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八十三章 初恋的感觉

第五百八十三章 初恋的感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五分钟之后,王庸穿着已整理妥当的病号服,总算长舒了一口气,从洗手间里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他朝着四周飞快扫视了一眼,最终将视线定在埋进薄毯子里的欧阳菲菲身上,却又不禁满脸尴尬起来,咳了一声,试图辩解道:“菲菲,咱有话好好说不行么?”

    “不听,我不听,王庸你太恶心了。我不想再见到你,你给我走开。”欧阳菲菲头脑一片混乱,恼羞地用毯子裹住了全身,冲着王庸蹬足不已地吼道。

    看到她这一副羞赧模样,王庸委实是哭笑不得。抚手摸了摸下巴,干笑了两声嘀咕着:“菲菲,这可是我的病床啊,你准备让我走到哪里去?要不,我去大街上溜达两圈?你继续躺一会儿?”

    “不用,我走。”欧阳菲菲立即转变态度,反应灵敏地一头扯掉盖着的被子,一下从病床上蹦跶了下来。她垂着头也不敢看向王庸,迈起步伐准备头也不回地往外冲。

    眼瞅着眼前的菲菲竟然如此坚决,王庸急忙一把拽住了她的手,用力往自己身边一扯,反手嬉笑着把她紧紧搂抱在了怀里。旋即又颔首在她耳旁呵了口气,爽朗大笑起来:“走什么走啊?你看看你,多大的事啊,也值得你发那么大的脾气?”

    欧阳菲菲耳根子瞬间如火烧云般,扭动起身躯极力想挣脱他的怀抱,未遂。不由更加恼羞成怒:“王庸,你快给我放手,你能不能再恶心一点?不准用你脏手碰我啊!走开,走开。”

    “呃,呵呵,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王庸一见欧阳菲菲对自己误解这么深,眼珠哧溜一转,再次厚起了脸皮,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这男人么,总会比较想念初恋情人的嘛,偶尔宠幸一下也是应该的。”

    嘴上饶是如此轻松带过,不过心里却是抽搐了起来,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自己的一世英名,就这样毁于一旦了,当真是苦逼之极。

    说来,面临当前这番不堪的窘境,不仅有自身因素,还要归咎于这罪魁祸首。这狡猾的伊莉贝纱,还当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极品女人。

    满口深情款款地说着保证不被欧阳菲菲发现。的确,王庸承认她做到了。但是在最关键的时刻,菲菲推门而进一刹那,她却立即身形一闪,像是只蜘蛛侠一般的贴在了天花板上,无声无息地隐匿了起来,就这样独自撇下王庸收拾这尴尬的残局。

    一开始,王庸的第一反应是:好险!惊得心是砰砰直跳,冷汗也直流。下一刻,却又在欧阳菲菲呆若木鸡的惶恐表情中,一下意识到了此时的窘迫。

    她倒好,溜之大吉。可怜的老王同志,却单独被欧阳菲菲逮了个正着。王庸当时只一心想着,绝对不能让欧阳菲菲产生怀疑,也就只好默不作声,把这些对自己的误解,往肚里咽。这回他也实在编排不出什么像样的理由来搪塞了,情急之下,只好鬼使神差地动用了初恋。

    结果显而易见的,就造成了目前的状况。

    “初恋?”欧阳菲菲一脸困惑,心中更是如毛线般被王庸搅得越绕越乱。拧起眉头作沉思状,不由得停住了挣扎而奇怪地自言自语起来。这话让她压根不理解,这恶心的家伙在洗手间做那档子羞人而恶心的事情,和概念中纯真无邪的初恋又搭界什么?

    王庸眼见她还是不明白,只好哀叹一声,硬着头皮继续解释下去:“有超过五成的男人,这就是初恋,这下懂了没?”一边气定神闲,一脸深沉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转动起手腕,抖动起五指。

    这样的明示暗示,任凭欧阳菲菲再木讷也终是理解了,顿时羞得想找个地缝钻下去,估计脸上都烫的能煎鸡蛋了。“你们这部分男人真恶心,幸亏还有一些男人正常些。”鄙视过后,又是开始讥讽起某人来。

    “呵呵,另外不足一半的男人,初恋是这个。”说罢,王庸又笑呵呵地伸出了左手比划起来。

    “恶心,恶心,恶心!你再怎么解释,都是恶心。”欧阳菲菲止不住埋汰着,都快要晕了,自己怎么会嫁了这么一个厚颜无耻的老公?也许他说的是一个事实,但这种私密的羞人事情,又怎么能这么堂而皇之地说出口?

