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六十二章 东海,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第五百六十二章 东海,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当然,虽然接到命令,但是驾驶员还是没有直接瞄准了海翱二号打。那可是僚机,不是敌机。与此同时,驾驶员向二号吼道:“海翱二号,首长命令你立即撤退到二十公里之外,否则立即击落。”

    “迟总指挥,怎么办?”二号驾驶员回头汇报了情况。

    “可恶。”迟宝宝虽然端着狙击枪,直升机也有空战能力。但总不能对着海翱一号,直接攻击吧?海翱一号上,可是有着相当重要的人质。

    “继续拖延,给判官多争取两分钟的时间。”迟宝宝命令道:“进行远程规避。”

    此时此刻,海翱一号上。伊莉贝纱冷眼看着那架直升机开始了规避动作,竟然没有打算撤退,便立即挟持命令说:“给你一分钟时间,将其击落。否则我立即割了你们首长的脑袋。”说着,将匕首直接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听到没有啊?立即攻击,这是个命令。”恐怖的寒意袭体下,杨兵今天总算感受到了什么叫死亡的恐惧。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能够坦然面对死亡。可是直到今天,他才明白,原来生死之间真的有大恐怖。

    “是,首长。”驾驶员咬了咬牙,cāo纵着机关炮,朝海翱二号轰了过去。

    “铛铛~”

    充满杀伤力子弹头,穿透了海翱二号的机舱,留下了一个个的弹孔。

    伊莉贝纱也是打开舱门,抬起了狙击枪,朝着海翱二号狙了一枪。

    二号驾驶员检查了一下仪表,立即喊道:“迟总指挥,我们的油箱被击穿了,油量正在迅速减少。我建议立即撤退,我们坚持不住多久的。”汗水从他脑袋上渗了下来,油箱被击穿,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但至少没有立即爆炸,就是一件足够幸运的事情了。

    这世界上最憋屈的事情,也莫过于此,别人能打自己,自己却不能打别人。而且对方完全是往死里打,这万一再一枪击中油箱,直接产生爆炸的话,谁也活不了。

    “返航。”

    远远的,迟宝宝见到了王庸终于抓住了飞机起落架。至少,他的计划已经成功一大半了。掩护任务,也算是达成了。

    海翱二号的正副驾驶员,如蒙大赦般的,驾驶着已经摇摇晃晃的直升机,向海岸线方向赶去。

    击退了纠缠的敌机之后,伊莉贝纱放下了狙击枪,心下也是有些疑惑。那个女jǐng官,是个非常难缠而厉害的人物。她明知道让直升机出现在视野里,肯定是一种找死行为,可还是这么做了,挨了一顿猛揍,差点被轰下来。

    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但是,以伊莉贝纱的经验,也是一时间想不通对方这么做的战术目的。难不成,真的愚蠢到在这种情况下,还指望自己和他们谈判?

    蓦然,被她挂在了自己脖子上的心心相印,微不可查的一下震动。伊莉贝纱拿起来研究了一下,挂链上的一个小吊坠,好像形似耳麦。好像看到之前,苏舞月就是用这个塞在耳朵里的。

    她尝试了一下,果然传来清晰的语音提示声,大叔现在的心跳很快,血液流动加速,说不定是对自己心动了喔。

    这是什么意思?伊莉贝纱刚想逼问一下苏舞月的同时,耳朵里却是传来了一个微弱的沙哑声音:“舞舞,希望你能听到我的讲话,别作声,也别害怕。我现在离得你很近,就挂在飞机的起落架上。但是需要你帮忙配合一下。你仔细听着,帮我寻找合适的袭击机会,找到机会了,你就立即开始装疯卖傻的大声唱歌,发羊癫疯之类的事情。”

    伊莉贝纱一脸黑线,果不其然,那个苏舞月是判官的内应。难怪之前在剧场大厅里,这个小丫头时不时的就胡搅蛮缠一下。

    如果不是理查德死得的时候,这帮女孩的反应实在太蹊跷,让她引起了jǐng觉。对那小丫头多留意了一下,最后,和判官交战的时候,发现了他脖子上挂着的同样吊坠,以及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些许机油味。他以为自己换了衣服,机油味就会没有了。但是些许残留的味道,很难瞒得过对味道很敏感的人。

    这才明白了原来他们是一伙的。

    伊莉贝纱自然是将计就计,可怜王庸那家伙,因为退役之后,抽烟有些肆无忌惮,破坏了些嗅觉,忽略掉了一些细微的味道。完全没料到,这一点点细节,竟然让他同时暴露在了伊莉贝纱和迟宝宝的面前。

