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五十九章 人心叵测

第五百五十九章 人心叵测

    ……

    戴着皮手套的手,猛地抓住了附近被打烂了的半架钢琴.竟然被他猛地举了起来,朝着伊莉贝纱狠狠的砸去。

    我勒个去,观众席上,爆出了一片惊呼之声。很多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他的力量实在太恐怖了,这还是人类吗?

    虽然只剩下了半架钢琴,但怎么也得有百来公斤吧?这简直就是在击溃大家伙儿的现实世界观。

    “砰~”

    躲无可躲的伊莉贝纱被狠狠砸中,半架钢琴碎片琴键四处乱飞。伊莉贝纱刚咽下去的一口血,终于从喉咙口喷了出来,倒飞出去两三米,后背掼倒在地,表情之中流露出了不敢置信之色。

    她已经是一再高估判官的实力了,可万万没想到,他的实力竟然远超过自己的想象。躺在地上,看着他一步步的朝自己走来,浑身上下散发着如同远古暴龙般的暴戾气息。

    在这一瞬,伊莉贝纱心中竟然轻轻一颤,仿佛有了些畏惧。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还是个懵懂小女孩时,第一次在训练营中,见到教官时候的颤悸。可怕,强大,如同魔神一般高高在上。哪怕是伸出一根手指头,都能把人碾死。

    但她现在,终究已经是个强大的黑暗裁决长了,不是当初那个楚楚可怜的瘦弱小女孩了。这种敬畏和恐惧,也只是短短一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漠,挣扎着,缓缓站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摆出了战斗姿势。

    身为黑暗裁决长,她又岂会在任何强敌与困难面前折腰低头?穿着红色晚礼服的她,腰肢一扭,娇躯爆发出了惊人的速度,指尖匕首上下翻飞,形成了一片片的刀刃残影。

    王庸则更是毫无畏惧,猛地一拳轰出。

    两大高手,又是激烈无比的斗在了一起。

    郑克拿着手枪,一脸颓丧的控制着安吉尔,神之中时不时的流露出一抹畏惧和懊恼。他这么一个好端端的企业家,一眨眼间就又变回了恐怖分子,实在是真心不想这么干。

    他没留意到,一直未曾说话的安吉尔,自从那个判官出现后。一双如同宝石般纯净明亮的眼睛,早已经深深地黏在了判官身上。那完全是自然的长长睫毛,微微颤抖不已。

    她,又怎么可能认不出这个男人来?即使他现在的外形,要比平常更加魁梧几分,而且还带着面具,声音低沉沙哑。

    可对她来说,这个让她梦回萦绕,夺走了她无数个第一次的男人。即使是化成灰,她都能一眼认得出来。晶莹的泪水,早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只有竭尽全力忍住,才能不落下来。

    这一次来华海市开演唱会,她只是想来他的故乡好好感受一下,根本就不敢想能再一次的遇到他。

    但是现实,就是如此奇妙,越是不敢去多想的事情,越是会发生。不经意间,在她已经彻底绝望,以为今天必然会死在这里,以后再也没有半点机会见到他了的时候。

    他却如同天降骑士一般的凭空出现,把自己从无尽的深渊之中拉了回来,就像那一年,那一夜,那一刻,那一秒一模一样。

    他没有忘记我吗?他还会像以前那样,骂我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笨蛋吗?他还会像以前那样,对自己冷冰冰的毫不在意吗?他还会像以前那样,冷漠的对自己说,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然后头也不回的走掉吗?

    但是你知不知道?你从来就不是个擅长说谎的男人,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我?为什么不敢看我的眼睛?为什么不敢回答我的质问?

    一切的一切,都让她忘记了危险和恐惧,心中又是甜滋滋的,又是充满了忐忑而惶恐不安。

    但是毫无疑问,此时此刻,在她眼里的世界,已经完全没有了其他人的存在。

    她很想立刻冲过去抱住他,紧紧的缠住他的腰,从此之后,不再让他从自己的世界里再次消失,一分一秒也不愿。

    可她不能,因为他在为了守护自己而战斗。

    ……

    杨兵的伤口在武警的包扎下,血流已经制止,眼神畏惧之极的看着台上正在激战的两人。他可不是那些普通人,完全不能看出两人的真正强大来。以他堪比特种兵的格斗身手,竟被人如此不堪一击。

    正是如此,才让他从内心之中,真正的颤悸了起来。但更多的,却是怨怼。

    不论是之前苏舞月等人对他的轻蔑,还是周围救了自己的武警们对自己的嫌弃和冷淡,都是他这辈子从未体验过的滋味。

    羞愧?不,强烈的恼羞成怒,在他心中愈酿愈烈。他好恨,恨那个伊莉贝纱完全摧毁了自己的尊严。同样也恨,恨那个判官,如果不是他出来多管闲事,又怎么会发生后面这一系列的事情?

