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八十二章 千钧一发

第五百八十二章 千钧一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一阵恶寒过后,王庸瞧着眼前形势不对,赶忙又临时改变了战术。环臂死死搂抱住她的腰不肯放,又探嘴在她耳朵上轻轻吻了一下,好言好语地放软腔调安抚着:“纱纱,千万别冲动。我跟你说啊,那是我老婆,你要是杀了她的话,那我可怎么办?”

    “我知道那是你老婆。”伊莉贝纱似有不满地撅起樱桃小嘴低喃道:“我隐藏自己的身形,其实早就暗中跟着你们的游艇一道回来了,在船上自然也听她们说起过,不过~”言语稍顿,寒冷的星眸却骤然凛冽如霜,随后恨恨地扬言道:“只要我杀了她,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纱纱,你这是不对的。”王庸无可奈何,不作他想地急忙劝阻。生怕伊莉贝纱趁着自己一个不留神,还真就对菲菲暗下杀手。当下心头发苦,暗骂黑sè天堂真是个标准的恐怖组织,都把自己人培养到什么程度啊?心理竟会扭曲至此。

    但是对于这样的恐怖分子,王庸暂时还不能硬来,只得放**段,颔首循循善诱着说:“老婆就是我的亲人,如果你杀了她的话,我就会很难受很难受。纱纱,你忍心见到我的心难受吗?”

    “可我不杀她,我更难受,你能深切明白我的感受吗?”伊莉贝纱痛心疾首,几近失控地生气质问着。抬头深情望向他,晶莹剔透的眼中,映满了踌躇与不甘。

    “那是对的,因为你喜欢我,所以才会难受。”王庸微微动容,故作轻松地展露起笑颜。手脚也开始不老实了起来,试图能转移掉她的注意力:“纱纱,其实我也很喜欢你。你美丽**,又个xìng十足,就像是地狱里的撒旦,派来**我的魔女。天呐,我想我已经中了你的魔咒,中了你的毒。才两天没见,我脑子里却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

    王庸含情脉脉地款款道来,十足地发挥了自己的甜言**语的深厚功力。有道是姜还是老的辣,在这一方面,一看他就是个标准的欢场老手。

    不等她有所反应,他又快速俯身而下。那有力而又有些粗糙的手,或轻或重,或撩或捏,尽情地在伊莉贝纱身上施展了起来。

    其实他本来的目的,重点是分散她的注意力。可是这一摸之下,才发现伊莉贝纱的确有料,而且是非常有料。娇躯上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脂肪,腰肢纤细而柔劲有力,尤其是她的**,虽然不像蔡慕云和迟宝宝那般雄伟,却是出人意料的完美和挺拔。随手一捏,都有一种差些把他手指弹开的错觉,紧绷且弹xìng十足。

    当下竟然怦然心动起来。按照伊莉贝纱自己的说法,外加她现在的表现来看,可以确信之前她没有说谎,从未被任何男人开发过。

    但同时她又异常敏感,只要是王庸的大掌游过之处,都会经起她一阵颤悸动。仿佛王庸的手上,携带有强烈的电流一样。

    在欢场老手的熟练**下,伊莉贝纱微眯双目,早已是心猿意马。片刻很快陷入到了一波接着一波的奇妙感觉之中,柔软的身躯渐渐瘫软,似身处花海不愿离开,整个人都飘然若仙了起来。

    不过,虽然同为女人,但是身为黑暗裁决长的她,可不会像欧阳菲菲那般任由王庸欺负,难有半点招架之力。

    须臾,狡黠的笑容自伊莉贝纱脸上浮起。勾了勾媚眼,却是立马计上心来。只是一刹那功夫,她柔躯一动,双手如蛇般扣住了王庸。将他半推半迫地按坐在了马桶上,**的双腿,无师自通般地跨一下坐了上去。天旋地转,局势就这样瞬间扭转。

    这次她模仿的,却是那一次在直升机下挂着的时候,两人的动作。但这一次的姿势和动作,却是比那一次更加暧昧而**。窄小密闭的空间,更是把对方压制得不方便动弹。

    天资出众的伊莉贝纱,很轻松地找到了位置和诀窍。双手反应灵敏地托起王庸的脑袋就是一摁,一下便将他错愕不及的脸埋入了她那波涛海洋之中。柔软如蛇的娇嫩腰肢,跟随着她自己的知觉,轻轻地贴着他扭动了起来。

    一时间,王庸却是青筋暴起,血脉膨胀。气血一阵阵地涌上心头。已经憋了好几天的他,此刻哪能经得住她如此**摩擦?如此感觉,真是**噬骨,**。

    想起方才哄人的话语,真是形容的一针见血:她就是个撒旦派来**他的魔女。本一心想尽快解决掉手头的麻烦,此时却反被她撩弄地死死的。王庸一边咬牙忍耐克制着,一边更焦躁不安着外头的情况。开玩笑,自家正牌老婆欧阳菲菲,可还在近处候着呢。

    天知道她会不会一时鬼迷心窍,走了进来?

