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七十章 太可耻了

第五百七十章 太可耻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五百七十章太可耻了

    ……

    荒岛,避风处,篝火熊熊。绯红的火光映照在人的脸上,给寂静的黑夜染上温暖柔和的sè彩,不知不觉渐渐驱散了心中的寒冷,也消除了无尽的绝望和恐惧。身临荒岛的一干人等围坐在仅有的光芒周围,仿佛只有借着这微弱的亮光,融合了众人互相慰藉的勇敢的毅力,才足以支撑所有人继续生存下去的信念,让他们不再畏惧黑暗,不再恐惧。

    此时的王庸围绕在众人zhōng yāng,正襟危坐在编造的杂草堆上,在燃烧着的篝火旁烤着取暖。几近**,一身充满爆发力的强健肌肉已经完全地暴露在了空气中,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尊石刻雕塑,每一块肌肉,每一根线条,都仿若天成,完美至极,无可挑剔,不禁让一边观望着的人儿都倒抽一口冷气。篝火照耀着他的侧脸,勾勒出完美的五官棱角,正在一边仔细地用纱线将一片片白天在荒岛上采摘的宽大绿叶穿插在一起。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气果然不假,魅惑天成,让人不禁看得是面红耳赤。

    依莉雅在一边羞涩地站着,显得有一丝手足无措。一身纯净美丽的演出服早就湿透,假如穿在身上烤干,未免少许cháo气熏入体内,落下病根可就不好了。所以不得不在王庸的半强迫下,脱得只剩三点内衣,嫩白的肌肤在触碰到寒冷的同时,微微有些颤抖。这也是别无他法,只能僵着将衣物架在火堆一旁。等待它慢慢烘干。

    看到她的窘迫,王庸心里不禁暗暗发笑。

    “来。帮我处理下伤口。”王庸用命令式的口吻笑着对着身旁的依莉雅道,却又在无意识间化解了她的尴尬和拘束。

    依莉雅再次红了脸庞。这才俯下身,乖乖依言蹲坐了下来,开始小心翼翼的处理起王庸的伤口来,那些枪伤虽不致命。但是在海水里足足了几个小时后,只见伤口处早已经发白,肿胀扩散了好大一片,触目惊心,让人看了微微心疼。依莉雅不禁细细端详起眼前这个男人起来,钦佩起他的胆识和勇气来。

    “把内衣裤也脱了。尤其是内裤。”王庸速度编好了一堆大叶子组成的裙子和抹胸,给正在帮他处理伤口的依莉雅递去,听到这句话,刚刚燃起对王庸的一丝好感顿时又再次被无情地浇灭,果然是本xìng难移啊!

    接着他又瞥了一眼身旁的人,假装一本正经地说:“你看看你的内裤都湿成什么样了?拧一把都要出水了,你好歹也是出来搞演出的,就不能穿件薄丝内裤吗?穿什么纯棉内裤……就这么在身上捂着,会得妇科病的。”

    听得出调戏的语气中带着的关心。依莉雅那清纯而宛若外国仙女的漂亮脸蛋上虽是嗔怒,但还是羞滴滴地接过做工还算jīng致,但用料实在太少的草叶裙。

    “咯咯~”趴在王庸大腿上,美滋滋地烤着火堆的苏舞月。听到这话顿时笑作了一团:“王庸大叔,你讲话能不能注意下用词?人家还是个高中女生,听了会好害羞好害羞的。

    “去去去。就你那脸皮的厚度,量一下估计比我还要厚。什么样重口味的东西没见识过啊?”王庸没好气地弹了她一下脑门子说:“别调戏你依莉雅姐姐,她天xìng纯洁。容易害羞,可经不起再三调戏。”语毕转而望向依旧腼腆的依莉雅道:“你赶紧去换。”

    “嗯。”虽然羞赧至极,她从未在外人面前如此赤~裸,连在女人面前都没有过。可一想到这毕竟是也是出于好意,心里也颇为受用。准备拿着草裙,躲远些去换了来。

    苏舞月摸着莫名被敲着的额头,瞪着双眼,调皮地冲着王庸吐了吐舌头。之后又眯起了双眼,嘴角微扬,对着一边的依莉雅捉弄道:“依莉雅姐姐,这是荒岛啊,说不定有狼啊,野人啊之类的。”苏舞月细细瞅着依莉雅那肤白玉肌,修长而柔美的身材,努努嘴颇具担忧道:“看姐姐这么的秀sè可餐,实在是太危险了啊。”

    “啊?还有野人?”依莉雅慌张地紧紧攥着简陋的破草裙,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你听她瞎讲?”王庸无奈地看着这一幕,反手又拧住了苏舞月的耳朵:“你以为这是几内亚啊?这里可是东海海域,岛上有屁个狼啊野人什么的?不过小的毒蛇猛兽可是不能保证,说不准突然从草丛中钻出来也说不定哦!不必躲太远,天又这么寒冷,还是离篝火近些为好,要是怕的话,依莉雅,你就躲在我背后换。”

