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七十一章 组队刷王庸

第五百七十一章 组队刷王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王庸大叔,你欺人太甚,本小姐和你拼了。”苏舞月牙一龇,露出了可爱的虎牙。就像是只树袋熊一样,扑挂到了王庸身上,两条修长的腿,死死地缠住了他的腰。

    张嘴就咬住了他的脖子,这咬口还不轻,气鼓鼓的呜呜说:“叫你欺负我,欺负我。舞舞要咬死你,吸掉你的血。”

    “呵呵,逗你玩的,你还真咬啊?属狗的还是属狼的啊?”王庸哭笑不得的说:“快下来,快下来,这像什么话?”

    随着王庸一挣扎下,苏舞月悬挂着的娇躯向下一沉,小屁股直接坐在了王庸的胯间。

    嘤咛~

    她娇躯一颤,如同有一股弱电流,瞬间流遍了她的全身。娇嫩的喉咙里,发出了娇滴滴,而略带nǎi声的娇吟声。

    “嘶~”王庸也是没料到会出现这种状况,头皮顿时发麻,后背一身冷汗冒了出来,尤其是依莉雅还在背后虎视眈眈呢,这让他的脊椎骨直发凉。

    猛不丁出现了这种事情,苏舞月也知道闯祸了。别看她嘴上叫得凶,但这种事情也是从未经历过啊?四肢紧紧缠绕着王庸,嫩脸酡红一片。

    不知道是害怕,还是身体的自然反应,她竟然瑟瑟发抖了起来。光是这么坐着,已经很过分了。还要抖动的话,连王庸也是有些吃不消了。

    这不动还好些,这一动,微妙的感觉,就如丝丝电流般的不住朝她袭去。呜呜,这种感觉。尤其是王庸大叔,仿佛也是发出了颇为享受的喘息声。

    他的鼻息越来越重,火热而充满男xìng味道的气息,不住喷在她粉嫩的脖子上,吹得她一些细嫩的散发,也是为之飘荡不已。

    他的反应,也像是给了惶恐不安的她一支强心剂,也是给她凭添了几分胆量和勇气。想到了在某个片子里可是看到过这个经典动作。

    小巧的翘臀,仿佛无师自通般的扭动旋转了起来,每每触及娇嫩敏感之处,她都忍不住微微颤动。清脆而甜腻的魅音,在王庸耳畔不断萦绕。

    “不行,舞舞,你给我下来。”王庸抱住了她堪堪一盈握的腰,想把她拎起来。不管他身体多么的想要继续下去,但无论是她的年龄还是蔡慕云这心理关,都过不了。

    可苏舞月却是不干,细长而又结实的双腿,一双柔嫩的藕臂。完全就呈八爪鱼的动作,拼命缠绕住了猎物,死都不肯松开,薄薄而好看的嘴唇还抿住了他的耳朵,细嫩香舌似撩似挑,腻音呢喃着说:“大叔~这下不咯得慌了吧?”

    不知道这丫头是不是理论知识实在太丰富了,还是天生媚体。一旦突破了心理障碍,各种手段是层出不穷,死死的抵住了王庸的要害之处,或划圈研磨,或轻提挤压。

    惹得王庸是脖子上青筋暴起,用了两三分力,竟然没能将她掰开,反而助长了她的气焰,死缠更紧,动作更加**大胆。

    王庸也不敢再多使劲了,深怕把她的细腰给掐伤了。而且,心里面竟然隐隐有些舍不得把她扔掉的感觉。但是,他毕竟是个成年人,有着自己的理智。

    扭头对正在捂嘴吃惊的依莉雅说道:“傻妞,别光在边上看着了,你家男人快被她攻陷了。快把这疯丫头抱走,天呐,喔~苏舞月你疯了,这样下去会出事情的。”

    依莉雅眼眸里不知道是酝酿着醋意,还是一抹chūn意。倒是想听话的去把苏舞月拉走。谁知,苏舞月却是死死的抱住王庸不肯放,呜呜着说:“依莉雅姐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大叔已经有老婆了,还和我妈妈勾勾搭搭的。背地里,好像还有两三个要好的情人。你要是不想受到排挤,我们两个倒是可以组队,一致对外。之前那个女jǐng察你看见了吧?我敢保证,她肯定和大叔至少有暧昧来往。”

    依莉雅俏脸发白,眼神有些幽怨的看着王庸。自从分别的这一年半来,她自己是无时不刻的思念着他,想着和他之间发生过的点点滴滴。

    原本以为,他还是和以前那样,沉默寡言,内心深处充满了仇恨和抑郁。那双动人的眼眸里,依旧沧桑而忧郁……

    也许会留恋风尘,以宣泄心中的积郁。然而却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一想到他心中的那些疼痛,他那冷漠而时不时有些痛苦的眼神,她就像是中了魔咒一般,为之痴醉,心疼。

