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六十六章 海上惊魂

第五百六十六章 海上惊魂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除了驾驶员之外,所有人都降落到了皮艇上.

    夜间,风浪很大。折了一条手的杨兵倒是想在下方,击毙判官和伊莉贝纱的。不过皮艇上下颠簸很厉害,他站都站不稳。

    何况此时王庸,已经背着伊莉贝纱,直接挂到了另外一侧的机舱门边上,避开了杨兵的射击视野。他胡乱开了两枪,人已经跌倒在了皮艇上,破口大骂了几句。

    不过他也不敢划着皮划艇靠太近,万一那两个杀神割断绳索,跳下海的话,他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而且这鬼地方他还不敢多呆,深怕迟则生变,立即呼叫了中尉。

    中尉穿着救生衣已经把工作都做好了,飞机设定了定向航行后,打开舱门就往海里一跃。

    螺旋桨呼啸声中,直升机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下,开始猛向前方呼啸而去。几个眨眼间,黑夜之中,就看不见皮艇了。

    王庸看了看如同八爪鱼般,紧紧箍在自己身上的伊莉贝纱。后背要害中弹的她,脸上血色已经全无,眼眸紧闭,微微打起了摆子。如果不是她凭着杰出的意志力和本能,紧紧抱住自己不放的话,说不得已经跌落海里,被潮水卷得无影无踪了。

    但此时,王庸已经无暇顾及帮她治疗伤口了。不用听他们密谋,王庸就知道直升机肯定被做了手脚。天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

    当即,他忍住痛苦,手脚并用。在直升机速度越来越快的情况下,从舱门爬了进去。

    “大叔~”苏舞月都已经绝望了,最让她难以接受的是。死就死呗,还得担心妈妈被那个坏人**。但是王庸抱着伊莉贝纱,连滚带爬的从舱门口进来后。

    苏舞月眼泪都快掉了下来,哭着说:“大叔,你快跑,手雷快爆炸了,他们设定了两分钟。”

    “淡定,要淡定。”王庸喘了口气,走了过去,开始帮她们两个解绳子着说:“时间已经足够了。”

    解绳子当然是来不及了,手头上也没利器可用。但王庸却有自己的招数,拉住了绳子,猛地一喝。全身肌肉鼓胀了起来,疼得他伤口鲜血直飚。

    但是好在,力量尚在。绑人的绳子,直接被他用蛮力崩断了。在安吉尔身上,如法炮制。

    被绳子松开了的安吉尔,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呜呜,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

    “小姐,你认错人了。”王庸当然不会承认自己。

    “喂喂,我说你们两个够了吧?”苏舞月扒拉开身上的断绳子,急忙说:“大叔,快要爆炸了。那帮混蛋连一件救生衣都没留给我们。”

    “跳海。”王庸崩断了自己身上的绳索,一把抄起了没有被扔掉的医疗箱,取了些断绳子:“你们都拉着我的手,一起跳。”

    等他们都拉住了自己后,王庸喊了一二三,就带着三个女人,从舱门口跳了下去。

    噗嗵一声,十米的高空,四人直钻入到了水底下很深处。

    与此同时,高空之中,直升机在轰鸣声中,先是一声巨响,紧接着瞬间又是爆出了一阵更大的火光。硕大的一架直升机,零件四下飞散,如同一团大火球。

    不多会儿,王庸拉扯着几个女人,从海面上浮了上来。波涛滚滚的海面上,还有些许直升机残留物在燃烧着,一时没有被湮没熄灭。

    “嘶~”

    伤口在先前虽然很疼,但是这一泡水,却是疼得他直咧嘴,这简直就是在给自己上刑啊。想当初在部队里受反刑讯训练时,就是这么干的,用盐水,辣椒水什么的撒在伤口上。

    “人都上来了吧?嘶,貌似有两年没有这么狼狈了。”王庸环顾四周,开始挨个点名。发现大家虽然都狼狈了些,但是一个都没少。

    倒是一个波浪打来,倒是又将众人闷了回去。

    “所有人都别说话,别乱动,别挣扎。吸一大口气放在肺部,增加浮力。然后死死的拉住我别放,记住,死都别放手。”王庸低声喝道:“浪过了呼气,有浪来了憋气,不慌张就不会死。”

    说着,王庸还用断绳子,把每个人的腰都给缠住。如此一来,就不会被海浪打散了。幸好身为贵族的安吉尔,必须要精通各种优雅的运动,游泳向来是贵族的必学课,是个保持身材的好运动。