    若非如此,他现在还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大校,不论走到哪里,都是风风光光,受人仰视。

    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毁了。

    哪怕是今天所有的事情都平息了,他杨兵的声誉和前途,也在这场莫名其妙的冲突之中,消失殆尽。

    不甘心啊,凭什么?

    杨兵的眼神之中,多了一丝凶戾的狰狞,**的念头,不可抑制的侵占着他的理智。杀了他们,只有杀了他们,才能彻底挽回自己的一切,还能让自己成为受人崇拜的英雄。

    不管是判官,还是那个伊莉贝纱,都得死。一旦他们死了,所有的主动权又会回到他的手里。凭着他掌握的资源,完全可以将自己塑造成为一个忍辱负重,在最后关头,扭转乾坤,挽救了数千人质的真英雄。

    台上的交战,仿佛已经到了白热化。即使是那个伊莉贝纱开始拼命,也完全阻挡不住判官的上风。她这个黑暗裁决长虽然厉害,但终究要比站在世界巅峰的王庸略逊半筹。

    败北,只是时间问题了。

    眼见着伊莉贝纱的渐渐不支,杨兵最后的机会,也将消失时。他终于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赌一把。赌输了,自然一切休提。但是赌赢了,那今天所有失去的一切,都会加倍的还回来,助他杨兵直上云霄。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没有用强行命令让武警给他突击步枪。而是两记掌刀,把保护自己的武警袭击倒地。拿起突击步枪,便朝着舞台上,突突突的扫射而去。

    “伊莉贝纱,你这个万恶的恐怖分子,给我去死。”

    同时他的咆哮声响起,给予了绝大多数人一种错误暗示,他杨兵是针对恐怖分子而开的枪。至于子弹还冲着判官去了,那至多是误伤。他们两个正在你来我往的搏杀,身形来回交错,凑得又近,被误杀了也属于正常。

    何况那个判官,虽然是在见义勇为,但本质上也是违反了国家法律。他之前用狙击枪,肆无忌惮的滥杀无辜。例如周区长,例如吴秘书。就算被乱枪打死,也是他该死。

    几乎就在枪响的同一时间,台上激战正酣的两人突然动了。各自身形一晃,朝着不同的两个方向跃滚而去,一连串的子弹,仿佛与他们擦身而过。

    怎么可能?杨兵的眼神一滞,根本不敢置信。他们两个在激战的时候,竟然还能分出一些注意力来,留意周遭的突发状况?

    就在他一晃神间,伊莉贝纱已经连窜带跳,迅如猎豹般的冲到了他身前不远处。

    不知是否错觉,杨兵竟然能看到她嘴角的一丝冷漠讥笑。强烈的恐惧感,充斥了他的全身,联想到这个黑暗裁决长的厉害,他几乎站都站不稳。

    勉强抬起枪口,又是突突突的扫了几发子弹而去。可伊莉贝纱,却反应更快,在他扣动扳机的同时,就有所预判的向下一倒地。在大理石地面上,滑翔而过最后几米。

    双臂在地上一撑,她的娇躯已经斜斜的倒立了起来,**的**自下而上夹住了他的胳膊。猛地一旋,咔嚓一声,在扭断了他的胳膊的同时,将他狠狠地摔到在了地上。

    杨兵凄厉的惨叫声,在剧场大厅里不断的回荡。但是随着伊莉贝纱的薄匕首,抵在了他的脖子上,冷声说了句再叫就杀了你时,他却又是坚强的戛然而止。

    那头的王庸在躲开了子弹后,也没闲着,往后台冲去。

    生死存亡关头,郑克倒是发挥了一些当初在黑色天堂训练营里的胆气,将枪死死的抵在了安吉尔的脑袋上,咆哮着说:“判官,你别逼我和她一起死。”

    王庸的脚步停住,隔着七八米对他竖了竖大拇指,沙哑地说:“放了她,我保你命。”

    “不行。”郑克克制住判官的威势,颤声说:“判官,我老婆妻儿都在他们手里,我也没办法啊,你千万别怪我。”

    “判官!”伊莉贝纱拿起了突击步枪,挟持着断了一条胳膊的杨兵起身道:“我承认你很厉害,但是今天我并没有败,我还有杀手锏没有用出来,不到最后谁生谁死还不好说。”她洁白的香肩上,被子弹穿出来了一个窟窿,血流不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