    他会不会经常借酒消愁?他会不会没人照顾而过得很邋遢?亦或是潦潦倒倒,身边没有半个知心的女人能为他排忧解难。

    但是苏舞月的这番话,却让她一股积郁之气直斥胸臆,亏得自己为他提心吊胆,担惊受怕了足足一年半,怕这怕那。

    他倒好,这rì子过得不要太潇洒啊?非但悄无声息的结了婚,竟然还有情人?左拥右抱,享尽人间艳福无双。

    越想越觉得委屈,眼眸里染上了一层雾气,都快凝成泪水滑落下来了,幽幽楚楚的凝眸望着他。

    王庸被她瞅的是心头一寒,虽然她嘴里没有半句嗔言,可是她那眼神,却像是一把软刀子,在他心里面割啊割的,又愧疚又难受。

    刚想张嘴诞着笑脸,想说几句好话哄哄她开心。让她别中了苏舞月的挑拨离间之计时,她却将幽怨眼神一收,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温柔妩媚,缓缓蹲下那如同外国仙女一般的娇躯,玉唇轻启,薄嗔着说:“王庸,看看你激动的?你的伤口还没完全处理好呢,没事,你接着和舞舞亲热,我继续帮你治疗。”

    被她烤得炙热的手术刀,轻轻的剜开了一个伤口,挤出渍水。随后又用棉签,给他上消毒药水,嘶嘶嘶,伤口附近白沫直冒。

    “唔~”

    从头到尾,也没想着要给力止痛药他吃吃。

    黄豆大小的汗珠,从他脑袋上不断滚落下来,脸膛挣得通红,脖子上的青筋一根根暴起,简直就是在给自己上千刀万剐,外加炮烙之刑啊。

    “大叔,看你的模样好像蛮享受的哟?”苏舞月死死的抱住了他,清纯之中,又有些小狐媚的俏脸,天真无邪的说道:“依莉雅姐姐,大叔口味重的很,你下手实在太温柔了,他觉得不够劲啊。”

    “死丫头,你还敢煽风点火呢啊?”王庸着实忍不住了,一巴掌拍在了她的屁股上,羞恼成怒的说:“你这还真想要我的老命啊?还不快点给我死下来?”

    “嘤咛。”

    苏舞月娇媚到了骨子里般的夸张娇吟了起来,小脸蛋红扑扑的趴在了他肩膀上。一脸委屈而惶恐的说:“爸爸,舞舞再也不敢了。呜呜,舞舞不要像上次那样,被爸爸扒下来小内内,对着屁股一通猛抽。这样,舞舞觉得好变态好变态喔~”

    她的眼眸,清纯而灵动。将她话里话外的意思,辅助展示的淋漓尽致。

    落在了依莉雅眼里,一副如同禽兽般的不堪入目的场面,钻入到了她的脑海里。满脸横肉,正在猖狂yín笑的王庸,正在恣意凌辱着如同小绵羊一般楚楚可怜的苏舞月,扒了她内裤,变态的抽着她的屁股,还要逼迫她叫爸爸。

    这种场面,简直yín邪而恶心到了极致。没想到,才区区一年半的时间,他就像其他拥有战后创伤症的坏佣兵一样,沾惹了常人难以接受的恶癖。

    不过,依莉雅却是丝毫没有嫌弃他。而是伸出**的藕臂,心疼的将他紧紧拥抱住,滚烫眼泪再也忍不住的落了下来,滴在了他的后背上。

    玉唇,轻轻吻着他的肩膀,温柔而哽咽的说道:“庸,你心里面要有什么暴戾气息,就尽管发泄在我的身上好了。就,就像是以前你对我做的那些。舞舞还小,你不能这么对她的。”

    苏舞月傻眼了,自己明明挑拨离间,煽风点火了。却没想到,竟然煽的女神准备主动献身?还莫名其妙的说什么暴戾气息?

    计划失败,只能硬来了,绝对不能让她把大叔霸占了过去。否则,给她拐到了外国去怎么办?到了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偶像不偶像了?

    嘟着小嘴,死缠住了王庸,一副娇憨而气势汹汹的模样说:“依莉雅,大叔是我的,不准你抢。”

    “咦?原来你是在演戏?”依莉雅捂嘴有些吃惊,不过却是很认真的说:“舞舞,你是真的很喜欢王庸吗?虽然听起来让我有些心酸,不过,我并不介意他有其他女人的。”

    “咦?依莉雅姐姐你的意思是准备和我组队吗?”苏舞月敌意也是渐消,也很认真的思考说:“这个提议值得我好好考虑,说实话,大叔身边的女人,都是极品啊。凭着我一个人根本争不过她们。如果依莉雅姐姐你愿意组队的话,再加上我妈妈的话,我们的胜率就大多了。”

    王庸晕了,这两个女人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逻辑啊?

    嘤咛~

    篝火旁,一个微弱的呻吟声响起。伊莉贝纱那冷漠的双眼,缓缓睁开,如同一只荒古凶兽般的,盯住了王庸三人。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