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七十八章 如果这是地狱的话

第五百七十八章 如果这是地狱的话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王庸微闭着双眼,那张春风洋溢的脸上,蓦然就露出了银~荡的笑容,竟还下意识地用舌头舔了舔嘴唇,很是满意当前星级的服务.不过这笑容也就是一闪而逝,仿佛觉察到了空气中一股浓烈的阴寒气息,这才反应起刚刚那熟悉柔媚的声线,顿时嘴角一抽僵硬在了当场。

    不待他来得及有所动作,欧阳菲菲修长而冰冷的手指头,已经一把拧住了他的耳朵,冷哼一声龇牙咧嘴道:“姓王的,你好,很好啊。”

    “嘶~”王庸心中暗恼不好,为今之计,想要试图挽回糟糕的局面,只能靠自己的灵活应变了。故而强作镇定着假装从昏昏欲睡中渐渐转醒。不过此刻他没有立即睁开眼睛,只是撇着嘴装傻充愣地说:“哎哟,依莉雅你掐我耳朵干啥?特殊服务?谁要你的特舒服务啊,老子可是有老婆的,坚决不要。”

    “呵呵,装,你就继续装吧。”心下陡然大定了的戚蔓菁,也是三下两步凑了过去,面有愠色,环抱着双手冷嘲热讽地说:“就你那点点小伎俩,你糊弄谁啊?你一张口,我,呃,菲菲就知道你心里在打什么鬼算盘了。”

    听她说的笃定,原也半信半疑,甚是恼怒的欧阳菲菲,也了然明白王庸在这种关头了竟还一心想着蒙混过关,不但不诚实坦白,更是不知悔改地狡辩,脸上怒意更胜一筹。在俏眸白了她一眼后,又转而杀气十足地冲着眼前的人说道:“姓王的,你少在这里装模作样的,给我坐起来,看清楚都是谁来了?”

    王庸还真是继续装腔作势地一股脑坐了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仔仔细细地环顾了周围的来人之后,俄而惊喜若狂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老婆,蔓菁,慕云,你们怎么出现了?天呐,我这是从地狱里得救了,还是在做梦?”

    原本见这几个女人盛气凌人地欺负王庸,想上前阻止的依莉雅一听到老婆那两字,又顿时止住了脚步,脸色渐渐发红,心里更是五味杂陈。这种感觉,就好像和别人丈夫在偷情的时候,被抓了现行一般。

    什么?地狱?听到这番言辞,三个女人心中齐齐冷笑了起来,环视了一下周围,这凉棚搭的还蛮有格调。嗯,还有两个穿着草裙的美女在旁边精心伺候着。

    如果这还能算地狱的话,那估计所有人都不会想着去天堂了。

    “苏舞月,你怎么会穿成这副模样?”蔡慕云很快认出了躲在一边局促不安的女儿,腾地一下,怒火直冲上了脑门子,紧盯着她厉声斥道:“竟然还在边上当做丫鬟一样的伺候这个臭男人?你过来,现在就给我立马过来!”

    苏舞月战战兢兢地朝着蔡慕云走去,在见到了思念已久的娇瘦脸庞之后,眼角的泪水终是止不住得翻涌了出来。

    迎面走来的蔡慕云激动难抑地将瘦小的女儿一把搂住,心疼至极地抱在了怀里,眼角噙着泪水,偏头细细凝视着她:“舞舞,你吓死妈妈了。别怕,妈妈会保护你的。快让妈妈检查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了?王庸这坏人是怎么了你了?你放心,如果他欺负你,妈妈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瞅着自家女儿委屈又感动的表情,蔡慕云顿时无名火起,扭头冲着一脸无辜的男人谩骂了起来:“王庸,你这个死变态,我让你照顾女儿,你让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说。竟然还让她……你真是丧尽天良,禽兽不如!”

    听着蔡慕云滔滔不绝像个泼妇一样地骂着,虽然吐出的话,让欧阳菲菲觉得有些不舒服。不过此情此景也是他活该自找的,这种事自家这活宝老公还真干得出来。

    想起这连续的几天几夜,大家伙儿各个都忧心如焚,愁眉不展得没睡过一个好觉。时时刻刻地担惊受怕,怕他就真的轻易死了,怕他受着重伤飘洋在海上受尽苦头。

    臆测着各种未知的可能姓,甚至连最坏的心里打算都做好了。他倒好,竟然在这荒岛上如此享受?凉亭,透亮养眼的树叶泳装美女?像个宅院里的大老爷们似的,左拥右抱,还让她们双双伺候着,看着就让人来气。

    和想象差别如此巨大的情况下,三个女人在卸下了沉重的担忧后,都已经开始盘算着,怎么让这无耻而可恶的家伙吃苦头了。

    “瞅什么瞅?”王庸感觉自己身上都快被几道如同刀子般的尖锐目光割穿了,早已冷汗直流,心下发虚不已。但是生存经验告诉他,越是这个时候,他越是要镇得住场子。

    至少,气势不能弱了。要是此刻就被镇压下去,最终下场肯定是死无全尸。

    果不其然,他这一霸气十足的怒吼,反而让三个杀气腾腾的女人当场怔住了。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眼,这货干出了这样的事情,竟然还有理了?