    别看王庸说的好像满不在乎,可这心里头也是尴尬的要命。但为了要解决眼前这个问题,他不得不硬撑住这个场子。

    “好吧好吧,我恶心总行了吧?”王庸故作无奈地耸耸肩:“我和其他绝大多数男人一样,把初恋给了自己,辜负了我的老婆,我有罪,我该下十八层地狱总行了吧?”

    “哼。”欧阳菲菲朝着王庸翻了个大白眼,脸上的红晕终于渐渐消散,被他这么胡搅蛮缠了一番,倒也不像是一开始那般震惊而不可置信了。

    这人的本事不小,竟然能把一件在她看来如此恶心的事情,说的如此冠冕堂皇。而且自己的信念也被他动摇了,无意识中觉得好像真的没啥大不了的?记得以前自己懵懂不知,网上查阅男女之间的资料时,貌似也的确有这么一说。

    只是,欧阳菲菲总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对了,想到什么,她水汪汪的媚眼又是一白,羞恼成怒道:“王庸我麻烦你不要在那里转移话题,我承认,你说得好像是事实。但是你恶心就恶心在,这可是医院,不是家里。还有,我还在这里杵着呢?麻烦你能不能把我当回事情?”

    “菲菲,你这可真是冤枉死我了。”王庸的眉头都耷拉了下来,随手点起一支烟诉苦:“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啊。”这心头还真是觉得很苦逼,拼命地在老婆面前承认撸管,这天底下又有几个男人当成了自己这番模样?

    而且不承认还不行,总不能和欧阳菲菲老实交代。在洗手间里,自己被一个国际恐怖组织的超级大头目给强行非礼了吧?

    若是那样的话,以后这rì子还能过吗?两权相害取其轻也,不得已间,也只能让菲菲恶心自己一把了。丢人就丢人吧。

    “迫不得已?”欧阳菲菲凌乱了,恨不得一把掐死了他算了:“你还能再无耻些吗?做出了这种丢人的事情,还能这般振振有词。”

    “菲菲。”王庸声音低沉而沙哑,转移战术:“你知不知道,你有多么诱人?你就像是天上的仙女转世,气质明媚动人,让我难以把持。”说着,作势伸出双手要去抱她。

    “不准用你的脏手碰我。”欧阳菲菲虽然被他的甜言蜜语哄得心中一软,可一想到刚才那震撼她心灵的场景,依旧不能完全释怀,娇哼着说:“别以为说两句好话,我就会原谅你。”

    “欧阳菲菲,其实我刚才在卫生间里做那档子事情,还是得怪你啊。”王庸有些忿忿不平地说:“自家老婆长这么漂亮,却看得又吃不得。刚才一番小小的亲热,你知道那是对我多大的煎熬吗?你也知道我力气比你大,真要是想在这里和你硬来,你也跑不掉不是?为了不让我兽xìng大发伤害到你,为了不让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在病房里度过。我迫不得已间,才找了初恋情人解决一下心火问题。算了算了,你要怪就怪吧,你要恶心就恶心吧。”

    “唔?”欧阳菲菲的心,仿佛一下子被什么东西戳到了,酸酸的,疼疼的。愧疚之心顿时油然而生,连明媚的双眼都微微湿润起来。

    只是刚才还对他凶巴巴的,一时间,倒也拉不下脸来对他道歉,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一把抢了他的烟掐了:“你现在是个伤员,不准再抽烟伤身体了。这个,那个……”

    “你也不用觉得愧疚。”王庸轻轻将她拥抱在了怀中,呵呵笑着说:“其实偶尔找找初恋的感觉,也不错的。嗯嗯,好像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呼呼,好久没体验这种滋味了。”

    这下,欧阳菲菲倒是不再挣扎,而是红着脸娇羞不已地任由他抱住,轻嗔了一声:“你能少恶心人吗?不对……”

    气氛刚温馨下来,让王庸以为过关了的时候,欧阳菲菲忽而又想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歪着螓首,眼神凌厉而审视般地看着王庸:“我们在一起已经时间不短了,快小半年了,你说你好久没找初恋了,你又说会禁不住我的诱惑惹出心火。那我想问问你,你这小半年都是怎么过来的?”

    王庸这脊椎骨一寒,头皮都发麻了起来。刚才光顾着解决眼前问题了,没想到这几乎是挖了一个坑,把自己埋了啊?

    心念疾转,这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出理由来。只见欧阳菲菲的眼眸,是越来越冷。

    “咔嚓!”病房门又是被人没敲门就推入而进,只见打扮的成熟妩媚,水灵粉嫩的戚蔓菁走进了客厅。边进来还边娇媚不已地笑道:“庸庸,你家妖jīng来探……唔?”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