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六十三章 高空旖旎

第五百六十三章 高空旖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夏夜,大海,明月。

    波浪滚滚,涛声隆隆。

    极速前进的直升机下,两人各自单吊住了一个起落架,挥舞着匕首,展开着一场殊死搏斗。

    这是一场实力和经验的比拼,也是胆略和体能的较量。

    王庸的招数,向来大开大合,以正击奇。而伊莉贝纱,却是招数巧妙,狠辣,招招攻向必死之地。

    而且她体重不过百斤,在这高空悬挂着战斗,显得小巧而灵敏。仅靠单手,就能做出种种不可思议的花式动作来。

    犹如一个杂技演员一般,靠着绳索和起落架,上下翻飞。一个空中回旋,高跟鞋掉在海里之后的玉足,狠狠地朝他心口戳去。

    很漂亮的美腿,修长玉润。更难得的是她的裸足,颇具东方美人的xìng格,小巧而jīng致,让人一见之下,就有种忍不住想要把玩的冲动。

    但实力层次到了伊莉贝纱这种地步,早已经全身上下无处不是武器了。哪怕是一根手指,都能杀人。

    玉足踹得又凶又猛,哪怕是王庸这种体质者被踹中心口,不死也会脱层皮。

    王庸也是猛地一拽,把自己拉伸了起来,同样一脚踹了回去。冲击力,震得两人都脱手,各自向后倒飞了几米,然后急速下坠。

    铮~

    绳索紧绷之下,身形顿了一下,又是朝着各自对方荡了过去。王庸直接将匕首甩了出去,这可是他的拿手好活,近战距离下,飞刀准的可怕。

    没朝人甩去,那是因为王庸清楚想用飞刀杀死伊莉贝纱的几率太低。还不如切绳子,让她坠入茫茫东海来得好。

    正值夏季晚上。海面上的波浪很大,她能活命的几率极低。

    匕首在快速旋转之中,切断了她的绳索,眼见着伊莉贝纱即将下坠之时。在无数次生死恶战之中磨砺出来的黑暗裁决长,猛地一拽绳索,借着这股冲力,娇躯向上一扬。

    在绳索断裂之际,她居高临下的凌空扑向王庸,匕首凶残的朝他太阳穴插去。

    不愧是黑暗裁决长。真是个非常难缠的对手。这个可怕的女人,综合战斗力还真不亚于毒液。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下作战,等同于就是她的主场。

    王庸虽然比她厉害,但毕竟灵动xìng方面要略逊于她,身体柔软度就更加别提了。这个女人的身体柔软度。灵敏度,以及平衡能力,绝对不会亚于世界级的体cāo冠军。

    而她的格斗爆发力,更不是那些玩体cāo的可以相提并论。

    千钧一发际,王庸在匕首刃即将戳入太阳穴前,抬手捏住了她的皓腕,猛地一拧。将她的匕首甩了出去。这女人玩匕首实在太厉害了,他身上好几处伤口都是被她割出来的。若非自己本身是个绝顶高手,说不得早就死在了她层出不穷的诡诈手段上了。

    废掉了她的匕首之后,王庸就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但这种感觉。也只是转瞬即逝,伊莉贝纱的红sè紧身晚礼服下,那双致命的美腿,如同蟒蛇般缠在了王庸的腰际。

    另外一条手臂。凶猛的朝他喉咙口抓去。一旦给她扣实了,恐怕连喉管都会给她拉扯出来。果然如迟宝宝所说。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险。

    腰上缠着绳子的王庸,只好放开了绳子,腾出手来招架,勉强捏住了她的手腕。

    只是如此一来,重心向下,两人一高一低的几乎平躺在了半空之中。动作非但诡异,而且暧昧至极。抛开两人之间你死我活的重重杀机不提,两人此刻的姿势和动作,**而荡漾。尤其是王庸紧捏住了她的双手,而她,则是用双腿紧箍住了他的腰,平躺悬挂着。

    连王庸一时间,也没料到事情竟然会演变到这种程度。尤其是直升机还在飞,挂在绳索下的两个人,自然会随着绳索前后摇摆。

    如此经历,王庸此生此世也是第一次碰到。偏生伊莉贝纱缠得极紧,位置也是恰到好处,来回荡漾摩擦间,竟然让王庸觉得一阵**而刺激。

    最主要的是,胯下的那个女人,可是危险到了极致的存在。就如同一只毒寡妇般,被她叮咬一口,就会一命呜呼,直赴黄泉。

    伊莉贝纱腾地一下脸红了,冰冷的眼眸里杀机更甚,直接细腰一震,直起身来,张嘴就朝他脖子上咬去。

    王庸急忙后仰一躲,但是与此同时,下身却往前方一顶。没咬住人的伊莉贝纱,娇躯一颤,喉咙深处咛了一声。

    妙眸怒意冲冲的说:“卑鄙下流。”

