吞吞地说:“戚蔓菁把该交代的事情都给我交代了。王庸,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你是不是脑子里还在幻想着,我们娥皇女英共事一夫的chūn秋大梦?你想知道情报是?我可以预先给你透些底,接受现实,少在那里白rì做梦。”

    “菲菲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王庸谄笑了两声辩解道:“言重了,言重了。现在是法治社会,讲究的是一夫一妻制,再怎么着,我也是个共~产~党员,要起到带头作用,绝对不能违反国家法律,辜负了人民群众对党员干部的信任。”

    “少在那里跟我油嘴滑舌地说冷笑话。”欧阳菲菲神sè凛冽,忽而又似平静地说:“你以为你是好人是?婚内通~jiān,还是勾搭的妻子闺蜜,你还觉得挺光荣是?”

    “不光荣,不光荣。”王庸拧起眉梢,慌忙否认:“这个,就算是党员干部,偶尔也有马失前蹄的。菲菲,你先冷静冷静,我慢慢解释给你听。”

    “需要解释吗?”。欧阳菲菲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心痛难当,情绪也越来越激动:“这已经是摆明了的事情,你和我‘好朋友’都睡在一起去了。这就是事实。老公,闺蜜,呵呵。你们可真够对得起我的,狼狈为jiān。”说完,她重重地放下了手中的瓷杯,碰的玻璃茶几上叮咚作响,茶水也随之溅出。

    戚蔓菁一阵惊吓,也是有些把持不住了,却还是不忘袒护着自己的心上人:“欧阳菲菲,我已经说过了,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是我主动勾引的王庸。你要怪怪我就行,别说他了。他还受着伤,身体没康复呢。”

    王庸心里也不希望她们姐妹两个因为自己而翻脸,又把一切罪责揽到了自己身上:“蔓菁,你就少说两句。菲菲,其实这事不怨蔓菁,是我不好,我这个人没定xìng,面对美sè把持不住。”

    “哟,互相维护啊?郎有情,妾有意。不错啊!”欧阳菲菲终是心灰意冷,却还是维持着坚强的自尊心,极力掩饰着自己yù哭的情绪,淡淡讽刺道:“看来,你们两个才是真爱,而我欧阳菲菲的确是个多余人。这样,老王,我们两个这就去把离婚手续办了。你就继续和你家老同学,恩恩爱爱的过一辈子去!”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