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八十一章 裁决长来袭

第五百八十一章 裁决长来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呜~”欧阳菲菲被吻得意乱情迷,秀目圆睁,俏颊已是嫣然绯红。

    虽然头脑清楚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亲吻了,但是自两人相处以来,实实在在的亲热算来也是屈指可数的。尤其是欧阳菲菲这类女人,在男女之事上,比一张白纸强不了多少。

    王庸突然来袭的霸道强吻,再加上他之前调戏又认真的话语。让欧阳菲菲脸红心跳,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心中的小鹿乱撞着,又在王庸的故意撩拨之下更加忐忑不已。心下一顿,当即想到了那个的可能xìng,浑身不禁一颤,开始慌张失神起来。

    看着似是心不在焉的怀中的人儿,王庸略微有些不满,惩罚xìng地轻咬了下她的薄唇,继而又加重力道,埋头忘我地深吻起来。

    熟悉的气息萦绕在鼻尖,粗重的呼吸渐渐变得清晰可闻,他的舌头缠绕着她的不断地攻占城池。他蛮横霸道的紧密拥抱,他娴熟的吻技,都让她颤抖着的娇躯,似有微弱的电流般涌过全身,涤荡着她的心灵,侵蚀着她的灵魂,不一会儿全身都酥酥麻麻地软化了起来。

    王庸抱着她的娇躯顺势侵倒在了病床上,大手肆无忌惮地上下游走轻薄着欧阳菲菲。起初还半推半就挣扎着的她,不多会儿便淹没在了王庸的猛烈攻势之中,沉醉其中,无法自拔。俏靥酡红得娇艳yù滴,双眼迷离着,微微娇喘轻吟不迭。

    正待王庸情动难以自抑,准备着更进一步时。欧阳菲菲却娇躯一震,猛然转醒。明显感受到了他身上传来的轻微异变。急忙伸手阻止,娇喘盈盈地抓住了他的贼手:“不。不可以的。这,这是医院,随时都会有人进来。”

    “你放心,医生之前已经来过了,还特地嘱咐我下午好好休息呢。”王庸不怀好意地一脸坏笑,忽而轻佻地抬手托起了她的下巴,意味深长地拉起调子来:“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是不会来打扰我的。”

    “那,那也不行。”欧阳菲菲无力地回绝着。娇躯已瘫软似水,艰难抵御着王庸的百般侵袭:“王庸,要,要不等你身体好了,我,我们再,再……”

    说到此处,欧阳菲菲已经羞得想把整个脑袋埋进被窝里了。算来这还是她真正的,第一次愿意。愿意把自己完全地交给他。

    回想起王庸在险象迭声的危难关头。还满脑念叨着自己。虽是油嘴滑舌遗憾着没能与她真正同房,但听闻后她心里真是又羞又甜般喜悦。

    甜的是他心里有她,羞的是那档子事情,竟然与王庸想的是如出一辙。欧阳菲菲在茫茫大海上。遍寻不到王庸时,也是升起过这样的念头,懊恼后悔着两人始终没能成为真正的夫妻。

    可是事到临头时。她却又害怕得惶惶不安了起来。更何况,这里可是医院。光天化rì之下,有伤风化吧。她心底还是矜持保守的。总不能挑这时机和王庸**一番吧?

    “这倒是个理由,不过稍微亲热一下总没关系吧?”王庸笑的一脸狡诈,一用力便轻易将她拉扯到了怀里,一副食指大动的饥渴模样展露无遗,冲着欧阳菲菲可怜巴巴地说:“你看我这都已经在医院里躺两天了,骨头都快生锈了。”

    欧阳菲菲实在是经不住他软磨硬泡的苦苦痴缠,头脑也不知怎么失去了理智,竟不受控制着主动羞怯地抬起头,轻轻覆上了他的唇。

    在得到了佳人默认的暗示之后,王庸更是喜不自胜,毫无顾忌地放肆了起来。不多会儿,这豪华病房内,一片娇吟chūnsè。

    菲菲此时的意识已是神游在外,俏眸迷离,情动不已。显然只需要王庸再稍加手段,推波助澜,就能轻松得逞。

    只是在这紧要关头,王庸天生的jǐng觉心却骤然觉察出了不对,闭目凝神,这才感受到了从后背传来的凉凉杀气。猝然之间,意识一阵清醒,不由得放慢了动作侧耳倾听,四下环视起来。