    若是那样,这篓子就真的捅开了。

    “KING,我也喜欢你。”伊莉贝纱再次羞涩直白地表达了自己的心意,继而低下头去,凑在他耳边故意吐着热气小声嘀咕:“我本来也是心想着解决完问题再来找你的,但是这两天,也是满脑子都想的是你。我不想你难过,我也不想你恨我。以后,我答应你不会杀她们。但是如果我找你,你不肯出来的话,我就到你家里去。”

    前半段话,倒是把王庸说的挺感动的。可听到最后一句话,却是又浇了王庸一头冷水。那什么到家里去,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

    “呜呜~我,我要来了。”伊莉贝纱将王庸紧紧埋在了她的怀里,娇躯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喉咙深处,发出了一连窜微弱的低吟声。就像是那一次在直升机下,一模一样,甚至还要来的更为强烈。

    她竟然敏感到这种程度啊?王庸也是被她惹得有些扛不住了,内心火急火燎地燥热不已,甚至冒起了更为**的念头,想在这洗手间里就地把她吃干抹净。但一想到欧阳菲菲还在外面,就立即打消了这个想法。只要这姑娘满足了就行,希望她吃饱了,就赶快走。再待下去,麻烦可真就大了。

    不知是伊莉贝纱**声太大,还是欧阳菲菲的听觉太敏锐。里面的动静显然是引起了外头人儿的注意。欧阳菲菲稍稍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在等待了许久不见王庸出来的情形下,听到了些窸窸窣窣的不明响声,这才面露疑sè地对着洗手间催促道:“王庸,你在洗手间里做什么?好像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

    “呃,呃,我在拿手机看电影呢。”王庸听到这声音瞬时慌了神,总算是奋力从那**埋骨之地挣脱了出来,有些气喘吁吁地喊道:“你别急嘛,等我一会儿。”

    “谁,谁急了啊?臭流氓。”欧阳菲菲红着脸又是钻到了被子里去,哼哼地喊着说:“上洗手间不好太久的,对身体不好。”

    “知道了知道了,马上就出来。”王庸敷衍地回应着,随后对伊莉贝纱低声苦笑着说:“纱纱,你这下爽了吧?你先走吧,过几天我再联系你。”

    “你怕被发现?”伊莉贝纱眼神之中,多了一丝诡异,微微**不迭地说:“我心里面的燥热是没有了,不过你似乎还憋着。”

    “呃?你不是说不懂这些吗?”王庸有些诧异而错愕。

    “我只告诉你我是**而已。”伊莉贝纱俏脸如樱花瓣娇嫩,但口气中却仍旧透着冰凉:“在黑sè天堂里,我什么没见过?还有一些任务之中,接触这类的事情可不少。如果你不愿意我被她发现,那她永远也发现不了我。”

    这倒是的,以伊莉贝纱的潜踪本事,估计全世界能和她相提并论的女人也少之又少。

    听到伊莉贝纱如此为自己着想的话,这下轮到王庸抓耳挠腮,不好意思了起来。撇了撇嘴,正待客气两句不用了的时候,她却骤然侧身从王庸身上飞快窜了下去,一下剥掉了他的裤子,动作快如闪电,让人瞠目结舌。

    王庸只是愣得瞪圆了双眼,屏气凝神间,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只见伊莉贝纱羞红了脸颊,蓦然低语了一句,以前我在刺杀任务中,见到过这一招的。说完,就螓首埋了下去。

    “喔~”王庸的眼睛暴然突起,浑身一阵颤悸。这,这是个什么概念?她竟然还会这一招?强烈的舒爽感觉,让王庸忍不住地低吟一声。

    “王庸你又干嘛?”欧阳菲菲再次听到奇怪的声响,终是忍耐不住心中的担忧,诧异莫名地向着洗手间门口走去。

    “没事没事,我这不小心碰到了一下伤口。”王庸急忙掩饰:“我在出恭呢,你千万别进来。”

    “谁会进来啊?”欧阳菲菲顿足娇嗔不迭,话虽如此,却还是放不下心来。

    这家伙有时候虽然会惹他生气,但怎么着也是她的老公啊?尤其是这一次,还受了这么重的伤。这让她在门口犹豫不决地徘徊了起来。

    不过,类似的事情她这辈子都没有做过。

    唔?那家伙的声音好像很痛苦啊?若有若无地传了出来,而且还在故意极度压抑之中。难不成,是他伤口崩裂?不想让自己担心,故意在里面硬撑着?

    就在她几次三番yù进不进时,耳朵里却又听到了王庸一声“痛苦”的低吼,那声音,就好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

    在这一瞬,欧阳菲菲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羞愧就羞愧吧。拉住了门把,推门而入,脸sè煞白地询问:“王庸,你怎么了?”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