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四十九章 斗勇斗狠

第五百四十九章 斗勇斗狠

    ……

    判官在沉默,但是底下的那些人质们,却是紧张的心脏都吊到嗓子眼上了,满心期待着那个判官答应单挑。因为不管那判官是赢是输,事情终归会解决。

    至于安吉尔的死活,在和自己姓命相冲突下,自然而然被忽略掉了。牺牲和奉献之所以被人称颂,那是因为稀少而对称颂者有利。换谁去为别人牺牲和奉献,就百般不愿了。

    他们最怕的是判官只顾自己,无视他们的安慰,却偏偏又忤逆了恐怖分子。结果恐怖分子拿他们这些无辜的人质撒气,岂不是倒霉透顶?

    “你是脑残吧?”王庸的声音仿佛有些飘忽,借着剧场大厅里的回音建筑结构,四下飘忽。尽可能不让对方精准定位自己的狙击点:“你想单挑就单挑吗?虽然救安吉尔是我的任务,但我更想把你们全都杀掉。不就是一个唱歌的吗?死就死了呗。我今天要是不来,她会受尽折磨而死。一枪被我毙了,已经是帮了她很大的忙了。”

    “判官,请你杀了我。”这话连安吉尔听得都觉得很有道理,用她的高音扬声叫道:“我会非常感……”

    话未说完,她的嘴就给伊莉贝纱堵上了。她们这次的恐怖袭击场面搞那么大,如果只是简单地杀掉安吉尔,没有让她受到应有的惩罚和赎罪,任务也只能算是失败。

    但问题在于,狙击位置已经被判官占领了。而他那个狙击位非常好,可以控制大半个观众席和整个舞台。这让她准备借着这个舞台,对安吉尔实施凌辱惩戒的计划,几乎已经破产。

    最主要的是,那个判官什么都不在乎。就连是不是能救安吉尔的命,都不在乎。难道这家伙,真的像是传闻之中,只是有着对犯罪分子惩戒的偏执念头?还真心以为自己是个审判罪恶的超级英雄吗?

    神经病,这种人肯定就是个神经病人。

    理查德匍匐在了舞台一侧,心中对着不可理喻的判官怒骂不已。

    什么人最难对付?当然是一个拥有极强武力的神经病了。因为这种人,你压根就不能用常理去判断他的行为模式。

    可惜,这货自己忽略了,在所有人质的眼里,他理查德也是个心理扭曲的**神经病。

    “判官,你就是个胆小鬼。亏你还自诩是判官,惩恶扬善呢。”扑在舞台一侧的地上,完全不给判官有狙杀的机会后,理查德用话筒连声怒骂用起了激将法:“结果连一个女人要和你单挑,你都不敢。算什么男人?”

    “砰~”

    又是一声枪响,但这一枪不是对着恐怖分子去的。而是打在了迟宝宝的脚下,把磨砂大理石地面打得粉碎。惊的迟宝宝向后倒退了几步,怒声说:“判官,你对我开枪干什么?我们是自己人。”

    “迟警官,别往你自己脸上贴金,谁和你是自己人了?”判官的声音有些沙哑而冷漠:“你不是几次三番的要抓捕我归案吗?这一枪是警告你,别轻举妄动。他们几个,是我的猎物。很有趣不是吗?有机会可以猎杀传说中的黑暗裁决,还是足足三个~刚才死了一个,躲在后台一个,还剩下最后一个!找到你了……小老鼠!”

    “砰!”

    厚重的枪响,在剧场大厅里不断的回荡。王庸那一枪,是直接朝着天花板某个位置打去的。但是击打的那个目标,反应极为迅速,好像能够感知到瞬间被瞄准的危险感应。

    只见一道黑影的他,像只灵敏无比的猴子一般,从天花板上跃了下去。足足十多米的高度,他跳到了观众群中,踩伤了一人后。他用匕首控制住了个人质,把身体完全掩藏在了他后面,蹲下,开始慢慢向边场移去。与此同时,还不断用手枪逼迫人挡在他前面,组**墙。

    显然,对方也非常熟悉各类型狙击枪能力。这种88狙,几百米内精度不错,适合城市作战,再远的话,子弹散布就会偏大。而且为了追求一枪毙命的停止能力,钢芯子弹击中目标后,会呈不规则运动,扩大创伤面。

