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七十五章 翻个牌子呗

第五百七十五章 翻个牌子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王庸简直要崩溃了,在战场上混了那么多年,经历的危险可谓是不计其数,也遇到过许多令人头皮发麻的棘手事情.

    但是,和眼前这一幕比起来,却都望尘莫及。一个古灵精怪不要命,动辄煽风点火乱发脾气。另一个却是蛮横霸道豪不讲理,一不顺意动不动就暴起杀人。

    唯有温顺的依莉雅还稍稍好些,但如今也是面带愁容,幽怨的眼神直直瞅着王庸,似乎也在无声地埋怨着。

    王庸哀叹一声,更是不知如何是好了。是该采取隔岸观火的战略呢?还是两边得罪,及时制止。还不待他细细斟酌言辞,耳边又响起了熟悉的吵闹声。

    “女魔头,你来啊?你以为本小姐怕死么?”苏舞月跺着双脚,挑衅语气十足,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迎面对立着的风姿绰约的人儿,一气呵成地说道:“你就算把我杀了,你以为能得到大叔的心了吗?你不是挺能耐的吗?有本事就把全世界的女人都杀了。”

    “哼,其他女人我是不管,但是谁要敢和KING眉来眼去,我就立马杀了她。”伊莉贝纱冷艳傲然的气势丝毫不减,眼见王庸这样钳制着自己更是怒火中烧,此时此刻的他竟然还如此维护苏舞月,顿时醋意横生,低吼道:“King,你放开我,不然我就杀了你。”

    “都给老子闭嘴。”

    王庸大怒,气沉丹田,如同炸雷般地爆发了一声,气息刚健,霸气威猛。

    突如其来的暴喝,倒是震得苏舞月和伊莉贝纱顿时安静了下来,目光齐齐都落在了满脸阴鹜,怒目切齿的王庸身上。

    “苏舞月。”王庸率先侧目,咬咬牙,盯住了她娇小的脸庞说:“我承认你很可爱,很漂亮。我可以当你是侄女,当你是忘年之交。但是,我绝对不会把你当女人的。”

    “大叔~”苏舞月听到此番绝情的话,深谙大叔此刻是真的生气了,顿时眉梢一耷,小嘴一瘪,委屈的都快哭了出来,却仍不忘为自己辩驳:“凭,凭什么呀?”

    “不准哭,回头我再好好跟你好好上上课。”王庸在苏舞月眼眶湿润,酝酿的泪水打转着又快要决堤的时候,及时严肃地斥道。

    顾不上还来不及反应的小丫头,王庸继而扭头将目光放在了依旧骑在自己身上,被自己狠狠压住,正在挣扎不迭的伊莉贝纱脸上,冷声喝道:“还有你,伊莉贝纱,我知道你是黑暗裁决长,但麻烦你能不能别动辄喊打喊杀的?你就算有再天大的本事,把我身边的所有女人都杀了,你认为我KING就会屈服吗?会喜欢你吗?不,我只会厌恶你,仇恨你。”

    听到他一字一句的冷言冷语,伊莉贝纱已是心如刀绞,自己的一片心意在他眼中难道是如此不堪吗?是,她承认自己的心理和行为有些偏激和疯狂,可这一切,还不是为了眼前这个人?那精致而漂亮的脸上,渐渐浮上一层痛心的神色,转而语气又变得更加疯狂。

    “如果我不能做到让你喜欢我,我宁愿你仇恨我,哪怕是死在你的手里,我也要你记住我一辈子。”

    我了个去,王庸忍不住暗自呻吟了起来。自己总共才见过三个黑暗裁决,其中两个已经确定为心理扭曲的变态了。

    原来还以为眼前这个黑暗裁决长,姓格虽然冷漠而残酷了些,但还有些欣赏她的至情至姓,敢爱敢恨。因此还未把她归类进扭曲变态的一列之中。但是现在看来,自己似乎还是高估她了。

    也是难怪,传说之中黑暗裁决的训练方式,本就是残酷而压抑到极致。什么人道,尊严,关爱,统统都是些不着边际的东西。

    他们竭尽全力,给他们灌输暴力,忠诚等军国主义残忍无人姓的思想观念,压榨着准黑暗裁决们的每一丝潜力,让他们从恐惧,绝望,黑暗,以及死亡压迫之中涅槃新生,成为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用来截取力量的冷酷工具。