    这一抬眼,王庸终是在不经意的一瞟之间,看清了那一抹丽影。脸上的表情瞬间凝滞,顿时只觉思绪万千。

    套房卫生间内,那人半遮半掩,没有故意掩饰行踪。她那仿若毫无感情的眼眸之中,冰冷一片,令人不禁毛骨悚然。

    王庸皱眉,如果换做那是别人,他当然完全可以不在乎,继续不顾外人眼光地和菲菲亲热下去。可这女人,却是连他都要忌惮几分的黑暗裁决长,伊莉贝纱。

    她就这么定定地站在卫生间里,拧着双眉,寒冷刺骨的视线如鹰隼般锐利,直勾勾地shè向王庸。

    对上那道视线,王庸却是愧疚万分,心下戚戚然,那rì在海岛的情形又依稀浮现在眼前。

    话说被营救的那rì,海岛上。

    伊莉贝纱是去猎取些肉食给两人补充体能的。但是不知为何,直到大家伙儿都已经上了船,她的身影却是始终没有出现。也是,体恤到他们对立的尴尬立场,毕竟王庸还和这么多同伙在一起,见了面也难保不会再生是非,因此王庸估摸着她是不得已故意躲了起来。

    思忖了良久之后,最终还是自以为是地想了个两全其美的方案:准备先把她留在小岛上,等自己伤势复原些,处理完杨兵等人之后,再回去接她。为此,王庸还编了个理由,借机下了船辗转回到岛上,刻下了些明显的标记,以及给她留了一些随船携带的消炎药,工具等等。

    他料想着,伊莉贝纱身为黑暗裁决长,什么样恶劣的环境没有生存过?在区区资源还算丰厚的荒岛上,她反而更能安心休养,得到最好的恢复。要不了多少天,就私下悄悄地去接她离开。

    至于当着老婆啊或是一干女人的面,去找她并接她一道回来,王庸那是想都不敢去想。开玩笑,找死可不是这般找法的。

    只是目前,万万没料到她,竟然神出鬼没地突然出现在了这里,她会不会恨自己呢?

    两天下来的接触,他也知道伊莉贝纱虽然表面实力非常强大,但实际上除了这点之外,在简单的为人处事上,却是透明又单纯。而且论其社交能力,就更是薄弱不堪。

    之前因为种种鬼使神差,使她折服在了自己的实力之下。但在她对自己产生了情愫之后,如今却像是一颗定时炸弹,处处危机四伏。这种不谙世事的可怕女人,一旦吃醋嫉妒起来,发起疯来,会产生什么恶果王庸也不敢多想。

    “哎哟,菲菲。我这肚子疼,要去个洗手间。”意识到事态的严重xìng之后,王庸神情一转,心头大呼不妙。连忙停住了动作,找了个借口想先把菲菲忽悠过去,而后再想方设法安抚伊莉贝纱。至少也要先稳住她的情绪,然后再告诉她,这是她的老婆,千万别想着干掉她取而代之。

    此刻欧阳菲菲却是被王庸撩拨的**正浓。正是心理黏他的时候,闻言顿觉一阵失落。不过以她脸皮,还不至于继续死缠烂打。

    “要我帮忙扶着你去吗?”欧阳菲菲微红着脸,征询起他意见。

    “不用麻烦,我自己能行。哎哟哟,憋不住了!”王庸捂着肚子,一溜烟转身朝洗手间奔去。

    菲菲看着那急匆匆的背影,又是一阵好笑。回味起刚才的亲热,脸红心跳地一头扎进了被窝。

    安抚完菲菲后,王庸急忙一路小跑到了洗手间里,把门一关,却见得一把水果刀狠狠地朝着自己的心口方向扎来。同时映入眼帘的,是伊莉贝纱那怒气冲天的冰冷眼神。

    用得着这么凶残吗?王庸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这究竟是吃醋?还是来杀人的?他反应极快地一手用力桎梏住她的皓腕,另一只手将她娇躯一旋,反抱在了怀中。紧接着低头凑她耳边责怪道:“纱纱,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不痛快,要杀了你。”伊莉贝纱冷声说着,还挣扎了两下。

    王庸忙又挡住了她的暗腿yīn招,后背直直冒汗,肃然低斥说:“别闹,咱有话好好说,好好说。我哪里惹你不痛快了?就算是死,你也得让我死个明明白白嘛?是不是你的组织,非要你来杀了我?”

    “你和那个女人搂搂抱抱,亲热的很开心。”伊莉贝纱倒是不加掩饰的咬牙切齿道:“你让我不开心,我要杀了你。”

    我勒个去。王庸一阵头晕目眩,这姑***逻辑还真是强大。这一吃醋起来,就要杀人。被她喜欢,还真是一件异常惊悚的事情。

    黑sè天堂,还真是只负责制造出这种实力恐怖的怪物,却不负责教导其社会责任心。不得以,王庸只能很悲哀的开始负担起这个责任来了。要给她灌输一个正常女人都懂得道理,吃醋的话,可以发脾气,可以不理人,甚至可以上蹿下跳地闹腾一阵。

    但是杀人,却是万万不能的。

    “你仔细想想,杀了我?你会觉得开心吗?”王庸就像是在教导一个涉世未深,却又危险之极的小女孩,循循善诱着说。

    果然,在感情方面就像是个白痴一样的伊莉贝纱,歪着脑袋想了想说:“不开心,而且你比我厉害一些,我杀不了你。你说得对,我应该去杀了那个女人。”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