    原本伊莉贝纱还想着要和他单挑,继续分出胜负来。但是现在,这家伙竟然自己送上了门来。伊莉贝纱微微皱了皱眉,还是拿起了一把手枪,两捆绳子。

    其中一捆绳子,直接将三个人质,全部绑在了椅子上。转而捂住心心相印,对郑克说:“这里的情况交给你了,如果再让我失望一次,你知道后果的。”

    “是,我明白。”郑克汗水涔涔的答应了下来。

    转而伊莉贝纱把另外一捆绳子,一头捆在了腰上,一头系牢。捂着心心相印对苏舞月说:“大声唱歌,否则我就割掉你的鼻子。”

    苏舞月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要自己唱歌,但是她毕竟是个智商挺高的女孩。从伊莉贝纱的种种举动,就猜出了可能大叔已经挂在了飞机上,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而用心心相印和自己联系了。

    这坏女人将计就计,想要让大叔踩陷阱。唱歌,也许是大叔让自己发出暗号。

    不得不承认,苏舞月的推算很准确。而她小小年纪,在如此环境下,还能保持镇定和敏捷的思维,实在是非常难得。

    直接拒绝的话,那就太愚蠢了。她的眼神楚楚可怜,就像是只无辜小猫咪般的看着伊莉贝纱,乖巧的点了点头。

    当伊莉贝纱松开了手,把心心相印抵到了她嘴边的时候。苏舞月却是突然大喊:“大叔,你的行踪已经暴露了,快跑,别管我们……唔~”

    话未说完,就被伊莉贝纱堵住了嘴。

    王庸听到了,但他又怎么可能逃跑?腰上缠着绳子的他,纵身一跃,身体在半空中旋转了一百八十度,抓住了因为伊莉贝纱狙击而开启的飞机舱门,翻身一跃,身手敏捷的试图跃进舱内。

    “砰~”

    一发手枪子弹,打在了王庸的肩膀上,溅起了一朵血花。王庸从舱门上,坠了下去。幸好,他早已经用绳子绑住了自己。

    只跌落下四五米后,就被拴在起落架上的绳子给拉扯住了,就像是荡秋千一般的挂在飞机下来回游荡。

    “大叔~”

    苏舞月面sè苍白之极的嘶叫了起来:“呜呜,大叔你怎么这么傻。”

    “啊~”眼见着他中枪,安吉尔也是维持不住淡定了,面sè苍白,眼睫毛微微抖动不已。眼泪,已经止不住的要淌下来。都怪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太任xìng,他又怎么会因为救自己而遭遇如此险境?

    在这两个女人的眼里,自然是王庸中枪,然后从飞机上摔了下去。而在这茫茫大海上,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

    但是伊莉贝纱,却是知道自己的那一枪是故意打中他肩膀的。而且她也不相信他没有半点防护措施,就敢爬飞机。

    飞身趴到了舱舷,低头向下看去。从这角度看去,她能见到王庸已经重新调整好了姿势,在向起落架爬去。但是动作,却有些许别扭了,显然那一枪,让他受了伤。

    如果伊莉贝纱现在拿起狙击枪,王庸除了割断绳索逃命外,别无机会。但是伊莉贝纱,却是把手枪一放,一个凌空翻就跃出了舱门。

    绳索绷紧之后,惯xìng让她来回荡漾。她身手非常灵敏的抓住了另外一个起落架。眼神有些炽热的看着也已经抓住了起落架的王庸说:“我们两个肩膀都受了伤,又回到了公平的状态之中。判官,既然你追了上来,那么,也不用再等以后了。就让我们在这里,解决我们之间的纠纷吧。”

    王庸单手挂在起落架上,面具下的眼睛,也是郑重的看着她:“你让我对恐怖分子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不管你做了什么,但是在遵守诺言这一点上,我很敬重你。你有什么遗言,需要我帮你去完成吗?”

    伊莉贝纱眼神虽然炽热,但脸上却依旧没有表情,冷淡地说:“我是个黑暗裁决长,杀死你,是一种荣耀。死在你这种高手的手里,也是一种荣耀。同样,我也是个孤儿,没有任何要你做的事情。你呢?我也很敬佩你,说说你的遗言。”

    “呵呵,别开玩笑了。”王庸笑着说:“你抬头看看月亮,很圆,很美是不是?东海,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王庸猛地一扭腰,单手继续挂住。而另外一手,却是将匕首狠狠的朝伊莉贝纱刺去。

    伊莉贝纱也是只觉得一股久违了的热血和战意,涌上了心头。在这半空之中,她的身手比王庸更加灵敏一些,匕首借着明媚的月光,散发着柔和的光华。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