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八十章 病栋查房(求月票)

第五百八十章 病栋查房(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双倍月票了,求一下月票)

    ……

    “就喝汤?”蔡慕云那张成熟而端庄的俏脸,微微泛红,似又有不信地白了他一眼疑惑道.

    “就喝汤。”王庸一脸正气凛然,就像是只一心拐诱小白兔的心怀不轨的大灰狼,完了还不忘振振有词地拍着胸脯道:“我发誓除了喝汤,什么都不干。”

    “你能保证?”蔡慕云横眼瞟了瞟他,犹豫了半晌,将信将疑地问道。

    “我保证。”王庸语气中透着坚定,面上却隐含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斜睨了慕慕云一眼,却是乍然举起手来起誓:“向党和国家保证。”

    蔡慕云看透了眼前人的心思,徒然地就把脸一翻,态度转而骤冷了起来。迅速地抬手把他的小餐桌给架好,把早已准备好的热汤从袋中拎了出来,仿佛是带着情绪般地整理着一切,动作还很粗暴野蛮,调羹和碗碰撞得叮当作响:“自己倒自己喝。”

    神色凌厉地甩完一句话,蔡慕云就踱步走开,环抱起双手,没好脸色地一头往陪护床上坐下。

    这下轮到王庸傻眼了,这,这蔡青天同志,又是莫名其妙地哪根筋搭错了?刚才明明还一副娇艳欲滴,楚楚动人样的,怎么才一下就风云变色了。我这又是哪里惹到这尊菩萨了,都这么庄严地向党和国家保证了,怎么还不信呢?

    哎,心里默默哀叹一声,王庸眉头紧锁,实在是没辙,只好再次放下老脸,柔声细语地哄了她几句。

    蔡慕云还是一片愁眉不展。半躺在陪护床上玩着手机爱答不理:“王庸,我今天没那闲工夫陪你啰嗦,下午单位里还等着我去开会呢,你速度点,喝完了我要走了。

    王庸愣了愣神,更加一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纳闷着她今天一系列的不正常举动。绞尽脑汁地细细分析了起来,要说更年期,这还早呢。难不成,是大姨妈来探望了?

    侧目偷偷窥伺起那副憔悴不堪的惨白脸色,倒是真像极了自己的猜测。算了算了,既然她身体不舒服,就别撩她了。这别憋了好些天,中途旖旎不止……

    王庸只好无奈地拿起放在桌上香喷喷的汤,狼吞虎咽地大口喝了起来,为了让蔡慕云心情舒爽些,一边津津有味地喝着,一边还竖起大拇指不住地称赞。夸她的手艺不错,汤也营养又美味之类的。

    蔡慕云有一搭没一搭的有气无力地应着,默默等着他喝完之后,不慌不忙收拾好桌上的碗筷,悠悠然走向房内的洗手间。

    这边她刚离开没多久,一转头病房门外又响起了轻微的敲门声,来人一见房门虚掩着,便直接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只见身着一套OL款式服装的欧阳菲菲,神采奕奕地拎着保温罐走近了病床。

    看清来人,王庸顿时满目惊诧,这可直接快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心里不由暗暗庆幸亏得蔡慕云的身体不舒服,否则如果自己正趁着喝汤之际,对蔡大书记动手动脚的话,岂不是给欧阳菲菲逮个正着?到时候不得被大卸八块,五马分尸。

    晃了晃神,不寒而栗过后终于回归镇定。

    “菲菲,刚才联系你的时候,你不是说正在谈合同吗?”王庸一脸错愕地自然问起。

    欧阳菲菲星眸横了他一眼:“哼,我那是诳你呢,就想看看我不在的时候,你会不会像一只没了链条的猴子,对那些漂亮的护士妹妹啊动手动脚。咻咻~咦?好像有人来探望你了?”

    她扫了一眼身旁摆放着的花瓶,已然换上了新鲜不同种类的花朵,又嗅了嗅空气中残留的味道,一下就发现了其中的端倪。杏眉一弯,睁大了眼睛问起:“芝兰味的香水味儿,是蔡书记吗?这是她爱用的那款。”

    我了个去,似乎也忒神了些吧?王庸此刻只觉惊悚万分,佩服之余,后背早已经渗出了涔涔虚汗。

    “菲菲,你这小狗鼻子还挺灵的。”蔡慕云的俏音从一边响起,只见她已拎着洗完了的碗筷姗姗而来,落落大方地嗔笑道:“我特地熬了些甲鱼羹,给王庸补补气血。早知道你也熬了汤,我就让你多个表现机会了。”

    “慕云姐。”欧阳菲菲面上依旧平静如水,其实心中她一直还是很亲近蔡慕云的,于是忙迎上前去一手接过她捧着的碗筷,扬言道:“你怎么能亲自做这些事情呢?单位里这么忙,还要劳烦你来探望王庸,多不好意思呀。”

    “我不来也没办法啊?谁让他是我们家舞舞的救命恩人呢。”蔡慕云整理着自己的靓包,一副准备起身离开的架势。又心里觉得不妥,暗示般解释起来:“于情于礼,我都得做些什么。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可以走了,单位里还等着我开会呢。”

