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五十三章 我会全力以赴,杀死你

第五百五十三章 我会全力以赴,杀死你

    ……

    只听得伊莉贝纱冷淡而没有感情的说道:“我承认,我们没有把你的出现计算进去,是此次行动最大的失误。能在如此局面下,还能全面控场和压制。你很厉害,是我见过最厉害的控场高手。”

    “拍马屁也没用。”王庸低沉的声音传了过去:“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投降吧,你们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

    “判官,从一开始,我们就上了你的当。”伊莉贝纱没有理睬,而是继续冷淡的说道:“我们被你冷漠而无视人质的态度给欺骗了,其实,你由始至终没有放弃过要救安吉尔的打算。给我一次机会,也给你一次机会。我们一局定输赢,你赢了,自然就圆满的完成了你要的一切。你要是输了,我答应你不羞辱安吉尔,给她一个体面的死亡。”

    王庸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个女黑暗裁决说的不错。看起来,自己似乎已经帮警方扭转了局面,掌控了全场。但事实上,自己这次行动的主要目标,依莉雅,生与死依旧在恐怖分子的控制之中。

    如果王庸能够选择的话,他宁愿自己救出来的是安吉尔,而不是这几千个人质。

    “你可以试试,凭着我的反应速度。”伊莉贝纱就像是好姐妹一般的,牵制如同天使一般纯净漂亮的安吉尔走了出来。声音冷淡而眼睛紧闭着说:“在你狙杀我的同时,我能不能杀了她。”

    她是那么的自信,冷静,仿佛已经看透了判官的真正意图,赌判官不敢冒着险。

    “呵呵,你好像摆出了一副已经吃定了我的样子,你确定用决斗的方式,一定能打赢我?”王庸嘶哑的声音,有些戏谑。

    “不敢肯定。”伊莉贝纱冷淡地说:“你已经知道,我是个黑暗裁决,我是来完成任务的。现在你已经完成了控场,如果不杀了你,我的任务已经失败。反正都是死,为什么我不给自己制造一个翻盘的机会?退一万步来说,我死了,死在一个绝世高手手上,也算是一种荣耀。”

    “有意思。”王庸笑了起来:“你们黑色天堂的人,手里面干的是恐怖分子的活,但整天却是把荣耀什么的挂在嘴边。既然你想玩一下,那我就陪你玩玩。”

    说话间,十几米高的,剧场那华丽而繁复的横梁结构上,一道黑影从半空中直接掠下。轰得一声,就像是一颗火箭弹一般,重重的落在了舞台上。

    凶猛的冲击力,震得舞台都颤抖了起来。

    但是那人,却像是铁钉子一样,半蹲着钉在了舞台上,连身形都没有晃动半下。缓缓地站了起来,只见他穿着一身英挺而冷酷的薄皮风衣。身材显得格外魁梧和高大。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脸上戴着一副狰狞而可怖的青铜面具,让人一见之下,便心惊胆寒了几分。

    我勒个去,这也忒夸张了。

    虽然现场的观众,至今为止还处在“人质”状态之中,心里面又紧张又害怕。但是今天几次三番的受到死亡恐怖的威胁后,倒是慢慢的开始适应了现在的恐惧。

    刚才那个判官,和恐怖分子斗智斗勇,逐步扭转局面的过程,所有人都是看在眼里。就好像是看了一场身临其境,确切的说,是亲身参与了进来的大戏。

    大家伙儿都是普通人,除了电影里面外,从未见过如此刺激而惊险的场面。何况,电影里演的都是假的,只是视觉和感官刺激而已。

    可现在,每个人都是处在了极度危险,随时会死掉的局面之中。哪怕只是一个最微小的变化,也会牵动着他们的心,就像是坐过山车一般跌宕起伏。

    这种刺激无比的体验,又哪里是看电影之类的能带来的?

    如果抛开了自己的生死问题,来看今晚跌宕起伏的故事,倒像是一出无比精彩的舞台剧。甚至,刚才判官没出现的时候,很多人已经在期待,看到判官出现在了舞台上,和那个漂亮如同毒蝎一样的女恐怖分子决斗单挑的局面了。

    少部分胆子大的,已经开始把自己今天花了几千块,几万块的门票钱,当成了一场另类之极,这辈子只能看到一次的舞台剧来体验了。

    可即便如此,判官的形象,依旧震慑住了许多人。冷酷,霸气,充满着无比的震撼力。

    刚刚被保护退走的苏舞月,在交出了遥控器后,已经吐得不行了。另外那两个死丫头,尖叫之后,就能直接开吐。

    而可怜的苏舞月,却要顾全几百人的生命安危,即便是被飞溅到脸上的脑浆恶心的直想吐,却还是死死的抓住了那只死人手。还得从他手里,把遥控器给剥过来。

    稍微有半点闪失,就不是一点点脑浆的事情了。凑那些X2这么近的苏舞月,都不敢想象自己会被冲击波炸成什么模样?

