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六十四章 无耻之尤

第五百六十四章 无耻之尤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王庸也是为之一颤,虽然肩膀上的疼痛,减轻了许多**。但是在这波涛海面的天空之中,皓月当空,场景如此旖旎多情下,本来就蠢蠢yù动的情~yù,在外力惯xìng和伊莉贝纱的主动下,也是猛地燃烧了起来。

    哪怕是伤口牵动着火辣辣疼,也阻挡不住愈演愈烈的火热气氛。

    王庸不说话,伊莉贝纱也不说话。但是各自凭着心有灵犀吊坠,还是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和血液流速等数据,正在不断突破新高。

    暧昧而旖旎的姿态气氛,在海上明月点点月光的披散下,显得格外娇娆。两个刚才还打生打死,在谁也奈何不得谁的情况下,各自沉默,如同心有灵犀一般各自享受着这奇怪的一幕。

    而王庸,更是没有必要自己动作,伊莉贝纱的腰肢比谁都柔软而有弹xìng,她的翘**,**而紧致。即使是隔着几层布,也有种要把王庸吸进她体内的感觉。

    这简直是一个女魔王,王庸看她技艺如此娴熟,动作圆润而如同老手一般,暗下估计这伊莉贝纱恐怕就是个阅人无数的荡~妇了。

    好在伊莉贝纱不会读心术,否则铁定当场暴走,不顾天不顾地的把他撕成碎片再说。本裁决长好不容易莫名其妙的克服了心理障碍,第一次和男人产生如此暧昧之情,却被你这混蛋想成荡~妇?本小姐身体素质出众,天赋异禀不行吗?

    此时此刻,在直升机上的一拨人,又哪里料到下面打生打死的两人正在干出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尤其是郑克,这心里头是郁闷到死,自己堂堂一个成功企业家,最终竟然要落到这种地步。

    就算今天侥幸不死,这往后,自己也只能在恐怖分子这条道上黑到底了。希望自己最后捐出去的那些身家,能让组织念在自己的功劳上,给个闲差事,打打杀杀的事情真心做不了了。

    到现在,他的一条手腕还折着呢。一想到迟宝宝那个凶悍的女人,他的心就为之一寒。而一想到更加可怕的黑暗裁决长,他就忍不住遍体寒意。

    “郑总是吧?”苏舞月眼咕噜一转,开始忽悠了起来说:“你怎么说也是个知名企业家,就算家里人全部被恐怖分子挟持掉,也不能帮着恐怖分子助纣为虐吧?”

    郑克久经商场,也是条老狐狸了。一听苏舞月这话,便眼睛一亮,急忙苦着张脸说:“苏小姐,我只是个商人,一直以为理查德是个爵士,没想到上了他的当。可是,恐怖分子挟持我家人,我不得不从啊。”

    “不,你完全可以扭转局面,将功赎罪。”苏舞月是个小机灵鬼,脑子非常好用,一转眼间就想出了很好的策反主意说:“这一次恐怖袭击,其实已经失败了。现在就剩下了一个黑暗裁决长在下面和判官较量。不如趁此机会,把那个裁决长杀了。然后你暗中投靠国家,由国家出面,帮你救出家人孩子。”

    郑克虽然有心摆脱恐怖组织,对苏舞月的话也很动心。但他毕竟是个老企业家,可不是那么好忽悠住的。再者说,黑sè天堂可不是一般xìng的恐怖组织,其底蕴之深厚,结构之复杂,关系网盘根纠错远超普通人想象。

    一旦让黑sè天堂组织得知他背叛,不管多到哪里,也是难逃一死。这苏小姐家里虽然背景深厚,可她自己毕竟还只是一个小姑娘,哪里又能真的帮的上自己?

    就算要赌,也不能把赌注往她头上砸啊?倒是这个杨大校,家里的底蕴更加不凡。思绪之间,将眼神落到了他的身上。

    两个男人眼神撞在了一起,擦出了些火花。尤其是杨兵,正愁着找不到出路呢,仿佛各自看出了对方的打算。

    “郑总,你在家人被恐怖分子胁迫之下,不顾危险和牺牲。卧底在恐怖分子之中,最终关头,趁着恐怖分子头目不备,扭转局面。我代表军队,对你的英勇行为表示感谢。同样,我也会向国家高层反映你的情况,计划方案,救出你的家人。”杨兵摆出了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

    杨兵可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实权大校,本身是个红sè家族的核心子弟,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如果他愿意出面保郑克的话,那郑克就完全有理由赌一把了。