    “啊?”依莉雅羞红着脸,如果只是在私密的酒店里,并且只有王庸在场的话,那她咬咬牙倒也行,可这是在野外啊?还有一个外人在场。

    这极大程度上,远超过了她矜持的极限。

    “别担心这丫头会偷看。”王庸快速地一手捂住了苏舞月的眼睛,一手钳制住了她的双臂让她不得动弹:“依莉雅,荒郊野外的。大家都是自己人,没办法那么讲究的。听话,乖。”

    “唔,嗯。”依莉雅俏脸滚烫,一抹俏红都蔓延到了耳后根去,暗道反正自己也不是没给他看过。思想斗争了一会,心里最终还是妥协,算了算了,豁出去了。

    于是她开始俏生生地蹲在王庸后面,小心翼翼地褪下cháo湿的棉质内裤。心里面,那可真是又忐忑,又娇羞不迭。

    “大叔~不要捂我眼睛了,求求您让我瞅一眼好不好?”苏舞月嘟着小嘴哀求不已,扭动着身子还是不肯放弃:“依莉雅姐姐是我的偶像,我做梦都想看一眼。大不了,人家也脱一次给她看看好了。”

    “你别逗乐了行不行?”王庸遮着她眼,半是好笑着说:“就你那比小笼包子大不了多少的玩意,哪有谁要看啊?太可耻了。”

    “大叔,你欺人太甚,本小姐和你拼了。”苏舞月挣扎着张牙舞爪的模样,倒煞是可爱,气得连小虎牙都露了出来:“什么叫可耻啊?小也有小的好处嘛,jīng致可爱路线也是一种风格。”

    “讨厌!”说罢恼羞成怒朝王庸身上打去。

    孤寂的荒岛上响彻起两人一片吵闹的欢声笑语,顿时给这片土地增添了勃勃生机,静谧的气氛也变得盎然有趣。

    月亮也似遮似掩地隐藏进云层中,无声地看着这一场好戏。

    依莉雅不一会终于换上了草裙和抹胸,双臂半遮着酥胸。傲人娇躯在这一刻,展露无遗。晶莹干净的月光,仿佛给她披上了一抹银纱,凹凸玲珑,光洁玉莹。

    绿sè而xìng感的草裙,更是点缀的她如同传说之中的月下jīng灵,美丽,纯洁,自然无暇。

    “呜~”苏舞月总算从王庸的魔爪之中挣脱了开来,当她看到娇羞而立在之后的依莉雅时,顿时瞠目结舌,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盯着她不肯放了。

    天呐,这也太美了,简直就是个月下仙子。尤其是王庸大叔编制的树叶抹胸,简直就是大杀器,那两片女孩巴掌大小的绿叶,又怎么可能完全遮得住依莉雅那坚挺傲然之物?

    如此一点缀下,反而凭添了她致命的魅惑之力。还有那短短而稀疏的草裙,这坏大叔肯定是故意的,如此半遮半掩,甚至比脱光了更加诱惑了不止一倍。

    苏舞月看痴了,目光一滞,突然想到了什么,低下了头,看了看自己的,又对比了一下依莉雅的。不得不服气的惭愧感觉,油然而生。呜呜,大家都是女孩,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王庸也是在不知不觉间回过头去了,一双眼睛同样黏在了依莉雅身上下游走。这女人这两年二次发育了还是怎么着?

    在篝火的烘烤下,王庸已经体虚不在。月夜之下,美sè撩人,她那娇羞遮掩的模样,更是激发挑逗出了男人心中最底层的yù望。

    两人的眸子,仿佛撞在了一起。不经意间,似有火花飞溅。依莉雅纯净俏眸对他微微一瞪,不准他再死盯着看。

    “大叔,你真的是太可耻了。”趴在了王庸大腿上的苏舞月,原本也是在欣赏依莉雅的美sè。可是,突然之间就感觉到了小胸脯上传来一阵异样感。低头一看,却见邪恶的王庸大叔,已经迸发出了男人最原始的yù望。

    虽然她喜欢和王庸逗逗弄弄,但那些都是浅层次的玩意。嘴上说得凶,然而实际上连亲吻都是和王庸第一次。

    他还有内裤,但那又有什么用?几乎就在苏舞月眼前,暴露出了狰狞而凶残的一面。这让她娇声斥了一声后,娇嫩身体,也是为之一颤,没有了半丝力气。支撑的双臂微软,跌了下去,小小椒rǔ,继续压住了他。

    “喔~”王庸低嚎了一声,下意识的喊道:“苏舞月,边上点儿,咯得慌。”

    原本娇羞不迭中的苏舞月,就像是被一道天雷劈中了一般,呆若木鸡,咯得慌?呃,咯得慌?那个咯字,就像是个魔咒一般,在她耳畔,在她心灵深处,回荡不休,久久不能离去?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