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七十四章 人形炸弹

第五百七十四章 人形炸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嘶~”王庸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哭笑不得地着直视着她:“伊莉贝纱,你是认真的吗?不是在开玩笑。”

    “我从来不开玩笑。”伊莉贝纱眉眼轻扬,静静地凝视着王庸的脸,大言不惭道:“给你两个选择,你最好尽快做出一个决定来,杀了我,或者做我的男人。”

    “呃,大小姐,冲动是魔鬼,别这么冲动啊!况且感情也不是你想抢,想抢就能抢的,千,千,千万别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来啊!”王庸言语中透着些许心虚,盯着伊莉贝纱严肃又认真的表情,觉得一阵发怵。脸颊的肌肉都不自觉地抽搐了起来,却还是好言安慰说:“再说了,我又有什么好的,你非要把我抢了去?”要说杀掉伊莉贝纱的话,王庸可做不到,他还是没那么狠心的。

    这不单单是她在关键时刻,帮自己挡了枚子弹的事情。现在好不容易和她冰释前嫌,苦口婆心地对依莉雅晓之以理,化解了两方之间的矛盾。此刻一旦出手杀了她,之前所做的种种努力,都将付诸东流,而且后果不堪设想。

    想来她可是黑暗裁决长,在黑sè天堂里的显赫地位毋庸置疑,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烂大街的白菜。伤脑筋啊,哪能这么好应付。

    “你没什么好的,就是打败了我。”伊莉贝纱灵动的眼珠飞速转了转,而后又恢复了淡漠的调调,异常坚定地说:“其实在剧场大厅里,没人搅局的话,我肯定早已经败下阵了,只是当时有些不甘心任务失败,才厚着脸皮延迟了决斗。作为我的男人,最重要的一点,肯定要比我强。”

    “这就怪了,照你这说法,魔王凯撒也比你强吧?要论单挑你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如果你输了,也要抢他做你男人吗?”王庸有些好笑地摸着鼻子,着实有些难以理解这个女人强大而诡异的逻辑。

    “那是个疯子,我才不会喜欢他。”伊莉贝纱眼见王庸不断地找借口反驳,心里略微不快,有些不耐烦了起来,冷声说:“你太罗嗦了,废话能不能少些?你不是说过喜欢处女吗?我就是处女。”

    咳咳,饶是以王庸绕太平洋几周厚重的脸皮,也是忍不住咳嗽连连了起来。这些话被伊莉贝纱如此直接地一语道破,真是太令人难以置信。是说她是太诚实呢?还是太天真呢?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女孩子家该有的矜持。况且之前不过是逗弄逗弄她,拉拉仇恨而已,她不会还当真了吧?

    等,等,等一下,她竟然还是处女?王庸的脸sè开始有些不好了起来,开玩笑的吧?如果是处女的话,反倒是说得通了。

    像她这么一个强大的女人,个xìng肯定非常骄傲的。平常对所有男人都不屑一顾,或者是视作弱者。突然之间发现了比自己更胜一筹的男人,偏生不巧的还在直升机下方一场鏖战时,两人鬼使神差般地发生了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

    自己竟然是她第一个如此接触的男人?或许,也是第一个亵渎了她的身体,并借此闯入了她心灵的男人。

    难怪,她在发现了危险之后,会受到本能的驱使,下意识地帮自己挡了颗子弹。

    完了完了,这下麻烦大了,王庸再次倒抽了口冷气。像伊莉贝纱这样强势的女人要么不动情,这一旦动起情来,可是会非常疯狂的。而且看她这模样,连苏舞月和依莉雅抱抱自己都会打翻浓浓的醋坛子,以后岂不是有的好受了。

    其实醋坛子本不可怕,寻常女人吃醋的话,顶多就是闹各种别扭,完了甜言蜜语哄哄就是了。可如果一个等同于核弹头般的黑暗裁决长要吃醋起来,就像自己换着花样体验各种各样的死法,那种后果,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这个,咱有话能不能好好说?不是我不肯接受你,感情这东西,是需要慢慢……”王庸的嘴角硬是勉强地挤出了一丝笑容,讨好而安抚般地说。

    在他眼里,伊莉贝纱已经不再是个女人,或是致命女人了。她就像是一颗不稳定,随时会爆炸的核弹头,留在身边实在太危险。

    “不错,等你成为我的男人后,我们的感情慢慢培养。”伊莉贝纱难得的会心一笑,坚定不移地说着,瞬间侧目充满敌意地横了苏舞月和依莉雅一眼,仿佛四周的温度又再次降到了冰点:“以前你们两个的事情,我就原谅你们了。但是以后,你们离KING远一点。否则的话,我就把你们切碎了喂鲨鱼。”

    一听这话,苏舞月头皮都开始有些发麻了,可到了这时候,也不得不壮着胆子站出来说话了。这女人太嚣张跋扈了,这分明就是想要独霸大叔啊!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苏舞月咬了咬唇角,恼羞成怒地叉着腰冲着伊莉贝纱大骂,企图在声势上盖过她:“女魔头,你把话说清楚些。什么叫把我们切碎喂鲨鱼?你喜欢大叔,那是你的事情,凭什么要来干涉我们?”

