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六十九章 死里逃生

第五百六十九章 死里逃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大叔,这一下我真的要死了.”苏舞月搂着王庸的肩膀,虚弱无力地说道,嘴唇也发紫了。

    虽然两个多小时前,上过她一次当,直接被她骗去了一个情侣男女之间才有的湿吻。甚至,还被她偷偷摸摸的吃了几下豆腐。

    这丫头真的是人小鬼大,若非是在海水里泡着,说不定就会被她得逞了去。一想到那后果,王庸就经不住一阵寒颤。开玩笑,这丫头的妈可不是好惹的。要真的和她发生了些什么的话,蔡慕云肯定会选一个夜黑风高的曰子,把自己阉了。

    但现在,王庸却知道她绝不是说谎。虽然体质强大,但体能消耗大,失血过多的情况下。他自己的意识,也是渐渐迷糊了。

    “王庸,我也好冷。”依莉雅颤声说道:“如,如果我死了。你会记住我一辈子吗?”

    三个人,不,确切的说是四个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身上还用绳子缠绕着,维持着彼此不被海浪吹散。人多,既可以互相扶持,又能互相鼓励,总比一个人孤零零的飘在海面上来得活下去的几率高。

    哪怕是死,也是死在一起比较好。

    王庸继续担任挑大梁的工作,不断安慰鼓励着她们,其实情况最糟糕的要数伊莉贝纱了。她早已经陷入到了昏迷的状态之中,随着热量的流逝,体温越来越低,嘴里呢喃着不知道说些什么梦话。

    以王庸的经验估计,这个女人顶多就是坚持一个小时。事实上她能活到现在,王庸已经够惊讶了,黑暗裁决长果然名不虚传,每一个都是强者中的强者。如此体质,远非寻常人可以比拟。

    边安慰着她们,王庸也是边暗下苦笑,这下可真的是阴沟里翻船了。很明显,若非出现奇迹,除了自己之外,估计谁都熬不到天亮。海水潮流的速度很快,这区区几个小时,早已经将众人不知道带到多远去了。

    哪怕是大规模的搜救,短时间内找到大家的几率也不会太高。

    算了算了,死就死吧。反正自己能够活到现在,已经是老天爷开恩了。想想自己死去的那些兄弟,王庸就忍不住一阵心痛,这一次,要来见你们了吗?呵呵,还带着三个妞儿,肯定羡慕死你们这帮犊子。

    “大叔大叔,你看看前面,唔?我是不是出现错觉了?”苏舞月萎靡不振,昏昏欲睡的精神一下子振作了起来,揉着眼睛说:“前面好像有座山。”

    舞舞也是开始出现幻觉了吗?虽然舟山群岛方向,岛屿众多。但是真的要想在海上飘着飘着,就飘到了一座岛上,几率同样不高。

    但是抱着一线希望,王庸还是艰难的抬起头,看了看那方向。猛然间他的眼睛也是一亮,血液直冲脑门子,月朗星稀,影影绰绰间,好像的确有一座山。

    “依莉雅,你瞅瞅是不是有山?我怕我也眼花了。”王庸知道人在绝境将死的情况下,最容易出现幻觉了。看那样子,起码还有两三海里的模样,如果费力游过去,到时候是一场空的话,会加速大家的死亡。由此,王庸可不敢有丝毫大意心态。

    依莉雅艰难的看了看,也是朦胧间看到了好像是山。

    三个人既然同时都看到了,那说明幻觉的几率较小,但也不能排除那是云雾。黑夜之中,看错东西那也是很平常的。

    略作商讨之后,大家一致决定搏一把。这么飘下去,谁也不知道何时才是头。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扛不住了,静悄悄的死掉了。

    这种面对未知的恐惧,还不如趁着有机会,拼尽最后一把力。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生与死,都痛痛快快的。

    “依莉雅,舞舞,你们都趴在我背上。”王庸也决定拼死一搏,凭着他的体力,这点点距离其实还能游个两回合。然而带着三个体力耗尽的女人,却也只能拼死一次了。认真而严肃的说:“所有的力量都往同一个方向去,因为洋流和我们并非同一个方向,错一点方向大家都死了。你们两个尽可能把身体都浸入水中,增加浮力。好了,根据惯例,死亡几率很大的任务,大家都交代一下遗言。”

    “大叔~不管和你一起死,还是一起活着,我都很开心。”苏舞月振作着精神说:“如果我们能活着到岛上,大叔你一定要让我亲个够,刚才才一分钟,就把我推开了,真失败。”

