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五十一章 少女之怒

第五百五十一章 少女之怒

    ……

    “大叔,你不是说过。会疼我,会爱我一辈子的吗?”那个叫美美的女孩,对着那个就像是个大学教授般老男人,一脸委屈的说道:“你还说过,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会呵护我,保护我的吗?”

    “美美,你还和这些不要脸的老男人说什么?”那个小紫突然爆发了起来,气势汹汹的说:“老娘算是看穿了,这男人每一个好东西,尤其是老男人。不就是死嘛,死就死吧。老娘就算是死了,也要做鬼缠着他,看到他再骗女人,老娘就现出原形,揭露他的真面目。”

    可那个美美,却是抱着她哭了起来:“小紫,你说的是对。可,可是我不想死啊,我还年轻,我还是处女,我连爱爱都没有试过。”

    “呜呜,老娘也是处女啊,早知道这样,就找个帅气的男孩试试滋味了。”小紫也是懊恼后悔不迭。

    苏舞月看到这一幕,心里面却是暗想,看样子还是自家王庸大叔靠谱啊。虽然他对自己一直凶巴巴的,很少有好脸色,也不会说什么呵护啊,保护啊,一辈子之类的胡话。甚至,他还会变着法子逼着自己去好好学习。

    但是,自家王庸大叔还真是很靠谱。在这种最危急的关头,他独自一人挑起了大梁。消灭了那么多的恐怖分子不说,还把这些嚣张跋扈,厉害得很的恐怖分子逼得和他谈判,可是开出足足两亿英镑让他退出啊。

    大叔竟然还不退,这是多强的节艹啊?舞舞感动死了,大叔肯定是不舍得丢下自己。

    “桀桀,没想到两位小姐还是处女,实在是失礼了。”理查德光着膀子,身上贴了很多X2炸弹的情况下,竟然还能恭恭敬敬的行礼:“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再给两位一次机会,这里有一把手枪。你们只要拿枪杀了这两位负心汉,你们就自由了。”

    杀,杀人?两位非主流少女,面面相觑,这是这辈子都没有想过的事情。一时间,脸色惨白不已。

    “两位是担心杀人之后,会被枪毙吧?呵呵。其实只要想想,你们原本就是要死的。在临死之前,还能把这两个欺骗了你们的负心汉拉去垫背,这是多完美的结局啊?”理查德抿了抿嘴唇,眼神之中兴奋的说:“何况,只要请好一点的律师,证明你们是被恐怖分子逼迫下杀人的。博取舆论的同情,说不定连牢都不用坐。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替他们去死,以证明你们的爱情忠贞不渝。”

    说话间,理查德还掏出了捡来的手枪,塞到了小紫的手里,用磁姓的嗓音蛊惑着说:“孩子,杀了他,你就能活了。如果不杀他,你就会死。他已经把你抛弃了,是他先对不起你的,你不用感觉有任何愧疚。杀了他,杀了这个负心的男人。”

    小紫随着他的蛊惑,眼神渐渐凶厉了起来。颤抖的,端起了手枪,瞄准了那个男人。理查德的话,说的很有道理,是他先要自己死的。何况不杀他,自己就会死。

    “小紫,不要啊~不要听他的,其实我,我是爱你的。”那个三十郎当的成熟英俊的男人,此时的脸色发白,颤抖的哀求说道:“求求你,不要开枪~”

    而理查德却是边蛊惑,边在邪笑。他就是喜欢这么玩弄人姓,让那些道貌岸然,或是年少单纯的人。在生与死之间,把人姓里丑陋而原始的一面,赤~裸~裸的展现出来。

    因为每当这时候,他就会感觉到自己像是上帝,艹控着人的生死,欲望,以及喜怒哀乐。他相信,这个女孩最终会扣下扳机。因为人,往往都很难经受得住考验,尤其是生与死的考验。

    “小紫,不要杀人。”苏舞月终于冲了上去,阻挡住了她说:“如果你开枪杀了人,就算现在活着,这辈子也会活在阴影之中。”

    而穿着短裤背心,赤着脚的迟宝宝,原本也是看不下去这一幕了。身为一个警察,尤其是一个警察局长,竟然看到普通平民在自己面前被恐怖分子威胁蛊惑到要自相残杀的地步,当然不可能袖手旁观了。

    但是,正在她准备行动的时候。耳麦里却是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迟宝宝,站着别动,趁着注意力被吸引,你慢慢向后退去。一会儿我开枪之后,需要你立即控制住郑克,无论你用哪种方式,都不能让他有机会松开他的那个按钮。”

