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六十七章 栽在了高中女生手里

第五百六十七章 栽在了高中女生手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大叔,我冷~”半个多小时后,苏舞月已经冷得嘴唇发紫,颤声连连的说:“我,我是不是已经快不行了啊?舞舞,舞舞好想睡觉.”

    虽然是夏天,但夜深风大,泡在海水里,体内的热量不断散发出去。时间久了,体温越来越低,被冻死了也正常。

    “别胡说,振作起来。”王庸揉了揉她的脸蛋:“乖,不准睡觉。安吉尔,你也振作一点。我给你们讲个故事,从前啊……”

    不多会儿,苏舞月脸蛋上微微泛红了起来,猛捶了一下王庸说:“大叔,人家还是小孩子,你怎么能讲这么色色的笑话啊?不要拉不要啦。”说着,如同一只小树袋熊一般的,开始往王庸身上挂。

    安吉尔也是羞羞涩涩,低着头不敢说话。

    “你装什么装?”王庸没好气的说:“你服务器硬盘里的那几百G东西是假的啊?不要告诉我没看过。”

    “大叔,你怎么能这么坏?好**好**哟,人家才不知道什么叫3P,痴汉,鬼畜,**,逆推之类的东西统统懂都不懂。”苏舞月一下子来精神了,笑嘻嘻的趴在了王庸身上,两只小手挂在了他脖子上,小手已经开始在他胸口**了起来。

    “喂喂,你这爪子往哪里摸?别跟老子没大没小的。”王庸好悬没给她气晕过去,哭笑不得的说。

    “大叔~你这么一个大男人,被我摸两把又不吃亏。”苏舞月嘻嘻笑着说:“大叔你的胸还是蛮有料的嘛,不错不错,够结实,够强壮。难怪把我妈妈迷得神魂颠倒,差点让我这个女儿都不要了。”

    噗~王庸一口老血差点喷死,这是一个身为女儿该说的话吗?再说了,还有依莉雅在场呢。果不其然,依莉雅看向自己的眼神,已经有些幽怨了。

    也不说话,只是纯净如水晶一般的眸子,楚楚动人的望着王庸。也许是太冷了,她的双眼之中蒙上了一层雾气。

    她被冻的煞白的玉手,就像是个小媳妇般的,紧紧抓住了王庸的衣服。那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就算是苏舞月,都有些不忍心自己偶像如此凄凄楚楚,遂将王庸让出了一半着说:“安吉尔姐姐,如果你太冷的话,就抱一下大叔吧,他身上可热乎了。”

    依莉雅红着脸,偷偷瞅了瞅戴着面具的王庸,即陌生,又熟悉,摇了摇头说:“舞舞妹妹,多谢你了。以后你叫我依莉雅就行,这才是我真的名字。”

    “依莉雅姐姐。”苏舞月舒舒服服的趴在了王庸背上,眨巴着大眼睛好奇地问:“你和大叔,真的是呃,早就认识吗?”

    “这个,呃……”依莉雅低着头不敢多看王庸,眼眸里,微微有些小委屈。

    王庸也是被她这种眼神打败了,在这种情况下,再掩饰已经没必要了。自己在依莉雅的眼睛里,暴露无遗。哪怕是现在处在半昏迷状态之中的伊莉贝纱,王庸估计她也是猜出了自己就是那个调戏她的破保安。

    只要她稍微花些功夫,就能把现实中的他给揪出来。

    王庸摘下了面具,露出了那张线条硬朗,又有些成熟男人沧桑味道的脸。不过他毕竟不是神仙,受伤外加在海水里泡着,嘴唇也是有些发紫。

    “唔~”时隔一年半多了,依莉雅还是第一次再见到他。此时此刻,哪里再忍受得住。扑了上去,搂住了她的脖子,眼泪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哭了。当初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就这么一声不吭消失的,害得你伤心了。”王庸仿佛很是心疼她,腾出手来,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说:“你看这海水已经够深了,你再哭的话,你想把大家都淹死吗?”

    “呜呜~”如同天使一般纯净,漂亮的依莉雅,微微有些撒娇般的嘟起了小嘴,近距离凝视着王庸的脸。眼看着他又比一年半前,沧桑了许多。心中不免微微一痛,刚消停些下来的眼泪,又是忍不住快要掉了下来。

    猛地凑上前去,炽热的稳住了他的嘴唇,仿佛想将那曰曰夜夜的思念,一下子全部**出来。王庸也是有些措手不及,眼睛直瞪,这丫头,以前挺含蓄的啊。

    嘴唇微软,**却柔软而细腻,略有一丝淡淡的香甜味道。王庸之前被伊莉贝纱撩拨起来的火气,被之前一番激战给消磨掉了。

    但是被依莉雅这么一撩,灼热火气顿时向上窜起,让他小腹之间有一股热量在涌动。

    苏舞月捂着嘴,震惊不已。先前伊莉贝纱说的,她还不信。因为依莉雅给她的印象实在太好了,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纯净如天使。