    “你的人生愿望还真是充满了积极的正能量。”王庸没好气的埋汰了一句:“身为一个高中女生,说这种话的时候你不觉得羞耻吗?依莉雅,你呢?还有什么未完成的事情吗?如果你死了,活着的同伴会帮你去完成遗愿,愿世界和平什么的就别说了。让我去完成那个任务,还不如死了算。”

    “我,我……”依莉雅支支吾吾了一下,暗道反正大家都快要死了,能活着那是奇迹。还有什么不能讲的?当即鼓足了勇气,纯净的眼神看着王庸的脸说:“如,如果活着,我,我要和你一起生个孩子。”

    “噗!”王庸还真是一口老血差点喷死,这两个女人的理想一个比一个出息。

    刚准备向前游去的时候,两女齐齐说:“你的未完成理想还没说呢。”

    “就是就是,大叔你听了我们的秘密,怎么能耍赖?”冻得连打摆子都没力气了的苏舞月,却有心思在这里惦记这个,胡思乱猜着说:“大叔,你不会是想着,要把我和妈妈一起弄**去吧?呜呜,你太坏了,好**好**哦。”

    好**你个魂灵头啊?这话让他一激灵,一想到那场面,心里面突然就火热火热的,被她**的想起了那个场景,就让他要**的冲动。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的场面了?

    “你才**呢,小小年纪,脑袋瓜子里都是装了些什么东西?”王庸直咬了咬舌头,才把被她勾出来的那股子邪火给压了回去,敲了敲她脑袋:“以后不准你再说这种污七秽八的东西。”

    “人家才不是呢,是那个坏杨兵,之前在飞机上说的。他说没机会把我和妈妈一起骗去了,真可惜。”苏舞月挑拨了一句:“唉,要是我们死在了海里,妈妈会不会被他欺骗了去?”

    “呵呵,那混蛋死定了。”王庸极为难得的,真正动怒了起来。二话不说,带着几个女人开始往潮流的横向游去。

    如此角度,经过王庸估算,差不多最节约体力。

    不知道是不是命运之神眷顾,半个多小时后,和潮流海浪拼搏了半天的王庸等人,终于踩到了脚底下的礁石。

    “呼~大家小心些,这里是礁石区,还是比较危险的。”王庸的心下大定,鼓励着众人说:“但现在我们已经算是得救了。”

    “万岁,我能把大叔亲个够了。”

    王庸一脸黑线,还有没有点追求了?

    深夜,在遮住明月之时,无声地降临。

    天空繁星点点,幽深的夜色中,耳边传来的是阵阵呼啸凌厉的风声,偶尔夹杂着丝丝凄凉的鸟兽鸣叫。海水却再也不似白天的宁静,开始撕破脸皮,显露出穷凶极恶的一面,如洪水猛兽般咆哮着,怒吼着。它又仿佛幻化成了狰狞的魔鬼,卷起千层浪,裹着银光的外衣一袭一袭地拍打着暗礁和沙滩,侵袭着岸边的一草一木,试图毁灭一切。可以说,夜晚的荒岛异常恐怖。

    只见漆黑无人夜色中的蓦然闪起了零星的火光。苏舞月蜷缩着小小的身子,把头扎在双膝间,不住地往王庸身旁靠近。“大叔,好可怕!”娇弱细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却又立刻淹没在朦胧的夜色里,悄无声息。

    “怕毛?”王庸没好气的拍开了她的贼手:“边上呆着去,别妨碍我钻木取火。回去之后,我一定要投诉军队,医疗箱里只有酒精灯,都不配打火机。”

    不过话又说了回来,刚才在海上捣腾了那么久。就算有打火机,也是不能用了。钻木取火对于王庸这种野外生存高手来说并不难。

    找了些干燥的木屑丝,手握棒子一通猛搓,终于有烟味冒了出来。轻轻吹了吹,随后泼上了些酒精。火势一下子旺了起来。

    经过王庸一番妙手施展,篝火堆终于架了起来。温暖的火光,一下子驱散了女孩心里面的恐惧,温暖了身体,也照亮了心路。

    “大叔万岁,好厉害。”苏舞月振奋的叫了起来:“总算有火了,我们活了下来。”

    “别浪费力气,把衣服烤干,我去摸两条鱼来。唔,这个急救箱里还有个铝合金盒子,刚好可以熬鱼汤。”

    王庸知道,在这种时候,没有什么比一碗温暖的鱼汤,更能恢复精气神了。

    “大叔,我爱你!”苏舞月直接挂在了王庸身上,兴奋的又是对他上下其手了起来,直惹得王庸哀嚎了起来,娘的,谁说高中女生都是清纯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