    只听得郑克也是笑吟吟着说:“我这也是服从杨大校的计划和安排,事实上幕后最大的功臣就是您了。而且您为了恐怖分子不伤害到大量的平民人质,不畏艰难危险,佯装被俘,把凶恶的恐怖分子引到了东海之上,然后再英勇杀敌,在最后关头扭转乾坤。实在是智勇双全,让郑某佩服佩服。”

    一听到这两个老男人开始互相吹捧了起来,而且话里面的内容如此的不要脸面,让苏舞月瞠目结舌了起来。听他们这口气,似乎不单单是想策反郑克啊。

    而是想将所有功劳,都揽在他们怀里。他们难道就不怕自己说出去……呃,不是吧?苏舞月心头一寒,那两个老男人,各自以yīn沉的脸sè看向了她。

    “杨大校,互惠互利的事情,我想大家已经没有异议了吧?”郑克豪爽的把他的绳索给解开:“在这种危难关头,我们只有齐心协力,才能扭转局面。您放心,以后我会对您有大用处的。希望您能帮我解救家人,恢复我的社会地位,而我,可以不断提供恐怖分子的情报给您。”

    “郑总您放心,只要有我杨兵在的一天,就绝对亏欠不了你的。”杨兵同样豪迈的说道,与此同时,他的眼神却是yīn霾的看向了苏舞月说:“舞舞,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对你很不错。”

    “呃,杨伯伯,我们之间是不是有所误会?”苏舞月干笑了一声,心里直发虚。

    “没错,我们之间的确有些误会。”杨兵笑了起来,随后一脸惋惜的看着她说:“你很漂亮,也很聪明。可惜,聪明过头了。像你这么一个小丫头,死了实在太可惜。但是,恐怖分子是毫无人xìng的,他们在东海之上,残忍的杀害了你。虽然我拼着命救你,但是依旧没能救得了你。唉,我真是对不起慕云啊。不过舞舞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地安慰她,帮助她尽快的从丧女之痛中走出来的。”

    苏舞月以前虽然有些非主流打扮,但是家教之故,几乎是不爆脏话的。但是看着杨兵如此无耻而恶心的一面,忍不住想要吐出来的同时,破口大骂了起来:“杨兵,你这么做,还是个人吗?你可是个军人,怎么能作出这种无耻的事情来?”

    “舞舞啊,你这个小笨蛋。这些,可都是被你逼出来的。”杨兵在笑,笑得很狰狞:“要不是你戏弄我,我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还有,你竟然和那个判官是认识的,却鼓动我上台去送死。苏舞月啊苏舞月,如果留着你,我这辈子都别想和慕云走到一起。可惜啊可惜,我还想着偷偷摸摸把你弄上手呢。”

    我勒个去,苏舞月震惊了。这人一旦开始不要脸起来,还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尤其是在他被压抑了许久,又突然像个暴发户一样的翻了身,那个小人得志的猖狂劲啊,看的人毛骨悚然。

    苏舞月知道,就算是自己求情,也是没用。这人已经在自己面前暴露了,就已经下定决心要除掉自己了。恐怕非但自己,连安吉尔都难逃一死吧?

    “小乖乖,留着别动。”杨兵用单手拿起了一把手枪,一瘸一拐的趴到了舱门口。冒着呼呼大风,在朦胧的月光下查看下方的状态。

    因为是夜间之故,视线不是特别好。杨兵只能看到一根拴在起落架的绳索上,吊着一团黑呼呼的人影,随着飞机的运动,来回晃动。

    只是他们都没出声,连死活都未知。

    但是杨兵却是不用管这些,只是姿势艰难的探下了半个身子,拿手枪瞄准了王庸等两人。

    真正到了王庸和伊莉贝纱这种地步的高手,因为经历的生生死死已经实在太多。早已经逐渐养成了如同野兽一般,对于危险降临的潜在本能。

    尤其是此刻的伊莉贝纱,刚经历了一波让她即是从未体验过,又是羞耻之极的奇妙感觉,娇躯微微发颤发软,猛然间觉得脊椎骨一阵寒意冒起。

    视线敏锐的四下一扫,因为她凭空躺在王庸身下,双腿缠绕在他腰际,正好可以看到上方的场面。一看到舱门口似乎趴着个人,还拿着枪。她就顿知不妙,当下就反应了过来,直升机上怕是出了变故。

    “砰!”

    手枪枪口在黑夜之中,喷出了一道火光。几乎是与此同时,伊莉贝纱凭借着强劲无比的腰腹力量,猛地一扭一顶。竟然夹住王庸腰际的同时,娇躯挺了起来。

    两人的动作,从平躺半空之中,变成了垂直状态。

    “噗!”一道血花,从她后背溅起。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