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八十四章 姐妹义,男人情?

第五百八十四章 姐妹义,男人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原本王庸这一见戚蔓菁进来,还以为终于盼来了个救兵,能拯救他于水火之中了。就这会儿,已是满脸的大喜过望。盘算着只要再接再厉插科打诨一番,一拖二拖,就能把这场紧张压抑的危机化解掉。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个妮子一进门来,阵阵狐媚的妖娆气息却是尽露无遗。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就好像一只半夜三更来偷鸡的小狐仙。

    一时间,王庸竟是惊骇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幽怨地朝着来人望去,心里止不住哀嚎:大姐,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这下好了,王庸很明显地感觉到怀里的欧阳菲菲起了微妙变化,不用猜也知道她此时的脸sè铁定是万分难看。

    眼见当前局面更是糟糕了,王庸也是顿感穷途末路,真想一头栽死在病房里算了。开什么国际玩笑?这虎山还没出呢,就一头栽到了狼窝里。

    话说戚蔓菁也是被这始料未及的场面吓了一跳,话刚一脱出口,心却是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以防万一,来之前半小时的时候,她拨了一通电话给欧阳菲菲,确信她还在公司里开会呢。这不,她戚蔓菁才敢明目张胆地跑来探望王庸,说话也没个顾忌。

    来之前她满心欢喜地臆想了好多种可能,可万万没想到映入眼帘的会是这样一番画面,病房内,王庸和欧阳菲菲那对夫妻,正甜甜蜜蜜地相拥在了一起,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这让她的头脑瞬间懵掉了,只觉得这一幕竟异常扎眼。心烦意乱。

    好在戚蔓菁也是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人,这也只是念头一转。狐媚的眼睛里就挤出了笑意,咯咯直笑调侃说:“菲菲,你们这对小夫妻还真够恩爱的啊?这大白天的在医院里,就开始你侬我侬,搂搂抱抱,也不嫌丢人。”意识到了此时的重点,戚蔓菁开始饶有意味地转移起话题,灵机一动,当前能想到的最好办法。就是倒打一耙,来个恶人先告状。

    “戚妖jīng,你刚才说什么?”欧阳菲菲却是意外清醒地不吃这套,满腹狐疑直溜溜地看向她,又扫了一眼身旁的王庸,挑起了言语中的刺:“你叫他庸庸?”显然,欧阳菲菲可不是普通村妇,并非是个那么轻易好糊弄过去的角sè。

    “是啊,庸庸。多好听的昵称啊。”浑身散发着水蜜桃般成熟多汁气息的戚蔓菁,扭着水蛇腰,烟视媚行地朝王庸勾了勾眼:“我以前就怎么没发现这个男人挺好呢,啧啧。那个身材啊,气质啊,把我魂儿都勾出来了。这平常穿上衣服。还真心看不出来。”

    说话间,还真不把王庸当外人般的。柔若无骨的妙手朝他胸口撩去。

    “喂喂,你干什么干什么?”欧阳菲菲心下一惊。当即反应机敏地拍开了她的魔爪。她可没这么大度,即便是再要好的姐妹,见着此情此景,也控制不住嗔怒起来。

    只见她明眸一闪,立刻揭示起自己的所有权:“这可是我老公,不准你动手动脚的。”

    “菲菲,咱们可是好姐妹啊?”戚蔓菁媚笑不已,那妙波荡漾的神sè摄人心魂,还不忘又朝王庸抛去了个媚眼:“你家男人身材那么好,借我摸两把过过手瘾也没什么大不了?”

    欧阳菲菲一晕?纳闷起来,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嘛?闺蜜,好姐妹的老公就能随便摸吗?这戚妖jīng,简直就是一只勾人的狐狸jīng,还竟敢勾得那么名目猖狂。

    也不知道她是在开玩笑,还是真的对王庸有些想法。一时间,她的眼神对戚蔓菁多少有些jǐng惕了起来。她纯粹只是在感情方面比较单纯而已,在其他任何方面,谁也不能小觑了欧阳菲菲的智慧。

    “蔓菁,你要真是喜欢王庸,可以明说。”欧阳菲菲俏眸一凝,心里不快的同时,也是装不下任何猜疑,竟如此直接地一语道破,坦然道:“我真正的朋友不多,我不希望因此而破坏掉我们之间的友谊。你知道的,其实我一直把你当真正姐妹的,毫无保留地信任着你。”

    “呃……”想借插科打诨而去的戚蔓菁,听到欧阳菲菲如此直截了当的质问,媚脸顿时有些僵硬了,心中也是略显尴尬,不自觉地避开两人欧阳菲菲投shè而来的视线,低下头不知所措地思量了起来。