    估计比番茄酱好不了多少,最恶心的是,就算是死了还要和那么多臭男人的血肉混合在一起,难分彼此。一想到这个令她寒颤不已的后果,她死也不能让炸弹爆炸啊?

    但是现在炸弹危机已经解除,好像舞台上已经进入到了最后高~潮阶段。身为判官隐形搭档和拥趸的她,自然不能错过这场能就近观看的好戏了。

    至于那一点点危险,今晚这么危险而刺激的事情都已经做过了,还怕那么一点点危险吗?

    由此,苏舞月从武警的保护之中,重新溜回了自己的座位上。这可是VIP座啊,一张票黄牛要卖到好几万呢。自然是观看舞台剧角度最好的位置了。

    武警们一看,也急忙跑了过去继续保护。一排武警,直接堵在了第一排观众们面前,紧张而警惕的持枪瞄准了舞台上。

    “你们这两个丫头,吐那么多?恶不恶心啊?”苏舞月虽然刚才也吐了,但等适应了过来后,又见大叔神勇出场,精神好了许多。

    倒是可以尽情嘲笑那个什么小紫和美美了起来。

    “舞舞~你没死啊?”吐得昏天黑地,也没人照顾的美美,惊喜交加的一把抱住了苏舞月:“太好了,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另外的那个小紫,也是一激灵下,回神过来,激动不已的抱住了苏舞月,往她身上蹭个不停。都说患难见真情,在她们的生死关头,那两个平常千好万好的混蛋大叔,把她给抛弃了。但是小姊妹间,一直斗嘴互相攀比的苏舞月,却是不顾自身安危来救她们。

    随着这一次的经历,倒是让这两个小丫头的心理一下子长大了许多,发生了蜕变。

    “我呸呸呸,你们才死了呢。”苏舞月没好气的呸个不停,半生气的顿足说:“喂喂,阿紫,美美。你们两个胸大没脑的傻妞能不能别那么恶心,把脑浆和呕吐物往本小姐身上擦。”

    脑浆和呕吐物,这两个恶心而刺激的词汇,又是让她们联想到了什么。顿时又是趴在了座位上,猛吐了起来。

    边吐还边埋汰着说:“苏舞月,你能不能别张嘴闭嘴说这些?”

    “就是就是,大家是好姐妹。我们在最后关头,可是共同杀敌的,呕~”

    苏舞月这也是强忍着恶心,好在之前在视频里见过大叔发威过一次,又在现场看到过大叔杀过人。对于血腥的接受程度,可是比她们高多了。

    故作轻松的拿着手帕在身上擦了擦,翘着二郎腿坐在VIP座位上:“不就是些脑浆么,又不是没喝过豆腐花。喂喂,你们两个傻妞别吐了。正经好戏快开始了,看那个神秘的判官大叔和坏女人决斗啦。”

    一见到场面已经被控制的差不多了,身前还挡着荷枪实弹的武警。那两个之前犯了背叛大罪的大叔,又是凑过来,准备安慰两个吐得稀里哗啦的丫头。

    不就是两个小丫头吗?顶多再多废点功夫,哄哄就好了。谁知,刚凑过去,还没来得及说话是。两个非主流少女,顿时精神了,一人一个标准的跆拳道回旋踢,把那两个无耻的大叔,干倒在地。

    你以为她们几个少女之间的攀比是假的啊?从小练习跆拳道,稍微有那么两三下三脚猫功夫的苏舞月会这玩意。她们两个要是不会的话,凭什么和苏舞月去攀比啊?

    “打得好,一看你们两个之前泡来的大叔,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货色。这下,看出他们的真面目了吧?”苏舞月洋洋得意的说。

    “苏舞月,你那个又好到哪里去。从一开始就躲到洗手间里去了,这是运气。”

    几个女孩,正在台下按照惯例,继续斗嘴的时候。

    台上的伊莉贝纱,却是纹丝不动,冷冷地打量着王庸。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有些失望的说:“我以为你是他,看来你不是,你的身材比他要高大不少。”

    其实她也是在怀疑判官,是不是就是之前在自己耳边,喋喋不休,搔扰到她几乎要干掉他的男人。

    “算了,算他运气好。”伊莉贝纱冷冷的说:“判官,为了表示对你的感谢。我会全力以赴,杀死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