    但就是这么一个她心目中的女神,竟然主动抱住了大叔一通猛亲,嘴里面还发出了若有若无,丝丝**不迭的,让人一听之下,面红耳赤。

    完了完了,妈妈又多添了一个强敌,苏舞月心中暗道不妙。至此时此刻,她自认为已经没有希望能占有王庸大叔了。倒是把多半希望,寄托在了妈妈身上。

    只要能和他朝夕相处,就心满意足了。

    可这下倒好,原来在她心目之中能摆平一切的妈妈,似乎也陷入了强敌环绕的境地。不行不行,再这么下去,王庸大叔要被这些狐狸精吃得连渣都不剩了。

    你看看他和依莉雅亲嘴的时候,那副恬不知耻的陶醉模样?幸亏这不是在酒店里,否则在英雄救美和久别重逢两**UFF下,还不马上**?

    “大叔~呜呜,我好冷~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啊?”苏舞月凑他耳边,孱弱无比的说道:“我不行了,我好想睡觉,快要睡着了。”

    王庸一惊,急忙放开了依莉雅,转过来把苏舞月抱在怀里,鼓励着说:“舞舞,一定要振作起来,不能睡。想想**妈,她还在家里等着你回去呢,我们一定能获救的。”

    虽然苏舞月是有演戏的成分,不过她还真的是觉得冷的直打摆子。不过被大叔抱在怀里,却不知道从哪里来了股**,让她振作了许多的同时,眼前仿佛出现了些幻觉,不觉迷迷糊糊的呢喃了起来:“大叔,我们会不会死啊?”

    其实王庸也知道,随着时间越久,大家死去的可能姓越大。唯一能多抗些时间的,就是他了。但在茫茫大海上,又是夜晚,搜救队想搜到大家的几率实在不高。

    死亡概率会越来越大。

    “舞舞,你放心,有迟宝宝在,她一定会来搜救我们的。”王庸心疼的揉了揉她的脸:“你不会死的。”心中对她也是有些愧疚,这还是个花季少女,却在自己的指使下,陷入到了如此危险境地。

    “大叔~我想我爸爸。”苏舞月眼神迷茫而飘忽了起来,呓语呢喃说:“舞舞好想爸爸,他是个海军军官,军舰失事,也是在海里失踪的。大叔,你说如果我也在海里死掉,会不会见到我爸爸?”

    “傻孩子,你不会死的。”王庸揉搓着她的身体,帮她被冻的僵硬的身体活血加热,难得对她柔声的安慰说:“还有,**爸只是失踪,说不定还没死呢。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或许哪一天,他就会出现在你面前了。”

    “大叔~舞舞不是小孩子了。”苏舞月孱弱的趴在了他肩膀上,声音呢喃而呜咽了起来:“我还小的时候,妈妈也一直骗我说爸爸没死,可,可是我等来等去,等到我都上高中了,我这才明白,原来爸爸已经早就死了。呜呜,舞舞从记事开始,就从来没有见过爸爸。舞舞好想他,好想再见到一次他,哪怕是鬼魂都可以。”

    “乖孩子,是大叔不好,不应该让你被佯装挟持的。”王庸那沉寂到几乎不再会动弹的心弦,也是为之一颤,用力将她搂抱在怀中说:“记住,你不准死,否则大叔会内疚一辈子的。”

    “大叔,被你这么一说,舞舞倒是想死在这海里了。”苏舞月的眼神,微微有些涣散,轻盈的嘴唇咬着王庸的耳朵说:“那样的话,大叔就能记住舞舞一辈子,永远不会忘记。”

    “不会的,舞舞你那么可爱,漂亮。活着的话,大叔会喜欢你,疼你一辈子。”王庸见她眼神开始不对劲,急忙在她娇躯上猛地**着:“不准死,不然我就不喜欢你了。”

    “大叔~亲亲~”苏舞月蚊音细语着孱弱说:“我就是想大叔亲亲。”她那发白的嘴唇,颤抖的往王庸嘴边挪去。

    在王庸犹豫间,轻轻印了上去。

    王庸感受到她的嘴唇冰凉,和她亲嘴,其实心理障碍很重。可是,一想到她这快要不行了的样子。王庸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希望能多给她一点热量,一点斗志。

    “呜?”这死丫头,竟然开始吸住了自己的舌头,笨拙的挑动了起来。这吸力还不轻。喂喂,你这手?王庸一晕,搞了半天,竟然栽在了一个高中女生的手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