    由此,安吉尔在海里表现的还算不错。还有这里不是海岸边,浪潮虽然大。但没有形成浪打浪的局面。都是一波潮水,将大家涌起,然后下沉,只要掌握好节奏,不慌张,一时半会儿问题不是特别大。

    至于苏舞月,水姓不是太精通,但勉强也够应付。唯有伊莉贝纱,却是一大难题。现在的她,已经处在了濒危状态之中。若非盐水给她造成了剧痛刺激,说不定她现在已经晕过去了。

    “来,舞舞抱住这个急救箱。”王庸也是幸好眼明手快的拿下来了个急救箱。急救箱这种东西,非但有急需的治疗药物。本身因为其密封姓极强,也能当个浮力设备用。

    王庸打开了急救箱,从中取出了一把手术刀,止血钳和纱布。至于消毒水什么的,就暂时没用了。当务之急,就是要帮伊莉贝纱取出子弹,并帮她止血,并服用消炎药。

    至于止痛,王庸认为能成为黑暗裁决长的人物,是压根不需要这玩意的。

    “大叔~”苏舞月嘟着嘴看着王庸手脚并用的把她从怀抱里弄了下来,让她趴在了浮着的急救箱上,一副要帮她治疗的模样,有些不爽的说:“这个坏女人,不杀她已经是仁慈了。我们直接把她丢掉好了,还救她干嘛?要不是她,我们怎么会落到这种九死一生的地步。”

    “我也想扔掉她啊,不过在最后关头,她帮我挡了粒子弹。”王庸招呼着安吉尔过来帮忙说:“根据我对弹道的估算,如果不是她的话,那枚子弹会从我前胸穿进肺部。在我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肯定会受重伤。那时候我们几个都已经死了。我这人,没别的好处,就是讲究有仇必报,有恩必还。救她一命,然后大家两不相欠。安吉尔,我切开伤口,你迅速用止血钳给她止血。医疗条件差了些,能不能活就看她的命了。”

    王庸说话那是客气了,现在何止是医疗条件差。这海浪一波接着一波,把大家抬起来,然后沉下去。虽然习惯了频率节奏的话,勉强能马马虎虎的不沉下去。

    可要做手术的话,这实在是有些夸张了。

    但王庸别无选择,做,也许她会死。不做,她必然是死。

    处在眼前这种状况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死中求活。不单单是伊莉贝纱,还有他们三个同样如此。别看王庸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但他清楚的知道,现在大家伙儿绝对是九死一生。

    唯一的希望寄托,就是在迟宝宝身上。希望她姑奶奶飞机开回去后,速度再开一架来,然后顺着飞机爆炸点,四处搜索。

    只是这该死的波浪有些大,正在不知不觉间,推着几人迅速远离出事点。时间拖得越久,死掉的几率就越高。

    久病成良医,王庸身为一个久经沙场的佣兵之王,手术取子弹这种活,可是干得非常熟练。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是顺着潮流的节奏,运气而精准的切开了她的后背伤口,把差点打入她肺部的子弹头取了出来。

    要说伊莉贝纱运气还不错,子弹要是再深入一些,她也熬不到现在。在安吉尔这个曾经干过战地医生的女人配合下,王庸总算完成了这次凶险之极的手术,还帮她包扎好了。

    手术非常草率,能不能活命全靠她自己挺不挺得过了。

    帮她弄过之后,就剩下王庸自己了。他其实比伊莉贝纱还悲催,身上有三颗子弹呢,好在幸运女神虽然经常捉弄他。但实在看不过眼时,偶尔也会青睐一下他的。至少,子弹都不是要害。还因为种种防御,打得不是太深,卡在了肌肉里,算是皮肉伤。

    肩膀上的那颗,王庸能自己搞定。但是后背那两颗,就需要安吉尔帮忙了。

    “呜呜~”苏舞月看到王庸趴在医疗箱上,镇定自若的让安吉尔帮忙直接用手术钳钳出子弹,还在和大家伙儿说笑着。这让她一下子就悲从心来,哭了出来。

    “丫头,你哭什么?”王庸没好气的说:“你家大叔还没死呢,这点点伤算什么?这点点危险又算什么?你家大叔命硬,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大叔,我不是怕你死了。”苏舞月心下稍定了些,也是呜呜咽咽的开玩笑着说:“我是怕你流了那么多血,把鲨鱼给引了过来。我淹死没关系,但不要被鲨鱼咬死啊。”

    王庸的眼神也是一滞,随后没好气的赏了她个暴戾:“能不能别乌鸦嘴?不过说起来,如果在别的海域,我还真怕,但这里可是华夏国的海域啊,早就被捕杀到成濒危动物了。突然之间,我好像开始挺感激那些整天喜欢吃鱼翅的**富商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