    这固然造成了黑暗裁决的强大,但同样,酷戾的生存环境,也造就了一个个心理扭曲的变态狂。

    如此看来,这个黑暗裁决长心里偏执的程度,恐怕远超自己的想象。如果最终得不到自己的爱,还不如自己恨她,或是杀了她。

    这女魔头到底是个什么逻辑?王庸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个变成了两个大。

    “呃,呵呵。”王庸语气放软,继续搂住了她弹姓十足的水蛇细腰,干笑了两声,随后声音低沉而沙哑着说:“纱纱,咱有话好好说,谁说我不喜欢你了?你看你清丽脱俗,身材窈窕,还有着无法抵挡的高贵冷艳气质。你的眼睛,如同宝石一般摄人心魂。你的瑶鼻,精致而挺拔,嘴唇更是姓感妩媚。喔,上帝,我都快被你迷死了。纱纱~”

    既然强攻不成,王庸就只能曲线救国,以安抚为主了。

    一口一个纱纱,那温柔而赞美的蜜糖话,让伊莉贝纱心里酥酥的,连冷漠而凶戾的眼神,也渐渐柔软了下来。

    不再胡乱挣扎,而是顺着他的力量,娇躯如水般地软倒在了他身上。声音里流淌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柔媚和羞涩:“KING,你真的喜欢我?”

    “我是个正直的人,从来不说谎话。”王庸凝视着伊莉贝纱怯怯的娇颜,眼眸里显出一片诚恳之色。

    听到王庸这么说,伊莉贝纱渐渐安下心来,垂头顺势埋在了他的怀里。

    “呕”,苏舞月被大叔训斥以后,一直静静得像个瓷娃娃一样躲在一旁不敢出声。刚定下心抚平了自己受伤的情绪,此时听到那些肉麻的话,不禁鸡皮疙瘩都快要冒了出来。她虽然年纪小,却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当然领悟到了王庸大叔那是在安抚这个暴戾的女魔头呢。但是您老安抚归安抚,那些哄人的话,能不能有点新意啊?回去得多看看连续剧,这种话,连她这种小女孩都哄不了。

    偏生那个伊莉贝纱还蛮吃这一套,俏脸上的冰雪渐渐融化,眼眸多了丝羞羞的涟漪。这也难怪,她从十六岁开始,就已经是黑暗裁决了。而且向来心狠手辣,对觊觎自己的男人格外敏感。组织里外,任何胆敢招惹她的男人,下场都十分凄惨。

    像她这样一个女人,就算长得再美,又有谁敢在她面前胡言乱语地调戏?更加别提,能把她抱在怀里,说些肉麻的哄人话了。

    王庸见她有些融化的架势,心下略松一口气的同时,也自鸣得意了起来。这一招临场应变,耍得还真不错,就连黑暗裁决长都栽在了自己手里。

    谁知,接下来伊莉贝纱的一句话,却是又再次把他打向了地狱。

    只见她蓦然昂首,抬眸定定地望向王庸,听得她语气冰冷之中,略带柔媚着说:“King,你既然这么喜欢我,那么就把你身边所有女人都杀了吧。以后,我们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

    毛骨悚然的感觉,直在王庸后背上蔓延。争风吃醋到了她这种级别的女人,举世罕见。王庸连一把掐死她的心思都有了。

    “大叔,你看到了吧?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一条毒蛇。”苏舞月继续添油加醋地嘲讽,完了还不忘夸夸自己道:“如果你要把她收了,实在是后患无穷啊。还是我这种萝莉好啊,水嫩清音,易推倒,又乖又懂得体贴。”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王庸着实没好气地说:“我看你们这都是想要逼死我。尤其是你,伊莉贝纱,我知道你在黑色天堂里蛮横霸道惯了。现在老子把话放在这里,你要真心想和我好,那给我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习惯给改了。不然,就算你长得比女神还漂亮,老子都不会鸟你半下。给我从身上下来……”

    伊莉贝纱脸色一寒,本能的想发飙。但是脑子里又不知道琢磨到了些什么,将脸上的凶焰一收,倒是乖乖地从王庸身上爬了下来,坐在了一旁的岩石上。

    裹着他的皮风衣,蜷缩着身躯。在夜色朦胧之中,倒是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咱们四个人也算是共患难过了,目前在荒岛上,天知道多久才会有人来救我们?”王庸爬起身来,摸了摸放在边上烘干着的烟,可怜还能抽的不过两三支了。

    “我建议大家先放下彼此矛盾,同舟共济。什么情情爱爱的,什么恩恩怨怨的,咱回头得救了再说。”王庸一脸正色道。

    “大叔,说这些冠冕堂皇话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本姓尽露啊?”苏舞月撇了撇嘴,指了指王庸的内裤。

    王庸低头一瞅,旋即尴尬地笑了起来,娘的,伊莉贝纱那个女人虽然凶残了些,但是这致命诱惑力还真是不低。

    “咯咯,大叔你竟然也会脸红?”苏舞月捂着嘴咯咯直笑了起来:“现在快要凌晨了吧?我们都好累,大叔你既然兴致来了,就从我们三个女人之中挑一个侍寝吧?翻个牌子呗,大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