    相对而言,子弹的穿透力就差了。否则,完全可以无视人质,直接击打人质的非一击致命部位,穿透过去打死那个黑暗裁决。

    那是个身材瘦小,却非常灵敏的家伙。动作敏捷如猴,轻灵如猫,显然是走暗杀偷袭路线的一个黑暗裁决。在战场上,尤其是在这种环境复杂的城市战中,这种敌人尤为可怕。

    王庸各方面的实力都很平均,很拔尖。狙击枪虽然远达不到世界第一那么夸张,但也算得上是一个顶尖高手了。

    之前那些,是在镇场子,诈唬一下那些恐怖分子。传达一些错误信息给他们,那就是他判官什么都不在乎,别愚蠢到妄图可以用人质来威胁他。

    由此才一开始没有直接下狠手,怕把恐怖分子惹急了眼后,直接炸死安吉尔。搞不好连苏舞月,迟宝宝都被搭了进去。

    但是对那个擅长偷袭暗杀的黑暗裁决,王庸是真的想一枪狙死他的。没想到那家伙竟然鬼使神差般的还能躲掉这一枪。

    好本事,好直觉。

    黑暗裁决,果然不能小觑。刚才那个大块头,估计是太过兴奋而猖狂了。

    不过既然这个一直隐藏在暗处的黑暗裁决,已经被王庸逼了出来,倒也让王庸去掉了一块心病。不管怎么说,之前根据种种情况推断,应该有三个黑暗裁决。

    其中一个,极有可能是非常擅长暗杀偷袭的家伙。因为王庸已经查看过那些死去的反恐特警尸体,都是在没有挣扎的情况下,被匕首刺中要害,一击毙命。

    而反被王庸干掉的那些恐怖分子精锐狙击手,虽然肯定也都是有着很丰富战场经验的一流狙击手。但是王庸从他们被自己反杀的反应来看,恐怕没办法做到轻松偷袭反恐特警的地步。

    而刚才王庸之所以没有答应下去单挑什么的,那是因为在估算之中,还有一个擅长偷袭的家伙躲在暗处。开玩笑,有那么一个家伙躲在暗处随时准备偷袭自己,还真是脑残了才会去和人玩决斗单挑。

    那被王庸差点狙死的黑暗裁决,原本就是准备偷偷摸摸去摸掉王庸的。自然,非常清楚王庸的狙击点在什么地方。利用他自己的身体优势,以及肉盾人墙。

    很快找到了掩体,暂时脱离了王庸的狙击视线。饶是如此,也已经让他后背出了一身汗水。这个判官,实在太可怕了。竟然隔着那么远,还能感觉到他的位置,在被他狙击枪锁定的那一刹那,简直就像是被死神镰刀给瞄到了脖子上一样。

    若非他也是个经历了很多危险任务,**于生死边缘的黑暗裁决,在危急关头,凭着出色的本能和对危险的感知,毫不犹豫的第一时间就跳了下来。

    这会儿,说不定他就是一具死尸了。

    “有趣,没想到你竟然躲过了这一枪。”判官那低沉沙哑,而且冷漠的声音又是响了起来:“黑暗裁决不愧是黑暗裁决,我之前小瞧你们了。不过,现在你们已经处在了军队的重重包围之中。在现场又完全被我完全控制了,你们也不可能再有什么作为了。不如给你们一次机会,活着逃离华海市。我以判官的名义,保住你们命。”

    这会儿,王庸倒是隐隐有些后悔刚才那一枪了。实在是对自己的狙杀能力太自信了,也小瞧了黑暗裁决。如果刚才能再多等等,**那个黑暗裁决再近一些,让他以为有机会偷袭自己得逞的话。那他肯定变成一具尸体。

    “判官,老实说,到了现在你的提议我很心动,也谢谢你有放我们一马的打算。你是个厉害的人,二十六号死了,连十三号都差点死在你手里。”理查德仿佛已经承认了判官的实力,心平气和的说道:“我相信,华海市这么小的池子里,是养不出你这样厉害的人的。而你又知道黑暗裁决,也肯定是个神通广大的顶尖人物。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对我们黑色天堂也是有些了解的,如果完不**物,不但是我们这行人的耻辱,组织也不可能会允许我们活下去。”

    判官继续沉默,听听他准备说些什么。不得不承认,这个理查德虽然是个疯子,但这番话还是很诚恳的。

    “所以,一样是死。为了黑色天堂的荣耀,我们情愿在这里粉身碎骨。”理查德的声音又开始狂热了起来:“判官,你要是不肯答应单挑,给我们一个完成任务的希望。反正我们已经把自己当做死人了,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的?这里有几千个人质,我慢慢杀给你看。”

    理查德猛地把上衣脱了下来,露出了精壮的胸膛,上面贴了好多枚X2,手上还拿着一个伪装成车钥匙的遥控器,猛地冲到了第一排VIP座位上一**坐下:“你狙杀我,我手一松就会爆炸。起码能带几百人和我陪葬。”

    ……(未完待续。)