    尤其是欧阳菲菲,愣神之后,娇躯直颤,顿足着眼泪都快掉了下来,委屈又怒不可遏地说:“王庸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知不知道,我们几个在得到了噩耗之后,究竟是什么心情?这都已经两天三夜了,我们每一个人都愁肠百结得心都碎了,开着船,大海捞针得发疯似的找你们。”

    说到这里,欧阳菲菲竟然哽咽了起来:“你知道我们有多害怕吗?真的好怕在海里面打捞到你们的尸体,呜呜,王庸,你怎么能这么欺负我们?”欧阳菲菲的眼泪像掉了线的珍珠似的扑簌簌得滚落着,仿佛这些天以来一直压抑着的恐惧和忧心,终于在这一刻全数爆发了出来。

    “就是就是,你没事也罢了,竟然还在这里享受海岛美女,齐人之福的待遇。”戚蔓菁斜着眼嗔怪着道,满脸的气愤难消,为大家伙声讨不已。

    “王庸,你要是对我女儿做了什么的话,你就死定了。”蔡慕云蜂拥而至地插上一句,气得浑身打颤,女儿向来是她的逆鳞,碰不得。尤其是王庸,更加不能去碰。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们担惊受怕了。”王庸将气势一收,也意识到众人是爱之深,责之切,内心也是愧疚不已,继而摊开双臂作势走上前去要拥抱欧阳菲菲。

    “谁要你来这一套啊?”欧阳菲菲不屑一顾,身形飞快一闪,躲了开去,却又在目光触及到身形妙曼的依莉雅的同时,落着泪娇哼不迭着说:“你要抱就去抱这外国美女吧。”

    说完飞醋横生,当下一阵神色黯然,不可抑制的产生了一股委屈酸楚的感觉,又有些强烈的危机感。

    “瞅瞅,你瞅瞅自己的这张脸。”王庸欣赏着欧阳菲菲憋嘴赌气的可爱样子,笑脸盈盈地贴了上去宠溺着赔笑道:“好了好了,别伤心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

    欧阳菲菲哪里肯信他这一套,别过头去,坚决不让他贴近,骤然大发雷霆:“你所做的一切,我们都亲眼看到了,还谈什么误会?王庸,我对你实在太失望了。你怎么就没死在海里?”

    “嘶~”

    王庸冷汗涔涔,心下又凉了一截。想着不妙,脸色却越来越惨白,不由得全身都开始颤抖了起来。仿佛再也站不住,摇摇晃晃地直直坐了下去,显露出一副行将就木般的可怜模样。

    “王庸,你怎么了?”包括刚才还在对王庸喊打喊杀的蔡慕云,三女齐齐紧张的凑了上去。

    不过戚蔓菁总算还有些理智,急忙拉了蔡慕云一把。

    欧阳菲菲本能地冲上前两步想扶他,却是将信将疑地看着他说:“王庸,你别装啊?这种时候,你装也没用。”

    “呼~”王庸艰难地咧嘴笑了笑,虚弱无比地说:“你们别担心我,我没事,这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死?”有那么夸张吗?三女齐齐愣住。

    王庸肩膀上敷着的一些绿色草药,“不经意间”,滑落了下来,露出了一个狰狞的弹孔。

    “啊?”之前还霸气十足的三女,各自捂嘴惊呼了起来,眼睛死死盯住了那个伤口,紧张起来:“天呐,王庸你受伤了?”

    “没事,就,就一点点小小的,枪,枪伤。”王庸摆摆手,神色虚浮地暗示着自己无碍,却又“不经意间”,把后背朝她们露去。

    他的后背上,好几处敷着一些碾碎了绿色草药之下,显然都是大大小小严重的伤口。

    “妈妈,其实你们都误会了,我们是自愿照顾大叔的。”苏舞月在这关键时刻,终于挺身而出,耷拉着脸,有些啜泣着说:“大叔为了救我们,中了好几枪。还硬扛着伤势,带着我们逃到了这荒岛上。他,他好可怜的。”

    中枪?竟然还中了好几枪?

    欧阳菲菲率先脑子里一晕,几乎站不稳。刚才对他的怒意,转瞬间化为乌有,更是是充满了羞愧,无地自容。再看向王庸那张苍白的脸时,心中不由一痛,眼泪竟是止不住地顺着双颊流了下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