    戚蔓菁本不是个省油的灯,她凭着决绝和种种手段,才能站得住脚跟。其中的各种斗争,尔虞我诈就不必细说了。

    以她的本事,其实真要说些谎话来,那是轻而易举的事。利用欧阳菲菲的感情和对她的信任,欺骗过去也是不难。

    但是,欧阳菲菲那真挚的眼神,惹人怜爱和心痛的表情,却让她的心,也跟着焦灼不安了起来。究竟是骗她,哄她?还是老老实实交代,争取宽大处理?前者一旦暴露,那么就意味着她们之间的友谊也走到尽头了。而后者的话,又未必会获取她的谅解。

    所谓欧阳菲菲真正的朋友少,很重视她们这段姐妹的情谊。同样这句话,又何尝不能用在她戚蔓菁身上?获取了高位,高处不胜寒,以前围绕在身边的朋友或疏远,或谄媚。而真正能和她知心交心的,又有几人?

    如果没了欧阳菲菲,兴许她这辈子,能说说掏心窝子话的朋友,都没一个了。然而王庸这个男人,却也不是她能够轻易放弃的。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戚蔓菁头一回在感情上犯难起来,两份情谊都是如此的难以取舍。她纠结困扰着,更是畏怯逃避着,因为她实在不愿想,最终的结果是,失去两个中的任何一人。

    欧阳菲菲本是个聪慧的女人,高智商,高学历,还研修过各种心理学。见到平常向来气场十足的戚蔓菁,突然之间变得犹豫而为难了起来,眼神还不敢和自己对视,这心头就突然咯噔一下,一股不妙的预感,袭上心头来。

    戚蔓菁妩媚的俏脸,有些渐而苍白了起来,惹人怜爱般地看向了欧阳菲菲。咬了咬牙,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地说:“不错,我喜欢王庸,不,确切的说我是爱他,爱他爱到发狂,哪怕为了他去死,我也愿意。”

    王庸和欧阳菲菲齐齐一滞。

    虽然料到这一幕迟早会出现,但王庸也没想到会这么早。当下,摇头苦笑了起来,点了支烟抽着。

    欧阳菲菲看了看戚蔓菁,王庸。她那张光洁玉莹,几近完美无瑕的脸蛋,血sè渐渐褪去。明眸震惊,而贝齿不自觉地咬在了嘴唇上。

    不知道为什么,一股酸酸的,疼疼的感觉从心头涌泉般的漫到了她的眼里,脑海里。让她一时之间,有些茫然,无助,不知所措。

    字字珠玑,如同雨点般,敲击在欧阳菲菲的心上。因为她很敏感地留意到了,戚蔓菁说的不是喜欢,而是爱。从她的眼神和话语之中,能清晰地感受到,她对王庸的爱是如此的炽热,毫无保留。

    心绪万千下的戚蔓菁,说出了这话后,脑子也几近一片空白。修长葱白的手指,微微颤抖地打开了包包,从中取出了一根女士烟。

    打火机连点了几下,都没有点着。

    她很少抽烟,只有在无法控制住自己心神的情况下,才会点支烟稳定稳定自己的情绪。而这种时候,却是少之又少。

    欧阳菲菲愁眉紧锁,却已是不自觉地伸出手,拿过打火机,帮她点上。此刻的她,心里面也是难受得紧,不知如何裁决。一边是自己的老公,一边是自己最好的姐妹。怎么也没想到,很多小说和电视剧中的狗血桥段竟然会真实地在自己身上上演。

    她很少见到戚蔓菁如此慌张的模样,她仿佛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气定神闲,雷厉风行般地解决掉所有一切问题。上一次看到她抽烟,还是在女子会所的专属酒里,又哭又闹的时候。

    “咳咳~”王庸咳嗽两声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力,表情也是一片肃然凝重:“其实这件事情是我的错,蔓菁,你边上歇会儿,我来和菲菲解释。”

    “不,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戚蔓菁抽了两口烟后,才略定了些气神。眼神不再逃避地对上了欧阳菲菲,低沉着说:“菲菲,你是个现代高知女xìng,希望能给我一个好好解释的机会。我不奢求你会原谅我,但是就算我死,我也想死的清清楚楚,明明。”

    欧阳菲菲的嘴唇毫无血sè,冷着脸看着戚蔓菁,没有发飙,更没有撒泼。而是面无表情地继续直视着她。霸气十足地赶起人来:“王庸,你到客厅里去。我想和蔓菁单独谈这件事情。”

    “这?”王庸左看看,右瞅瞅,有些放心不下:“要不我旁听,不说话?”

    “出去。”欧阳菲菲冷声一斥,眼神如同刀子一般的在他身上扫过:“你以为我们会为了你,玩什么生死决斗吗?”。

    心虚的王庸,倒是被她瞅的一激灵。干笑了两下,只好听命地踱步到了客厅中去。只是这心中,却是一片拔凉拔凉的,就好像是个即将奔赴刑场的死刑犯。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