    这话说的是底气十足,女魔头虽然可怕,好歹有大叔在场呢。大叔会为她撑腰,怎么着,也一定会维护住她的。如果她真的胆大妄为敢攻击自己,大叔说不定一怒之下,就把这坏女人给杀了。

    伊莉贝纱那犹若实质的眼神,冷冷地扫到了苏舞月的身上。仿佛一股无形的压力,将她笼罩住了。让她一时间,只觉得心灵之中,充满了压抑和恐惧,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声音低沉而嘶哑着说:“如果你想死的话,我可以成全你。”

    “伊莉贝纱。”王庸眼眸一冷,将苏舞月拉到了身后,盯着她那张脸说:“你别把我惹毛了。”

    “大叔,这坏女人好讨厌,好霸道。她要把舞舞切碎了喂鲨鱼,呜呜,舞舞好怕怕。”苏舞月趴在了王庸的后背肩膀上,一副娇滴滴,楚楚可怜的模样,不过却使坏地用眼神朝伊莉贝纱挑衅着。

    这世界上,没有几个人敢当着伊莉贝纱的面挑衅她。苏舞月的人前背后一套,很明显把感情方面单纯而率真的伊莉贝纱惹怒了。

    “惹毛了你又怎么样?我就是要杀了这个丫头。”伊莉贝纱俏脸一寒,刚恢复了些力气的娇躯陡然爆发了起来,如同一只雌豹暴掠而起准备伤人。

    凝指成爪,试图绕开王庸,扣向她的喉咙。

    王庸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苏舞月在自己面前被杀,当即眉头一旋,怒容满面地一掌隔开了她的攻击。伸手抓住了伊莉贝纱的胳膊,准备暴力将她甩飞。

    可见她那股子暴戾气息,也是惹出了王庸的真怒。

    但伊莉贝纱又岂是好惹的?也许在大开大合的正面对阵上,她要比之稍逊一筹。然而若论招数灵巧诡诈,尚要在王庸之上。

    矫健而充满杀伤力的双腿,如同恶蟒一般地缠住了他的腰,猛力一绞一翻,将王庸百几十斤的身躯反压了下去。

    刚待窜身而上,继续攻击苏舞月的时候,王庸却爆吼一声,抓住了她灵活的细腰猛地朝自己一压。

    他的力量是何等惊人?直接将她紧致而堪称玲珑的身体,狠狠地压在了自己身上。救她上来之后,为了替她疗伤,王庸之前已经吩咐依莉雅把她衣服全部褪去,身上仅披了一件自己单薄的风衣外套。

    在这短短的搏杀之中,她披着的外套已经一下完全散开,玉润洁白的娇躯已经若隐若现。被王庸如此一压下,与他贴了个严丝合缝。

    在长期的爆发力训练下,她的腰看似很纤细,却又如同蛇腰一般,柔软而力量十足。而她从衣襟里滑落出来的爆rǔ,更是弹xìng十足,死死地抵压在了王庸的胸膛上。

    两人互相纠缠在了一起,谁也不打算先松手,伊莉贝纱依然在恼怒苏舞月,还想要抬手杀了她。奋力挣扎了两下,却是无法从王庸熊抱之中起身。只得恨恨地贝齿一咬,对被压在下面的王庸怒声说:“KING,你放开我,我要把那讨厌的丫头切碎了喂鲨鱼。”

    “你还不如把我切碎了喂鲨鱼呢。”王庸忍无可忍,怒声说:“你怎么说也是堂堂一个黑暗裁决长,竟然和一个高中女生斤斤计较,争风吃醋?”

    “就是就是,大叔。如果你把这女魔头给收了的话,后宫里肯定会被她搅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苏舞月先是不动声sè地躲到了一旁,见安全之后,又是开始煽风点火地大放厥词:“反正这里是荒岛,大叔,我们不如为民除害,把这女魔头给杀了喂鲨鱼。”

    伊莉贝纱挣扎着又要起身。但王庸怎肯放这个大杀器随意活动,死死地抱住她同时,低声喝道:“苏舞月,你就不能少说两句?非要招惹她是吧?还有,伊莉贝纱,你给我安静些,别扭来扭去了,喂喂,你的手在往哪里抓?”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