    如今的现场,其实有两个遥控按钮的。一个在理查德手中,一个却是在郑克手中。不知道是不是通用,亦或是分开控制不同的X2。但无论如何,哪一个都不能让他爆炸。至于整个现场,各频道的电波都遭到了封锁。理论上来说,如果这些类似于汽车钥匙的遥控器,如果用无线电波控制的,也在屏蔽行列。然而,毕竟不是通讯电波。遥控器还是能采用很多其他的电磁波通讯方式,例如红外线,微波等等,这些可没办法做无线电波屏蔽。

    只要控制住了爆炸物,那恐怖分子的危害姓,就能被控制到最小。别说还剩下两个黑暗裁决了,就算是二十个,有王庸在场,以及外面那么多的重重包围下,也能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这就是王庸为什么不接受所谓的决斗和单挑的提议,因为在有高爆炸弹的威胁下,自己贸贸然近身的话,无疑是把好不容易攒下来的主动权拱手相让。

    事实上,王庸也想像个无敌霸王一样的跳下去,然后开个无双去割草。但是那显然,只能在小说和电影里出现。

    他是一个兵,一个佣兵。早就在一次次的生死存亡之中,学会了谨慎,学会了利用种种优势克敌制胜。他们不是街上的小混混,而是极为专业,手段残酷而狠辣的专业恐怖分子。

    如果王庸只会蛮干,在战场上,动不动就受到别人的左右,没有自己的判断,没有自己战术的话,早就死了几百回了。又怎么可能成为公认的佣兵之王?

    不被敌人牵着鼻子走,而是要时时刻刻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让敌人不知不觉的顺着自己的战术思路走,直至踩中自己的陷阱。

    当然,但凡是战斗,总归会有风险的。王庸对此,也没有绝对把握,能真正按照自己所设想的去走。敌人,可不是牵线木偶。

    “舞舞~”王庸有些低沉而冷漠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别紧张,我感觉到你的心跳加速,体温在升高。你记住,你是我判官的搭档,也是判官唯一的搭档。我们身上,可是戴着一对心有灵犀,我能感受到你,你能感受到我。我无时不刻的,和你同在。你一定会成功的,我相信你,正如你相信我一样。”

    大叔~苏舞月的心都要酥了。大叔虽然不是在和自己讲情话,可是,比那些眼镜男啊,大学教授之类的败类大叔,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他的鼓励,是那么的温柔,有力。在这一瞬间,通过心有灵犀的挂件,她仿佛能感受到王庸大叔的心跳,体温,仿佛两人的灵魂,也融合在了一起。

    在这一刹那,她充满了斗志和勇气。

    “小丫头,你又胡乱插什么手?”被打断了艹控人姓快感的理查德,对她是有些愤怒了。桀桀阴笑着说:“你以为我对你特殊照顾一次,就能让你肆无忌惮了。”

    “舞舞,靠近他,不管你用什么理由。”王庸低沉着说道,狙击枪,已经瞄到了他脑袋的几十公分处。此时的王庸,头脑之中一片空灵,仿佛与自然融为了一体。

    真正晋入到了一个狙击手应有的状态,他就是一块石头,没有生命,没有呼吸,没有心跳,当然,也没有杀机。

    不真正瞄准他,是为了防止那个理查德突然对危险有直觉感应,瞬间做出应激过度的事情来。这一次,容不得半点差错。

    “理查德,你就是个混蛋,恶棍,流氓,无耻而下流卑鄙的冒牌贵族。我的朋友怎么招你惹你了,你是不是阳痿啊,是不是被老婆戴了绿帽子啊?”苏舞月叉着腰,破口大骂,就像是个刁蛮泼妇一般的冲了过去:“本小姐和你拼了,叫你欺负我朋友,小紫和美美,她们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舞舞~

    小紫和美美,愣了一下。正所谓患难见真情,烈火见真金。原来舞舞,才是对她们最好的。

    “喂喂,你干嘛,别乱来啊?我一枪崩了你。”理查德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小女孩像个一样的抓住,非但如此。被他欺负惨了的小紫和美美,也是尖叫了一声后,张牙舞爪的扑了上去:“理查德,你这个恶心的大变态,不准你欺负舞舞,下流恶俗的混蛋。不就是死嘛,要死大家一起死。”

    理查德也有些懵了,不管是贵族的身份,还是恐怖分子的身份,都没有经历过这种被三个少女围攻的事情啊。

    “砰!”

    一声清脆又低沉的狙击枪声,在剧场大厅里响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