    “聊会儿天再走吧。”欧阳菲菲这才见势挽留,反思自己真是太多疑了。人家只是出于感激来探望而已,而且她也丝毫不会认为王庸竟然能勾搭得上蔡慕云。人家蔡慕云是什么档次身份,这么多年的单身,还没什么绯闻,眼界可高了去,哪里会看上这号小人物。这么想着,一颗心再次安定了下来。

    “好吧,反正开会时间还早。”蔡慕云借势顺着她的话,低头看了下手表又坐了下来:“就陪你们夫妻一会儿。”

    “王庸你喝汤,凉了就不好喝了。”欧阳菲菲贴心地给王庸盛了一碗,吹了吹放在了他的面前补充道:“这里面可是有鱼翅啊海参啊,补得很。”

    说实在的,如果这汤不是她花了不少功夫亲手熬出来的,这会儿也不会去逼着王庸喝。

    “哪个酒楼里买的。”王庸刚拿起递上来的汤,皱起眉头有些为难了起来。

    “你管我哪个酒楼里买的?”这话仿佛戳到了欧阳菲菲的痛处,只见她脸颊通红,恼羞成怒地冲着王庸嚷道:“让你喝,你喝就是了。”

    看这架势,果然是找了个大酒楼买的。心下释然,还好是买的,不是自己做得就好,那些厨师水平还是很不错的。

    王庸松了一口气,端起碗,开始美滋滋得喝了起来。

    谁料才到口中,就噎在了当场。神作啊,这简直就是神作啊!王庸脸色铁青,忍住不当场喷出来的冲动,憋气咕咚一口咽了下去。随后抬起眼幽怨地看向她,这是要谋杀亲夫的节奏吗?

    欧阳菲菲紧张地观察着王庸的一举一动,在看到他写在脸上欲哭无泪的神情之后,实在忍不住愤愤道:“王庸,你这是什么表情?就算味道不好,你就不能屈尊鼓励几句?这可是我亲自熬的补汤,还加了些补血益气的中药,连眉姨要帮忙我都拒绝了。这可是我的一片心意,你一定要喝完。”在欧阳菲菲看来,虽然味道不一定很好,但至少各种原材料都是极品,吃下去怎么着也会大补的。

    还真是感动啊!多谢你加了那么多的中药啊!真是感谢你不要眉姨帮忙啊!

    王庸的眼眶里,都开始泛上泪珠了,像吃了苦鳖一般,却是有苦说不出。

    这不,佛祖保佑,没死在缅甸,没死在非洲,没死在中东,也没死在杨兵或是伊莉贝纱手里。

    难道说,我王某人这辈子命中注定要死在老婆的厨艺下吗?

    “王庸,菲菲对你多好?你可不要辜负她一片心意。”蔡慕云在一旁偷笑着,清清嗓子继续帮腔着说:“实在吃饱了喝不下,就喝一半好了。”

    王庸怨念着一口接着一口喝,整张脸耷拉着比苦瓜还难看。又可怜巴巴地抬起 头,弱弱地提议道:“菲菲,我有个小小的建议啊。要不,您就专心当好董事长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吧。厨房这种简单的活,就交给我们这种粗人好了。”

    一股仿若来自九幽最深处的阴寒杀气,在她眼眸里渐渐显现,整个豪华病房内,温度仿佛急剧下降好几度。

    整个病房里,弥漫起阵阵肃杀之意。

    蔡慕云眼看双方即将开战,识相地打破气氛开溜道:“王庸,时间差不多要开会了,我就不打扰你们小夫妻两个的叙话了,好好休息,注意别艹劳过度。”

    说着,转眼就优雅而迷人地闪了人。独留下了相视对峙王庸和欧阳菲菲。

    “王庸,你很嫌弃我是不是?”欧阳菲菲嘴角挂着一缕冷笑,气焰嚣张地踩着女王气场十足的高跟鞋,慢悠悠地晃到王庸病床跟前。

    “呵呵,刚才逗你玩的呢。”王庸眼见越来越靠近的欧阳菲菲,瞬时败下阵来,飞快地把剩下半碗一口气喝光,谄笑道:“刚才我看蔡书记不走,影响我们两个单独相处,故意制造点小冲突嘛。”

    “小冲突?”欧阳菲菲娇躯向前俯下,开襟的女士西服下,正对着王庸露出了一片雪白,继而冷笑着痛心说道:“你侮辱的不是我的厨艺,而是我的一片心。”

    “菲菲。”

    王庸的声音骤然低沉了起来,沧桑的眼神,静静地盯着她近距离放大的脸,她的眼,她的鼻子她的唇。柔媚而深情着说:“在我被子弹击中的那一刹那,你知道我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吗?”

    两人的脸,几乎就凑到了只有二十来公分。这让欧阳菲菲一阵慌张,强自说道:“想什么?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我在想,各路神仙保佑啊,我家里还有娇滴滴的老婆没享用呢,千万被让我死啊。”王庸说完,紧紧盯着她的娇容嘿嘿坏笑了起来。

    “流~”

    欧阳菲菲只来得及红着脸骂了半句,却是突然被王庸按住了螓首。两人的嘴唇,重重的印在了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