    “小姐,明明是你自己主动缠在我腰上的。”绳索来回荡漾间,王庸也是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没好气的说:“你要觉得这样不合适,自己松开跳海里去。”

    啊呜。这头母老虎又是羞恼成怒的张嘴朝他脖子咬去。王庸又是一后仰一让,坚决不能让她得逞。你来我往三两下后,伊莉贝纱渐渐有些扛不住了。

    王庸明显能感受到她那结实,紧致的双腿开始打颤,都快要挂不住了。借着明亮月sè,她白皙的脸上也是微微泛起了cháo红。为了不让自己掉下去,她又是扭动了一下翘臀,让自己双腿夹住的姿势更紧迫些。

    “你别乱动了行不行?”如此暧昧**的姿势和摩擦,让王庸腰间也是一阵酸麻,哭笑不得的说:“你再乱动要出事了。”

    “下流。”明显感觉到这男人yù望不住膨胀,死死地抵住了交缠之处。伊莉贝纱也是觉得酥酥麻麻,仿佛有一股细微的电流,在她娇躯全身漫游不迭。

    不过这时候她也不敢乱动了,几次三番试下来,暂时是没办法杀死这个男人了。更无奈的是,她不能松开双腿,否则这个男人铁定松开自己双手,扔自己下海。

    但是直升机飞驰之中时,两人呈悬挂物的状态下,绳索来回荡漾。有些事情,就算不用自己动,自然惯xìng也是帮着忙了。

    伊莉贝纱恨得牙齿直痒痒,记忆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十三岁那年。从小接受最严苛,残酷训练的她,已经出落的就像是个美少女了。

    那一夜,教官摸进了营房里,用威严和暴力,想要占有她。那时候的她,好害怕,苦苦哀求教官放开她。但是教官的狞笑和残酷,却是将她推向了九幽深渊。

    非但如此,同一个营房的女孩们,没有一个敢在这时候站出来帮她的。就在她最绝望之时,却从枕头底下摸到了自己藏着护身的匕首。

    看着壮硕如熊的教官那副狞笑丑陋的模样,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勇气,趁其不备,将匕首插入到了他的眼眶里。

    在教官哀嚎声中,她骑在了他的身上,一刀一刀的在他身上捅着,鲜血沾满了她稚嫩的脸庞。直到教官在痛苦之中,咽下最后一口气,她足足在他身上戳了数十刀。

    也正是从那一次起,她震慑住了所有同龄人,也震慑住了一些蠢蠢yù动的变态教官。但是那一次,毫无疑问的给她留下了强烈的心理yīn影。

    从此之后,伊莉贝纱知道,要想活在这世界上不被人欺负,就只有变得更强,强到没有任何人敢强迫自己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对于男人,她更是不屑一顾。他们本xìng肮脏,龌龊。发起情来,就是一头毫无理智的野兽。对于那档子事情,她更无兴趣,想起来就觉得恶心,想吐。

    伊莉贝纱做梦都料想不到,竟然会和判官在半空之中,鬼使神差的发生了这档子事情。那坚硬之物,死死的顶住了她从未被人触碰,开发过的敏感之地。随着缆绳的来回荡漾,一次一次的冲击着。

    唔~伊莉贝纱只觉得一阵阵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就像是cháo水一般,袭遍了她的全身。而且那cháo水,一波比一波迅猛。

    这种感觉,呜呜,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觉得那么舒服?伊莉贝纱又羞又怒,恨不得立刻杀了这个男人,把肮脏下流的他碎尸万段。

    可是现在两人,却是谁都奈何不了谁。

    就像是第一次吃蜜糖一般,那丝丝沁人心脾的甜味,会引得人不知不觉去索取这种味道。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滋味的伊莉贝纱,心里面虽然想的是如何杀了这个男人。但是在本能的驱使下,她那紧致的翘臀,却是下意识的主动迎合了起来。

    因为她发现,微微扭动腰肢,那种甜美而**的滋味会更加强烈。这纯粹是本能的反应,和意识无关。随着动作越大,感觉也越剧烈。

    就像是一点点小火苗,渐渐地越烧越旺。

    王庸傻眼了,这是发生了哪门子的状况?虽然这样做的感觉的确是异常刺激和兴奋。可两人是敌人啊,刚才还在拼的你死我活呢?

    亏得她还有脸骂自己下流,这自己腰肢扭动起来,算是个啥回事情啊?但又不得不承认,她的腰肢能在如此情况下,还恰到好处的旋转扭动,动作细腻而到位至极,全世界估计也没几个女人能做得到。

    “唔~”伊莉贝纱双腿缠绕更紧了,几乎要把王庸挤入到她身体之中去一般。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